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书名: [穿书]炮灰逆袭攻略 第20章 作者:陌碎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丝毫不费一点功夫便挡住了沈阙的攻击,沈阙虽然大吃一惊但仍是十分镇静的祭出一把长剑。单手持剑,沈阙左手掐诀,手中的剑赫然覆上一层宝蓝色的灵气。然后便跃了上去刺向洛祈,洛祈身形一转那剑便刺入了身后的柱子。

    只见那被长剑刺中的柱子竟然瞬间凝结成冰。

    冷笑了一声,洛祈心念一动,双手瞬间被白色鳞片覆住,然后反手握住沈阙的剑。冷冽的气息从剑身传出,却丝毫没办法冻结对方的手。暗红的眸子有着不同寻常的狂热和嗜血,“当年你杀了我母亲,取她的灵珠增长修为,你现在竟然还妄想用她的力量杀了我?当真是可笑至极!”

    沈阙一惊,只觉得不妙,本想把长剑抽出却已经来不及,洛祈竟然硬生生的徒手折断了他的法器。他如今已是元婴的臻境,怎么可能让一个十七岁的小鬼折断法器!

    但是事实却发生在他眼前,法器被折断的瞬间遭到反噬。喉头一甜,一口热血喷涌而出。

    洛祈凝聚真元然后一掌把沈阙的身体甩了出去。

    遭到重创的沈阙,急急忙从储物戒拿出一瓶瓶的丹药,颤抖着双手把药倒出来。但是还没来得及放进嘴里,一根尖锐的冰柱直直的插入手臂,白色的瓷瓶瞬间掉落在地,红色丹药也散落一地。

    洛祈一步一步的把他视为救命稻草的丹药踩在脚底,碾压成末。一根根尖锐的冰锥朝着沈阙的方向悬着,只要得到命令它们就能将瞬间这个男人贯穿。

    到了这时沈阙才深深的感受到两人在实力上的天壤之别,他捂着被冰锥刺伤的手费力的朝着洛祈爬过去,他惊恐万分的想哀求这个人留他一命,他毕竟是他父亲啊……!

    “渊、渊儿……”

    洛祈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曾经也这般高高在上看着如同蝼蚁般自己的‘父亲’,只觉得内心痛快万分。但是他一句话都不想从这个男人嘴里听到,于是漠然的转过身,任由空中的冰锥落下。

    在沈阙惊惶的眼神中只映出一个分外张狂的背影,留给他最后的只是轻轻的一句,“沈渊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只是洛祈。”

    虽然已经杀了沈阙,但是身体无处发泄的力量仍然在叫嚣着:还不够,还不够!他所受的耻辱又何止这些,所有看不起他的人都该死!所以,沈家的人也跟他那好父亲一起陪葬吧……

    猩红的眸子被怒气充斥,报仇的快感让他几乎丧失理智。他把沈家能见到的一切,通通抹杀殆尽,原本白皙的双手被刺目的鲜血染红。曾经盛极一时的小世界五大家的沈家在一日之内惨遭灭门之祸,从此不复当年风华。

    走出沈家的大门,洛祈走了几步似乎想到什么于是便抬手唤出一道冰柱狠狠的砸向门口的牌匾。牌匾应声倒地,碎成好几块。

    明明已经复仇了,洛祈却还是觉得内心一片空虚。直到他看到不远处的那人,冷寂的心才重新沸腾起来。他欣喜若狂的上前想要拉住那人的手,对方却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

    云千岫看着眼前这个浑身沾满鲜血的人,心里忍不住泛起一阵阵寒颤和恐惧。他甚至没勇气去接对方的手,因为他身上的煞气和血腥味实在太过浓重了,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引起注意。

    低着头,云千岫忍住恐惧轻声的说道,“我们先离开这里好不好?万一有人过来可就麻烦了。”

    洛祈却不甚在意,“来,便杀了就是。”然后果不其然看到云千岫的身体狠狠的颤了一下,他伸手扼住他的下颌,紧紧的盯着对方的眼眸,“你怕我?你为什么怕我,即便所有人都害怕我你也不该也绝不可以露出恐惧的眼神!”

    下颌被掐得生疼,眼睛都不自觉泛出泪光,云千岫强压下心头的恐惧点点头,“我、我知道一个地方,我们先去那里换身衣裳好不好?”

