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完结撒花

【书名: 校里校外 第81章 完结撒花 作者:万景成空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吃在首尔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唐飞尘走的时候给他留下了几句话。

    “你什么时候有空,打个电话给他吧?”

    “我知道你俩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但是……”

    “唉,你们大人的事儿真难懂,就不能少点套路多一点真诚嘛?”

    唐飞尘的神情真切之至,甚至有些恳求的意味。

    能得到唐飞尘这样的对待,韩景宜只觉得受宠若惊,他侧过头,抿起了唇,不置可否。

    他跟对方的事情,不是一个电话就可以说的清楚的,亦不是他自己一个人能够操控的。

    最后他还是答应了,就算是找对方说说话都好,至少能减小几分彻底被对方遗忘的可能性——虽然这个结果本就是微乎其微的。

    冷静了那么久,他心思也沉淀下来了,觉着差不多也是给自己,也给唐飞泽一个交代,征询对方一个答复的时候了。

    望着唐飞尘上了车离开的背影,他不可遏制地又想起了与唐飞尘形象相近的存在。

    前一年暑假那会儿,是他把唐飞泽送走的,他望着唐飞泽挺拔的背影渐渐没入人群里,直到被人群完全淹没,再也寻不见踪迹。

    等不及回到公寓舒舒坦坦地坐下来再打电话慢慢谈,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情绪有些激动起来。在候车室的椅子上坐下,他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他调出存储的号码播了过去。

    拨号声缓缓响起,拖拉的长音传入耳膜。

    一声接连一声,在嘈杂地空间里隔绝出了一小片清净。韩景宜漫无边际地发散了思维,觉得莫名像是等候审判的钟声,又有点像是冲锋的号角。

    一秒又一秒,短短几秒,像过了几个世纪般既漫长又煎熬。他掰着手指头默默地进行默数,难以言喻的焦灼感在心头徘徊。

    “滴——”

    漫长的提示音终于戛然而止,流露出清脆而甜美的女声。

    “哈喽?”

    “咳咳……”韩景宜一颗心悬起,刚要开口。

    “哎,唐飞泽你过来啦,这是你电话我刚才帮你接了一下,给你……嘟嘟嘟嘟……”

    通讯忽而被切断,回答他的只剩下一片嘟嘟嘟的忙音,韩景宜愣了一愣,默默放下了手机。

    韩景宜怅然若失地回到了公寓。

    章浩宁还在打游戏,出来倒了杯水,看见韩景宜开门就招呼了一声。

    “哟,那小朋友回去啦?这么快,我还没跟他聊够呢。”

    他支着脑袋,盯着韩景宜神色低落的脸看了一会儿,笑道:“韩老师怎么了,看上去怪郁闷的。”

    “没什么。”韩景宜摇头道。

    “噢~景宜哥你忙不忙?”章浩宁问。

    “今天没有课,时间很空,有什么事吗?”

    “你看上去有点小郁闷,让弟弟带你爽爽吧!”章浩宁竖起一个大拇指,朝自己卧室的方向指了指,“我带你装逼带你飞,游戏走起来不来?”

    “额......游戏我不怎么会,”韩景宜上前把章浩宁推进了房间,“我还是看你玩吧。”

    章浩宁点点头:“嗯,最近手气不错,就炫一把技术,不怕骄傲。”

    “这个角色怎么样,个人认为最帅的皮肤……”

    ...

    又到了落叶的季节。

    补课中心里种的几棵树颜色日渐泛黄,树根洋洋洒洒积了一层叶子,学校里满地都是落叶。如火般绚烂瑰丽的晚霞在天空描绘出一笔浓墨重彩,余晖透过树梢的间隙铺洒,织就了好一幅静谧图景。

    韩景宜捏着手上大红色印有烫金大字的请柬,时间地点他俱都清楚了,心头的情绪有些复杂,不由得低低的叹了一口气。

    现在离他离开过去多久了?

