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书名: 主人是个神经病 第57章 作者:五行缺钱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那种复杂里面包含的思想和感情曲鸽看不懂,现在最要紧的也不是这个,曲鸽转身看着门口,浑身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好像下一秒就要扑上去一样。

    允许没有让她等太久,进来的时候曲鸽腿弯了弯,但只是往前走了一小步就停了下来。

    允许扭头看了她一眼,视线在她脖子上的黑皮项圈上停留了一下就转了过去,允许和不久前曲鸽才见过的时候不一样了,脸色苍白,头发枯黄随意的在脑后扎了一下,身上穿的衣服依然很旧,只是保持着干净,但脊背稍微有点弯着,落在她脸上的眼神苍凉的让人绝望。

    曲鸽心里一跳,眼神一偏和她错开了。

    “坐。”

    宋承看了一眼旁边的椅子,但是允许没有过去,反而往前走了两步站在宋承面前,插在口袋里的手拿出来,在桌子上放了一张银|行|卡还有一张小小的内存卡。

    曲鸽顺着她的手看到带着黑纱的胳膊,这是……

    “这张银|行|卡是我哥让我找人去办的,路上随便拉了个人,就在车祸前一天。”允许略微凹陷的脸颊有点发青,她说:“我哥给了我一张身份证,让我在街上拉个人给他二百块钱让别人办了这张卡,说是有急用。”

    所以上次曲鸽一直没有看见正面的照片,应该就是允许的了,但是这些宋承早就知道了呀,只是她自己不知道而已吧?

    允许低着头看着桌子上的银|行|卡,曲鸽从下面刚好能看到她微红浮肿的眼眶,但是她声音很平静。

    她说:“银|行|卡里的钱我用了二十五万,剩下的都在,算是对上次车祸受伤的人补偿,对不起。”

    宋承看了看那张银|行|卡,忽然说:“这些我都知道,钱不需要。”

    允许即便知道这人应该不缺钱,但是听到这话的时候还是觉得有点受到侮辱,她语气几度哽咽,但还是硬挺着脊背说:“我知道,我哥做这种事给你们带来了很饿大的伤害,他想弄到钱给我妈看病,因为他自己本来也是癌症活不了多久,所以才想在最后做这件事,不管对错,他做这些也都是为了我,我代替他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但是宋承并没有被这番话触动,反而转头看了看下面的曲鸽。

    允许情绪有点激动,但是曲鸽更激动,听她的意思,好像并不觉得允志强有什么错一样,好像允志强为了自己的家人杀别人来赚钱是应该的一样,那她呢?活该成为允志强的牺牲品吗?

    要不是命大,她现在根本就不可能变成狗站在这里看着允许这么振振有词,仿佛把剩下的钱还回来就算什么事都没有了一样。

    曲鸽瞪大了眼,看着这个可能失去兄长之后又送走了母亲的女人,你没钱,你穷你弱,所以你干什么都是应该的吗?

    所以允志强的死,她是不是也应该理所应当的认为就是宋承帮她报了仇,这就是应该的?

    曲鸽气愤的哼哼了一声。

    宋承靠在后面的椅背上说:“不用说这些,这是允志强的买命钱,你应该收着。”

    曲鸽看着允许的手痉挛一样抽了抽。一开始她就应该发现允志强的不对,但是她假装没有发现帮着允志强办了银|行|卡,相当于逼着允志强走上了这条路。

    曲鸽收起了自己以前对允许的同情心,世界上等着用钱的人何止千千万万,难道所有人都要理所当然的用这种方式来弄到钱?

    允许嘴唇动了动,但还是没说出什么,她知道如果她哥哥没有做这件事,没有因此坐牢,或许就不会这么快就病发去世,现在用她哥拿命换来的钱也依然没有把她母亲救回来。

    宋承手指在桌子上点了点说:“你弟弟要上学还要用不少钱吧?”

    这话果然戳到了允许心上,她犹豫了一下,咬牙又把那张银|行|卡装在口袋里,她能养活自己,但是还有小文呢,允许想了想小文一年要交的学费和未来可能要用到钱的地方,何况这人说得对,这钱是她哥用命换来的,人家也不稀罕。

    “这张内存卡是我哥给我的,有没有用,我也不知道。”

    允许咬着嘴唇,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转身走了,速度快的简直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和来的时候判若两人。

    但是只要这张卡在她手里,这件事就像一个魔咒一样永远也不能解除。

    曲鸽看着她走出去,又转头看着桌子上,但是原本放着小内存卡的地方已经空了,宋承捏着那张内存卡,发现曲鸽再看他的时候,眼神闪了闪不知道在想什么。

    曲鸽往前小跑着凑到宋承身边,她现在根本就顾不上宋承会不会怀疑,只想看看这张内存卡里到底有什么,是视频还是照片?是什么都好,总之,一定是跟幕后那人是有关系的。

    宋承低头看了看她,然后把内存卡插在手机里,曲鸽差点就想让丁丁帮忙看看那里面有什么,不过还是忍住了。

    宋承拿着手机找了一会儿,忽然有了声音。

    曲鸽直愣着耳朵,抬头直勾勾的看着宋承手里的手机,实在播放页面,但是没有画面,应该是音频?

