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书名: 主人是个神经病 第69章 作者:五行缺钱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其实出钱的人就是曲远航对不对?”

    上了车曲鸽的背就塌了下来,有气无力的问宋承:“国外的账户,三百万,除了他我真的想不到还能有谁了。”

    宋承坐在她旁边,语言在这个时候会显得有点苍白无力,毕竟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就算说节哀顺变看起来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曲鸽没转头,就那么靠在椅背上,把现在得到的所有的信息全都联系起来跟宋承说:“曲远航为了钱诈死,他不想我背债所以弄了那个假的领养证,赵旭阳和他一直在计划这件事,肯定知道那个领养证是假的,他以为我真的是曲远航的女儿,所以在车祸后最先想到的就是杀了我,他怕我清醒之后认出来那不是曲远航,又怕我受不了打击去做鉴定到时候会露馅,只要在局子里有人,身份就能很快确定下来,这样才是保证不出差错。呵呵。”

    曲鸽闭上眼喃喃自语着:“完美无失,完美无失。”

    只是他不知道那段被曲远航压下去的丑闻,不知道她本来就不是曲远航的女儿,更不知道曲远航会找到她的亲生父亲去做替死鬼。

    “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事呢?”曲鸽歪了歪头看着宋承问他:“你会觉得我……”

    “不会。”宋承没等她说完,毕竟曲鸽现在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大概说的也不是什么好听话。

    曲鸽勉强的扯了扯嘴角笑他:“你知道我说什么吗你就说不会,我是想问你,你会觉得我很可怜吗?”

    原来是这样,宋承偷偷地松了口气,正色道:“不会。”

    不会就好,曲鸽虽然觉得难受,但是她不想和宋承在一起的时候是不平等的,即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真的不如宋承。

    宋承握着她的手,看着她说:“但是我会心疼你。”

    宋承看着她,眉目依然和小时候一样好看又乖巧,独立又坚韧,羞涩但又充满魅力,她就应该像以前一样生活的平安幸福,想做什么就去做,想过什么生活就过什么生活,不沾染这些乱七八糟的肮脏。

    手上一阵温热,曲鸽心里忽然觉得妥帖又委屈,甚至怨恨赵旭阳为什么要找人杀她,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她肯定不会变成狗也不会到宋承家,不会发现宋承书房里的那些东西怀疑自己的车祸是人为,也不会发现曲远航和她之间的这些关系。

    宋承伸手抱了抱她问:“那我现在跟你求婚你会答应吗?”

    曲鸽把他推开,摊开手问他:“钻戒呢?”

    宋承嘴角扯了扯笑意满满的看着她。

    “没有钻戒求什么婚?”曲鸽手掌一翻拍了拍他,“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现在没有,以后再求就要看我心情。”

    其实曲鸽已经有些后悔了,毕竟求婚这种事毕竟也是人生大事,怎么能就这么草率的提出来然后她就草率的答应呢?

    “后悔了?”宋承笑着捏了捏她的脸。

    曲鸽梗着脖子嘴硬道:“没有。”

    “再给你个机会,后悔了我还能等。”宋承把手收回来。

    曲鸽心里腾腾的跳了两下,不会真的有吧?毕竟这真的就是随口说出来的,就像上次一样,站在厨房门口就问了,怎么可能已经准备好了钻戒,按照宋承的性格能提这件事就一定是早就准备好了,但是怎么会一直随身带着,最有可能的也是放在了家里的什么地方。

    曲鸽有点紧张看着他说:“不后悔。”

    没想到宋承一边笑着一边把手伸进口袋里,曲鸽秉着呼吸,眼睛看着他的手一点一点的伸进去,然后掏出来一个红色的小盒子。

    “这可是你说的。”宋承拿着红色的钻戒盒子打开放在曲鸽面前。

    曲鸽眼睛顺着宋承的手看着那个钻戒,款式很简单,但是亮度几乎要照进她心里面。

    “你……”

    “你说了不后悔。”宋承把钻戒掏出来。

    曲鸽脑子里直打结,还在想车里有点小,啊,宋承要靠过来了,她因为紧张不由自主的往后靠了靠。

    “快带上,找个时间去民政局把证领了。”

    宋承一手拿着钻戒,拉着曲鸽的手就个钻戒给带上了。

    微凉的触感让曲鸽差点一激灵,这就好了?这就算求婚成功了?