    他记不住日子,只好借助工具来让自己回忆。

    翻开手机的备忘录,还有他离开那天留下的标记。

    已经三年了。

    第一年他成功融入了这个团队,融入了新的生活当中,速度竟比他预想中的要更快,也更自然。

    第二年他参加了一场相亲,他的资产虽然对自己来说已经绰绰有余,但是真要真心寻个人过日子需要的开销何止于此。

    这样一相比较,他就显得忒寒碜了。

    对方条件不错,性格还算合适,但两人最后没有谈拢。

    是他拒绝的对方,没有任何理由,因为他根本找不到。也不需要理由。

    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感受。就像心里始终揣了些什么,沉甸甸的,看不见摸不着,可真就巧的很,确确实实的压着呢。

    这之后他的母亲便止住了这方面的心思。他自己也是明白的,自己心结还没有解开,哪有那么容易能移情。但他偏生也是个重情的,陈年烂谷子的事儿他也能记住好久好久,哪怕只是一句道歉或是一声感谢。

    所以如果要彻底忘记,那可能还有些难度,他暗暗想着。

    然而那又如何。

    早就是要忘记了,不过只是时间的问题。

    第三年同性婚姻提案出台,在各地掀起了惊天浪潮,按照那个架势,以及社会的接受程度,前景大好,看来也就是这几年的事儿了。很可惜这些都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了,倒是章浩宁显得非常感兴趣。

    两年多的相处,他把章浩宁当弟弟看,章浩宁也不把他当外人,有事都跟他说,两个人就像亲哥们那样相处着。故而他知道,章浩宁也陷入了巨大的烦恼中。

    各人有各人的烦恼,自当也有各人的不幸。

    不过不论怎么说,韩景宜还是有点舍不得离开这里的。

    虽然这里的感情远不如前一个地方来得深厚,但是建立起的新的关系网亦是令他倍感亲切关怀。

    他原本以为自己还早在这里过的再久一些,没想到自己的决定会来得这么快——这都是要归功于几个月前某人来找他的一场谈话。

    托对方的福,他终于彻彻底底解开了那一直若有若无萦绕在心上的结。

    有些东西,有些事情……

    趁还来得及,趁还有时间趁,心上的声音还没有消弥。

    他就必须去做。

    看见自己小伙伴要离开了,章浩宁脸上显露出了莫大的遗憾。

    “你真的要回去啦?”章浩宁依依不舍地问道。

    这几年他能感受到韩景宜对他贴心的关照,他心中感激,自然也是不留余力地想要回报。

    但是这人一走,日后的日子可就有些萧索,没那么精彩了。

    想到这里,章浩宁心中愈发失落。

    “恩,这些日子以来谢谢你了。”

    韩景宜说完想起了什么,歉然道:“我走之后房租就没人能帮你分摊了吧……你还是快点找个合租的人吧,这样也方便照顾你。”

    到底让章浩宁一个人还是有些不方便的,平常很多正常人轻而易举就可以办到的事情,对章浩宁来说就没那样容易了,比常人要多付出几倍的精力,却未必能够做的更好。

    韩景宜的视线落在坐得端正笔直的青年身上,悉心叮嘱了好一番。

    “景宜哥你真没必要为我操心,我自己一个人住了这么久,也都习惯了,”仿佛知道了韩景宜的心中所想,他似笑非笑道,“其实这房子是朋友的,当初我进来地时候他还坚决不肯收我半分钱……”

    “最后我说的嘴皮子都快破了,那家伙才别别扭扭的开始公事公办,啧。我想他应该很乐意少收一半钱……”

    “至于我自己,你更加不用担心了。”他说着拍了拍身下的轮椅,面上挂着灿烂的微笑说:“我都习惯得不能再习惯了。”

    他说的习惯是真的就只是在表明自己的习惯,就如同陈述一件事实一般平淡。

    韩景宜拉上了行李箱,对他认真点头道:“你多保重,以后常联系。”

    “我送送你。”章浩宁说着手指已经抚上了两侧的滚轮,轻巧熟练地驱动着避开了所有障碍物,一路顺畅向前。

    韩景宜走在他身旁,在等待电梯上来的过程中,两人聊起了天。

    “景宜哥赶着走是为了参加婚礼吧,不知道是谁的呢?”

