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书名: 主人是个神经病 第25章 作者:五行缺钱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超神当铺君九龄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姐,我正要找你去呢,开始拍了。”小郭小声说着,从娄静手里接过她的羽绒服和台词本。

    这一场要拍她和于雅芙的戏,一个是长公主朝阳,一个是次公主朝歌。这电视剧没什么难度,主要讲的还是长公主朝阳和亲之后的事,宫廷奋斗剧,到时候基本就没她什么事儿了。

    “开拍了啊,下次都积极一点,别让我挨个找你们。”导演是个长得还挺帅的年轻人,一拿上大喇叭控制欲就开始往上增。

    娄静咧嘴笑道:“哎,好咧。”

    小导演倒是没难为她,这话本来也不全是指着她说得,见她态度诚恳就又在后面加了一句:“都认真点,你们现在的地位价位都是你们自己的态度决定的,我也一样。”

    于雅芙紧跟在后面换了衣服又补了补妆才慢悠悠的过来,张嘴笑道:“哟,这是谁惹咱们导演不高兴了呀?刚来的新人什么都不懂,您大人大量担待点啊。”

    娄静笑眯眯的站在一边也不说话,好像她嘴里的小新人说的不是自己一样。

    小导演瞥了于雅芙一眼,不太客气的说:“赶紧的开始。”

    道具已经都准备好了,场务又查看了一遍。于雅芙脸上的笑收了收。

    在剧组里不是谁咖位大谁就牛逼,导演才是最有权力的人,演得再好,导演一个镜头推偏,剪辑师再稍微动动手脚,再怎么有灵性的出现在镜头里都能让你呆板出戏到极致,于雅芙心里不高兴,但是也不敢随便得罪导演,何况还是近几年都都比较卖座的导演。

    场记打了板子,于雅芙拉着娄静的手亲亲热热的推门进来,转身把她推坐在椅子上,刚好借位挡住了娄静的脸,嘴上还说着:“妹妹快坐。”

    本来剧本里是没有这句台词的,于雅芙趁着这个动作刚好加上去,也不显得突兀,汪玉成也不叫停。

    “姐姐快别跟我客气,哪有我坐着你站着的道理,等母后看见了又要罚我。”娄静也随着她发挥,眼睛亮晶晶的拉着她的胳膊反手就给让到了一边。

    于雅芙脸色一僵,忽然卡了词。

    “停停停!”汪玉成怒砸手里的本子,气的脸色铁青骂着:“实力不行就不要随便砸现场!老老实实照着剧本演,要剧本是给你就饭吃的吗?!重来!”

    旁边坐着地演女二号的姑娘捂着嘴憋着笑,看见娄静看过来,瞬间便正了正脸色,偷偷地胳膊底下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于雅芙能成为当红小花旦不是只靠着一张脸和不停地炒绯闻,刚才只是没有想到娄静竟然有这种反应竟然能跟上她,虽然心里暗恨但也更加小心谨慎了。

    娄静也不是为了碾压她,犯不着为了一个女三号和莫名其妙的原因就得罪人,既然于雅芙退一步,她也就退一步就行了。

    只是片场气氛隐隐约约的就带了点火药味。

    娄静拍了半天,回去就跟曲鸽发邮件吐槽,不过还是很含蓄,没有提今天的事,只是说在剧组里什么人都有,竟然还有人跟她飚戏。

    她不知道曲鸽从看见他们三个人面对面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于雅芙现在是裴奕的女朋友,不管是绯闻也好真的也罢,反正空穴不来风,何况这两个人也确实已经发生过纯洁的男女关系了。

    看见裴奕对娄静还有这种意思,那还不得气疯了?

