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书名: 主人是个神经病 第26章 作者:五行缺钱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曲鸽听着宋承从门口走过来,纯棉的拖鞋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不大,但能把她吓出一头冷汗来。

    丁丁瞬间关了电脑,曲鸽从椅子上滑下来,伸着嘴把抽屉顶上,钻在桌子底下。

    宋承刚走了两步就看见那只躲在书桌后面的狗跑出来,嘴里还叼着两块饼干,两下就吞的连渣都没有了。

    还跑过来呜呜叫着蹭他的腿,不停地砸吧嘴。

    “饿了?”

    曲鸽胆战心惊连连点头。

    “吃的不能放在书房,我跟你说过没有?”宋承弯腰蹲下来看着她。

    曲鸽继续点头,那饼干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放在桌子底下的,都潮软了。不过幸好有这两块饼干,不然只能假装梦游了。

    正侥幸的曲鸽,眼看着宋承抬手,然后啪的一声打在她屁股上。

    尼玛又打我?!

    “知道错了吗?”宋承捏着她的耳朵问她。

    虽然力度不大,但是很羞耻啊,而且耳朵那么敏感的地方,这么捏很不舒服啊。

    但是这事儿本来就是自己做得不对,曲鸽有点心虚的低了低头让宋承拽着自己的耳朵训话,虽然还是觉得有点怂,还很尴尬,毕竟她又不是真的狗,一个成年女性,谁能平心静气的让另一个成年男性,哦,还是一起睡了几个月的成年男性这么打|屁|股拽耳朵啊?

    “把你藏在家里的吃的都找出来。”宋承拍了拍她的胸口说:“乖,放在角落里会坏,如果你饿了我会给你吃的。”

    曲鸽呜呜叫了两声,嘴巴在宋承手心里蹭了蹭,假装听不懂的样子。

    “快点。”宋承捏在她耳朵上的手转在耳朵后面蹭了蹭。

    丁丁平板的电子音紧促的说:“答应他,耳朵很难受。”

    怎么会难受呢?曲鸽歪了歪头,耳朵后面她自己蹭不到,宋承趾甲修剪得很整齐,也不会抓疼,跟挠痒痒一样,麻酥酥的。

    宋承蹭了两下,看着怀里的狗竟然舒服的眯着眼,对他的话明显是听到了装作没听到的样子。

    “你就这么宝贝你那点吃的?”宋承给她挠痒痒的手又捏住她耳朵,不轻不重的揉了两下,又好气又好笑。

    “快找出来,等你吃的时候我拿给你。”宋承指了指她的嘴,又指了指书桌那边,用动作给她示意。

    眼看是装不下去了,曲鸽犹犹豫豫的扭头看了看桌子,心里还在想刚才看到的那个人名和地址,宋承看她的样子反而相信了她就是在想吃的。

    “让我发现房子里别的地方有吃的就饿你三天不准吃饭。”

    曲鸽转头看着他,发现宋承不光帅苏霸道总裁闷骚禁欲还有点无耻,竟然会用口粮来威胁狗了。

    但是好像也没有怀疑她到书房的目的,曲鸽两边权衡了一下,终于还是从楼梯边的花盆缝隙里拖出来一根磨牙棒。

    宋承跟在后面严肃的看着她,“全部都找出来。”

    全部啊,曲鸽原地转了两圈,又从一楼客厅的沙发后面找出来一包饼干,厨房里一罐没开封的罐头,最后才呜呜咽咽的从储藏室里拖出来两包零食。

    宋承已经要气的快冒烟了,这些东西看样子都是定期更换过的,包装很完整很干净,放在地板上有一堆。

    曲鸽看了看地上自己苦心存了很久的食物,自从上次宋承因为泡妞回来晚了饿的不行之后,她就开始囤积了,防范于未然嘛,就像早就忘在书桌底下的两块饼干,不就派上用场了?

    “没有别的了?”

    宋承声音极低,曲鸽缩了缩脖子点头,当然不会把卧室桌子后面的告诉他,不然就没法解释为什么还要往书房跑了。

    曲鸽伸着爪子,把地上的一堆往宋承身边推了推,嗷呜嗷呜叫,尾巴铺在后面的地毯上扫了扫。

    “知道错了?”

    曲鸽垂着头不停的点,可不嘛,早知道应该把书房里的吃的换成新鲜一点的。

    看她耳朵趴着沮丧的样子,宋承把地上的吃的全都拿袋子装起来收走,最后留了一个罐头拿到厨房去给她热。

    曲鸽巴巴的跟在后面,觉得宋承偶尔无耻一点,但其实人还是很好的。

    “你说说你藏一个罐头有什么用?你能打开吗?”宋承拿刀子在盖上扎了一刀,用手一拧把盖子掀开。

    “警报,尊敬的玩家曲鸽受到一万点伤害,血量过低。”丁丁自动在她脑子里配音。

    曲鸽转身从厨房出来爬上沙发靠在垫子上,别人家的主人都是铲屎官,为什么到她这里就不适用了呢?

