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发达还需金坷垃

【书名: 校里校外 第56章 发达还需金坷垃 作者:万景成空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不咸不淡的一个月过去,韩景宜已是充分融入了这个集体中,跟周边老师都熟络起来,没事儿的时候常会聊聊家长里短,校里趣事。

    这天韩景宜正听着五班语文老师吐槽着班上学生上学期语文期末考试中文言文题目的瞎掰翻译。

    语文老师姓赵,名是单单一个淳,留着一头过耳的短发,眉目柔和娴静,私下里却是与温婉形象极其不符的奔放豪迈。

    “班上那个唐飞尘你知道吧?平时理科成绩都不错,偏偏一到文科,脑子就给被糊住一样。期末考试十分的文言文他竟然一份也没拿到。那个闻鸡起舞你知道他怎么解释的吗?他是这么写的,有一只很好闻的鸡,为了诱惑一只起不来床的鸡,于是翩翩起舞。我……”

    “啊?不至于吧?”韩景宜目瞪口呆。

    文言文阅读一般分为字词翻译、古文句子翻译,以及中心思想解析。

    其中有几分是选择题,基本是判断题目选项中是否符合文章中心内容。这类的题型不算难,就算没看过书也可根据解析来用排除法减少纠结的范围。

    而关于古文赏析例如是诗人的心情句子的作用,这个就更加简单了,言之有理,就算答案不完美也可拿下一部分分数。

    至于一分也占不到便宜的,只能说是个人问题了。

    像唐飞尘那样子的,也许就是有着专业作死的天赋也说不定呢。

    赵老师哀怨叹了一声,正要说起她的心酸过往,一阵笃笃笃的敲门声在此刻不合时宜地响起。

    被突然打断对话的他俩不约而同转头,看着敲门的学生很是面熟。

    是五班的学生。

    “老班!教室里出了点事情,场面好像有点压不住怎么办?”敲门的男学生看着赵淳,骚了骚头,脸色有些尴尬。

    赵老师姿态从容淡然,看上去镇定极了:离开“别急,慢慢说发生了什么?”

    “啊!”他简直快哭出来了,“谢疏清他跟林淼打起来了!啊不不不……是唐飞尘跟他们吵起来了……”

    赵老师皱了皱眉,面容温婉柔和,和颜悦色道:“你别急,让他们都过来办公室一趟。”

    “噢噢噢知道了!我这就去。”

    男生没跑走多远,赵淳立即就哭着脸对韩景宜说:“你看,咱还刚提到这孩子呢,怎么后脚就犯事儿了!”

    “……等会问清楚就可以了,不是什么大事。”

    兴许是因为先前二人留给他的某种不和谐印象太深,听到这种消息韩景宜发现自己竟然是出乎意料的淡定。

    直到上课铃声打响,五个人才闷声的姗姗来迟。

    以谢疏清为首的三人站在一边,以林淼为首的两人自动自觉着躲到了另一边,可谓对立之势明显。

    还有一个生面孔,身形修长,高高瘦瘦的,跟其他人相比至少要高出了一个头,看上去并不是初三的。

    韩景宜有意无意瞥了一眼,将几人那颓丧气介的表情尽收眼底。

    “怎么了?”赵老师问。

    “老师!是他们不对在先的!”从进来起就一直表现的很沉默的唐飞尘猛抬起头伸手指着林淼怒声道。

    而事情当事人之一的谢疏清定定盯着林淼,脸上表情十分不满。

    哟,俩逗比生气了,还气的不轻啊。这是……怎么回事?

    韩景宜把视线挪到林淼等人身上扫了一圈,最后转回赵淳身上,等着看她对这情况进行处理。

    “我们就是好奇了一下,也没对他们干什么嘛。分明是不依不饶,还没来得及干什么呢,就非要来跟我俩撕逼了。”林淼耸了耸肩,对谢疏清说:“东西我已经还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擦嘞!你都当着全班面把内容广而告之了还叫没怎么样?有你脸皮那么厚的吗!”唐飞尘整个人都炸了。

    “老师!谢疏清唐飞尘他俩早恋!还一起写情书送人!”现在林淼身边的小伙伴决定先发制人,却没想到赵老师压根没受理。

    赵淳对自己班的学生有的是时间了解情况。但别的年级混进来就不太好问了。于是她最先问起了那个疑似高年级的学生:“你是?”

    “老师,我也不知道他们干了啥。我就来着给我堂弟送点生活费。看到他们打起来,发现刚好是我认识的,我就顺便帮忙拉了一把架。”男生从善如流解释道。

    末了男生不忘补上一句:“我叫顾易,今年大二,学校还没开学,所以时间比较自由。”

    赵淳点头,问林淼:“你拿唐飞尘他们什么了?”

