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书名: 主人是个神经病 第63章 作者:五行缺钱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我,我自己来。”

    曲鸽刚抬手,宋承已经帮她扣上又转过身了。

    “先回去吧,这事过两天就有消息了。”宋承看着前面。

    很奇怪,只要是宋承说出来的话,曲鸽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她总觉得好像只要是宋承说出口的话就一定能视线,不管有多难。

    而且,他好像也真的是这么做的,从来不说自己做不到的话。

    但是先回去是要回哪里?曲鸽看了看自己,她现在身上的衣服都是宋承买给她的,除此之外可就什么都没有了,连手机都是娄静还在的时候买的,他倒是有银行卡,卡里现在多多少少也有一千来万,找个住的地方应该没有问题。

    曲鸽心里来来回回想了很多遍,不停地抬头看看宋承,想着这话怎么开头比较合适。但是宋承一直都不说话,也不说先带她去哪儿,搞得曲鸽也心里有点没底。

    宋承看她急的差点坐不住,才说:“你不回去看看你走了之后家里现在什么样子吗?”

    这话说得,曲鸽怎么听怎么有点不对味,但又确实说不上宋承这话有问题,毕竟她也是在宋承家免费吃喝住了几个月,现在走了,就剩一个丁丁,以她对丁丁的了解,那真的比家里有一只真正的狗狗还让人头疼。

    不上房揭瓦都是好的了。

    所以宋承这话一说,曲鸽顿时就不左摇右晃的想要走了,毕竟她现在能变回来全靠丁丁的帮忙,现在去看看它也是应该的。

    车子里太安静了,宋承没有听音乐的爱好,车里连个cd都没有,曲鸽总觉得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似的。

    到家的时候,曲鸽从宋城车上下来,感觉这地方简直比她和曲远航住在一起的那房子更熟悉,毕竟她昨天还在这里撒欢,因为高度的问题,看这里地上铺的砖的纹路都看的很清晰。

    还没进门,就听见屋里头一阵乱叫唤。

    曲鸽当时就僵立在了门口,宋承站在她身边见怪不怪的开门,还一边跟她说:“从早上开始就这样了。”

    这可比之前她嗷呜嗷呜的叫声给力多了,汪汪汪叫了比较正常的几声之后竟然还清了清嗓子学着公鸡的叫声咯咯咯了几下,轮番学了好几种动物之后,简直像是宠物乐园,听起来简直比她刚开始在那家宠物店还要吵。

    曲鸽跟在宋承身后进门,看着鞋架上那双很早以前宋欣妍和她一起去买的拖鞋,心里一阵恍惚,啊,竟然还在这里。

    不过等她换了鞋跟着宋承走进去之后瞬间就清醒了。

    丁丁站在二楼楼梯口的地方居高临下昂首挺胸,简直就是帕瓦罗蒂附身,抖了抖嗓子就要重新来一遍刚才的交响曲,不过刚进行到咯咯咯的时候,曲鸽白着脸仰头看着上面喊:“丁丁。”

    丁丁终于闭上嘴,抽空低头看了一眼,然后嗷呜叫了一声就往下跑。

    宋承站在旁边当然没有错过刚才曲鸽叫丁丁时的称呼,眉毛皱了皱好奇的问:“它有名字?”

    曲鸽一阵尴尬,那可不,不仅有名字,还是你们公司开发的人工智能,但是这我能说吗?

    丁丁已经跑了下来,一头扎道曲鸽怀里,曲鸽往后退了两步,幸好被宋承在她后面托了一下腰,不然一准坐在地上。

    但是这样已经很尴尬了好吗。

    曲鸽刚想说话,就看见丁丁一脸幽怨的看着她。

    这又是怎么了?

    分开也就一上午而已,发生了什么生命不可承受之刺激了吗?

    宋承站在旁边看着曲鸽蹲下来和地上的狗狗大眼瞪小眼,肯定有什么事他不知道的,比如为什么这狗看起来还是智商很高,而且丁丁是男名还是女名?

    “我先去做饭。”宋承低头看着曲鸽,艰难的说:“嗯,你们聊。”

    曲鸽:……

    这又是怎么回事?

    “不不不,我这就走了。”曲鸽赶紧站起来,总觉得在宋承家里一进来不赶紧走就走不掉了。

    果然,宋承头也没回,分外冷静的反问了一句。

    “走去哪?”

