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书名: 主人是个神经病 第67章 作者:五行缺钱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这话说出口曲鸽就有点后悔,好像变了味一样,赶紧又看着宋承说:“你别误会,我不是要挟你啊,我的意思是说……”

    宋承在她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的时候就接了一句:“我知道,你也想早点同意,我上次不应该把时间推到这件事结束后。”

    曲鸽张口结舌目瞪口呆,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宋承,难道她心里其实也是这么想的?曲鸽扪心自问,自己也绝对不是一个矜持的人,有这种潜意识好像竟然也非常说得过去。

    曲鸽默默闭上了嘴,好吧,她虽然也很想知道关于这件事宋承知道了多少,好像对于宋承求婚的事也并没有多少排斥,但是,这种容易引起误会的话以后还是要少说为妙,虽然自己不是白莲花可是离绿茶婊应该也还有一部分的距离。

    没想到宋承看了看她,脸上刚才带着的笑都没瘦,非常认真的说:“好吧,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曲鸽支着耳朵,眼珠子乱转。她是真的想知道这件事,而且这中间好像还有很多秘密一样,丁丁能不能查到都说不定,所以宋承这样说对她还是有很大诱惑的,曲鸽自问自己不是一个矫情的人。

    但是宋承又叹了口气,认真的看着她,忽然说:“如果你问我就告诉你,但是我希望你答应我的时候不是因为觉得要报答我,而是真心的想要答应我。”

    曲鸽眨了眨眼,回应着宋承的眼神,道:“认识这么多年了,原来你不了解我,你觉得我是那种为了报恩就以身相许的人吗?”

    以她的无耻程度要不是遇到了宋承而是别人估计变成人之后很有可能就翻脸不认人了,毕竟这种变成狗的黑历史并不怎么光彩。

    “嗯,就这样说定了。”

    曲鸽瞪着眼,怀疑自己走神这几秒断片了,不然什么说定了她怎么不知道。

    宋承忽然弯腰倾过来,放大数倍的脸就和曲鸽隔了几厘米的距离。

    这中间必然有什么不对,曲鸽缩了缩脖子,觉得自己的气场完全被宋承压倒了。

    宋承一低头,曲鸽感觉嘴上有点温热,看着宋承微闭着眼睛长长的卷翘的睫毛颤抖的样子,只有两三秒,宋承就坐了起来。

    曲鸽看着宋承微红的耳尖心想,太可惜了,只有这两三秒。

    宋承抿了抿嘴唇,狭长的眼睛弯弯的,看着曲鸽说:“那就约定好了,到时候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反悔。”

    虽然曲鸽并没有想要反悔,但她还是想问问宋承没为什么忽然就变成了约定好了,难道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还和宋承做了什么约定?难道就是刚才她说的那句话让宋承联想了?

    宋承想了一会儿,终于看着曲鸽说:“我怀疑,曲远航没死。”

    曲鸽沉默着看着他,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忽然从宋承这里听到这种猜测还是心里一紧。并不是她对宋承盲目信任,曲鸽回想了自己在家里发现的那个文件袋,里面的东西足以证明这两年曲氏集团确实是在准一资产,而作为这件事的唯一经手人也就是受益人曲远航没道理还要到外地去签什么项目。

    但是在路上发生的车祸,曲鸽只以为这可能是曲远航计划之外的,这可能真的是个意外,所以他死了。

    宋承等她平复了一会儿,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往下说。

    曲鸽看着他道:“公司的事情我已经猜到了。”曲鸽两只手握紧了又松开,吸了口气才问:“但是,如果他没死,那车里的血迹怎么解释?他放了血又跑了?”

    但是说完曲鸽自己就否定了这种想法,不可能的,不管他是在下车前还是在下车后在车里放了血,那车坠崖爆炸后确实在附近找到了破碎的遗体,虽然人的脸严重毁损已经看不清楚了,但是那车是曲远航的车,那边公司的人也证实了看着曲远航离开的。

    最重要的是,之后鉴定结果出现了,那死了的人确实和曲鸽是父女关系。

    那这张领养证又怎么解释?是曲远航提前做的准备想把她撇出去不用替他承担责任吗?

    “为什么说那不是他?”

    曲鸽看着宋承,如果车里的人不是曲远航,那dna坚定怎么解释?

