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放榜

【书名: 校里校外 第42章 放榜 作者:万景成空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超神当铺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两人吃过午饭,得知季文成被恩准放假半天,韩景宜便把季文成带回了公寓,买了几罐啤酒,几份零食,准备好好聊聊。

    他先是问了问季文成目前的生活状态,得到了一个棱模两可的回答。

    比不错好一点儿,又离挺好差一点儿。

    “其实吧......说到底还是钱的事儿,不然我到处跑是为了什么?”

    季文成开了瓶啤酒,咕噜咕噜大口灌了半瓶,晶莹的酒液从他线条完美的下巴滚落而下,然后是锁骨,轨迹慢慢变淡,最终隐没在黑色衬衫里,湿濡了一小片儿。

    他闭着眼睛露出过瘾的表情,睁开眼睛的时候湿漉漉的,就跟被水洗了一遍似的。他喉结滚动了一下,语调激动起来:“韩哥,小秦他考上戏剧学院表演系了,入学考试分数是全系第一呢!现在院里情况都慢慢好转了,不过是一点儿学费的事情。我跟小秦都在赚自己的学费,等我念个几年书出来,我一定要让里边的孩子念书都念得轻松。”

    韩景宜微微点头,“我知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你一定要跟我说。”

    他觉得此刻季文成眼里的光很亮,跟他当初兴高采烈地告诉徐栎自己要做人民教师这个消息的时候是一样的。

    “不着急,不着急,钱够呢。”季文成眯起桃花眼,露出一个孩子气的笑容,“我跟你说啊,前阵子我去跑了几个群众演员,来钱虽然不多,但是特别快,导演是我哥们,挺照顾我的。”

    “你想混娱乐圈?”韩景宜顺着他说的话说。

    季文成连连摇头,“不想。我现在读得新闻系,今后就做相关的工作,做什么都好,只要不烧不抢不杀人,只要能做出点成色我就知足了。”

    韩景宜微笑,也拿起罐子喝了一口。

    “对了,那唐飞尘是怎么回事儿?”韩景宜一时间突然想起了这茬,好奇道。

    “唐飞尘?”季文成好看的眉头轻轻蹙起,似乎陷入了回忆。

    “那小子我跳广场舞到时候认识的,很有前途,跟我一样有前途!每次来给我跑腿都特别特别带劲儿的!”

    “广场舞......?”

    韩景宜疑惑扬眉,对突然转变的气氛有点不适应。

    “对对对人大妈说跳完就看看我推销的东西我等了半天没等着就跟着一起了。你看你看!我给你演示演示......”

    季文成的话突然戛然而止了。

    “哎哟!”

    他一激动,手一抖,罐头差点从他手掌里滑出,他手忙脚乱地接稳,长腿无意中用力蹬了一脚凳腿,啤酒罐被他顺势放回桌上,整个人却控制不住重心从椅子上迎面扑下。

    人好好的就突然双手展翅状扑亲吻瓷砖的举动惊了韩景宜一大跳,眼疾手快伸出手拽住他替他缓冲了一些力道。

    “我的妈!哥简直要夭寿了.......”季文成抚了抚歪掉的眼镜,从地上艰难爬起。

    经他这么一折腾,裤兜里的两张纸片儿也顺着他动作飘了出来。“哎哟我去,这什么玩意儿?”季文成左右端详,还发现竟然是今晚的场次。

    季文成弯腰捡起,拍拍裤子上的尘,对突然冒出的两张电影票很是惊讶。他顿了顿,一本正经却略带心虚地看向韩景宜,小声试探道:“哎,韩哥啊。这玩意儿你要不要?我半价给你?”

    韩景宜淡淡扫了一眼,季文成心中咯噔一下,又听得他猛然转口道:“你瞧我说的,我咋能收钱,你要是想要,直接送给你!”

    不等韩景宜答话,季文成猛拍大腿,终于把自己心中最真实的想法吼出:“哥!约不约!”

    “这个电影谁演的?啥类型?”韩景宜盯着上边的名字问道。

    “到时候咱俩去了不就成了吗。”季文成瞟了他一眼,“咱就这么订下来了?”

