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书名: [穿书]炮灰逆袭攻略 第5章 作者:陌碎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盛世芳华吃在首尔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虽然她和云肃呈看起来很是亲密,但是她心里清楚得很,云肃呈最讨厌和别人有身体上的触碰,就算是她,也没有例外。但是云肃呈看着云千岫的眼神却并非那么冷漠,他甚至主动凑到云千岫的面前。

    云千岫从没有离开过涪镇,而云肃呈也是应该是第一次见他……到底为什么……咬着唇,云芊灵眼里满是不甘心,但是随后又释然了,即便特殊又怎样,云千岫的底子弱是事实,五年后能不能通过检测进入仙宗也尤未可知。

    云肃呈的事并没有在云千岫心里停留太久,他现在要开始为一年后的事情作准备了。原书里,主角是十五岁那年灵根消失的,然后在家族里被打压了一年才毅然决然的离开家族。

    也就是说明年的时候,主角会失去灵根,然后第三年进仙宗。那他稍微占下主角的便宜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原书里主角一路流浪到一座名为鹤崖山的地方,然后遇到了大罗仙宗每年都会到鹤崖山寻仙草的斥言真人。斥言真人觉得主角体内的灵根并非消失不见而且潜在资质超凡,于是就把主角带回去大罗仙宗让他在外门修炼。

    可以说主角在失去灵根的那几年是吃尽了苦头,外门的修炼虽然非常艰苦,但是也把主角的意志淬炼的更加坚定、纯粹。这才能顺利通过后来的秘境试炼,从而觉醒自身的血脉。

    云千岫入大罗仙宗的的着手点就在这个斥言真人身上,看过原书的读者都知道,斥言真人每年都会在固定的时候上鹤崖山采仙草。那仙草名为凝玉草,是一种只在特定时间特定地点生长结果的仙草,能祛毒。

    这东西也算不上稀有,毕竟祛毒的药草到处都是。但是这棵仙草最特殊的地方则是在它能去除被离绛这种凶兽咬过的伤口,而且需要的量非常多。但是整个鹤崖山也只有一棵而且还长在一堆杂草里面,相当不起眼。

    若非斥言真人的亲传大弟子在五年前出任务的时候不慎被离绛所伤,不然他也不会每年都会来此收集凝玉草的果子为徒弟疗伤。

    云千岫便是想借斥言真人之手进入仙宗,斥言真人性子温和,如果他比斥言真人早一步找到凝玉草。借此机缘也可以和他相识一番,只要能进外门他就能把心里的成算继续做下去。如若斥言真人不愿意,那他便回去涪镇等四年便是了。

    原本是为了躲开沈渊才迫不及待的要在成人之后离开涪镇,但是现在沈渊已经被家族除名了,想来也不会有闲心来找他麻烦。那再等个四年也无妨,或者他也可以在外好好的游历一番,毕竟好不容易来到这么个修仙的世界,可不能默默无闻的在涪镇待一辈子。

    打定主意之后,云千岫便坐在自己的院子里手里捧着一本仙草纲目在看。这本书是云千岫让云万山从本家那里借过来的,里面有比较基本的仙草画本和用途。原书的云千岫舍弃的木灵根而选择修炼自己的水灵根,把水系的术法发挥得淋漓尽致。

    但是倒霉读者却觉得比起水系的法术,他对木系更有兴趣,而且这本仙草纲目这本寻常人看着觉得枯燥烦闷的书他却能看得津津有味。

    就这么平平淡淡又过去了一年,到了十八岁生辰那天,云千岫终于把身上的女装换了下来。一头泼墨的长发用只一根白玉簪子绾起,着一身素白长袍,让云千岫怎么看觉得怎么顺眼。

    云母虽然很高兴自己的儿子终于能堂堂正正出门,但是一向身子孱弱的他怎么就突然说要去什么鹤崖山了呢?而且还不准备带任何奴仆同去,这路上发生了什么意外可怎么办?

    云千岫有些哭笑不得,“母亲,儿子这是去寻访高人的,这带个奴仆同去多不合适啊。只要进了仙宗,勤加修炼这身子弱的问题也自然能改善的。”

    原书里,鹤崖山并没有什么逞恶的凶兽妖兽一类的。而且他也不是毫无准备就出门的,这一年的时间云千岫都在看仙草纲要,能认得大部分有毒性的有益处的寻常植物。而且云家好歹是修仙家族,符箓和丹药之类的东西还是不缺的,虽然以他的修为并不能用太高级的符箓。

    某些低级符箓威力虽然不强,但是用来防身却是绰绰有余。

    出门前,云母把储物戒里放满了他爱吃的点心和一些干净的衣服银两灵石等等,千叮咛万嘱咐的才让他出了家门。鹤崖山距离涪镇说不上近,骑马也需半个月的时间,所以在凝玉草结果前一个月,云千岫就出门了。路上要是不出什么事情耽搁了的话,他应该可以比斥言真人早到半个月。

