第57章

【书名: [穿书]炮灰逆袭攻略 第57章 作者:陌碎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好半晌,云千岫才抬起头,目光坚定而冷静的看着对面的男人,“他也许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他只是活在一个相当狭窄的世界里,他只是没有接触到外面的污秽。”

    云千岫没有用‘我’,而是用的‘他’。

    但是云肃呈对此却似乎没有表现出意外的情绪,他只是无力的松开对方的手臂。看着对面这个与记忆完全不符的青年,仿佛讽刺一般说道,“我可以保护好他,我可以让他一直活在最美好的世界里。”

    他的反应完全在云千岫的预料范围内,“其实你一直都知道,你所念念不忘的‘云千岫’早就……”他顿了顿,然后才说道,“不见了。无论因为什么原因我都已经忘记这一切,而你其实也不需要他,不是么?”

    云肃呈是一个足够冷静的人,不然在壳子失约的时候就应该不管不顾的来质问他。但是这些年他却一直隐忍着,而且也不可能不知道他早已性情大变,但是直到今天他才把隐藏至深的东西一件件抛了出来。

    他所执念的也许早就不是单纯的□□,而是当年在他最为难耐的时光里出现的一丝寄望。但是当他足够强大的时候这丝寄望也就显得无关紧要了,他现在之所以陷入魔怔大概只是因为……不甘心。

    他对主角的敌意源自于父辈之上的压力和比较,所以当他看到曾经跟自己更加亲近的人竟然和自己的仇敌走在一起,这让人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云千岫完全可以想象,若是十八岁那年壳子直接拒绝云肃呈,云肃呈是绝不会作出这般纠缠不清的事。

    也正因如此,云千岫才会冒险的对他进行诱导。他把穿越前的壳子单独拿出来,并且直白的告诉对方这个壳子已经消失了,死宅现在做的一切决定都直接跟过去的壳子撇开关系。

    不过幸好云千岫这一险招走对了,云肃呈的神情从阴鸷到颓败现在已经近乎冷漠的神情告诉他,对方把他说的话都听进去了。

    云肃呈目光冷漠的看着眼前这个人,“我无法否认你所说的一切。我也知道就算强行把你带回来,也不可能找得到当初那个温顺单纯的云千岫。我想如果没有洛祈的存在,也许我并不会这般迷失自我。”

    其实他知道自己只是因为太过在意洛祈的存在,才会理所当然的催眠自己,然后潜意识里认为是洛祈抢走了他曾经最为在意的人。因为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洛祈都是横亘在他面前最大的阻碍。

    云千岫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幸好云肃呈还算是个讲道理的人,不然他都不知道要怎么摆脱对方的纠缠。寻常人如果遇到自己喜欢的人突然失忆了必然会纠缠到底,说不定还能趁机占个优势什么的。但是云肃呈却可以好几年不闻不问,说好听点就是过分冷静,说白了其实就是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喜欢云千岫。

    其实他也挺同情云肃呈这个人的,打小就被人拿来和主角比,进了仙宗还是摆脱不了主角的阴影。他的存在永远都只能把主角的形象衬托得更加正面以及强大。

    “太在意这些反而会让人拘泥于一个狭窄的世界里,兄长和洛祈本身并无仇怨,又何必把自己逼到一个死角里?”

    云肃呈神情严肃的看着他,似乎在思考些什么。这些年来,他一直都把自己的心情隐藏得很好,从来没有向别人吐露过自己内心的想法。但是当他陷入魔怔时,眼前这个弱得不能再弱的人却直白的把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给揪了出来。

    揪出来之后,他竟然还把自己的存在排除在外。这是在告诉他,眼前这个云千岫不是他记忆里的这个人,所以记恨他和洛祈的关系也变得毫无意义,而且他自己本身也没有多在乎云千岫,只是因为不甘心。

    好半晌,云肃呈才放开他的手臂向后退了一步,神情也没有方才那般冷漠。他低低的笑了,笑得有些自嘲,其实云千岫说得一点都没错,他和洛祈原本就不存在任何的利益冲突,因为过去的事情束缚了如今的脚步,确实显得自己有些可笑。

    冷静过后的云肃呈看着对面的云千岫的眼神也多了好几分意味深长,“有时候我真的很怀疑,你当年到底是如何失去记忆,以及性情大变的?你比当年的他可聪明多了,他想事情从不会如此深入。”

    云千岫怔愣了一下,虽然有些心虚但是表面还是十分淡定的说道,“我的身子本就孱弱,大病一场之后变成这样了,而且当年的我也只有十四岁又怎么可能会想那么多。”

    一个人的心性如何多少是有迹可循的,但是云肃呈并没有深究下去,这并不是他的目的。要他放下对洛祈的成见还需要一些时间,但是在对待云千岫的心态上还是被扳正了不少。

    云肃呈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是跟着洛祈一起进入秘境的?”

