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开灯夜谈

【书名: 校里校外 第19章 开灯夜谈 作者:万景成空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这觉,暂时是睡不成了。

    唐飞泽不自觉咽了咽口水,直勾勾看着韩景宜,对他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表现的有些心不在焉。

    他的视线从韩景宜凌乱的额发挪到那两道阔秀长眉,再到他黑白分明宛若黑曜石的杏眼,挺直秀气的鼻梁,薄厚合度的嘴唇。

    温雅秀逸的面容翩翩如玉,清朗的眼睛略看像是幽涧的清溪,细看似树梢上的清冽朝露,清透如空,明净如水;不显张扬却分外清秀俊逸,越看越舒心,不由自主就深陷入其中。

    唐飞泽闭上眼,阵阵清新的香味扑入鼻,萦绕在身侧的,只属于韩景宜一人的熟悉气息让他贪恋不已,心中又是欣喜又是慌恐。

    既是期待的渴望,又是害怕的胆怯。

    他闭目微沉,睁开眼时神色间的欲.望已褪尽,恢复如往前的无波无澜。

    不过当时人可不是个解风情的,韩景宜像是被打开了话匣子,说完了他的教学理念,又开始扯他的未来规划,说至兴奋处不自觉双手并用边说着就边比划起来。

    “听说今年的题目比往年更难,特别是最后的几道压轴题,你要当心。”

    “我知道。”唐飞泽勾唇。

    “没过多久就要期末考了你复习好了吗?今年的寒假放假的时间不比去年,可能要缩减三分之二,一过完年就回校补习,下学期就是关键期了你要稳住心态,不可急躁心浮。”

    “好。”

    “过年的时候我给你们都发一个红包,等你们考上了大学我再给你们各发一个。”

    ......

    唐飞泽一顿,眼里多了几分不可名状的东西,“好。”

    韩景宜眼睛里亮晶晶的,这话高兴的说的就好像他们全班各个都上了重点大学似得。

    一想着后面学生们各奔东西,他就涌出一股不舍。只是平时工作太忙哪有时间让他感怀未来,现在误打误撞撞出来个发泄口,他忍不住一股脑把压力都倒出来。

    唐飞泽听不听无所谓,他说就行。

    韩景宜自顾自地说:“你是我见过最特别的学生,嗯......虽然我教过的学生没几个。”

    ‘特别’这两个字的定义很广泛,有贬义,也能当做褒义。

    唐飞泽听着,心里边乐开花,这两种意义,不管是哪种都能证明他成功了,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成效的,不枉他花了半个学期的时间用来塑造先前在他面前展示的特立独行的形象。

    “说到底未来还是缥缈的事,我在这说这么多干什么,最重要的还是看你们自己,我就不多嘴了。”韩景宜话语顿住,忽的想起了什么。

    “有志愿吗?”

    唐飞泽偏着头想了想,开口道:“暂时没有,我想好了会跟您说的。”

    对于志愿的抉择他一直都有些举棋不定,他心想离韩景宜能越近越好,又有着走一遍韩景宜当初走过的道路的想法。

    韩景宜认同似得点点头,“确实是要好好想想......”

    方才刚从浴室中走出时的精神亢奋在对话中已经不知不觉被消磨而空,韩景宜鸡血了半天,现在疲惫感也随之漫上。

    他略带歉意的朝唐飞泽笑了笑,轻轻颔首,说:“耽误你了,赶紧睡吧,我先走了。”

    韩景宜脸上烧得绯红,他怎么刚才就热血上涌糊里糊涂瞎扯了这么多,爆棚的羞耻刚使得他脚步生风,走得飞快,话音刚一落,门就‘碰’的一声关上了。

    唐飞泽视线停驻在韩景宜之前坐过的位置上,若有所思。

    韩景宜关了客厅的灯,摸着黑回到自己的卧室,刚掀开被子跨上床,冷不丁看见一双眼睛森然然地盯着他,漆黑的眼眸在黑夜中阴如鬼煞,他胸口一窒,差点没大声惊叫出来。

    他压低声音惊奇道,“你不是睡了吗?”