    云千岫一路走的都是大路,遇到一个小镇便在镇上歇息一晚,第二天继续赶路。如此,也算有惊无险的来到了鹤崖山脚下。山上的草木灵气充沛,对于木灵根的云千岫来说简直就像是天堂一般。

    斥言真人为了守着开花结果的凝玉草,特地在山腰上搭建了一座小木屋,只要找到小木屋那就离凝玉草不远了。而且木屋上会有斥言真人留下的气息,还可以防野兽和一般的低阶妖兽。

    突然,树林间传来一声低沉的哀怒,听起来倒是有股强弩之末的意味。犹豫了一下,云千岫还是沿着怒吼声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穿过树林和灌木丛,云千岫看到一只浑身都是伤口却不失气势的凶兽被一群低阶的妖兽围在圈子里。

    此时云千岫的脑海里顿时想到了两个字:离绛。原书对离绛的描述说得很多,毕竟这是后期主角的团宠。凶兽离绛,承上古凶兽血脉,比之麒麟有凶残之性而无半分祥瑞,浑身布满幽黑的鳞片,四蹄踏着黑炎,头上长着一对锋利的犄角,所到之处生灵涂炭。

    这简直就是凶残版的麒麟,这种上古凶兽并不常见,一般都蹲在自己的仙山上修炼。偶尔出来觅食也不会跑到这些小地方来逞凶,毕竟上古凶兽也有上古凶兽的尊严。

    眼前这只离绛显然已是重伤,他的身上还绑着一个包袱,包袱里似乎裹着一个小男孩。顾及包袱的孩子,离绛不得不小心翼翼的面对这些原本能轻易碾死的低阶妖兽。

    云千岫隐去气息在旁边看着,不得不说内心十分复杂,他居然在一座小小的山上见到了凶兽离绛,离绛为何会出现在此而且还身受重伤这件事真的是相当离奇。

    犹豫了一下,云千岫还是从储物戒里拿出两个丹药瓶,从其中一个倒出两颗黑色的药丸然后轻轻的往妖兽中间扔去。药丸在空中的时候便燃起一股黑烟,然后相当刺鼻的气味就发散开来。

    果然,不到一会儿那些一阶妖兽便捂着鼻子嗷嗷的跑开了,只有圈子中间的离绛丝毫不受影响,这种东西果然也对低阶的能起起有效。

    做完好人不打算留名的云千岫正准备悄悄离开的时候,一道低沉而带着威压的声音传了过来,

    “站住。”

    云千岫的脚步瞬间停了下来,他一个没怎么修炼过的凡人怎么可能承受得了上古凶兽的威压,当即就被吼得脑袋发疼。

    “为何要救本座?”

    云千岫内心默默的吐血,只是因为你很有可能是主角团宠的亲戚所以才顺手的啊!但是这样的理由显然不能说出来,一时找不到理由的云千岫只能……沉默了。

    没过一会,威压似乎消失了,云千岫试着向前走也毫无障碍。他回头往离绛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那凶兽正伏下身子喘着粗气。

    有些不忍的云千岫走了过去,蹲在他身前问道,“你还好吗?”

    冷哼了一声,出气多进气少的凶兽仿佛在冷笑,“若是本座有求于你,你可答应?”

    ……

    云千岫默然,真不愧是上古凶兽,连求人都可以这么底气十足,好像我不答应你就会用你那黑炎蹄子踩死我一样。事实上,若云千岫真的不答应,离绛也并不会出手杀他,对自己的恩人出手显然有失他上古凶兽的威名。

    “你说说看。”为了小命着想,云千岫觉得还是听一听他的话比较好。

    离绛小心翼翼的把背上的包袱抖落出来,然后拱到云千岫面前,“这个孩子,我希望你能亲手把他交给一个人。”

    云千岫这才看清包袱里是一个四五岁模样的小男孩,小男孩的手臂上有一道繁复的黑色火炎的纹路,看起来与离绛那一身黑炎有些似曾相识之感。

    “这孩子名唤离琰,是我唯一的血脉。”

    离琰?!是他耳背了还是凶兽口胡了,这个孩子的名字叫离琰?倒霉读者表示他看过一本小说,小说里面主角的团宠也叫离琰……

    所以——

    他这是遇到了主角的团宠了?这不科学啊!

    思绪已经神游到九霄云外的云千岫愣愣的问道,“你想让我带他去找谁?”

    “大罗仙宗的谌墨。”

    云千岫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确定你没说错?确定是大罗仙宗的谌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相邻的书: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