    说起这个,云千岫才猛然想起他们现在还在秘境里,根本不是谈天说地聊人生的时候。他看着云肃呈,犹豫着该不该和他说云落的事情,但是又拿不准云落在他心里是怎么一个存在。

    带着一丝微妙的心情云千岫小心措辞的说道,“我和洛祈来到这里没多久就走散了,秘境里似乎变得有些不同寻常。”

    没想到云千岫刚说完,云肃呈的脸色也霎时变得凝重起来,“秘境之内四处蔓延着魔气,被魔气侵入的灵兽仙草甚至是修士都会变得疯魔,做出这些事的人恐怕不是普通的魔修。你只有炼气的修为,独自留在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云落也跟着兄长一起来秘境了吗?”

    提起云落,云肃呈就忍不住皱起眉头,“云落跟着我进入秘境没多久就消失了,为何说起他来了?”

    看着云肃呈如今冷静的神情,云千岫稍一犹豫还是说了一些关于云落的事情,“我们在路上遇到过一群因魔气而相互厮杀的修士,然后似乎见到了云落。”

    云千岫的说法十分委婉,本着一点点微妙的愧疚感他选择稍微提醒一下这个名义上的堂亲兄长。

    但是没想到反倒是云肃呈非常直接的肯定了他的说法,“这个云落并非如表面这般人畜无害,你若是遇到他最好是谨慎一些。”

    “被你这么说我可是非常伤心的呢,毕竟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便是一夜夫妻百夜恩不是么?”

    听到这凭空出现的清脆嗓音,云千岫和云肃呈立刻就警惕起来,环顾周围却没看到有任何人的身影,平静的白色花海此时显得尤为诡异。

    这么短短的一句话里,云千岫只觉得里面的信息量特别大。这个声音如果没听错的话应该就是云落,然后他就注意到这句话的两个点:你们人类、一夜夫妻百夜恩?

    云落这是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不是人类的意思吗?这也就更加印证了之前的猜测。然后,他更加没想到云肃呈跟云落竟然已经发展到滚床单的关系?!

    云肃呈宽袖下的手紧握成拳,然后他突然转向某个方向紧紧的盯着并无一人的花海,“我知道你在那里,既然出现了又何必畏畏缩缩。”

    原本什么都没有的空间突然扭曲了一下,然后一个穿着朴素白袍的少年就出现在两人面前。他似乎丢开了往常卑微乖顺的性子,一张与云千岫有几分相似的小脸满是张扬自信的模样,就连眼角都扬起几分小小的得意。

    云落既然会把身份放开来说,那自然不会再装出一副乖顺柔弱的模样。他原本的目的是直接把云千岫带走,但是万万没想到会从云肃呈嘴里听到这么一句话,一时没忍住就暴露了自己。

    他实在不能理解云肃呈为什么会这般看待他,在他看来云肃呈应该会对他心存怜惜才对。他会装出这般柔弱乖顺的模样并非是偶然,在他第一见到云肃呈时便窥探了他的记忆,看到对方记忆里在意的人和这副皮囊的模样有几分相似之后更是得意。

    他认为这样的自己应该很讨云肃呈的欢心才对,事实证明他对自己确实是特别的。

    云肃呈看着他,只是冷漠的说道,“你是云落?”这句话问出来的目的主要是想知道云落一开始就是魔,还是进入秘境之后才被附身。

    然而云落站在花海中间,一双灵动的眸子疑惑的看着云肃呈,“是我。但是你讨厌我,为什么?我哪里做得不对吗?”即使云肃呈对他特别的原因只是这个性子和这张脸,但是起码他对待自己的态度是不一样的,而现在云肃呈看的他的眼神却透着一丝厌恶和戒心。

    云落那一脸天真无邪的模样简直就不像是一个魔,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树林的异变以及那相互厮杀的修士都跟他有关系的话,谁会怀疑这么一个人会是boss级别的人物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相邻的书: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