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书名: 主人是个神经病 第40章 作者:五行缺钱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超神当铺君九龄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于雅芙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好像现在发生的事情都跟她没有一点关系一样,但是现在乱成这样也没人注意她。

    出道这么多年,娄静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以前在剧组里就算有人处不来也只是言语上挤兑几句,绝对不会有人用这种办法来害她,这种事只要做了很难不被发现,到时候不过是伤敌一千自损一千一。

    没想到原来真的有人会这么做。娄静一点都不觉得这是意外,虽然她下的腿软,但是还是注意到那根安全绳上面被挑开的地方绝对不是磨损。

    小郭帮她把腰上的衣服掀起来那药油来凃,转身就看见一直白色的大狗站在屋里门口堵着门正在往这边看。

    她也顾不上那些,低头刚涂了几下就听见娄静问她:“你以前学过医?”

    小郭手上停了一下又继续,丝毫没有慌乱地说:“也不算学过,我爸是医生,后来自己开了个小诊所,会叫我过去帮忙。”

    “那你很有医学天赋啊,手法很专业。”

    站在门口的曲鸽视线从娄静腰上的擦伤和瘀血挪到面含羞涩的小郭身上,能让娄静说很专业,那应该是非常专业了。据说娄静家里的背景很牛,她的私人助理也有好几个,有专业护理也不奇怪,能被她这么称赞的,小郭应该不只是在诊所帮忙自学的。

    “我爸很严厉的,我学的就认真努力点。”小郭手上动作不停,说话的时候声音又轻语速又慢,像是在回忆以前让她比较怀念的记忆一样。然后忽然反应过来,有点内疚的说:“姐,今天是我不对,要是我跟你一起上去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娄静摇了摇头哼了一声,小郭赶紧手上轻了一点。安全绳和腰上挂着的扣子卡在腰上下坠,幸好她倒下去之后没有挣扎也没有动,否则恐怕会更严重。

    “没事儿,幸亏你喊了一声,要不然我现在就不是这样了,我还要谢谢你呢。”娄静喘了口气,一边吸着气一边感慨地说:“你怎么知道要出事啊?”

    曲鸽往前走了走,感觉这两个人有点怪怪的,尤其是这个助理小姑娘,连表情看起来都全对,但是这样完美无缺的样子才让她觉得别扭。

    就算娄静平时很好说话脾气好,但这个时候也不应该连语速都这么平稳。

    “不知道,我就是感觉有点不对,有点害怕,就喊了一声。”

    这样也说得过去,反正很多人都是遵循自己的第六感的,娄静也没说什么,等她把腰上的药油都推开之后,娄静把衣服放下来,趴在沙发上盖了件羽绒服。

    曲鸽一直站在门口,有外人在也不好表现出什么,娄静倒是知道她可能有话要说,但是还没来得及把小郭支出去就听见外面敲门的声音。

    “你好,我们是公|安|局的,来问一下刚才事情发生的详细经过。”

    小郭起身去开了门,曲鸽赶紧跑过去看着娄静,又看看她的腰,用嘴顶了顶她的手。

    娄静低头凑过去小声的说:“没事,这我熟练。”

    曲鸽想说对不起是我连累的你,但是张了张嘴,门已经开了,进来一男一女两个人,非常公式化的问了几个问题,娄静都很坦然的回答了,包括自己再上去之前刚和于雅芙发生了一点点不愉快,但是这段时间经常这样,所以不觉得有什么异常。

    这一点整个剧组的人都看见了,就算她不说别人也会透漏一点的,所以娄静非常配合把所有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

    最后还让小郭把人送出去,曲鸽蹲在娄静身边小声的说:“你怀疑是于雅芙下的黑手?”

    娄静笑了笑,结果牵上了腰上的伤难受的龇了龇牙,嘿嘿笑着看着曲鸽,声音有点沉,“不然呢?故意先来泼我一身奶茶让我去换衣服,那边机器上再动手,等我时间不够用了匆匆上去,腰上东西有没有系好我自己就来不及也看不见了,整个剧组除了她还能有谁会这么干?”

    还有一个人,隐藏在幕后的一开始就想杀她的人,曲鸽想了想还是决定坦白,只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的折了折耳朵说:“其实,你觉得会不会是一开始撞我的人,不知道现在你是我?所以,害错了人?”

    有人要杀曲鸽的事娄静听宋欣妍说过,这个可能性她一开始想了想,但是很快就排出了,如果一开始存的心思是杀她,根本就不会在这上面动手脚,就算到了半空中最高的地方摔下来也不过就是六米左右,六米的高度,最严重的也只能把她摔成残疾或者瘫痪吧?摔死的几率应该很小,还要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所以肯定不是这人。

    但是看进来的警|察穿的是便衣,娄静也多少猜到一些,导演肯定不想让这部戏以这种严重的丑闻形式出名来做宣传。不过能报警她已经很满意了。

    曲鸽还在想另外一件事,她这次来本身就是为了看看她有没有看了新闻心情不好的,犹豫了半天才问她:“那个,你今天看新闻了吗?”

