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今夜好光景

【书名: 校里校外 第18章 今夜好光景 作者:万景成空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徐栎双眼闭着,灯光照上他的脸,将他面上的疲惫展现得一览无遗。他歪着头,身子斜的歪歪扭扭,看上去睡得并不舒坦。

    韩景宜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轻语道:“阿栎?”

    徐栎似有所感,眼皮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睁开,只是把头歪过去几分,睡相很平静。

    韩景宜看了眼挂在墙壁上的时钟,猛然发现时间已经流逝过了好几个小时,秒针滴答滴答的走着,分针从8缓慢地挪移向9,时针停在离11极为相近的位置——现在夜已深了。

    他将视线重新放回徐栎身上,脸上带了点为难。

    虽然他不想打搅他休息,但是他记得徐栎应该还没有洗过澡,如果就这么睡着可能第二天会不太好受,况且这小沙发怎么看也不是睡觉的地方,一米八五的大男人真要是缩着身子睡一晚,第二天腰酸背痛还算轻的。

    韩景宜犹豫了一会儿,到卧室转了一圈,拿来换洗的衣物。还是选择了把徐栎给叫醒,他把手搭在他肩上,轻轻推了推,“阿栎,先起来,洗了澡再去睡吧。”

    “啊?”徐栎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焦距散漫地望着他,眼中还残余着浓烈的睡意,他懒懒应了一声,身体行动却没跟上。

    韩景宜只好把他睡得七扭八歪的身子扶起来:“我说......”他的话头戛然而止,双眼因惊讶地瞪大。徐栎意识不清地靠在他身上,突然间侧过脸,嘴唇无意中蹭过他的面颊,被略显糙硬的发丝划过的脖颈泛起一丝痒意,不经意间还摩挲了几下,白皙的肌肤顿时就红了一小片。

    韩景宜动作一僵,愣了一会。

    “怎么了?”徐栎甩甩头,用力地眨巴几下眼睛,眼神清明不少,对韩景宜惊愕挑眉的模样显露出不解的神色。

    “没什么。”韩景宜摇头,心想这不就是无意中的正常的肢体摩擦嘛,两大老爷们有啥好在意的,又不是小姑娘被吃豆腐谁还能亏了谁。

    这么想着心下顿时就释然了,他淡淡道:“天这么晚了,你干脆就在我这住一晚吧,我这有换洗的衣服,也正好有新买的裤子。”

    熟料话音刚落,徐栎便大伸出手,一个熊抱猛地扑了过来,语气里激动得还有些声泪俱下的味道:“哥们你真是太好了!我跟你说我家老爷子真是的硬是把我给丢到邻市去实践工作,我这是看时间还凑活偷偷溜回来看看你的,你要是不收留我我可是要睡大街了......”

    “瞎说个什么呢!”韩景宜哭笑不得把他给拖开,“满大街的酒店还敞开大门等你去临.幸,口袋里的毛爷爷还在叫嚣着被你花出去呢,你少来这耍宝一套啊。”

    徐栎一脸正经,乐道:“本大爷深思熟虑过之后,还是觉得,你这最合适。”

    “滚你丫的。”韩景宜边笑骂边把衣服扔到他身上。

    徐栎一把扯下,下意识嗅了嗅,衣服上独属于韩景宜的淡淡的体香混着皂角的清香顿时涌窜入鼻腔,笑着说:“景宜你这味道跟从前比还是一点都没变啊。”

    “什么味道?”

    “处男的味道!”

    “......嗯?”韩景宜高挑眉毛,神色莫测。

    “得咧!我去了!”

    韩景宜目送他小跑进了浴室,一扭头看见站在书房门口阴暗处,表情莫讳如深的唐飞泽登时就被吓了一跳。

    “你站在那怎么也不吱声,我还以为你在里边呢。”韩景宜长吁一声,开亮了灯。

    “噢,知道了。”唐飞泽从阴影里走出,俊朗而深邃的面部轮廓一下清晰起来,面部线条紧绷,气压沉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唐飞泽天生就带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浓眉上挑,鼻梁高挺,眼神如汪洋般深沉渊邃;平时里跟人相处时感觉还好,但一若沉下脸,凌厉的气势便凛然而出,俊阔的五官如雕塑般深邃俊朗,轮廓分明。

    韩景宜手一抖,他家学生果真是不简单,小小年纪,领导的威严范儿就出来了,日后必将平步青云、飞黄腾达。

    他算是理解为什么每到下课班级周围总会或多或少围着些人了,唐飞泽模样帅气俊朗,成绩优异,确实有当男神的资本——不过在他看来,这一切的前提至少得是在他当好一个学生之后。

    现在班里边也进入了学习的正轨,至少不像以前那样上课多得是走神睡觉开小差的了,整体效率提高了不少,随着考试将近,肩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了。

    他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老师们、学生们为了这一场硝烟无形的战斗殚精竭力,拉弓蓄力多年,可不就是为了霹雳惊弦的那一刻。

    他转过眼珠,看向唐飞泽。

    现在他看唐飞泽,是怎么看怎么顺眼,虽然看不出花来,但能看到未来名牌大学生的影子,以后这小子要是还记得他;能在提到自己出身学历的时候能够提到自己所在的学校班级,还有任课的老师,说出去多有光啊。

    “时间也不早了。”

    “嗯。”

    韩景宜瞅见唐飞泽并无多言之意,以为他是困了,于是问道:“你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这么晚了我不太放心。”

    唐飞泽眼神不知是在往哪里瞟,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说:“我是住宿生,这时候学校可能已经关门了。”

    “那......”韩景宜纠结语塞,声音拉长了好半截才支吾道,“你......你在我家住一晚吧?”

