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书名: 主人是个神经病 第68章 作者:五行缺钱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吃在首尔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曲鸽心里抽搐着,没想到最后得到的是这种结果,她甚至不敢多想,赵旭阳知道曲远航的这些事情吗?他是曲远航的律师,领养证都在他手里,也是赵旭阳找的允志强买凶杀她。

    曲鸽颤抖着,伸手把脸上的泪水擦干净了,看着宋承说:“他策划的这么周密,只有一件事做得多余。”曲鸽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什么心情,大概是有点酸疼之后的麻木,还有震惊之后的不可置信,她说:“他为了不让我替他背债弄了这张假的领养证,所以赵旭阳肯定是看出来什么,所以才会想要买凶杀我。”

    宋承低头看着她还有点红的眼眶,只能点头说:“可能是。”

    “或者,”曲鸽声音干涩道:“或者,他是出国之后又后悔了,所以又找了赵旭阳。”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毕竟曲远航为了这笔钱连身份都不要了,她只是曲远航前妻的私生女,舍弃她应该也不算什么。

    “我们去找赵旭阳,他肯定知道。”曲鸽把身上的安全带扣好,面色肃整,事情已经朝着她没有预料的地方去了,就像被淹没在真相底下的宋承的父母的死因一样,她的其实并没有差多少,甚至更加让人不喜,但是她只能保证以后,不能改变从前。

    宋承抬手拍了拍她的手,“你比我以为的要好。”

    曲鸽回头看着他,勉强的翘了翘嘴角但其实并不比哭好看多少。

    “不然呢?我已经混混沌沌过一次了,是我自己一定要知道的事情。”曲鸽苦笑着,觉得自己应了那句话自作孽不可活,但是她真的现在就要要死要活去跳楼去撞车吗?她是死过一次的人,比比人更加惜命。

    还是上次的那个小区,新开发的高档小区,里面的住户不多,宋承到外面的时候里面有个人来接,穿的西装革履的上了宋承车后面,保安抬头看了看没吭声就让他们进去了。

    进来的人坐在后面看上去稍微有点拘谨,曲鸽看得出来这人拘谨也是对着宋承的,不过看到曲鸽转头还是对她笑了笑。

    宋承坐在前面眉毛挑了挑。

    “嫂子好。”

    曲鸽脸一僵,赶紧转头过来,也不看了。

    “赵旭阳上午和他老婆办了离婚手续,中午到学校看了看他儿子,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有出门,我觉得他好像是要跑。”

    曲鸽看了看这人,长得跟上次在五爷家遇到的人有点像,应该是宋承的本家兄弟,不过能现在还跟着宋承的应该也不是本家兄弟那么简单了。

    “要不要进去扑他?”说到这个的时候,这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好像比刚才活跃了不少。

    但是这次车停的地方不是上次的楼下,曲鸽看着宋承。

    后面这人赶紧解释说:“原来那房子在a3栋,赵旭阳这老子用假证件早就买好了一套,前几天趁天黑搬到这边了。”

    曲鸽看了看上面的牌子,c2。手法跟让允志强办银|行卡是一样的,都是找了个假证件和不相干的人。

    那人在前面带着路,宋承和曲鸽跟在后面,上楼到第三层的时候外面楼道里站了一个人看见他们上来就点了点头。

    宋承抬手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一点动静,楼道里全都是刚装修过的味道,门口也没有脚印和垃圾,看起来就像是没有人住一样。

    后头站着的那个人从兜里拿出来一个像是卡包一样的东西,里面装着零零碎碎的东西,蹲下来找了一样塞进锁孔里,几秒之后就听见咔哒一声,外面的防盗门就开了,曲鸽听着里面还有点什么动静,但是还没来得及吭声,旁边站着的宋承的兄弟上去就是一脚,门哐当一下砸在墙上。

    几个人刚冲进去就看见赵旭阳正趴在窗户口准备往下跳,被两个人拽着又给按了下来,顺手就关上了窗户,把厚厚的窗帘也给拉上,光线瞬间暗了不少。

    “跑什么?”