    “一个朋友的婚礼,他找我让我给他当伴郎。”韩景宜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章浩宁点头,笑了笑说:“我倒是异常期待景宜哥的婚礼呢,到时候我一定带着大红包去。”

    “谢谢……”

    面上道着谢,韩景宜心中却知可能性应是微乎其微。

    “我大病之后,妈跟我朋友就常对我说,做人要有光,只有相信美好的东西,才会得到更多。”

    韩景宜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便又道了一句感谢。

    这时显示电梯的楼层数已经变成了这一层,电梯停下,门缓缓打开。从电梯里走出了一个高大俊朗的青年,目光在触及他们身上时怔了一瞬。

    章浩宁朝着他露出了礼节性的微笑,进了电梯,不曾想对方也厚着脸皮挤入,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他。

    “咦?你怎么来了,我记得你今天课程还蛮多,你也是出了勤奋老实的,这样子真的没有问题么?”

    青年微笑,缓缓地摇摇头。

    他有些支吾地说:“我看你今天没有来上课,有点担心,就想过来找你。”

    “谢谢,不过我今天不打算去学校了,我正陪着我哥呢。”他边说着边看了韩景宜一眼。

    后者对陌生的青年温和一笑。

    “你好。”

    韩景宜主动开了口。

    那人脸上还有几分迷茫,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也向他客气了几句。

    韩景宜发现这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着实是有些奇怪,二人交谈中话语间透露的信息不难猜到这位大抵就是屋主。

    也就是章浩宁口中的朋友了。

    电梯匀速下行,韩景宜有心注意到了两人微妙的互动,他最终还是没说什么。电梯在一楼停下,章浩宁把他送到门口,他倾身把抱了抱章浩宁,说了一句再见。

    他踏上行往x市的列车,一如三年前那般走得潇洒。来时他孤零一人无所依凭,回时他亦是无归属感。在把风景都一股脑抛在脑后的那一刹那,他神思极为清明,仿佛压在心头的一块石头忽而落了地。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恨不能相逢。

    再也没有比现在更清醒,现在的他比任何时候还要更冷静。

    这次的婚礼,就让他好好的确认一遍吧。

    程梓易的婚礼是在酒店举行的。

    拱门上装缀着漂亮的花束,五颜六色的气球增添了活跃的气氛,堆成高塔的婚礼蛋糕放在最明显地地方,蛋糕上新郎新娘两个小人儿正在甜蜜地亲吻,他们身后是一个大大的爱心。

    场内宾客如云,俊朗的新郎与娇美的新娘正在与来往客人周旋。有的是关系要好的朋友,有的是远房陌生的亲戚,同事们也到场为他们献上最真心诚挚的庆贺。

    这个场面看上去热闹极了。

    韩景宜一身西装,视线随着流动的宾客移动,忽然裤腿一紧,他低下头发现有个他小腿高的小孩儿正拽着他的裤腿。

    对方看上去三岁多的年纪,与众不同的样貌在这黑发黑眸的人群间则显得过于醒目了。

    小家伙皮肤粉嫩白皙,浅褐色的头发,眼睛格外漂亮,像是一汪碧绿的深潭。

    韩景宜的心随之柔软下来。

    “canihelpyou?”他蹲下身来,朝他温和一笑。

    小男孩出口却是流利的中文,他听见他用稚嫩软糯、又故作严肃的口吻说:“我喜欢你。”

    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回答,韩景宜当即就愣了一愣。

    仿佛是为了验证自己说的话,小男孩伸出小手温柔地捧住了他的脸,粉嘟嘟的嘴唇在他脸颊上印下轻轻的一吻,一股奶香味若有若无地在鼻息萦绕。

    ——因为你是哥哥喜欢的人,所以我也喜欢你。

    “你是谁?”韩景宜的心在这份笑容的影响下,变得愈发柔软。他朝四周张望:“你爸爸妈妈呢?”

