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更新了

【书名: 主人是个神经病 第28章 更新了 作者:五行缺钱

强烈推荐:君九龄盛世芳华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自从带上了项圈以后,曲鸽消极了半天,对着镜子看了看脖子上蓬松的围脖一样的毛毛中间一圈黑色的带子,很明显,但是不那么突兀。

    宋承严格限制了她的活动范围,虽然看起来还是个之前一样,但是一想到脖子上挂了一个定位装置她就不敢乱跑了。如果被宋承发现她离家出走一直在允志强家里,到时候估计不用解释宋承就会打断她的腿把她绑起来。

    怎么以前没发现宋承掌控欲这么强呢?曲鸽闷闷不乐的趴在宋承办公室她的常驻位置上。

    “你的新文数据还可以,虽然还是玄幻风,但是和上一次的不一样,这个现在的成绩更好,如果这次成功,应该会有游戏公司来签约出游戏。”丁丁试图从另一个方面来安慰她。

    曲鸽听了也确实开心了一下,尾巴小幅度的甩了甩,然后大概计算了一下税后能挣的钱,原来也不过是欠债里的九牛一毛。

    又闷闷的把尾巴拖在地上。

    转头想了好一会儿允志强背后的人,实在是没有一点头绪,只好又认命的叫上丁丁开始码字,并且化悲愤为动力思绪万马奔腾。

    整整三天,她都老老实实的待在宋承身边,保证他随时随地都能看到自己。

    宋承也对她的识时务非常满意,在一开始饿了她一天之后又恢复了她的正常用餐。

    但这对曲鸽来说远远不够,她想知道给允志强家人钱的究竟是谁,是谁想让她死,最重要的是对真正的凶手而言,“她”现在不仅没有死,而且正在拍摄电视剧,说不定就会成为明日之星。

    凶手还会再动手吗?

    曲鸽心里猛地一跳,赶紧给娄静发了邮件,让她最近都小心一点,娄静虽然不觉得会出什么事但还是听她的,谨慎点没错,反正她今天晚上大概就能回去了。

    但这不是办法,曲鸽看着宋承,她想去允志强家再看看。

    该怎么让宋承知道她不是想要跑,只是普通的出去转转呢?她不能和宋承交流暴漏身份,但是她也不可能放着不去看不去查,这件事就像一根刺扎在心里。

    下班的时间到了,曲鸽跟着宋承从办公室出来,年假已经放了两天了,公司里冷冷清清的没几个人,好像所有人都回家和父母亲人团聚了一样,曲鸽看了看走在前面腰背挺直像一棵树一样的宋承,只有她没有家人了。

    街上好像也比平时更加冷清,店面都还开着,客人却少了很多。

    这个时候允志强的妹妹在干什么?锁着厚厚的防盗门从猫眼里看着外面的世界?

    到了家,曲鸽基本已经死心了,今天可能都没有机会在溜出去。宋承这个人,以前知道他很克制,就像一台精密运作的机器,除了隔段时间需要纾解的时候找个模特之外,他所有的时间都在公司和家里以及路上和出差。

    这种人,进了家门之后恐怕很难出来,毕竟他连健身都在家里。

    曲鸽垂头丧气的跟他进去。

    刚开门,就闻到一股酒味。宋欣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喊:“哥,过来喝酒啊。”

    曲鸽抬头看着宋承有点黑的脸,自觉主动地伸着爪子在门口的软垫上蹭了蹭。

    “不喝。”

    这态度也真是绝了,曲鸽跟在宋承后面,颠颠的小跑着进去,趴在地毯上取暖,宋欣妍就在她不远处坐着拿着杯子,看见她进来就招手:“baby!”

    曲鸽翻了个白眼,侧着头转了个方向,但是宋欣妍看起来好象有点不怎么好,脸上没什么表情的样子跟宋承还有点像,只是眉头轻皱着,见她不动,也不再叫,只是端着杯子喝酒。

    “怎么了?”

