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假日

【书名: 校里校外 第30章 假日 作者:万景成空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考试持续了两天,这两天里韩景宜忙得晕头转向,而唐飞泽也专注于考试,老实安分得没有对他进行骚扰。

    最后一场考试打结束铃时,唐飞泽终于放下了手上反复检查了无数遍的试卷与答题卡。安安静静地看着试卷跟草稿纸一块儿被监考老师收走。

    他随着拥挤的人流踱出考场,落日余晖明晃晃地刺入眼中,他微微眯缝起眼,整个轮廓被阳光勾出一层光晕。他脸上显出了几分疲态,心里边却是一块石头落了地。

    韩景宜整叠好收上来的试卷,随着他手上的动作的摆动,衬衫领口及肩上残留的水渍有些明显。

    考生们在结束铃打响后反应各异,或释然,或麻木;或不以为然,或惊惶不定,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然而第十八号桌的女生是真的湿了眼眶,几声压抑的哽咽从喉间溢出,韩景宜在散场的人群中第一眼便注意到了她。

    这些都在考试后的正常的情绪流露,考场如战场,有人欢喜,也自然有人忧愁。面对这些情况,有的教师会上去安慰上两句,也有的放任不管,韩景宜觉得这他记得他考试那年坐在他后座的女生也哭了,监考老师还走过来安慰了几句。他见小女生哭得挺可怜,觉得自己也该发挥出教师应有的风度与精神去充当一会人生导师。

    那名女生头压得很低,紧拽着衣角的动作显露出了她此时的手足无措。

    忽然间,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他猛地一惊,便听见一道清润温朗的声音身旁传来,“是担心自己没发挥好吗?”

    她慌慌张张地抬起头,眼前人正是她先前心中惊叹的过的监考老师,斯文俊秀的五官对她送来春风一笑,顷刻间心底的焦躁便被这风给吹去了一大半,给了她极大的安抚。

    “很多时候都是心理压力太大而导致不自信心理的产生,或许你这次发挥有失水准,但是,”他说,“那些错的方面改过就是了,不够好的地方再加把劲就是了。机会总是有的,凡事都应向好处看。”

    说完,他给了她一个安抚的拥抱,衬衫不可避免地沾上了泪水。女生被他的话说的一愣一愣的,被他这么一抱,当下就涨红了脸不好意思起来,感激地朝他鞠了一躬道了谢便匆匆逃开了。

    其实韩景宜说话的技巧很烂,安慰人这一方面也着实不在行。但他身上的温和气质与清润的声音实在是一大利器,声未到,一张萦绕春风的俊逸脸蛋就能抚平了一大半负面情绪。

    他抱着试卷回到办公室,出乎意料的看到了熟悉的人。

    “白老师?”

    韩景宜放下试卷,向着背对他弯腰收拾东西的人试探的问了句。

    “别叫白老师啦,我们都这么熟了,直接叫我名字就好啦。”被他叫到的白芸回过头朝他欢活地笑开,清秀的五官生动明媚。

    “你这是......”

    “所以都说了别叫我老师了嘛。”白芸笑得依旧没心没肺,把最后一样东西装进包,她吸吸鼻子,说“暂时回家休息一段时间,给自己放个大长假真不错。倒是你跟梓易,有的忙喽。”

    韩景宜也笑,温和的目光如蝉茧裹丝,丝丝缕缕萦绕在她的身上,目光中还多了些许复杂的愁绪。

    傻子也能看出来白芸她并非如强作欢颜的外表那般轻松。

    “行了行了.....你别这么看我......”白芸被他看的老不自在,目光躲闪地扭过头,再开口的时候语气却变得艰涩起来,“以后就不能......常常见到像你这么帅的帅哥了,我有点难过。”

    韩景宜默然不语,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班上的学生没什么大事了,考的也还算顺利吧。喏,这群小鬼真调皮,平时调皮捣蛋的到这个时候就使劲煽情起来了,还给我写了......这么多封信......”

    几颗泪珠从脸上划落,砸起轻细的‘吧嗒’声,地上迅速晕开了一团水迹。

    白芸赶紧抬手来狠狠擦了一把,嘴里含含糊糊的不知是在念着什么。

    韩景宜突然觉得,平时总是大大咧咧的人,在越显得温柔的同时也越容易脆弱。

    他今天或许是五行缺水了,不然怎么掉在自己眼前的眼泪这么多呢——

    “学校已经决定好了吗?”