    “不知道。”他诚实的摇了摇头。

    “好吧,想不想吃糖,或者饼干?”韩景宜挑了一个对儿童来说比较有诱惑力的话题。

    小男孩却是一脸认真道:“吃多了糖会对牙齿不好,哥哥告诉我不能乱吃。”

    真乖巧。

    韩景宜还想再跟逗逗他,被围住的新郎官大人远远朝他伸出了求助之手。

    韩景宜正犹豫,小男孩的话便已经替他做出了决定:“我哥哥叫我回去了。”

    韩景宜挥了挥手,向男孩个方向看去,人来人往的,他没有看清楚对方样貌,只是隐约觉得那道身形似乎略眼熟。

    程梓易那边还在催魂似的催着,他忙走过去救场。

    待宾客俱齐,婚礼也正式开始了。

    这天的程梓易跟白芸都穿得很隆重。程梓易西装笔挺,白芸一袭婚纱,俊男靓女当能称得上是一对璧人。

    相互宣誓交换了戒指,两人在众人面前交换了一个长吻,而后新人与伴郎伴娘团便一桌一桌地开始敬酒,韩景宜帮程梓易挡下了不少,走到半中便已觉微醺。

    韩景宜为程梓易高兴,心中却有些低落。

    婚宴一开始进行的很顺利,韩景宜喝了一路,后桌隐隐传来了骚动声,紧接着传来碗筷落地的声响。程梓易跟白芸连忙去看看情况,韩景宜紧随其后,却见眼前白光一闪,一个小碗从人群里直直飞来,他把程梓易推开了些,那碗顿时击上了额头。他额头一痛,碗受到了阻拦,啪啦一声落地摔成了碎片。

    韩景宜额角立马就红了一片。

    白芸忙叫人去买活血化瘀的药膏。

    程梓易脸上浮现出怒意,像掷出碗筷的方向看去,不满道:“怎么了?”

    引起争执的那一桌全是女性,全场的焦点是怒目相对的两个女人,一名体型肥胖,穿着条长裙,另一位穿着衬衣短裤,她们形容有些狼狈,脸上白一块黄一块的奶油,头发上的汤汁菜汁顺着脸颊留下,怒意几乎要冲了天。

    程梓易与白芸上前调解,了解到真相之后急得头都大了。

    无非就是些鸡毛蒜皮的纠纷,只是当事人的态度跟脾气实在不好,搞得越闹越大,僵硬的气氛弥漫开来,好好的一个婚礼忽然就变成了这样,恁是扫兴了。

    “景宜,对不住啊。”程梓易一脸歉然:“这酒可能是喝不下了,你去休息吧,擦下药好好处理处理。”

    被战争波及的韩景宜捂着额头默默走远了些,想着他们要是真动起手来他再过来帮忙。

    忽然爆发出这件事,引得众人议论纷纷,韩景宜皱着眉走出了门口打算静静。

    他刚走到电梯前,一串声音小尾巴似的跟了过来。

    “哥哥,疼吗。”

    说话的是刚才那个漂亮可爱的小孩儿,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显露出担心的神色。

    韩景宜笑着摇了摇头,说:“不要紧的,我现在下去买点药擦一下,明天就好了。”

    他眼睛像星星眨呀眨的:“走,我哥哥让我陪你去。”

    “哥哥?”韩景宜疑惑。

    “嗯,我哥哥说的!”他说话的语气颇为自豪。

    “你叫什么名字呢?”

    “唐寻安。”他说。

    熟悉的姓氏让韩景宜微微一愣。

    心中好像隐隐约约知道了些什么,他没有顺着他的话问下去,转身按下了电梯。

    他把小男孩往礼堂推了推:“你回去找你哥哥吧,不用跟来了。”如果不是碍于他目前身份的问题,他现在极想一走了之。

    电梯门即将闭合的前一瞬间,一名高大的青年钻了进来,目光灼灼地环视着小小的电梯。

    韩景宜眼睛眨都没眨,把对方当做不存在的样子。

    “喂......”而对方终是按耐不住,低声开了口。

    “还好吧?”说话间他手掌自然地抚上了韩景宜的额头,用轻柔的力道轻轻揉了揉,后者微微蹙起了眉。

    这人什么时候来的?

    韩景宜疏离地把手从自己脸上拿下来,正正经经地看着他。

    对方学着方才那个小鬼头对他做的姿势,笑吟吟地伸出两只骨节分明的手,牢牢地捧住他的脸,眼睛里像是揉碎的星光,倒映在眼里熠熠生辉。

    从一开始就在注意着他吗?

