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71.70.69.68.67.66.65

【书名: 校里校外 第72章 .71.70.69.68.67.66.65 作者:万景成空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好吧......”唐夫人红唇上扬,眉梢舒展,轻耸肩膀缓缓地拍了拍手,笑意却伟未达眼底,有些无奈道:“看来今天我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对你毫无效,终归还是我想的太过于简单了。”

    “不得不说,你有点打动我了。”她低低地笑了一声,站起身来,轻抚裙角。提着包向他挥手,长腿一迈,踩着步子离开了。

    离去之前她如此说道:“不过结果会告诉我一切,我拭目以待。”

    韩景宜看着对方高跟靴子踏得哒哒响,待这串急切的脚步声渐逝渐消后,他才拿起杯耳,将被他搅凉的咖啡一饮而尽。

    他靠着椅背,轻闭上眼睛,感受着其间的滋味。

    咖啡未加糖奶,一入口舌尖便感受到了一阵泛着醇香的苦味,褐色的液体从喉间滑入食道,苦涩在口腔里荡漾而开,一如他此刻杂乱积郁的心情。

    实在是称不上什么明媚,也没有太大的低落。

    来自四面八方的阻力,他早在两人最初交往的时候就预料到的,所以他才会慎重的推拒了对方的好意一次又一次。到后来,他心灵通透,所有的顾虑与不安都化成了动力,心里的一道声音真真切切,清清楚楚地告诉他,择心为上。

    哪怕前方是惊涛巨浪,哪怕重峦叠嶂,横亘着千山万水。

    母亲在昨天痊愈出院,现在学校也放了假,正是轻松无事的日子。难得有时间放松自己,他便没有阻止自己的胡思乱笑,百般聊赖地任由思绪四处发散,再对其进行梳理。

    心是乱的,脑子也可以乱,但唯独感情不能乱。

    一乱,要么分道扬镳,要么浑浑噩噩、不清不楚。

    不论哪一点都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诸多人的身影在他脑海中一一掠过。

    先是童年记事中和蔼温祥的爷爷奶奶,洒满绿意的乡间,漂洗过一般的蓝天清澈澄净;阳光独好,灿烂清辉轻拢着砖瓦堆砌的小房子,铺洒在庭院里。他们就搬着小板凳坐在门口,轻轻摇着手中的蒲扇,不时与身旁的人对视一番,又转回视线,笑意吟吟地欣赏着眼前一片长势繁茂的果树。

    而后是父亲笑得温和俊逸,一手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另一只则用宽厚温暖的手掌紧紧牵着他,另一只手则被母亲松松的握着,她单手从包里拿出纸巾,替他擦了擦额间滚落的汗珠,继而掏出另一片为父亲轻轻地擦拭着,眉目里柔情四转。

    他们从乡间田埂中走来,与屋前摇扇的两位老人遥遥对望。老人惊喜地大叫一声,连忙起身向他们走去,接过男人手中的袋子,兴奋地合不拢嘴,揉了一把小男孩的脸,激动地说乖孙儿真是长大了,越来越可爱了,你们也不用三天两头的跑回来看我们,我们都能照顾好自己的,我跟你妈过得好着呢。倒是你们啊,别耽误工作,奔波忙碌也够累的还不快过来歇着......

    女人笑着应了一声,拉起男孩的手就往屋子里走。遗落下一串儿脚步,踏着欢颜笑语走来了。

    韩景宜嘴角不自禁地扬起,心情蓦地也明朗起来。

    画面还在前行,如声色图画俱佳的3d电影,一帧一帧,走过多少悲欢离合。

    “韩景宜,以后咱两就是同桌了,有啥需要,尽管提啊,别跟我客气。”

    “景宜,你的志愿是什么?咱俩对对呗,看看以后有没有机会再遇到一块儿。”

    “景宜啊,有你这个朋友真不错,哈哈哈你看那人脸黑的,太好玩儿了,不行了你让我笑笑啊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一想到这人脸色我压根就停不下来......”

    “真舍不得你,先说好啊,就算咱毕业了,咱俩的兄弟情深还没毕业呢。以后多联系,啊不,是要多加联系。有啥时都多惦念兄弟一点,兄弟是用来干什么的,坑的啊,你尽管坑我,回头我坑回去。行行行行我错了不坑,不坑......”