    白芸很轻地回应:“嗯。”

    “以后在学校梓易就拜托你帮我看着点了。放了学不忙的话就让他快些回家,吃饭的时候注意荤素搭配别整天盯着肉嚼不动菜,累了困了就休息一会儿不能勉强自己。”

    韩景宜自认做不到如此细致的工作,于是认真提议,“你们干脆住在一块得了。”

    “我倒是想啊,”提起这事儿,白芸神情老大不乐意,“但是他说时机尚早,还是等到结了婚以后再住一块。”

    话题涉及到程梓易后白芸脸上的愁绪不知不觉便一扫而光,她眼珠子溜溜转,“哎哎,你帮我问问,他究竟啥时候想跟我踏进爱情坟墓,我好预备戒指啊。”

    韩景宜几乎瞬间就认清现实,刚升腾起的一颗怜香惜玉的心又被当事人告以不用担心而被迫销声匿迹地淡去。

    白芸就算显露过脆弱,可她也还是白芸,跟他认识大部分女生风格都迥然不同,透着一股子自强韧劲。正如初见时,那上一秒还在忧愁下一秒又嘻嘻哈哈满血复活的模样。

    就算是安慰也用不着他,毕竟人家在意的可不是他。

    “关于这个问题......”韩景宜瞥见门口边站着的人,饶有深意地与对方交换了个眼神,得知他意思,才不紧不慢开口道:“我觉得你还是问他本人会好一些。”

    语毕,他朝站在门边的程梓易指了指。

    程梓易高高扬起眉走进来,对他这种秒速卖队友的行为很是不满。

    “啊?什么?”白芸满脸傻懵地抬起头,大惊道,“妈呀!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怎么在这!你什么时候来的!”

    程梓易尴尬的回忆起刚才听见的内容,“从你想要英勇无畏地踏进坟墓开始。”

    其实在韩景宜进来不久他就来了,时间刚刚好,也足够巧,够他看完刚才发生过事情的完整一幕。

    一时间三个人面面相觑,陷入无言之境。

    “噢,”白芸明显已经从语无伦次的状态中调整回来归于正常,她朝程梓易抛了个媚眼,用调戏的口吻说,“既然你已经听见啦,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从了我如何?”

    “……”

    程梓易神情一下子怔住,脸上白一阵红一阵交加。

    素来把调戏人作为家常便饭,突然间被反调戏了,程梓易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韩景宜寻思着这真是奇了,平日里程梓易总是满口花花如今竟还有说不出话的时候。

    两人之间气氛微妙的很,他又被迫夹在中间,那感觉可不是一般的难受。

    韩景宜看了眼时间,发觉时间已经不早了,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做,可不能把时间都耗费在做一只电灯泡上。

    按照他先前在公寓里所见的情景,他们关系都好到搂搂抱抱去了,可在这一见面就尴尬局促是什么状况。

    恋爱中的人心思真难猜。

    “既然桃花送上门就好好面对吧,”韩景宜抱着东西经过程梓易身边时突然出声,程梓易正不知所措,他不得不好心提醒,“你们两个注意点,还有人看着呢。”

    程梓易扭过头,看见先前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来的几个老师正望向他们,随后门口又进来两名抱着高高一沓纸相互交谈的女老师。

    “我帮你吧。”程梓易下意识摸一把鼻子,靠到白芸身边蹲下身,刚碰上纸箱的手突然被她用手紧紧握住。

    “我都整理好啦。”白芸笑意吟吟,“你还有事情要忙吗?不忙的话就到跟我一块回家吧。这段时间你挺辛苦的,我给你做点好吃的补补。”

    程梓易本想拒绝的话语到喉间猛然滞住,他点头,鬼使神差地回答:“好啊。”

    ...