    韩景宜皱眉,那干什么自己不说,非要推一个小朋友来找他。

    还多了一个小弟,唐寻安又是谁?

    乱,太乱了。

    韩景宜烦躁不已,一时间竟忘了把对方搭在他脸上的爪子给拿下来。

    “很久不见,你不想我吗?别那么见外嘛。”唐飞泽将额头贴了上来,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脸颊。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意。现在的唐飞泽比三年前的他更成熟,亦更迷人。

    韩景宜便在不知不觉中被他的笑容蛊惑了。

    “好,那你说。”

    他们谁都没有问‘你为什么不联系我’,‘你还爱不爱我’,以及‘你有新的对象了吗’这类的蠢问题,韩景宜等着唐飞泽出声,电梯将近到底,他退后几步,跟唐飞泽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我想说......”唐飞泽低落地垂下眼。

    他小声快速地说了一句话,韩景宜没有听清。

    “嗯?你说什么?”

    “我想说......”唐飞泽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

    他又把语句快速的过了一遍,韩景宜依旧是听不清。

    这时电梯停下了,趁着门没开,唐飞泽连忙又往上的楼层按了。

    韩景宜:“......”

    他双手抱臂,就等着看看唐飞泽到底要说什么。

    “我想说......”唐飞泽鼓足了勇气,说,“我爸妈同意了,他们想让我问问你还同不同意。”

    韩景宜皱起眉,这算什么话,过家家吗,这到底是他想问还是他爸妈想问?

    “还有吗?”

    唐飞泽连忙答:“有。”

    “但是我暂时还不想听。”韩景宜微笑地再一次按下了一层。

    “等等......刚才我说的是我爸妈想让我转述给你的,接下来的话才是我要说的!”

    “那你应该说‘我爸妈想说’,而不是‘我想说’。”

    丢下这句话之后,韩景宜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电梯,向附近的药店走去,他可不想明天一早醒来还得面对头上的一个大包。

    唐飞泽穷追不舍,跟着韩景宜进了药店大门。

    韩景宜扫了他一眼:“那孩子你要怎么办?”

    “我让我表姐看着了。”唐飞泽摊开手,表示一切做得都非常完美。

    “其实这小鬼也是有故事的。”唐飞泽说着顿了顿,继续说:“他是我逛街的时候,不知道被谁抱进了我的车里的,小家伙那时候五六个月大,那时候睡得正香,压着一封来自他母亲的信。”

    “领养的?”韩景宜惊呆了。

    “是啊,这件事情我当时六神无主,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还真把他抱回去了,那个时候那一带出了点事情,有些动乱,还死了几个人......”

    韩景宜皱着眉:“那,那个时候,你有没有出什么事儿?”

    “没有......”唐飞泽笑着摇了摇头,“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你的事情,我管不着。”

    韩景宜轻飘飘地把话题揭过了,在药店老板的指导下挑选出适合自己的药。

    “你现在住哪?”

    回酒店的路上唐飞泽问他。

    “先住宾馆,然后回去跟我李叔他们一块住吧。”韩景宜想了想说。

    这句话成功打破了僵硬的局面。

    一直走在前头的韩景宜停下脚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心跳猛然加速,唐飞泽觉得就像是小时候考完试后,在心里既期待又紧张地等着老师宣读成绩时的感觉。至于为什么说是小时候,那是因为在他上了初中之后再也没有过等成绩的烦恼了。

    这一刻他的心情是紧张的,在心里一遍遍说着自己想要的那个答案,好像这样就能让现实也遂了自己的心愿似的。

    快答应吧,快答应啊。

    哦,不答应也没关系,反正早不不答应,晚一点我肯定也会让你答应的。

    唐飞泽把种种不安的情绪收敛埋在心中,一鼓作气。

    “你这是什么表情?”