    宋承洗了手过来,也没有去夺她手里的酒杯,只是坐在一边看着她。

    “没事儿啊。”宋欣妍喃喃的说:“没事儿……这不是要过年了嘛,看你一个人,哦,还有条狗太可怜所以来陪陪你呀。”

    曲鸽看着宋欣妍一手把头发往脑后头捋,一手拿着酒杯一口干了,她的眼角有点红,眼妆也有些晕开。

    宋承看了看桌上的另一个酒杯陪着宋欣妍倒了酒,曲鸽嗷呜叫了一声,都这时候了不是应该安慰安慰她劝她不要喝太多酒吗?你怎么能陪着她喝?

    可能是她谴责的眼神太过强烈让宋承感应到了,宋承低头看了看她,从桌上给她拿了一个苹果丢过去。

    喂,不是这个意思啊!

    兄妹俩一人一个酒杯,默不吭声得喝,很快就一瓶见了底。宋欣妍从桌子底下又捞出一瓶来开了盖给自己和宋承都倒上,听起来还是很冷静的说:“我本来是想要去找鸽子的,走到她家门口想了想她那点酒量,嘿,一杯倒,说不定又要安慰我。”

    宋欣妍又倒了酒,宋承拿着旁边的水杯往里面兑了点水,嗯了一声说:“她还没回来。”

    当然了,娄静还在剧组她知道,晚上才能回来的,但是宋承是怎么知道的?

    宋欣妍吃吃的笑了两声,曲鸽也不知道她在笑什么,但看她的样子实在是有点揪心,笑的比哭还伤心。

    “你现在有机会了,上吧。”

    宋承不置可否,没有应答,陪着宋欣妍一杯一杯的喝着酒。

    “放手吧。”宋承没看她,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宋欣妍只是笑,要是放弃真的有那么简单,她哥这样的男人还能单身到现在?曲鸽知道她的意思,如果能放手,还能到现在这种地步?

    但是宋欣妍咽了口嘴里的酒,声音沉闷,带着酒后的慵懒和痛苦说:“一年,我当年说过的,等他十年。十年过去,我一定再也不想他,还有一年啊,还有一年,但是他又有了喜欢的人。”

    年复一年,每一次金鑫找了女朋友,她都会消失一天,转头回来之后和金鑫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哥们儿,嬉笑玩闹从没离开过。这十年的约定金鑫也知道,所以从来不敢和她有超越一点朋友的动作。曲鸽总觉得这十年是宋欣妍给彼此都上了一个枷锁。‘

    她抬头,从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宋欣妍隐藏在眼眶里的莹莹泪光。

    “你又被人挂上论坛了,说你潜规则上位被人包养。”丁丁看不出外面的气氛有什么不对,倒是天天混迹八卦论坛对这些熟悉得很。

    潜规则?曲鸽低头看了看自己毛茸茸的爪子咧嘴笑了笑,嗯,确实是在被宋承包吃包住包睡觉来着。

    “查发帖人的ip,进去把那人的料都挖出来。”曲鸽现在心情不好,也不觉得扒别人的*作为回击有什么不对,出来混总要还的。能上论坛发这种帖子的人大概也是云中网站里黑她的竞争对手。

    “把对方的关键信息挡一下,别的如实发出去。上网站开一个单章。”

    一看又有“丈”要打,丁丁激情澎湃,分分钟把回击的帖子帖子挂上去,用了路见不平抬脚踩的语气说:听说有个作者被818潜规则上位了,无图言}*?来这里给你们上图,818事实真相,现在我对这个作者已经路转粉了。

    处理这种事,成年混迹网站的丁丁比曲鸽要熟练的多,扒出来的料一条一条往上放,配着各种插科打诨的旁白和解释,很快就把这场战役都给弄清楚了。旁观者也很快就从中间发现了隔壁818热帖楼主一样ip的好几个马甲,还有这人和另外一个账号的聊天记录。