    这次宋承看着她,忽然又转头看着车前面,手指动了动扣在膝盖上又转过头来看着曲鸽。

    “你说吧。”曲鸽看着他,腰背挺直目光坚毅,想要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无懈可击。

    宋承伸过来一只手放在她紧握的还在颤抖的手背上。

    “因为,你真的,不是曲远航的女儿。”

    这句话就像一个魔咒,让曲鸽在红蓝见底的情况下忽然回光返照,反手扣在宋承的手上,激动地脸部肌肉都在抽搐。

    “什么意思?”曲鸽自己捋着思路和现在已经得到的信息,“虽然他办了领养证,但是领养证不是假的吗?而且如果他不是,那车里的人又怎么解释?dna鉴定结果难道是假的?”

    宋承握着她的手轻轻捏了捏,半搂着她说:“冷静点,鸽子,冷静点。”

    曲鸽趴在宋承肩膀上,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喘了口气问他:“你怎么知道?”

    宋承在她背上拍了拍,没吭声,他忽然有点后悔,但是长痛不如短痛,如果曲鸽费劲心思最后找到的觉得却是这样的话,恐怕到时候她更加接受不了。

    “宋承,我来来回回几次已经准备好了,就算不是亲生的也没什么,但是我就想知道真相,我想知道,你说过的,我想知道你就告诉我,你告诉我。”

    曲鸽声音有点颤抖,她之前就想过可能那张领养证就是真的,她就不是曲远航的亲生女儿,那又怎么样?但是现在好像已经没有那么简单了,如果不是亲生的,爆炸毁损的尸体又是谁?

    “我说了,你不要难过。”宋承有点犹豫,伸手在她脖子摩挲着说:“这是我前段时间刚查出来的,曲远航之前的妻子没有去世,她生了你之后就走了。”

    心跳到了喉咙口,连呼吸都放轻了差点没憋住。

    “我妈……不是跟我爸,生的我。”

    曲鸽声音沙哑,她想问,但是没有用问句,这几乎是肯定的,她不是曲远航的女儿,但是是曲远航老婆跟别人生的私生女,甚至还不如就像她之前以为的那样是曲远航领养的。

    她感觉得到宋承点了点头,温热干燥的手掌在她脖颈上轻轻抚摸着。

    宋承说了出来就只能继续往下说:“是,她跟着那个男人走了,曲远航把你留了下来。”

    曲鸽有点哽咽,“为什么?”

    为什么曲远航宁愿养着自己人生的污点,这么多年,就像亲生女儿一样没有亏欠她一点,甚至这样想起来,那不是没有亏欠那应该是给的太多。

    曲鸽想了想那辆爆炸的车里破碎的身体,觉得浑身发冷。

    “那在车祸里死了的人,才是……”

    曲鸽说不出来那两个字,那是生了她的,但是她现在说不出口的人。

    宋承抱着她,在她肩膀上轻吻着:“是。”

    “那我妈呢?为什么现在还没有找过来。”曲鸽艰难的说着,如果是真的,那个人已经死了这么久,为什么没有人找过来。

    宋承不知道怎么说,甚至有点痛恨那个女人做得这些事让曲鸽现在这么难受,但是她毕竟是生了曲鸽的人,对曲鸽来说毕竟是不一样的。

    但是曲鸽催着问,这些出乎意料的事情实在是太荒唐,让她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跟着那个人走了之后那人赌博倾家荡产,她就又走了,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宋承一边说一边在她耳边轻吻着,在她背上轻轻地拍着跟她说:“不要多想,这跟你没有关系,不是你造成的。”

    几乎是合情合理的解释,曲鸽震惊的连眼泪都憋了回去,这么说起来,她现在真的是生父母不详了。

    “谢谢你。”曲鸽抱着宋承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没事。”

    宋承还抱着她,试图用语言来安慰她,但是想了好一会儿,沉声道:“就像我妈把我出轨的父亲杀了一样,这都是她们自己的事,对不对?”

    道理曲鸽都很明白,但是她还是心里有点不舒服。

    毕竟原来自己身世是这样的,扒开之后又脏又难看,而且还是宋承告诉她的,他什么都知道了。

    “所以,我本来就不是我爸的亲生女儿,所以他才会去办了那张领养证,想让我不用替他还债。但是他为了那些钱逃走了,找了我的亲生父亲替他死在了悬崖底下?”

    曲鸽指尖发白,艰难的把这件事捋清楚,但是这真相真的让她没有办法接受,如果真的是曲远航为了诈死去享受那些财产而找了那个人做替身,她现在知道了,要怎么办?

    宋承拍着她的肩膀说:“没关系,你想怎么做都可以。”

    但是这该怎么做,曲鸽抬头,泪眼朦胧的看着宋承的眼问他:“我该怎么办?”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主人是个神经病相邻的书: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情深意暖,亿万爱妻不好追校里校外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