    “本来是睡的......”徐栎扯起被子,把韩景宜□□在外边的手一同盖住,“但是后来被你吵醒了。”

    “我不知道你睡眠这么浅,对不住啊......”韩景宜往一遍挪了挪,尽量空出了多一些位置,让徐栎睡得更宽松些。

    “别,你靠过来,晚上有点冷。”他不由分说又把韩景宜拽到他旁侧,在被窝里伸手去探着韩景宜的手,微凉的寒意在掌心相抵间一下子窜上他的神经。

    “怎么这么凉?你刚才都干什么去了?”

    “就是跟学生聊了会儿天。”

    徐栎忍住拍他一掌的冲动,深呼吸一口气,语气不满地说:“不是我说你,但是你对他太好了吧,不但免费给他补课还提供住宿服务,亏不亏啊。”

    “我乐意!”韩景宜不买他帐,得意地哼哼道,“这可是我职业旅途第一仗,多费点心思又怎么了。他愿意学我高兴都来不及。”

    “唉......当年我就说你脑袋缺根筋吧,你还偏不信......”徐栎瘪嘴欲要唠叨,忽的被韩景宜伸手捂住了嘴巴。

    “打住打住,我困了,睡觉。”

    徐栎只得做罢,翻个身闷闷不乐地闭上了眼。

    韩景宜带着笑意的声音在夜色中显得格外清晰:“晚安。”

    次日,两人相继离开后,韩景宜接了一通电话。

    “喂?景宜啊,这段时间身体还好吗?”电话中熟悉的女音正是他那不靠谱的不知跑到哪去了的老妈。

    “不是很好......阿嚏......”韩景宜没忍住鼻间的痒意,抬手搓了搓发红的鼻头。

    “我们过年就回来啦,你李叔可想你了,要不要跟他说几句话?”

    韩景宜想了想,回道:“成,你把手机递给他。”

    在名义上,他本来应该是要称一句父亲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边虽然是认可了他,可每每张嘴时却总是说不出口那一句更为亲密的称呼。

    话筒静默了几秒后,出现了一道低沉磁性的男音。

    “小景?”

    “李叔。”

    李叔的出现在他生命中是源于一个意外。

    他爸在他很七岁的时候死的,他们处的时间不长,从三岁记事起至七岁不过短短四年,但里面所蕴含的深刻记忆情感足够他清晰得回味一生。

    从完整的家庭破碎成单亲家庭后,照顾他的重任就完全落在了他的母亲身上。韩景宜的父亲去世后,她全力致力于照顾韩景宜,整整十年,她全身心都投注到他身上,十年间,都未曾找新的爱人。

    每次当他问起她,她总是回一句,她打韩景宜他爸死的那一刻起,就没想过再找别人,不先把他给拉扯大,让她怎么放心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后来韩景宜长大了,就主动去劝她,开始时她犟着没答应,直到遇上了有感觉的人,再加之韩景宜的软磨硬泡才终于松了口,说去试试。

    这一试就试出爱情的火花,两人处了一段时日,彼此吸引着走到了一起,也终于相定了余生。

    韩景宜凝声静气地等待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有没有想我们?我们这次去了很多地方,也玩了不少新奇的玩意儿,我跟你妈还买了一大堆东西,零食、衣服都是挑你的口味跟喜好买的。等我们过年回去的时候就带给你。”

    李叔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韩景宜听得有些模糊。不知是不是处于类似于闹市的地方,旁边的环境十分嘈杂,不时能听见小贩吆喝的叫卖声,还有情侣间交谈的声音,交织在一起震得他耳朵麻。

    “好啊。”

    听筒里面又传来一阵女声兴奋激动大叫的声音,韩景宜不喜嘈杂,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李叔似乎也意识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多谈,只好匆匆问候几句,交代好了到时候回程的时间就给断了通讯。

    时间晃眼即逝,除夕的前一天,他去机场接机的时候,却看见在面带微笑向他走来的母亲和李叔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校里校外相邻的书: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