    音频里的声音可能是允志强,有点疲惫又有点暴躁但不得不忍耐的样子说:“你说的人我不认识,你说的事我不想干了。”

    曲鸽心里一提,听见另一个声音说:“怎么?嫌钱少?这可不是你说干就干说不干就不干的,你可想好了,这事你已经知道了,现在反悔也晚了。”

    视频里一阵捂着嘴猛烈的咳嗽声和喘气声,但是曲鸽已经浑身都没了力气,直接瘫坐在地上。

    音频里说话那人她很熟悉。

    那人还在试图说服允志强,威胁之后又拿他自己的病和他家里的情况来说,三言两语,允志强好像就犹豫了。

    这时候那人告诉他:“这人你不认识没关系,我把她的照片给你发一张,一会儿我把她明天可能会出现的地方告诉你。上次给你的身份证用了没有?拿去办一张银|行|卡,到时候就算被抓,也是酒后驾驶意外致人死亡,顶多判你几年,你想想,这几年你就算不进去你能挣多少钱?”

    曲鸽遍体生寒,这人对法律用的真的是得心应手。

    宋承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担忧的低头看着曲鸽,一直想找到真相,但是当真相真的摆在面前的时候,真的应该看吗?

    宋承垂下手在她头上轻轻地抚摸着。

    曲鸽想了很多有可能对她下手的人,但是怎么都想不到竟然是他,竟然是曲远航公司的法律顾问还是曲远航自己的朋友,那个拿着领养证一脸歉意地看着她的赵旭阳。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不可能没有动机就想要杀她的,曲鸽有点慌乱,难道是听错了,还有另一个声音和他一样?

    但是,曲鸽心里一沉,她没办法欺骗自己,在出事那天赵旭阳给她打过电话问她怎么样在哪里,她还傻兮兮的说要去银行,马上就能把债还了,没想到他转头就把地址给允志强发了过去。

    曲鸽抬着头看着宋承,他会把这个交给警察吗?但是证据这么少真的能立案吗?赵旭阳为什么要杀她,没有怨没有仇,只有可能是因为钱,因为钱……

    “没事的。”

    宋承手放在她头上揉了揉说:“都过去了。”

    曲鸽僵硬的忘了要做什么,缓慢的把头抬起来从宋承手心里往后退了退,这是什么意思?

    宋承低着头,眼神闪了一下又坚定的看着她说:“你可以告诉我的。”

    曲鸽脑子里轰的一声,感觉全世界都炸成了一道白光,白光中从天而降五个大字:宋承知道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宋承知道她曲鸽,不是普通的狗,也不是娄静,而是她。

    宋承嘴唇抿了抿,好像不知道怎么说一样,该说他已经知道很久了吗?想了想,宋承说:“下一步你是想去查一下那个领养证吗?”

    竟然连领养证都知道?曲鸽瞪大了眼,连她都是在赵旭阳拿出那个证明的时候才知道的,但是宋承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当时在场的只有她和赵旭阳两个人,她从来没说过,难道是赵旭阳传出来的?

    曲鸽有点不安,虽然她不觉得自己被领养是多么了不起的事,但是忽然发现原来宋承已经知道她是谁,并且还这样和她生活过一阵之后,自己并不是太想让宋承知道这些。

    对啊,领养证是赵旭阳拿出来的,说不定也只是他伪造的而已,有可能赵旭阳和公司里的其他人合谋转移了公司财产,被曲远航调查了,文件在书房掉在了柜子的缝隙里,然后赵旭阳东窗事发为了掩盖自己的秘密,就在车上动了手脚,然后曲远航掉下了悬崖。

    曲鸽越想越觉得这是有可能的,中间出现的几处漏洞都被她忽略或者自己找借口堵上了,这样赵旭阳就有了杀她的理由。

    宋承把手收回来,但还是低头看着曲鸽,看着她浑身颤抖然后又平静下来。

    然后曲鸽冲他点了点头,去,为什么不去,她现在身份不方便,只能借助宋承去问。

    曲鸽就算尴尬,也不会在这个关头逃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主人是个神经病相邻的书: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情深意暖,亿万爱妻不好追校里校外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