    再大一些,从大学出来步入社会开始工作的他,是个有足够理性来进行思考的成年人,亦是学会了世故圆滑。

    课堂上,那五官英俊深刻的少年脸上挂着慵懒的笑容,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少年剥开糖纸,舌尖卷着糖品尝着味道,目光发散,表情却显得很专注,不知在想什么,想得出了神,想得着了迷。却未曾让他人知晓,如同卫兵守着自己的领地,他坚守着心头那一片乐土,兴致勃勃地往刚冒出头的小嫩芽浇灌。

    不久以后,那一片秘密已不是秘密。却也不能这么说,应该是那个秘密被悄悄地告诉了另一个人,以至于秘密便变成了两个人共同拥有的。

    少年的模样渐渐在他印象中也渐渐明朗鲜活起来。纷呈的画面飞舞着,对方竟然占据了大半。

    韩景宜从习惯性地掏了掏口袋,发现竟然还真让他摸到了什么,他凭着指尖的触感,从几摸起来向是块状的东西抽出一个。小巧的东西静静躺在他的手掌间,白皙的手与黑色的包装形成鲜明对比,他低头定定地看着,不由得愉悦地笑出了声。

    这不会是他自己做的,而至于做出这般的是何许人,早已心知肚明。

    香味浓郁的黑巧克力在嘴里融化,苦上加苦,便尝出了甜。

    如同心有灵犀一般,他的铃声适时响起。

    韩景宜看了一眼来电人的备注,心道果然是唐飞泽。

    他想,他深陷泥沼,唐飞泽也该好不到哪去,

    “喂?”是他先出口的。

    电话那端的声音有点缥缈,带着几分距离感,他便凝神去倾听,发现叫的正是自己的名字。

    “景宜。”唐飞泽出口。

    “我在。”韩景宜回答。

    “你这几天怎么样?妈身体有没有好些?”这一声‘妈’,唐飞泽叫的自然而然,彷如本就该是这样的。

    “挺好的,昨天她就已经出院了。”

    “那就好,这几天我家里事情怪忙的,我都抽不开身来,还好现在总算是忙得差不多了,可以安心过个好年,”唐飞泽说,“趁着假期有空,我们出去玩吧。”

    “出去?你真的忙完了?”韩景宜疑惑,尽管他不知道唐飞泽家里发生了什么,但他直觉应该是跟他俩的事情有关,唐飞泽不说,他也不会主动去问起来。

    “算是吧,很快就能有结果出来了。”

    “去哪?”

    “你有什么特别想要去的地方吗?“

    “目前还没有。”

    “那就我来安排吧,怎么样?”唐飞泽声音里透着笑意,让韩景宜提着的心稍缓下来。

    “好,你说。去哪?”

    “就棠州古镇吧,一直向往那里很久了,正好咱俩去看看。”

    “什么时候?”

    “明天,你要是觉得可以,机票我等会就定。”唐飞泽笑得更欢了。

    “你还真速度。”韩景宜也笑。

    说来他还没跟唐飞泽一块出过远门,两人正好可以趁着独处好好谈谈,比如今后的打算,比如唐飞泽的决定。

    “那么就这么说定啦?”

    “好,就这么说定了。”

    韩景宜盯着手机上显示的通话时长记录,内心隐隐涌现出期待,更多的却是一种没来由的不安。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韩景宜换了晃脑袋,从心里告诉自己该快活些,这没什么好纠结的,只是仍有不安。

    把乱七八糟的顾虑都抛之脑后,他便结账去了一趟银行,取了些现金备用。从银行出来,他径直乘车去了超市,挑着买了一些用得着的日用品,转悠了约莫一个钟之后才拎着一袋子东西出来。

    走出门口的时候他才想起自己忘了买点什么,但记忆却像是突然断了片,死活都想不起来了,于是他只好先回了家。

    打开门他便看见了一副分外诡异的场景。

    季文成跟程梓易对坐侃侃而谈,两人中间摆了张桌子,桌子上堆满了外卖。听见开门的声响,两人不约而同地转过头来。

    “哟,回来啦。聊的怎么样,没有多为难你吧?”季文成问他。

    前一天晚上他便跟季文成提了一些,季文成表示有点担忧,但毕竟是他们之间的事情,他一个外人也是不好插手的。

    只希望他们都能过得好。

    “她是想为难我来着......”韩景宜回想起唐夫人那咄咄逼人的目光。

    “但是遗憾的是我不为所动。”韩景宜淡然耸肩。

    季文成拍桌狂笑:“哈哈哈我就知道,毕竟你们是真爱嘛~”

    他瞥了一眼韩景宜手里的袋子,兴味十足地笑道:“这是准备要去哪吗?”

    韩景宜点头:“嗯,准备去一趟棠州古镇。”

    季文成眨巴着眼睛说:“艾玛,我也想去,考不考虑带上本帅比?绝对撑场子哟~”

    “吃你的东西去吧。”韩景宜笑着揉了一把他的头发。

    “啧啧啧,你将永远失去你的天使。”季文成在他身后嚷。

    程梓易:妈的智障.jpg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校里校外相邻的书: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