    最后丁丁在下面说:别说我爆你的*,好歹我报的是真的呀n(*≧▽≦*)n

    曲鸽看着这俩人跟疯了一样不说话只喝着酒,终于忍不住跑过去咬着宋承的裤腿拽了拽。

    宋承好像知道她的意思一样,伸手在她头上拍了拍,然后继续和宋欣妍喝,要不是有酒味,那面无表情的样子真让人以为他们喝的是水了。

    这样下去怎么能行?桌子上已经摆了一半的空酒瓶了,偏偏这时候丁丁来给她汇报战绩,平平的电子混音带着点兴奋的说:“搞定了,黑你的人是上次那个墨笙烟的朋友,也是在云中写玄幻的,找到她不少的料。”

    曲鸽哪还有心思听这个,随口就跟它说:“开单张澄清,就说写文就是爱好就是为了挣钱,和我自己的生活是两个世界,有那个时间造我的谣言还不如多写文多更新,大神不是靠818成功的,再说我现在这样,我他妈能去被谁潜规则?眼睛老老实实长在自己身上,把我的新文章节存稿都拿去,跟上次一样加更。跟她们说我要是成功了只有两个原因,我的读者支持我,我有全身心的精力去码字存稿回报她们。”

    丁丁对舆论和煽情的技巧好像是被编进了源代码里一样,这点事儿很快就能弄好,早就奔赴在她文下安慰或者怒骂的读者们一看这个单章,瞬间就忘了这件事,想起上次放完单章之后冲榜的时候,一晚上爆更了几十章,瞬间就沸腾了,毕竟上一章正卡在关键时候,挠的心里痒痒的。

    桌上的酒瓶一个一个增加,宋欣妍终于喝醉了酒,就没有说胡话也没有撒酒疯,只是不停地有眼泪往外流,酒杯被她攥在手里按在按在桌子上。

    嗷呜。

    曲鸽凑过去拍拍她的腿安慰她,宋欣妍垂着头,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咬着嘴唇没出声,过了一会儿模模糊糊的说:“我去洗澡了。”

    楼上有她的房间,宋承看着她晃晃悠悠的上了楼,自己还坐在原地,接着拿着酒杯喝酒。

    都已经不用陪了,为什么还要一个人喝?曲鸽又转过头去扯他的裤腿。

    宋承看着她,眉目清明没有一点喝醉的样子问:“女人选择对象的时候是靠什么标准?”

    什么标准?曲鸽愣了一下,仰着头傻兮兮的看着宋承,这当哥的也是苦逼,为了自家妹子的终身大事已经开始考虑这种问题了。

    宋承好像也觉得这话问的有点傻,表情高冷的抬头,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把桌子旁边的酒都收回去,酒杯也拿去洗了挂起来。

    步伐稳健,有条有理,看来这点酒对他就是毛毛雨的样子啊。曲鸽看着他上了楼,又跟上去先进了宋欣妍的房间,看她已经躺在床上了。

    曲鸽进门把歪在一边的被子咬着往宋欣妍身上拽,费劲艰辛的拽盖到她脖子上的时候,听见她模模糊糊的说:“一年,一年。”

    她的头发还是湿的,眼睛也有点浮肿,曲鸽蹲在她旁边,垂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安慰她。

    宋承好像也进了旁边的卧室,曲鸽从床上跳下来站在宋承门口看了看,宋承也躺在床上,第一次白天这么干,而且连衣服也没有脱。

    曲鸽想了想他刚才问的话,大概也是在为宋欣妍担心吧?他喝了酒,就算没有喝醉应该也不会太清醒,曲鸽站着看了一会儿,忽然觉得现在才是出去的好时机。

    只要能在宋承发现之前回来就行。

    这个念头在她脑子里转了两圈之后,曲鸽终于忍不住,飞快的抛下楼,出门,又拐回来站起来搭着门把手把门关上。

    至少如果她回不来也不能这样开着门随便让别人进去,她飞快的在街上跑,让丁丁找了小路,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那个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主人是个神经病相邻的书: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情深意暖,亿万爱妻不好追校里校外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