    曲鸽膝盖上中了一剑,是啊,她现在可是朋友亲人房子啥都没了,穷的连钱都只有一千多万,还不够还账。

    然而,找个住的地方还是没有问题的,曲鸽赶紧说:“去租个房子。”

    宋承已经进了厨房,曲鸽只能隔着放了几本书和一些小摆设的置物架看见他侧身对着这边认真的准备做饭,还一本正经的说:“房子哪有现在租现在就有的,怎么也要找两天才能找到合适的。”

    曲鸽总觉得带上围裙这样说这话的宋承跟平常不一样。

    而且想了想宋承手里还有她家的钥匙,说不定还会像之前的娄静一样把房子再租给她住,这次一定要把租金提高一点才可以,但是这话又不能她提,总不能宋承还没开口,她就说你把那钥匙给我吧?那显得多不要脸啊。

    曲鸽一点想着,一边听宋承说:“不如就近找一个。”

    果然,曲鸽在心里打腹稿,一会儿一定要把租金提高一点,不能老占人家便宜。

    “我这里这么多房间,你随便挑一个。”

    “好是好,但是……”曲鸽刚照着自己打好的腹稿念了一遍,忽然发现不对,刚才宋承说的是什么来着?好像不是让她还住以前的那个房子吧?

    “呃……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太注意……”曲鸽吭吭哧哧的差点跳起来,一只手还放在丁丁头上。

    丁丁嗷呜了一声,反抗她过重的力道,往旁边挪了挪,给了她一个白眼。

    “你答应了?这房间你都熟悉,一楼和二楼还有两三个空房间没住过人的,你看看哪间合适,一会儿吃过饭了再去整理。”

    曲鸽听着厨房刀切在砧板上的声音,砰砰砰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曲鸽赶紧站起来往厨房走。

    然而好像是刀有点钝了,猛地咵咵两下就把她的声音给盖了过去。

    “你说什么?”宋承扭头冲外面问,看起来刚才真的没有听见。

    毕竟力气那么大,砧板上都剁出了几条缝。

    曲鸽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宋承动作停下来才说:“我是说,我想到外面去租房子,可能要住很长时间的,不能一直在你这里。”

    “为什么不能?”宋承一脸纳闷看着她,“你给想给我交房租?”

    曲鸽第一次知道宋承原来也可以做这么多表情,但是并不是因为这个啊。

    “不是啊。”曲鸽有点着急。

    宋承点头,坦然中又松了口气说:“嗯,愿意交房租就好,听说现在还有很多租客跟房东因为房租的事情吵架动手的,你一个人在外面多不安全,还是熟人比较好。”

    这是什么歪道理?曲鸽瞪了瞪眼,脱口而出:“欣妍就是自己在外面住的啊。”

    说完她就后悔了,宋欣妍在外面住的也是自己的房子,并没有房东,而且她为什么要和宋欣妍一样比啊,都怪宋承,歪理一套一套的。

    果然,宋承看着她窘迫的样子问她:“你有欣妍能打么?”

    一语中的,曲鸽哀怨地看了他一眼,那当然没有,从小一起长大的,这种常识性的问题以后就不要再问了好吗,会容易心肌梗塞。

    “所以,既然你要租房子,刚好我也要出租,房租好商量,为什么还要在外面到处找房子?”宋承把菜放在洗菜池里哗哗的冲着说:“来帮帮忙。”

    曲鸽:……

    这么说好像根本无从反驳,曲鸽一口气憋在喉咙口,听着丁丁在外面嘎嘎乱笑,感觉更心塞了。

    但是宋承把菜框往水龙头底下一放就去勾芡粉去了,曲鸽只好任命的走过去把水龙头拧小了一点开始洗菜,小声的嘀咕着:“但是你这么有钱,一个人住多好啊,为什么要出租。”

    曲鸽淘好了菜,看着旁边竟然还有一条围裙就系上了,刚一扭头,差点撞到宋承,吓得她拍了拍心口。

    宋承端着小碗,正面对着她,还轻笑了一声说:“怎么吓成这样,我有那么可怕吗?”

    主要不是可怕,是忽然转身有个人的那种感觉啊,人吓人啊,曲鸽看着他,然而只能看到宋承胸口,只好又抬了抬头才看着他的脸说:“主要是离得近仰头说话很不方便。”

    曲鸽一边说一边往后退了一步。

    宋承弯腰看着她,“那这样呢?”

    曲鸽看着宋承因为带着笑意而显得温柔又帅气的脸,觉得自己好像是被色|诱了,而且好像还被色|诱成功了。

    “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宋承忽然看着她说:“一个人住一点也不好,你住进来就好了。”

    曲鸽觉得以前对宋承的评价都太片面,根本就没有包括他现在的这种性格,这哪儿是不近人情啊,这简直是太近人情了。

    犹记得不久前的宋承还是一个深沉的,沉默的,高冷的,只是偶尔会对着一只狗自说自话的男神,为什么现在好像每句话都带着深意?

    难道真的是她想得太多了?

    丁丁在外头趴在地毯上嘎嘎狂笑,曲鸽扭头先它一步给了它一个白眼,对着它做口型。

    “不准笑!”

    简直没有一点威慑力,丁丁这回不嘎嘎笑了,它换了一种发音咯咯咯咯咯的笑的根本停不下来。

    曲鸽:……

    为什么感觉这地方只有自己是地位最低最好欺负的?根本不适合人类居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主人是个神经病相邻的书: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情深意暖,亿万爱妻不好追校里校外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