    韩景宜轻笑了一声。

    唐飞泽几乎要以为自己是被拒绝了。

    虽然这对他来说到不至于造成什么强烈的打击,但是当期望落空之时,总会是有那么点失望的。

    那副令他日思夜想的面孔此时此刻就在他的眼前。多少个日日夜夜,对方的面容他都不曾淡忘。就算对方有了新的生活,但也不难看出,对方还在等他。

    所以他每天都在对自己说,要早些回来。

    “房租是多少?”韩景宜问。

    “啊?”唐飞泽一下有点回不过神来,愣了一下,笑着说出了一串数字。

    韩景宜:......这是要逼人抢钱吗,把他整个人分尸卖了都没有那么多。

    他沉下脸:“我住不起。”

    “唉,别!”唐飞泽赶紧把人拉住了。

    “肉♂偿好不好,很划算了。”

    “......”韩景宜一脸冷漠地往前走。

    唐飞泽仍不死心:“等等......我开玩笑的啦。”

    ...

    他们在外边转悠了挺长的一段时间,回来的时候客人们都安安分分的吃饭了,婚礼进入了尾声。

    今天这场婚礼总体而言的不太愉快,程梓易无比后悔自己怎么没早点注意,早些注意也不至于闹得这么僵。

    好不容易把人都调解好,两人看上去都极为疲惫。

    “对不起啊,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被砸脑袋了。”程梓易十分愧疚,再次向韩景宜道歉。

    “我没什么事,程哥你真不用这样。”韩景宜受不住地摆手。

    程梓易热情道:“你在这里找到地方住下没,要不要我找人问问?”

    韩景宜点头,答:“应该算是有了。”

    韩景宜最后还是搬进了唐飞泽提供的地方——当然,唐飞泽最终给出了一个合理的价。

    虽然唐飞泽本人觉得这完完全全没有半分必要的,反正他的就是韩景宜的,哪用得着那么讲究。

    唐飞泽现在住的这套公寓是另一套了,原先的那套给了唐飞尘,他回来找了工作上了班之后便买了一套新的。成员主要有他以及可爱的唐寻安小朋友。

    “我没想到你们竟然住在是一起的,或者说我非常怀疑你的能力。”韩景宜表情非常复杂。

    他一个单身男人,能照顾好这么点大的小孩儿吗?

    “放心啦,不会太久,等我爸妈旅游完回来就可以交给他们照顾了。”唐飞泽这么解释了一句,打算打电话订餐去。

    韩景宜看着他从掏出卡片到拨打电话然后说清要求标明地址这一系列行云流水的动作,情不自禁就响起以前的自己好像以前也是靠外卖或者泡面来凑合的。

    去了s市为了更好的照顾自己跟章浩宁他才学起了做饭,虽然味道一般,但是应该可以入口。

    “明天我来做饭吧,你这有厨具么?”韩景宜看着送过来的披萨,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此话一出,换得唐飞泽极度惊讶的眼神,脸上就差写着‘你是不是在那个地方过得很不好’这几个字了。

    韩景宜甩给他一个‘你想多了’的眼神,目光巡视了一圈问:“我的房间是哪个?”

    “你难道不是跟我一起睡吗?”唐飞泽又惊讶了。

    韩景宜嘴角一抽:“我们熟到可以上床的地步了吗?”

    唐飞泽:“难道不是吗?”

    前者沉着脸,陷入了巨大的沉思。

    他兀自想了许久,唐飞泽也在一旁干巴巴等了许久。吃过晚餐,唐寻安到客厅看电视去了,而唐飞泽与韩景宜正在面对面进行一场深入的交流。

    “应该......暂时不算吧?”都这么久没见了不需要点磨合期吗?

    唐飞泽皱起眉,猛地站起来按住了韩景宜的肩头:“我不记得我们之间有说过分手。”

    是没说过,这点韩景宜并不打算否认。

    只是......

    没有拒绝的理由,也没有接受的理由。

    一直想不通这点,韩景宜心情有点烦闷。

    “你不会想找理由分手吧?”唐飞泽目光戒备起来。

    “我不会答应的,除非你真的对我一丝感觉都没有了,当然如果那样我会很乐意再从头来过,在这方面上我时间恰好非常充裕。”

    韩景宜目光对上他深邃的眼睛,讷讷地不吭声。

    “我没有想要找理由,我就是想了解你几天。你可能也不了解我,所以我觉得我们还需要再磨合一下。”思索了好一阵,他如此回道。

    “要玩一问一答的游戏吗?”唐飞泽俊朗的五官浮上狡黠的笑容,他搬来一把椅放在书桌后,坐到了韩景宜的对面。

    “哪需要那么多麻烦,现在就可以让你了解通彻。”

    不得不说,这是个很幼稚的游戏。

    然而两人都不约而同拉低了自己的跟对方的智商,正襟危坐,认真对待起来。

    唐飞泽最先提问。

    “你这几年来,有没有遇上让你特别有好感的人?”