    韩景宜心想,大半夜他总不可能让学生扒墙头,睡大街,就算在外边开个房这也不合适啊。学生在老师家住一晚也没什么,又不是女学生,还怕传出去给人诟病不成?话已说出口,就看唐飞泽他自己的意愿了,真要是不愿意,他就,到附近宾馆开个房算了......

    “真的吗?”唐飞泽顿时神采飞扬,黑眸像是被光芒一寸寸点亮,跃动着光,他激动地看向韩景宜,语气里还有些受宠若惊的讶然。

    本来还觉得这样做没啥,但是他一看唐飞泽雀跃到明显不正常的反应,莫名就有点心虚,不由得怀疑起自己到底做的对不对了。

    唐飞泽怎会放过如此大好机会,当即就信誓旦旦表态:“谢谢老师!我出来的时候已经洗过澡了您大可不用担心洗漱问题,我包里面还放有备换的衣服。”

    他语速飞快,说的无比自然,俨然一副万事俱备只欠上床的模样,韩景宜心里边突突的跳,大脑中灵光一闪,脸色霎然一变。

    “这是我之间就准备好放在包里面的,以备不时之需。”唐飞泽机智补救。

    “哦?”韩景宜半信半疑,伸手指向书房隔壁的房间,对他说,“你睡这间房吧,以前都是用来接待亲戚朋友的,正好用得着。”

    唐飞泽迟疑半晌,鼓起勇气问道:“那......老师你的朋友呢?我睡这里了他怎么办?”

    “既然床位告罄,我就勉为其难跟鲸鱼挤一挤吧。”

    徐栎懒洋洋的声音从旁侧传来,被水打湿的发梢淌下水珠,水雾他身后未关实的裂缝中漫出,蒸腾的白雾萦绕在他身侧,整个人仿似被蒙上一层了水雾,连眉眼都带着几分朦胧慵懒。

    韩景宜视线斜睨,对他弄湿地板的行径很是不满,抄起放在沙发上的一条干毛巾朝他劈头盖脸扔了过去,“赶紧擦干,就你这幅模样别想上床弄脏我床铺。”

    “是是是,我保证不弄湿你被子枕头。”徐栎咧嘴一笑,倒也认真仔细地搓起发丝。

    “德行!”韩景宜吐槽道。

    被二人冷落的唐飞泽还在原地一动不动,眼光在韩景宜与徐栎之间不断游移,愈发地阴沉了,两片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韩景宜轻轻拍了拍唐飞泽的肩膀,柔声说:“去睡吧,明天起早点,按时去学校。”

    唐飞泽默言颔首,转身进了客房。其实他还有一件事没告诉韩景宜,程梓易也都忘了说,那就是明天正好是一月一日,学校放元旦假期一天,这也是他敢大晚上跑过来还故意磨磨蹭蹭到这么晚的原因。韩景宜显然是一时没想起来,再加上放假在家也接不到学校的通知,所以并不知情。

    不过他可不敢告诉韩景宜,这要是说了有很大几率被遣送回家,他才不愿意拿大好机会去冒险。

    唐飞泽在床上静静坐了好一会儿,脑子思绪里飞转了半天。估摸着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最后还是坐不住,想出去看一眼人再回来睡觉。

    没想到他刚打开门,就对上了韩景宜的视线,后者刚想握住门把的手僵在半空中,对意料之外的事情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我以为你睡了......”韩景宜讪笑着摸了摸鼻子,刚从浴室里出来的他此刻精神十足,黑白分明的杏眼仿佛被水浸过一般,湿漉漉的,身上还带着一股薄荷味沐浴液的清香;他眨眨眼,扯起亲和温润的笑容。

    被热水熏染的红润的面色倒是半点都看不出还在生病的样子。

    “困了吗?”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唐飞泽,唐飞泽被他水波潋滟的眼神勾得心跳狂拽,呼吸不由自已地急促起来。

    “还没有,我睡不着。”按目前来看,的确是如此。

    “那我们聊聊?”

    现在他韩景宜的精神非常足,急需一个肯陪他消磨时间精神的倒霉鬼,一沾床就睡得向死猪一样的徐栎显然无法满足他的需求。

    韩景宜笑容逐渐加深。

    不出十秒,他便听到了自己的满意答案。

    “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校里校外相邻的书: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