    曲鸽木呆呆的看着手指上的钻戒,尺寸大小正好合适,款式简单大方的正好也是她喜欢的,但是这个过程为什么好像哪里不太对。

    “嗯,很合适。”宋承握着她的手看了看说;“婚戒也是这个大小,只要这段时间好好养着,再胖一点也还能用。”

    这是人说的话吗?曲鸽呆愣的还没缓过神来怔怔的看着宋承,问:“这就完了?”

    宋承点头,笑着看着她说:“嗯,本来我计划明天求婚,但是今天提了还是今天说,这事还是要赶早,万一你后悔了怎么办?”

    曲鸽气的差点想把戒指摘下来扔在他脸上,有这么说话的么,本来她还以为宋承至少也是个深沉有内涵的男神,中午求婚求得那么随便可能只是意外,万万没想到此人本性里还有这么无赖的一面。

    但是无耻不无耻,反正宋承现在也算是心满意足了,一路上嘴角都没落下来,恨不得挂在耳朵上,看的曲鸽也跟着想笑,什么人啊这是,求个婚能高兴成这样。

    虽然现在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曲鸽已经都猜的差不多了,而且心情也绝对谈不上有多好,她有点不知道怎么办的感觉,就算赵旭阳说出了曲远航的联系方式又能怎么样?不管问不问,这大概就是全部的真相了。到时候她是要报警还就这么算了?曲鸽自己心里也不知道。

    宋承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然后在曲鸽脸颊上轻吻了一下说:“带起去散散心。”

    原本还计划如果这趟没有收获的话就回家等丁丁看能不能查到点什么,但是现在曲鸽不想了,她有点心烦意乱。

    这会儿天色还大亮着,离晚饭时间还有两个小时,宋承开着车带着曲鸽在街上穿梭,曲鸽想了一会儿事,扭头发现这附近她好像从来都没有来过,只好疑惑的转头问宋承这是什么地方。

    “你放心,不会把你卖了的。”

    说得有理,曲鸽往下缩了缩脖子,卖她真的不挣钱,说不准还要倒贴。

    街上人好像还不少,现在天气暖和,没上班也没上学的人四处游荡着,看起来仿佛一世安好的模样。曲鸽坐没坐相的缩在椅子里,脸朝着窗户往外看,说不定自己出去别人也觉得她过得安稳幸福呢。

    毕竟一个光头还敢这么招摇过市,想来必定是有底气。

    比如她身边跟的这个帅哥。

    曲鸽扭头看了看宋承。

    “这是要去哪儿?”

    宋承带着她下车,站在人群中抬头,“不明显?”

    曲鸽跟着抬头,看着里面那个高高的塔尖一样的东西和外面墙上画着的色彩夸张的壁画,有点不可思议的转头看着宋承。

    “游乐园?”

    宋承拉着她的手,一边从人群中往前走,一边说:“来过吗?”

    曲鸽点头,毕竟也是二十多岁的人,怎么可能没有来过游乐园。

    “哦,我没来过。”宋承拉着她的手。

    曲鸽心想这是要我安慰你吗?

