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书名: 主人是个神经病 第54章 作者:五行缺钱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再次看到自己房间的时候,曲鸽心情稍微有点复杂,这房子被用来抵债却被宋承买走了,现在又被租给了顶着她的身体的娄静。

    翻来覆去,她还是回来了。

    房间里的布置基本没有变化。

    娄静的助理小郭正在看电视,看到她们进来跟娄静打了个招呼,又问她晚上吃什么饭。

    娄静一边回答,一边带着曲鸽上了楼,从楼上书房拿出一个文件袋给她。

    袋子上很干净,什么都没有写,看起来就是一个一般的文件袋或者档案袋一样,曲鸽知道曲远航有很多这样的袋子。

    娄静看了看她,自己动手帮曲鸽把袋子打开,把里面的纸拿出来一张一站铺在她面前,对她说:“这是我刚住进来打扫房间的时候从书架缝隙里找到的,看起来就像是掉进去被遗忘了一样,所以好奇看了看。”

    刺鼻的灰尘的味道让曲鸽皱了皱眼,但是忍住了没打喷嚏。

    “从这些文件上来看,你们家的公司不仅没有亏损反而一直在盈利,所以应该不会出现后来的这种资不抵债的情况。”

    里面一张一张的表格数据和报表看的曲鸽头昏眼花,她不是金融专业,但是跟着去远航也学到了不少,尤其是关于公司的这些东西,以前都是曲远航空闲的时候会给她看,给她稍微说一点。

    但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些文件。

    但是娄静的话她听懂了。

    “你是说一只脚就没有出现过亏损?”曲鸽眼睛盯着地上的纸。

    娄静也有点想不明白,但是这毕竟不是小事,所以也就没有隐瞒的全都跟她说了:“就算出现过也都是小额亏损,后来的盈利利润也都补上了,总体来看是没有亏,但是挣得没有太多,关键是到后期的时候跟银行的借债还有融资欠的不少,但是用之前的利润来算,应该不会到后来直接关门破产的情况。”

    曲鸽眼睛从地上一行一行的字上面划过去,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有点颤抖。

    “为什么?”

    对啊,这是为什么,如果说一直都是到最后破产清算之前还都是盈利,为什么后来会变成欠债无数?为什么曲远航还要去筹资最后出了车祸掉下悬崖?

    最主要的是如果是这样,公司的盈利的钱和后来借的融资的钱都到哪里去了?

    娄静耸了耸肩膀,她也不明白。

    直到回家,曲鸽肩膀都是往下垂的,现在发生的一切都那么的不可预料,她以为她爸死了,转头发现那只是领养的,刚接手这个现实决定要帮他还债,结果发现原来根本就不应该这些欠债。

    “看,送回来了。”

    娄静站在门口跟宋晨说。

    曲鸽抬了抬头看了看坐在客厅里好像一直在等她的宋承,又把头低了下去,现在她只想安安静静的把这件事情给捋清楚。

    宋承看了看她,又转头看着娄静问:“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娄静惊讶的眼睛微微瞪大了一点,好像对这个问题有点好奇,然后忽然想起什么一样笑道:“没事,就是张楠特别喜欢她,但是家里养了一只猫,那猫跟她合不来,好像被欺负了。”

    这借口跟中午那个一样糟糕,一点都不走心,但是曲鸽只是转了转耳朵就没理她,看起来好像确实是被打击的太厉害了一样。

    宋承也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等娄静走了以后,就跟着曲鸽上楼,看着她心事重重又想假装没事的趴在垫子上。

    “怎么了?”

    宋承蹲在她跟前问她。

    曲鸽耳朵动了动,没吭声。

    她想起来了,之前她在宋承的书架里发现过一份关于公司的资料,不管是财务还是各方面的异常宋承应该已经都发现了才对。

    “不开心?”宋承伸手在她头上轻轻摸了摸。

    曲鸽蹭的一下抬起头,然后又慢慢的颓然的趴了下去。

    就算宋承知道又怎么样?宋承会不会告诉她还说不一定,最主要的是,她怎么问?她要写字文还是要说话问?到时候把宋承吓死吗?

    宋承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中午出去的时候就算兴致不高但也没有到这种地步。

    她又不说。

    宋承只好自己猜。

    “因为欣妍走了?”

    曲鸽整了整眼,看着宋承不怎么愉快的表情。

    “她刚才打电话说已经到了。”

    哦,是要到了,十几个小时了。

    宋承看着她,又说:“那几个小混混已经被关进去了。”

    他好像要把这两天发生过的事都一一汇报一样,曲鸽不自在的扭了扭头。

    宋承忽然问:“刚才是去张楠家了吗?”