    “我都还给他们了!还打我!”林淼捂着自己破了一块的脸颊。

    “哦?”赵淳似笑非笑,“什么本子?给我看看?”

    谢疏清怒瞪林淼一眼。把一直攥在手上的小本本不大情愿地递了出去。

    韩景宜默默推了推眼镜,把视线聚焦在赵淳手中。

    赵老师一脸淡然翻了几张,纸上字迹工整,潇洒漂亮,看着很让人赏心悦目。

    唐飞尘跟谢疏清眼巴巴伸着脖子去瞅着赵老师的反应随时准备好应付任何风吹草动。

    赵老师弯了弯唇。

    谢疏清瞪大杏眼。

    赵老师又皱了皱眉。

    唐飞尘眨了眨眼。

    “……”赵老师看上去忍得非常辛苦,揉着太阳穴把本子送到韩景宜面前。

    韩景宜接过,一目十行地扫视着字里行间。

    韩景宜:……

    他面无表情又仔细看了一遍,深呼吸做了几轮,最终淡定地抬起头。

    余光瞥到谢疏清唐飞尘bingbing发着光的眼神,他忽觉有点心累。

    这篇“情书”真是与众不同别具一格清新脱俗地……气煞语文老师。

    韩景宜明知道上边意思,但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问他俩:“这是……写给一位姓金的姑娘的情书?”

    “不是!这是歌词!歌词!”唐飞尘反应迅速。

    赵淳被气笑了,说:“那你俩来一段。”

    “好嘞!”唐飞尘跟谢疏清同时回道。

    “等等!我们申请再加个人!”唐飞尘把目光转向顾易。

    顾易深沉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约。

    这歌当着老师面前唱,尺度超大的好吗!就算是外校生也丢不起这个脸好吗!

    谢疏清脸上即刻写满了可惜二字。

    在几人注目的办公室里,他们缓缓开腔。

    谢疏清与唐飞尘相视一笑,歌声响彻整间办公室。【前方高能】

    .

    .

    .

    “没有金坷垃,人生渺茫啦,世界的农业不发达。

    没有金坷垃,亩产一两八,流失蒸发该怎么办?

    有了金坷垃,零浪费流失,能吸收底下氮磷钾。

    肥料都涨价,资源太缺乏,我们都需要金坷垃。

    金坷垃,金坷垃,金坷垃,能够亩产两千八。妈妈我想要金坷垃,一袋能顶两袋撒,农业不发达,资源太缺乏,两千米底下要种庄稼。

    谁要金坷垃,说说好处啥,说对了我就给他。爸爸妈妈,我要坷垃,我要金坷垃不是全坷垃,爸爸啊,妈妈啊,来袋金坷垃,全家都发达。

    非洲农业不发达,所以要用金坷垃,日本资源太缺乏,所以需要金坷垃

    我们有了金坷垃,啥东西都不怕啦,美国和日本,统统跪下叫粑粑。

    流失蒸发,营养狡猾,金坷垃激发氮磷钾。世界发达,科技发达,都是因为有了金坷垃。

    零流失零蒸发,金坷垃绝对不能给他,我们要独立富强民主自由,金坷垃亩产两亿八我们都要金坷垃!”【本段为作者瞎诌】

    一曲终了,全场寂静。

    虽说唱功还有些瑕疵,但是比起大部分人已经算是非常优秀了,只可惜两把好嗓子就这么......被鬼畜了。

    顾易不忍直视地别过头,啪啪啪小声鼓起稀稀拉拉的掌声来。

    唐飞尘昂首挺胸,轻轻鞠下一躬再三百六十度大转身:“谢谢,谢谢。”

    此时此刻,二人脸上无不泛滥着‘求夸奖’的微笑。

    “我勒个去,情书?谢疏清你逗我啊。”林淼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这就是你们打起来的原因?”赵淳纳闷儿了,他们都能毫无芥蒂地唱出来怎么还会介意别人念出来呢?

    唐飞尘轻轻摇头:“不!是他念完之后还当众点评我们歌词没有内涵太过于粗暴浅显,这不是空口污蔑人么!”

    谢疏清:就是,乱翻别人东西就算了,还把我们好不容易填了十分钟歌词被他贬得一文不值。

    赵淳:......

    韩景宜:......

    如此一件莫名其妙突发的事情又以同样莫名的方式留下了结尾。

    讲真,自从见到这对活宝,他觉着自己每天都在打开新世界观的大门。

    如此又过了几天,一个为了发扬“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提高教师地位的节日随之来临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校里校外相邻的书: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