    宋承从旁边拉了一把椅子过来给曲鸽,曲鸽没坐,走到赵旭阳身边低头看着他。

    “你和我爸还有联系吗?”曲鸽忽然张口就问。

    赵旭阳脸色一变,被人压在地上也不反抗,眼镜歪歪斜斜的架在鼻梁上,像老鼠一样躲在这个房间里的这些天把赵旭阳磋磨的很老态,胡子拉碴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前几天见面时的光鲜。

    曲鸽点了点头,弯腰看着他说:“看来是有。”

    赵旭阳不吭声。

    “嫂子问你话,你是聋了还是哑了?”后面按着他的人捏着他的后脖子在他拱起的脚上跺了一脚。

    赵旭阳顿时等了大眼,刚准备叫就被旁边那个开锁的小伙捂住了嘴,顺便把自己的卡袋也捂了进去。

    曲鸽看着赵旭阳身上不住地颤抖,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刚才她要是没听错,赵旭阳的一只脚只怕是断了。

    过了一会儿,捂着嘴的那小伙把手松开,把自己的小包拎在手上晃了一下,表情嫌弃得不得了,直接就给扔到了一边。

    “你不是去认过尸了吗?嘶……那就是曲总,我怎么跟他联系?”赵旭阳边说边咻咻的吸着气,半边身子还有点颤抖。

    “是吗?”

    曲鸽问的不温不火的,站在赵旭阳身后的人忍不住抬头看了看自己的这个大嫂。

    赵旭阳刚点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曲鸽抬眼看着后面这人说:“劳驾,那只脚也断了。”

    赵旭阳刚瞪大了眼,后面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这次没了卡袋,那小伙也不愿意沾一手口水,早早地在旁边拽了一块布就给塞了进去,脏的已经看不出什么颜色了。

    后面的人咧着嘴对旁边的小伙笑骂道:“恶心死了你。”

    那小伙只嘿嘿笑,也不反驳,毕竟自己用了两年的小包都为了在大嫂面前露脸给毁了,疼就忍着,流什么口水啊。

    赵旭阳眼眶瞪得差点出血,抽搐着倒在地上。

    “赵叔,咱们认识也有十来年了,你知道我的为人。”曲鸽从旁边拖过来一把椅子吹了吹灰就坐了上去,双脚平放在地上,道:“我也不想为难你,你告诉我,我爸的联系方式。”

    赵旭阳艰难的抬着头,把嘴里的布块吐了,嗬嗬的喘着气说:“我不知道。”

    “别傻了。”曲鸽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把上次那段录下来的音频播出来。

    赵旭阳瞪着眼,喘气的声音在房间里忽然停了一下,曲鸽把手机凑到他耳朵边上放给他听,问他:“熟悉吗?你找的允志强,但是从国外给他打钱的账户是谁的?是曲远航?”

    赵旭阳板着脸,紧闭着嘴一句话也不说。

    曲鸽极力抑制着心里的不舒服,把手机又拿了回来。

    宋承站在她旁边按着她的肩膀,对赵旭阳说:“赵律师恐怕知道这点录音当不了证据。”

    只有录音,没有人证没有物证连现场都没了,现在就算能立案侦查也很难查出和赵旭阳有直接关系,曲鸽自己对法律不了解,但是现在她不想走法律的路子。

    赵旭阳脸上冷汗一道一道的落下来,宋承拍了拍曲鸽的肩膀,对赵旭阳说:“不过没关系,我不需要证据。”

    赵旭阳知道跟宋承说什么非法拘禁都是废话,这些年宋承已经洗的干净了不少,但是不代表他真的没有那些手段。

    “给你时间慢慢想,斌子在这里照顾你。”宋承拍了拍曲鸽的肩膀。

    没有问出来也是预料之中,但是曲鸽还是有点不甘心,她站起来,弯腰看着赵旭阳,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睛说:“那尸体跟我做了亲子鉴定。”

    赵旭阳浑身僵硬瞪大了眼看着她。

    “是父女关系。”曲鸽上上下下的看着他的脸,观察着他的表情。

    赵旭阳瞪着眼,嘴边上的肌肉抖动着。

    “你想杀了我,是因为害怕被人发现悬崖底下的人和我dna不是父女,到时候曲远航诈死的诡计就会露馅,意外吗?”

    赵旭阳浑身颤抖着,嘴唇抖着轻声说:“不可能,不可能。”

    不是这样的,曲远航是诈死,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下面的人根本就不是曲远航,根本就不是,但是为什么dna鉴定会一样?赵旭阳一条一条的思考着,想着,他也听说对方的律师说过dna鉴定是父女,但他知道那不可能,所以只会是对方律师做得伪证。

    要么就是中间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要么就是这个鉴定根本就是宋承拿来诈他的!

    曲鸽跟着宋承走到门口,没忍住又扭头来看,只看见那个叫斌子的对她笑了笑,一嘴的白牙差点反光。

    “嫂子慢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主人是个神经病相邻的书: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情深意暖,亿万爱妻不好追校里校外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