    冷哼一声,洛祈才把手放开,“带路。”

    那是一个很偏僻的农家别院,别院只是普通的砖瓦房,床上整齐的叠放了一套衣物。云千岫强撑起一丝笑容说道,“你先把衣服换下,我去打点水给你洗脸。”

    洛祈盯了着他看了半天,才大发慈悲一般点头。他沿着房间看了一圈,确定没有异常去看那叠衣服。正当他放下心来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低低的鸣声,心有所感一般立刻出门查看。只见整个院子都被一个金色阵法拢在其中,院子门口的云千岫看着洛祈那双满是阴霾都双眼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

    不远处一个白色身影上前将云千岫那单弱的身子揽入怀中,而云千岫也似乎得到解脱一般向后倚去。见到这一幕的洛祈眼睛都快冒出火来,就算这人害怕自己他也能容忍,但是却没想到他竟然会背!叛!他!

    洛祈一直觉得即便这个世界所有人都与他为敌,至少还有他在身边。

    所以他怎么敢……怎么敢背叛他!

    赤红的眼眸像是浸了鲜血一般,他抬手凝起几道蓝色真元向着两人的方向甩了过去。云千岫下意识的躲进了云肃呈的怀里,但云肃呈却只是毫不在意的抬起袖子便把真元散去。

    云肃呈轻蔑的看着阵中之人,心里只余痛快之感,“这个阵法会无时不刻的消耗你的真元,而你却没有办法从里面出来,那就看你能耗到什么时候了。”

    洛祈一跃而起却被空中无形一道墙弹了回来,他也试过攻击阵法但是却丝毫不起作用。他觉醒血脉的时间本就不长,对于自身的力量尚未能完全掌控,一时间对于这个阵法竟是束手无策。而阵法外的云千岫和云肃呈的身影却又如此碍眼。

    内心总有无形的声音在叫嚣着,杀,杀,杀……只要把所有人都杀光就不会有人背叛他……

    几乎走火入魔的执念一遍又一遍的在心头响起,只要他把所有人都杀了就不会再经历背叛了吗?

    洛祈……

    洛祈……

    那又是谁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他的名字,是……云千岫?不可能,那人明明就投入了他人的怀里,又怎么会在乎他一个异类的死活?

    幻境外,云千岫一脸担忧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洛祈,他已经从幻境里走出来。但是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洛祈就倒在不远处,覆在脸上的几片白色的鳞片正微微闪着异样的红芒。他不知道幻境里发生了什么,竟然让洛祈恢复了人身,但是却还残留了一些蛇的特征。

    看着洛祈这个样子,不知为何云千岫的内心不住的涌上一股不安的情绪。他慌忙的握着洛祈的手,但是自己却止不住一直颤抖着,“洛祈、洛祈……”

    一直暗中跟着两人的嬴鱼见到情况不妙,走到洛祈身边,一看他的情况便皱起眉头,“看他的样子恐怕是陷入幻境之中了,幻境会重现人内心最渴望以及最害怕的事情。若是不能打破心中的桎梏从幻境中醒来,那他恐怕会死在幻境里。”

    云千岫有些颓然的坐到地上,“难道没有别的办法把他从幻境里带出来吗?”

    嬴鱼也有些不知所措,“这是秘境设下的考验之一,我也没办法插手其中。我之前便说过了,不要轻易相信眼前的一切,不能被内心的黑暗所束缚。”

    殊不知,幻境之中的洛祈正因为这两声呼唤而产生了动摇。他隐隐记得谁跟他说过,眼见之事未必是实。没错,云千岫绝不会露出这般胆小如鼠的神情,在见过他原身之后这人明明还能与他谈笑风生。这人跟他约定好,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他都会站在自己身边。

    所以那个人怎么可能是云千岫呢!

    阵法外,云肃呈诧异的看着洛祈周身突然大盛的气息。在经过阵法不断的消耗真元的情况下,他竟然还能有如此力量,也不枉费他费尽心思布下这个局。无论如何,他都没有办法从这个阵法中走出来。

    若是细看便会发现,虽然洛祈的身上被赤红的气息所包覆,但是在赤色气息下却还有一层并不显眼的蓝色气息。灵蛇血脉的觉醒可是伴随着水灵根的恢复,被狂躁影响心绪的他只能毫无章法的消耗着血脉自身的力量。

    直到方才他终于体悟到了体内的水灵根,更为奇异的是原本被压制的火灵根竟然也附着在水灵根上。这不是在说他是双灵根的体质,而是水火灵根融合在了一起成为一个十分罕见的变异灵根。这个灵根主要是水灵根为主体,火灵根只是附着其中。

    接着洛祈身上的赤色气息逐渐化为蓝色向外散去,院子四周的阵法受到气息的冲击竟产生了一阵动荡。站在屋檐上,洛祈像是对着某个人又或者是让他不屑去看的那两人,“小小阵法便想把我困住,未免也太过简单了!便是唤醒了心魔又如何,我想做的事情定然能够做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相邻的书: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