    处理高考完后各项事项后,韩景宜如释负重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终于得到放松,开始着手计划起假期的安排事宜。

    此时正值午后,灼热强烈的阳光从窗帘透进,室内风扇嗡嗡转响,酷暑燥热却始终驱之不去。

    韩景宜穿着短衫短裤,身上只盖了薄薄一条毛巾被,原本想午睡小憩一番,却被热得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挣扎了一个多小时后他翻身坐起,忍无可忍地打开空调。

    房间里气温逐渐变低,酷暑被一阵阵清凉取代。韩景宜又抱着被子睡下,没过半小时又被冷意激得一阵哆嗦瞬间清醒。

    韩景宜当下睡意全无,索性起床打开了电脑。

    韩景宜小时候想要做老师的目标有很大成分就是冲着每年几个月长假的假期去的,可是如今他真正闲下来倒感觉有些百无聊赖了。

    电脑慢悠悠地响起开机音乐,鼠标在桌面上挪动,最后箭头停在胖胖的企鹅图标上,他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慢吞吞地输入账号与密码。

    上大学那会儿他几乎每天不离,一有空就在q上刷消息,群聊天。毕业找了工作当了教师之后他就很少再上了,高三的事情忙得他够呛,哪还有时间来悠闲。

    这一离开就是好几个月,不知不觉就到了现在,也不知道之前大学的朋友们现在都如何了。

    小企鹅刚登陆,铺天盖地的信息便涌上了消息框。

    他从上到下扫了一圈,发现最活跃的消息群就是本班q群。之前有同学邀请他加入过,他没多想就进群了,可后来一直没说过话,在里边就是个隐形人的存在。

    他好奇的点进去,发现自己的备注还是他自己的网名r——这名字起源于他先前很喜欢的一首歌,那时候他脑子里响彻的都是歌声的旋律索性就用做了昵称与签名。

    群里边聊完高考感想后,又刷出几条几条消息。

    宋临:咱聚会是什么时候啊,地点是哪里?到时候都有谁?求科普啊_(:3∠)_说完了我好去睡一觉,lol连续撸了十几个小时,我有点累。

    请叫我班长大人:睡你麻痹起来嗨啊!就这周四,畅歌ktv,快快快集资凑钱,我们要给老师们一个大大的surprise!surprise!surprise!surprise!surprise!surprise!surprise!surprise!

    surprise!

    谭书:不约,我们不约。【摸下巴】我出三十块。【dog脸】【dog脸】【dog脸】

    如梦之树:我出一百!我要给咱老班买礼物!不知道该买啥好呢

    谭书:这个你应该亲自问问老班爱好什么【坏笑】

    宋临:⊙v⊙)那这消息你们都告诉老班了吗?

    叫我班长大人:orz暂时没,你们谁有老班电话号或者q号?我上次没来得及存qaq

    林晨:orz忘了+1电话号被我抄在书上了结果我无比作死地把它们都卖掉了!卖掉了!

    江朦:诶你们是准备去聚会嘛?那也带我一个吧!

    唐飞泽:我有,交给我吧。我去跟他说。

    如梦之树,卧槽!我都没有你竟然有!打劫打劫快交出来。良辰必有重谢!

    唐飞泽:눈_눈嗯?

    如梦之树:艾玛玛玛.....刚才没看清id,原来是唐大学霸,小的眼拙,不懂事qaq望大人海涵。

    我立刻就去狗带!!

    叫我班长大人:那么有意向出钱的人都来我这报名,私戳我啊。天哪唐大学霸竟然跟老班关系这么好简直不科学啊!我还没跟老班聊过几句呢。

    宋临:那是当然,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哥们。每次总是能看见飞泽手上拿着巧克力比我这儿多不少,一看就是老班给的。

    如梦之树:不知道为什么,看你们说这些我突然想歪了呢(*/w\*)

    江朦:我也想歪了救命⊙w⊙

    谭书:喂喂你们注意点形象,这是班级群。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平时抱的什么书来看的。上次那封面真是闪瞎了我的眼睛。

    叫我班长大人:′_>`要yy可以,请自行脑内活动。不然……哼哼【刀】【刀】别怪我禁言啦。

    江朦:我知道错了班长sama!请组织放心我一定不会去随意yy的,毕竟,他这么帅,就该无cp啊!

    姜启哲:你们在说什么鬼我怎么看不懂了。怎么不继续说考试了呢。谁能告诉我数学考试最后一道压轴题的答案?

    宋临:……唐学霸在列表自己戳去,就不要提及这么沉重的问题了。

    姜启哲:=。=哦,知道了。

    韩景宜默默关掉群,被他们跳脱的讯息给弄得一阵发懵。

    良辰是什么鬼?狗带是什么鬼?他不过是一年没怎么上过网这个世界是要变天了吗。

    他刚准备百度一下,又是一声清脆的消息提示音响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校里校外相邻的书: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