    本来没有多饿的曲鸽还是把一瓶罐头都给吃了,让宋承看着自己喝了水又漱了嘴,才晃着尾巴又上了楼。

    躺在床上她还是睡不着,府前花园这地方她没听说过,a市所有的小区她也不可能全都知道,只能托丁丁查,但是这个叫允志强的人到底是不是撞她的人她也不能确定。

    “丁丁,你能不能潜到公|安系统里找找这件事的相关信息,问询笔录或者录像都行。”

    想来想去还是丁丁最保险,这样不光能找到允志强的相关信息,还能找到警方的结案结果。

    但是丁丁很快就决绝了,并且非常严肃干脆的说:“不能。这种地方的智能系统等级只会比我高,而且只要我做出这种动作,我的代码就会启动自毁程序。”

    “不行不行,那还是算了。”一听有自毁程序,曲鸽赶紧收回那句话,“咱用别的方法查,太危险的就算了。”

    她不想让丁丁去冒险,从变成狗到现在,给她帮助最多的除了宋承就是丁丁了,码字给她找信息找资料帮她发表回复,又帮她和娄静联系,没有丁丁,她现在可能还是一个只能移动着鼠标半天才能打出一个字的蠢狗。

    丁丁对她的意义绝对不只是一个好用的人工智能那么简单。

    “府前花园,先到地图上查查,看从这里怎么过去,最好查查公交路线。”

    附近的小区她都很熟悉,没有一个叫这名字的,再远一点只能借助公交工具才能过去了,万一远一点,从a市东头跑到西头,时间都用在路上了。

    第二天一大早,曲鸽还是被宋承拖起来跑步然后去上班,公司里的人对老板总是带着一只漂亮的萨摩耶习惯了,只是每次看到的时候都会觉得画风有点奇怪。

    曲鸽跟着宋承进了办公室,没过多久就又看着宋承和孙特助一起去开会。

    曲鸽大摇大摆的从办公室里走出来,这一层几乎所有的人都在会议室,现在没什么人,曲鸽一溜小跑站在电梯门口看了看,按钮有点高。

    可这是42楼啊,跑下去腿都要折了。

    曲鸽仰着上半身立起来,前爪靠在墙上,一点一点往上挪,下面腿直打晃才终于按到了按钮。电梯里没有一个人,曲鸽钻进去看了看,幸好楼层按钮没有那么高,蹦起来就能按住。

    大厅里的人一看老板的狗从电梯里出来了,直到电梯门关上,里面也没有人出来。

    “要不要给孙特助打个电话?”

    曲鸽目光如炬,抬头看着这个出主意的女员工。

    “不用了吧,上面在开会呢,应该是孙特助或者老板把它送下来的,要不然狗狗还能坐电梯啊?”

    说的好像有道理,大家都默认了这个不可推翻的真理,万一真是孙特助送下来的,再打这个电话不是找死吗?

    曲鸽松了口气,昂首挺胸的出了门,往西走了一个站牌停在一个三十来岁的少妇旁边,让少妇免费逗了她半天,公交车一来,曲鸽就跟着少妇上了车,司机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烈焰红唇的少妇,没吭声。

    转了两次车,终于到了地方,这小区旁边都是写字楼,只有这一篇灰突突的凹了下去,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这地方是a市最早的小区,一开始这儿住的都是有钱人,不过随着a市的发展,现在可能已经变成了最穷的地方。

    门口连个保安也没有,旁边支了两个三轮车的小摊位买着烤红薯和糖葫芦,几个小孩儿递了钱一人一串高声说着什么勾肩搭背的欢呼着走了。

    小区里面的水泥地面有了裂缝,有的地方还翘着边,到了年边上,好像这里每个房间里都有炸东西的香味飘出来一样。

    曲鸽一路看着地方,终于找到了第三栋楼,绿皮的铁门锈迹斑斑的大开着,里面黑洞洞的窄小的楼道散发着难闻的味道。

    这种地方曲鸽也是第一次看见,楼梯上的灰尘很厚,旁边的房间门上挂着的锁翘起来,看着好像是新买来直接锁上去的,黄色还有点发亮。

    不知道允志强家里还有没有人,他死了总会有老婆孩子吧?住在这个地方,难道允志强没有留下来点什么钱?

    曲鸽打了个喷嚏晃了晃身上的毛,身后一个小男孩忽然啪的一声跺了跺脚,楼道里昏黄的声控灯居然应声而开。

    “哎?谁家的狗?”小孩儿正往上边来,曲鸽往墙边躲了躲给他让位。

    上身穿的校服倒是洗的挺干净的,是一小的校服,这小孩儿要不是学习足够好就是家里有点钱,但是看他穿的衣服不像是有钱的样子啊。

    小孩儿也往楼上走,兴冲冲的跑到她身边的时候,曲鸽认出来了,这孩子不是刚才在外面请那群小孩吃糖葫芦的“老大”吗?

    曲鸽跟着他往楼上走,上了四楼,往楼梯右边走到第二个门,小孩啪啪啪拍了几下喊:“姐,姐,开门!”

    这种地方还锁门么?曲鸽看了看那防盗门边上还没撕掉的塑料膜,好像还是刚装的门没多久啊。

    不一会儿,门就开了,一个带着围裙的女孩开的门,曲鸽走过去一看,长得一般,看起来也就二十左右,很年轻,但是还带着这个年纪少有的温柔质朴。

    “你把谁家的狗带回来了?”

    姐姐摸了摸小孩儿的头,看着门外的曲鸽。

    “狗?”小孩一扭头,又纳闷的说:“不知道,它自己跟我回来的。姐,我饿了。”

    “我刚做饭,快去洗手。”

    曲鸽抬眼看了看门上的牌号,402.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主人是个神经病相邻的书: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情深意暖,亿万爱妻不好追校里校外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