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书名: 校里校外 第65章 作者:万景成空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男人间的事情自不必多说,之后的结果必然是两人自然是滚到床上干了个爽。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他们迫不及待的干了一发,一发过后唐飞泽还不满足,他本想拒绝,但是最后却莫名其妙的又滚上了床来了一发。大冬天里两人大汗淋漓,头发上,脸上,身上都出了不少汗,睡觉之前便又进了一次浴室。

    虽然那种事情确实是爽的不行,不过韩景宜还是很克制的,浴室里唐飞泽对他动手动脚的时候趁着火花没擦出来提前将其封杀于萌芽间。

    唐飞泽恋恋不舍的眼神让韩景宜瘆得慌,心想就算时间确实很久憋得慌了,但也总要顾忌身体不是,他朝唐飞泽安抚地笑了笑,抱了抱,在唇上摩挲几番,印下一个浅淡的吻。

    反正来日方长嘛,他如此想着。

    温暖的被窝总是令人流连忘返,昏昏欲睡。

    临睡前,韩景宜被唐飞泽搂在怀里,棉被既厚实又柔软,而唐飞泽的怀抱也温暖至极,周围很静谧,,黑暗里二人的一深一浅的呼吸声清晰可闻。尽管身体在激烈运动后显出疲态,但感受到对方的一举一动后,大脑精神皮层却异常的活跃起来,睡意全无,高度契合的心跳声在耳边充斥,两颗炙热滚烫的心脏紧紧贴合在一起。

    寒冬似乎已经离他们远去,只余下无限的温暖与激情过后的满足感。

    韩景宜能感受到唐飞泽精韧而有力的手臂正紧紧圈着他,几个月过去唐飞泽变化不少,不但个子拔高了一些,整个人看上去也比之前精壮多了,两个人要是站在一块,他头顶只堪堪到对方的耳朵。

    这小子,在时光的雕琢下也渐渐长大了啊,愈加趋向于成熟,也愈加的完美优秀。

    更令人......欢喜着舍不得放开了呢。

    韩景宜漫不经心的想着,拢在唐飞泽背上的手臂也不自觉收紧了一些,由于唐飞泽是在他这里解决的洗浴,这下子他俩身上都散发着同一种沐浴乳的味道,脖子上忽的一痒,不用看也知道毛茸茸的脑袋正埋在他脖颈间用力的蹭了蹭,对方湿热的气息正喷洒在他的脖颈上,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耳边儿听见唐飞泽沉沉的一声低笑,尾音愉悦地上扬。

    他也忍不住跟着笑,边笑边问唐飞泽:“你笑什么?”

    “我很开心。”唐飞泽永远敢于直面自己内心的感受,还生怕他不知道似的,又总是喜欢一字不落的把这份感受一字一句描述给他听。他低笑了好一阵,才止住笑声,“我日思夜想了那么久的人,现在就在我的身边,我的怀里。”

    “像做梦一样。”他说。

    “难道跟我在一块显得很虚幻吗?”韩景宜皱了皱眉。

    “不......”唐飞泽猛地搂紧他在他脸上重重的吧唧一口,愉悦道,“跟做梦一样让人高兴——嗯......我是指美梦。”

    韩景宜唇角不自觉扬起,“那有什么,就算不用做梦也是很好的。”

    “只是觉得我们离得那么远,空窗了那么多天有点可惜,”唐飞泽说,“唐飞尘那小子总是在我面前炫耀,听得我恨不得把他塞进电脑屏幕,然后我穿过来,大摇大摆往教室一坐,你就是我的了。”

    “得了吧,毛还没长齐的中二小鬼我可没兴趣。再说了,你那么大只,会影响视线,我不收。”听见他夸张的形容,韩景宜嘴角的笑意不由得扩大的更深了。

    “那现在呢?”唐飞泽改变了姿势,故意缩成一团往他怀里钻,“有没有小只一点,你收不收?”

    “那得你自己来猜。”韩景宜嘴上虽是这么说着,却在黑暗里悄悄点了点头。

    唐飞泽沉默了一会儿。

    韩景宜心跳不知所措地加快了速度,嘴巴刚动了动,嘴唇忽而感受到一片温热覆上,熟稔地动作起来,把他接下来的话一并封住。

    ——真肉麻。

    不知过了多久,这个轻而缱绻的吻终于停息,磁性低沉的声音兀然响起:“我猜你肯定是答应了。”

    谁知韩景宜却说‘错了’。

    ——应该是(萌哒哒的)我(机智地)猜你肯定是(愉快地)答应了,(而且答应的还挺快)。

    韩景宜心念一动,有些孩子气的在心里用唐飞泽自信满满的回答进行了扩句。

    简直是满分√

    听了他的否定,唐飞泽也不见失落,而是用一种笃定的语气说:“不收也没关系,不论你收不收,我就在这里,不离不弃。”

    “相信我,分开的日子不会太久。因为我也在等待,不过我开始有点着急了,明明才过去六分之一的时间。”

    韩景宜没说话,安安静静地任由唐飞泽搂着,耳朵却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来倾听。

    “很快就会好起来的,那时候我们会有个令人满意的结局,我向你保证。”

    “不过实际经验告诉我们说人不能随意立flag。所以这句话我打算放到那一天到来之前的前一天再说。”

    “可是我已经听见了。”韩景宜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唐飞泽嘿嘿一笑:“没事,这叫做提前透支,你就当自己有了能够预言的超能力,刚刚听到的每一个字都是未来的我跟你讲的。”

    “这么说以后都没有了?”

    “不不不......我差点忘记补充,这个透支是无限大的,所以嘛,你要多少,我就有多少,嗯,怎么样?爽吧?”

    “好。”

    韩景宜回答的干净利索。

    两个人很有默契的不再多言,只是四周仿佛笼罩上了一种特殊的魔力,他们紧紧的贴合在一起,熟悉的温暖感打心底里窜上,弥漫满整间房间。

    眼皮渐渐发沉,韩景宜的意识开始恍惚。

    在彻底陷入睡眠之前,他模模糊糊感觉到有什么正贴在他耳边一边冒着热气,一边发出迷糊不清的琐碎音节,声音太小,他刚想认真去听,声音却在耳畔边消失了,就如未曾出现过一般。

    而本能告诉他最温暖的人就在身边,所以他感到格外的安心,就着暖意沉沉睡去了。

    晋·江·首·发,禁·止转载

    ...

    这是元旦过后的第二周,星期一。

    周一早晨的第三节课上韩景宜身影却没有按时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年逾四十,鬓发染上几丝白霜的女教师。

    “什么?韩老师请假了?而且还要一个月以上?所以之后是别的老师带班一段时间吗?”唐飞尘听见谢疏清说起从教室办公室听来的消息,不由得惊呼出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校里校外相邻的书: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