    怎么没看,娄静咻咻吸气,但语气并没有多少不满意的说:“看了,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的角色取消了是不是?”

    曲鸽尴尬的点了点头,毕竟都是因为她忽然变成狗这件事给闹的。

    “正常的,导演能扛着压力等了我几个月已经不错了,我也不能不识好歹呀,何况我本人都没参与还能上头条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娄静若无其事的样子让曲鸽松了口气。

    没想到娄静转头又嘿嘿笑了几声说:“但是那女一号我是演定了。”

    哎?曲鸽好奇看着她,不是说已经准备开始选新演员了吗?

    “让那个我介绍现在的我去视镜,导演不会好歹也会给个面子的,只要让我去,这角色就是我的了。”

    这么肯定?而且那个娄静不是正昏迷在医院吗?怎么给她推荐啊?难道是她联系了谁?

    “别想了。”娄静伸出一只手在她脑袋上摸了摸,顾及着腰上的伤没干太用力,“我有我自己的办法。”

    曲鸽在房间里待了没多久,门就又被敲响了,宋承的声音隔着门板传进来。

    “是我,宋承。我方便进去吗?”

    娄静似笑非笑的看了看曲鸽小声说:“找你来了。”

    曲鸽一阵尴尬,心说她现在还以为我是你呢。想想关系也够乱。

    “进来吧。”娄静喊了一声。

    宋承推开门,站在门口问:“严重吗?”

    “没什么事,就看起来玄乎,你有事就先去忙吧。呐,你的狗。”

    宋承看着蹲在娄静旁边差点把嘴撅起来的狗,嗯了一声说:“我先走了。”但是眼睛还是粘在曲鸽身上看着她。

    曲鸽没办法,只好磨磨蹭蹭的垂着尾巴走过来站在宋承旁边,还回头看了一眼娄静。

    她不放心,不知道娄静的推理是不是正确的,只好在旁边的一排化妆间和更衣室门口慢慢地走着竖着耳朵仔细听,希望能听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宋承也慢悠悠的跟在后面,一点也不像是有事要忙的样子。曲鸽心想:看她受伤也没多一句话,甚至宁愿跟狗出来漫无目的的走都不愿意在那儿陪“曲鸽”说句话,看来对宋承来说,自己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人,大概就是一般的陌生人要好一点。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失落,而且这心情突如其来又莫名其妙。

    曲鸽扫了扫尾巴,离宋承远了一点遛着墙根儿慢慢的走着。

    宋承余光一扫就看见她好像又不开心,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垂着头可怜巴巴的蹭着墙根走,他刚才做了什么不合适的事情了?

    曲鸽垂着耳朵,正准备转身走的时候听见旁边房间里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真的不是我,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我会做这种事情吗?就算我看她不顺眼也是因为我喜欢你啊,再说她现在算什么东西?我犯得着干这种事嘛?”

    曲鸽抬头看了看,又凑到门口去仔细听,里面说话的人是于雅芙没错,她绝对不会听错这个女人的声音。

    “我凭什么不能这么说她?她算什么东西?现在还不是一个戏子?凭什么就让你念念不忘?凭什么她出了事你就打电话怀疑我?裴奕,我认识你比她早!我比她更爱你比她能为你付出的更多!你让我冷静?就算是我干的又怎么样?我就是恨不得她赶紧去死。”

    贴在门上的曲鸽已经呆了,没想到真的让娄静说中了,真的是于雅芙干的。

    “抓我?你有什么证据?我那么爱你,你就因为她要抓我?”

    不知道为什么,曲鸽忽然觉得听起来于雅芙才是裴奕的女朋友,她自己才是那个小三,不然于雅芙怎么会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我就是想要你。你要真是为那贱人好,你最好不要说话,不然我手上的照片立马就会公布出去,让她那些刚冒出来的几个粉丝看看她在床上是个什么样子。”

    于雅芙歇斯底里的咆哮和控诉,到了最后变成阴狠的威胁,把曲鸽惊在原地,像被雷劈成了雕像一样。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屋里通话的声音还在继续,但是曲鸽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她追了裴奕那么多年那么多年,终于名正言顺的成为裴奕的女朋友之后当然有情到浓时的时候,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但是,为什么于雅芙会有照片,为什么偏偏这时候说出来。

    她半尴不尬的低着头,连宋承的鞋尖都不敢看,默默地转身就往外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主人是个神经病相邻的书: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情深意暖,亿万爱妻不好追校里校外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