    “放心吧,我熟。”

    她颇有底气的抬头,虽然之前来的并不是这个地方,但是游乐园里面大概也就是那些东西了,不会有太大区别。

    两人排队买了票进去,现在是下午,很多人都已经玩过了准备回去,所以里面并没有门口那么多的人。

    门口就是旋转木马,但是曲鸽拉着宋承说:“这么温和的适合临走的时候上去做了一个温柔的离别。”

    然后从旁边的入口进去,看着手里的门票到旁边的过山车口,一本正经又跃跃欲试的说:“开场就要激烈又刺激。”

    宋承抬头看了看上面九曲十八弯的车道,又看了看曲鸽亮晶晶的眼说:“嗯,好。”

    转了几圈下来,曲鸽头昏脑涨两脚发飘,根本来不及在想那些糟心事,只想找个椅子坐下来喝口水喘个气。

    这个过山车必然是刚装上来挑战新难度的。

    宋承从旁边买了矿泉水递给她,曲鸽仰头就下去了半瓶,简直豪迈。

    不过在云霄飞车大转盘和铁锤几个下来之后,宋承的脸色在昏暗的的夜色中被灯光照的就更加白皙了,他胳膊上还挂了一个人。

    这次不光没有精力想曲远航,甚至连抬脚都要跟着宋承一点一点的往前挪,看起来简直凄惨。

    宋承把瓶子拧开送到曲鸽嘴边,曲鸽悠长又心累的叹息了一声,可怜巴巴的啜了一小口,捂着嘴就飞奔跑到了旁边的垃圾桶开始呕,垃圾桶本身刺激的味道像是在热油里泼了半桶水,更刺激的曲鸽不行了。

    “慢点慢点。”宋承弯腰站在旁边给她顺着背轻轻地拍着,“好点了没有。”

    曲鸽摆了摆手从宋承手里接过水来灌了一口漱了漱嘴,刚站起来,宋承就在后面拖着她的腰。

    “爽!”曲鸽有气无力但气势豪迈的看着宋承,转头在宋承衣服上把脸上的水擦了擦。

    宋承一只手刚把纸巾拿出来又塞了回去。

    “回去吧。”

    曲鸽软软的靠在他怀里应了一声。

    出口还是要经过旋转木马,曲鸽指着说:“最后一项。”

    宋承皱了皱眉,低头看着她有点担心的问:“不要吧?”

    “来来来。”曲鸽扯着宋承的手就往前走,“这就是离开之前最后的一站,特别温柔,一点都不刺激。”

    虽然这么说,但是想想刚才那几个好像都有点超乎寻常的刺激感,还是有点心里颤巍巍的,但毕竟是旋转木马,总不能把他们甩的飞起吧?

    曲鸽兴致勃勃的坐在里面那一圈上,宋承有点艰难的看了看,但是后面还有人在排队,宋承只好在曲鸽的目光中坐在外面的那一圈上。

    凉风中带着暖意,曲鸽伸着胳膊像一只半死不活的大鸟一样把头靠在木马的杆上,侧头看着宋承。

    “我听说旋转木马是最悲伤的,看起来最相近却永远都不能相交,永远在追逐却永远都只能看到对方不能触碰到彼此。”

    宋承也侧着头,整个旋转木马上坐了十来个人,只有他是端端正正的,和身边暖黄色气氛一点都不般配,反而显得更加突出。

    宋承听着她的声音,微微的皱了皱眉,非常严肃的说:“不是。”

    “昂?”曲鸽也是想起来之前在网上看到的关于旋转木马的一段话,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所以不知道为什么就说了出来,没想到宋承会给回应。

    “不是这样。”宋承看着她,眼睛因为旁边的彩灯闪烁而格外的深邃柔和,他说:“这样一直转,我们就一直在一起。”

    他伸手拉着曲鸽伸着假装飞起的胳膊。

    曲鸽听见旁边传来羡慕的低声惊呼,觉得这真的是无与伦比的幸福安逸,她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她现在的心情,有一个这样好的人刚刚和她求婚。

    “嗯,我也觉得老公说的对。”曲鸽双眼亮晶晶的看着宋承,话说出口之后红晕从两颊上出现然后一直蔓延到脖颈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主人是个神经病相邻的书: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情深意暖,亿万爱妻不好追校里校外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