    韩景宜不假思索道:“有。”他对交的几个朋友都特别有好感,章浩宁就算一个。

    “男的还是女的?”

    “该我问了。”韩景宜止住了话头。

    他目光在唐飞泽越发俊朗、棱角分明的五官上游移:“你想清楚了吗?关于以后的事情,你想好了再说,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

    话音方落,唐飞泽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他定定地注视着韩景宜,嘴唇抿成直线,先前的笑容都在一瞬间被他收起,眼里隐隐有怒意浮现。

    韩景宜动作僵硬起来,忍不住皱了皱眉。

    “为什么你到现在还不愿意相信我?”唐飞泽语气有些受伤,目光暗淡不少。

    “我......”我希望你能幸福。日后要是遇见了真爱,也能坦然去爱。不然发现自己前面做的一切都打了水漂落了空,牵扯甚繁,平白付出了那么多,多难受啊。

    唐飞泽目光变得凶狠起来,恶狠狠的磨了磨牙:“你这是在欺负我,再这样我就不客气了。把你绑起来在床上这样那样几百遍你信不信?”

    语气到位√

    神态到位√

    对韩景宜呆愣的神情非常满意,唐飞泽默默谢了一把自己的中二弟弟。

    韩景宜盯着他看了很久,久到连时间也仿若凝滞了。

    他目光诚恳道:“是我错了,对不起。”

    他总不能把自己的标准强加到别人身上。

    更不应该用自己的眼光衡量,自以为是对对方好,非要擅做主张,这跟流氓有什么分别。

    “嗯。”唐飞泽低低地嗯了一声,凑近了韩景宜,“你打算在哪里上班?”这样他好确定到时该在什么时间把人接送。

    韩景宜说出了一所重点中学的名字。

    唐飞泽当即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说......你是不是该补偿我,嗯?”

    他眼神挑逗,富有暗示性地在两人下身之间徘徊。

    禁欲了三年,忍得可是好生辛苦啊,今天终于可以连本带利的讨回来了。

    在唐飞泽迷之微笑下,韩景宜选择了短暂性沉默。

    “先去洗澡吧。”

    唐飞泽看了眼时钟,发觉不知不觉两人竟然从七点多磨蹭到了九点。

    他跟韩景宜合力把看电视的小鬼头拖去洗白白,为了不妨碍和谐大业,义正言辞的把唐寻安赶去睡觉。“之前我分明不是这个时候睡的,这个节目是要播到十点钟的。”唐寻安委屈极了,他之前一贯都是追到两集播放完毕才安心的入睡的,但是在这方面一贯都对他很放任的人突然就给他发了禁止牌。

    这剧情那么好玩,正看到精彩的地方,要是错过了,岂不是最大的浪费吗!

    唐飞泽板着脸说:“但是现在夜很深了,你还小,要养足精神才行。”说的多么凛然大义、冠冕堂皇。

    “可是这是最后这个动画片的一集了,你以前......”唐寻安欲要再争辩,被唐飞泽一口打断。

    于是唐寻安自知这是没有突破口的了,把求助的眼神投向了韩景宜。

    “......”韩景宜被萌得心都快化了。

    “不然我们别做了吧,等明天?”他踌躇道。

    唐飞泽咬牙切齿:“不行。”

    唐寻安:(⊙v⊙)

    韩景宜:......

    “我们可以把门锁上,房间隔音效果很好,他不会知道的。寻安,你看完之后要乖乖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去睡觉。”

    唐飞泽机智补救,韩景宜点点头,同意了。

    唐寻安欢快地‘噢耶’了一声,愉快地蹦上了沙发。

    两人简单的冲了个澡,韩景宜便被唐飞泽急吼吼的拉近了卧室。

    夜还长。

    他们的路也还长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校里校外相邻的书: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