    曲鸽刚扭到一般的头僵住了。对啊,她没有什么能瞒得过宋承的,毕竟她脖子上还戴着宋承给她的定位项圈。

    想要知道她刚才去了哪里简直一查就能发现,不止如此,还能发现她曾经在允志强家都留了两次。

    对啊,允志强家,允许不是说过等她考虑清楚会把知道的都告诉宋承吗?

    是还没来,还是宋承已经知道了,只是瞒着她?

    宋承沉默了一下,说:“于雅芙要等过几天才能跳槽。”

    什么?还有于雅芙的什么事?

    宋承伸手在她鼻梁上划过去,有点痒痒的。

    于雅芙现在拍的这部戏还没有杀青,就算她违约愿意支付违约费,但是对她现在唯一的片子来说没有一点好处,只能等到这部戏结束她才可以解约然后重签。

    宋承抿了抿嘴角,一开始于雅芙的反应在她预计内,惊慌,想转公司,迫不及待。但是等到第二天竟然又反悔了,不再像前一天那么诚惶诚恐的扒着这一根稻草不放,甚至还有心思跟他提条件。

    连吴越都能拒绝,这个行业里比吴越还要有地位的经纪人可是没几个,而且那些人怎么可能会看上一个就要倒霉过气的人?

    于雅芙这几天在剧组里也不再像一开始那么低声下气气急败坏了,甚至还有点高人一等的骄傲,张楠看着只能不爽又鄙视的哼了哼。

    好像自从出了照片事件之后,于雅芙的智商就开始一降再降了,现在剧组里的人可不会因为她咖位大就像以前一样对她了,连演男主的小鲜肉都对她有点摆在面上的看不起。

    于雅芙看在眼里,也不呵斥也不指桑骂槐,只是手指捏的紧紧地,下巴杨得高高的,现在她可是吴越和程颢都想要的人,等过几天这件事过去,换一个新身份。

    她摸了摸自己的侧脸,或者到棒子国旅个游呆一段时间散散心也可以。

    但是这种好心情在看到娄静的时候全都消失了。

    娄静穿着那天她差点出事的衣服,外面罩的铠甲虽然是道具,但还是在太阳下反着光,刺得于雅芙眼睛生疼。

    让她忍不住浑身哆嗦。

    娄静转身看见站在墙根的于雅芙,瞬间对她露出一个笑容,笑的露出了八颗牙。

    于雅芙浑身一抖,赶紧靠着身后的墙,感觉手指还有些疼,脱臼又装回去的那种感觉就带在娄静的笑里面。

    根本就甩不掉。

    娄静眼看着于雅芙两腿打颤的离开,才咧了咧嘴,跟着小郭又从架子上爬上去。

    这一次效果检查的格外用心,没有一点问题,娄静从架子上翻了个身冲下去,镜头跟着她拉近,下面一群穿着破破烂烂铠甲的人正举着刀盾冲撞,男二号就在正中间。

    娄静翻身停在他身边,眉目深情痛苦,又凛然不悔。

    “谁让你来的?”

    男二身上流着血。

    “我自己。”

    娄静一只手架着他,一只手里拿了一把长剑,凛然侧目,仿佛周围真的有千军万马一样。演男二号的人一愣,又赶紧回神。

    最后两个人在下面的人群中被城楼上的人万箭穿心。

    导演刚一喊停,娄静就蹦了起来。

    最后这一段拍完她就没事了,回去给曲鸽报个喜讯然后就可以坐吃山空,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不错不错。”

    娄静眉开眼笑,心说:“那可不是,影后可不是白给的,哈哈哈。”

    后面的布景和道具都在收,曲鸽看着脚下,不耽误工作人员干正事,一边往导演这边来。

    “曲鸽!”

    谁叫她?娄静一转头,看见裴奕那张胡子拉碴的脸出现在不远处,眼睛瞪得像铜铃那么大,显得本来就消瘦的脸更是凹陷。

    头顶上咔嚓一声,娄静抬起头。

    那个道具布景的城楼上的牌匾摇摇晃晃的往下掉。

    这一幕真的是太熟悉了,娄静惊讶的瞪大了眼,甚至都没有感觉得到慌张,刚往旁边一躲,那牌匾就撞上了下面的架子,换了个方向,坚定不移的砸到了娄静头上。

    昏迷之前,娄静竖了个中指。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主人是个神经病相邻的书: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情深意暖,亿万爱妻不好追校里校外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