    本来他对这个兴趣不大,但是瞅着上边的名字,他就莫名觉着一阵眼熟。

    “你们有没有看《时空绝迹》?那个真的超级棒啊!那特效做的简直帅呆了!”

    “《时空绝迹》!本年度必看电影!里边谢亚长官帅的我一脸血,太好看了,帅的我合不拢腿啊嘤嘤嘤,扮演者是谁?啊?宋承希啊?长得够逆天,成!我粉了!”

    ...

    季文成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耳畔渐渐回荡起滔滔不绝的赞誉声。大把大把的安利顿时涌到他眼前。

    “韩哥。”季文成满脸严肃地对韩景宜说,“你听说过安利吗?”

    韩景宜:“==哈?”

    最后在季文成极为欠缺技巧的安利下,韩景宜终于同意。

    当他跟季文成一起到达电影院时,才深深了解到这份安利是多么强大具有轰炸性。

    电影宣传海报被贴的铺天盖地,海报上那张眼神炙热明亮,五官却冷冰冰充满着禁欲气息的俊脸让过往来人不由呼吸一窒,心中一动。

    “文成?”韩景宜撞了撞他胳膊,后者如梦初醒回过神,脸上还残余着些许向往。

    他猛地转过头,豪气干云地说:“这份安利,我吃下了!”

    韩景宜嘴角微妙地抽了抽,心想这语气怎么跟‘天凉了,让王氏破产吧’这话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时空绝迹又名绝迹战役,还有网友私下戏称为——男神装逼记。

    一开头的场面便是一篇荒芜之地,残垣断壁中横七竖八的尸体,尸体下压一个身材瘦小的小男孩儿,苍白的脸蛋儿被泥尘遮掩大半,看上去脏兮兮的。胳膊大腿上均分布有斑驳交错的伤痕,衣服俨然已经辨不出原本的模样,只剩下破烂布条挂在身上,身形单薄得仿佛风一吹就能被折断。

    他整个人陷在尸体堆里,双眼紧闭,露出痛苦的神色,在风中瑟瑟发抖。

    不久,一道惊呼响起:“天!长官!这堆尸体里还残余有生命体征,是个男孩!他还有救,他还活着!!”

    哒、哒、哒。靴子踩过泥沙发出的声响清晰传入耳膜,他的脚步干脆利落,每一下脚便像是奏起了一个音符,又随着他抬起的动作而跃动飞扬,与呼啸的风沙交织成乐;又像掌控生死杀伐的命运之声,每一次停顿,每一次响动都足以给人带以心惊动魄的震撼。

    “i'mparadinginyoureyes

    verlies”

    正当关键时刻,安静中却突然爆发出一阵铃声。周围的人纷纷露出不满的表情,循着铃声源的方向望了一眼,韩景宜羞愧的简直想捂脸,赶紧把手机掏出来直接关机。

    场内顿时又恢复了平静。

    镜头从脚往上缓缓游移,逐渐显出被裹在制服中的一双笔直修长的腿,结实精轫的腰,流畅结实的线条渐渐勾勒出宽厚的肩膀,连接着修长的脖颈,领口扣子扣上最顶端一颗,严严实实遮住了性感的喉结。

    画面最终定格深邃英朗如刀削般的脸上。

    荧幕里浮上有关于他的字幕介绍——联盟第十三区第五作战小组组长——谢亚。

    韩景宜正为剧中的画面情节所吸引,却下意识感到有些不对劲儿。他摘下3d眼镜朝旁侧望了一眼。

    尽管放映厅光线很暗,但是随着明灭的荧幕,他还是能清晰地看见,季文成身体微微颤动,白皙修长的手紧抓着衣角,泛白凹凸分明的骨节足以可见他的力度之大。

    他额头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顺着脸颊缓缓淌下——在冷气充足的空间里会有这个反应可不大正常。

    他试探着拍拍季文成的肩膀:“文成?你还好吗?”

    季文成听到了他的声音后,身体稍微放松了一些,他摘下挂在脸上的两副眼镜,定定看了韩景宜一眼。

    韩景宜当即心下一颤。

    那双眼睛在此刻显得格外陌生,写满了他看不懂的情绪,那样的情绪太过于复杂,像是蕴含了几个世纪的沧桑。

    “不......没,没什么........”季文成轻轻呼了口气,重新把眼镜都戴上,“不好意思,我们继续吧。”

    他很快恢复如常,快的让韩景宜要以为刚才看到的东西不过是晃眼而过的错觉。

    他重新将身心投入在故事中,享受着精湛剧情与恢弘画面给予他的视觉盛宴。

    ......

    转眼暑假过了三分之一,日子算着也估摸接近了那个公布决定性结果的日子。

    那个决定着数以万计考生们未来应何去何从的日子。

    韩景宜老早定好了闹铃,迫不及待地想要见证这一刻。

    只是起来床的时候他还是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他前一晚上心情激动极了,像是有无数只大鼓在咚咚狂敲,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硬是紧张得一晚都没怎么睡,临近天亮之时才勉勉强强休息了一会儿。

    挣扎起床的时候浑身度难受透了,全身上下无不透出一股疲惫。他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顾不上刷牙洗脸迫切地打开了电脑。

    凌晨时将本市考生分数就已经被全数录入了系统,这个时候还需要输入准考证号码即可查询。

    他打开纪录有班上同学准考证的文档,挨个输入查询。

    老实说,这次考试十二班考的并不算理想,薄弱的基础就算在后边力挽狂澜也补不完。这次一本的人数比起他们之前的表现还算是很可观的,但也有相当一部分同学是三本以及还要更差一些的。

    韩景宜输完了五十五名,把属于唐飞泽的号码留到了最后。

    距离唐飞泽跟他开诚公布已经过了好一段时间,他当初给唐飞泽的答复是考虑考虑。

    他说一不二,能说出这种话也并非虚虚言,他是真心实意去考虑过一遍的,虽然过程略漫长了一些,但是他现在可以郑重地给唐飞泽一个答复——先处处看吧。

    他特意想把这句话留到放榜的日子,连同高中的喜讯一齐告诉他。

    韩景宜忐忑地将号码输入,得到了一个令他非常惊喜的分数与名次。唐飞泽以零点五分之差次于陈亦詹排年级第二,全市第三。

    虽然不是第一,但是在他的心目中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绩。韩景宜笑得合不拢嘴,兴高采烈地给唐飞泽拨通了电话。

    他耐心地等待回复,期待中的电话并没有被接起,迎接他的只有一道冰冷的女声。

    韩景宜不信邪又播了几遍,最终却只有冰冷的提示女声不断重复着。

    “sorry!thesubscriberyoudialedispoweroff.......”

    他心里一跳,怕唐飞泽出什么事儿,连忙登录上q.q,唐飞泽的头像是暗的,他发了几个消息没人回,只好找与唐飞泽有关的人发讯息问。

    兴许是现在时候过早,班里学生在线的寥寥无几,他只好拨通了宋临的电话。

    等候音响了漫长的一段儿之后终于被接起。

    “喂?老班啊,我之前在蹲茅坑呢,听到电话我赶紧把屁股擦干净出来了,迟了点儿不好意思啊。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韩景宜先是对他说:“你考试成绩看了吗?”

    对方连忙接话:“看了!老班老班,那你对我的成绩怎么看!”

    “挺好的。”韩景宜声音里不禁染上了些许笑意,“超常发挥!”“哎老班你这么夸我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韩景宜沉吟一会儿,终于开口问:“你知道唐飞泽去了哪吗?”

    “唐飞泽!?”对方惊呼了一声,“这家伙出国去了。”

    宋临继续念念叨叨:“这家伙真是的,都要出国留学了还考这么好,明摆着就是跟我们抢饭碗啊!老班你说是吧?”

    “是......啊,再见。”他登时愣住,为了避免自己失态,把电话挂断。

    韩景宜只觉得自己的血液一点一点冷下,浑身僵硬起来。

    他才刚打算答应这小子就跑了?

    这算什么事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校里校外相邻的书: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