    曲鸽劝了她两句让她注意点,堂堂影后不能随随便便就被一个小角色给欺负了呀,长此以往必将……不对!曲鸽一愣,伸爪子抹了一把脸,长此以往,娄静没道理不会红,她现在演的这个角色,虽然只是个女三,但是设定讨人喜欢,一个为爱奋不顾身但又因家国大义克制隐忍最后和男二号双双死于战场,这简直是没道理不喜欢她呀,何况演的又不可能不好,最重要的是长得还漂亮……

    “泥垢了。”丁丁斥责她,顺便替她问出了她想问的话:“等她红了,你变回去怎么办?”

    是啊,怎么办啊?曲鸽瞪着眼看着天花板。

    这个问题娄静也不是没有想过,所以回答起来特别顺溜,也特别暴躁。

    “那我也没办法呀,你看看我现在变成了你,你有多少钱?”

    曲鸽沉默,当时她兜里上上下下翻遍加上各种卡里的钱也就几千块钱,大头都用来还债了。

    “你说我住了这么长时间医院,医药费我都没有自己交,总要请人家吃个饭什么的吧?”

    说的也是,不然也说不过去啊。

    “几千块钱,还没听见响声就没了。”娄静简直悲愤,她就没过过这种花钱还要数着的日子。

    曲鸽莫名觉得有点羞愧。

    “没钱就算了,干点别的我也不是不会,可你说说你欠了多少债?人家三天两头的来找我,我就是去饭店刷盘子,刷百十来万个也还不了啊。”娄静伤心。

    曲鸽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自己的债款,觉得有点对不起人家,赶紧解释说:“要不你最近先躲躲,等我回去再说。”

    “可能吗?我现在住这地方还是意思意思给宋承付房租呢。我自己的钱自己现在用不了,你说我现在顶着你的脸跑回去找我的银!行!卡会不会被当小偷抓起来?到时候我就算是实话实说也没人相信啊。”娄静已经不悲愤了,声音里透着无奈和了无生趣。

    曲鸽头埋在爪子上。

    “你说你这专业,学什么不好?历史学!你就是学个会计我还能去应聘个出纳呢,你学个历史,我还能去干什么呢?”

    曲鸽竟然觉得娄静说的对,没有一点反驳的余地,好像除了去演戏她别的都不合适一样,只好无言点头,觉得还在想着变回身份之后的自己实在是太任性了。

    “你说得对,到时候大不了我就直接隐退不演就好了。”曲鸽吸了口气,给自己解释:“不是我没担当,你想想,万一到时候你走了变成我,一下子从女神变成了呆板的眼神死,你的粉丝估计都要黑化来杀了我了。”

    术业有专攻,娄静表示理解,一个学历史的,不可能瞬间就变成了戏霸。

    “这样吧,到时候我的片酬和你五五分。”娄静慷慨的许诺说:“不过你进度要快一点,我自己的身体还在昏迷着呢。”

    五五分?什么也不做就收钱不合适,曲鸽当即拒绝,没想到娄静这时候忽然不在钱上面追究那么多了,云淡风轻的说:“没事,就当是我租借你的商标使用权了,再说就你欠那债,你现在这样得还到猴年马月啊?”

    曲鸽还是觉得这样拿别人的钱不好。

    推辞几句之后,娄静说:“这就是缘分,别人想要我还不给呢。”

    紧跟着那边的语音就断了,曲鸽无奈收回了自己的话,觉得自己太堕落了,太不争气了,竟然让一个陌生人来给自己赚钱还债……

    “所以,你是决定今天晚上不睡觉彻夜码字吗?”丁丁疑惑问她。

    曲鸽想了想,果断……还是拒绝了,“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曲鸽转头看了看睡在自己旁边睡得没什么动静的宋承。

    小心翼翼的从被窝里钻了出来,从床上跳下来之后,又抬头看了看宋承,好像是感觉到有动静,宋承稍微动了动但是没醒。

    曲鸽松了口气,每天二十四个小时,白天上班吃饭晚上睡觉总是跟宋承在一起,根本没有时间去找找线索,如果宋承真的查到了什么,最有可能的还是放在家里的书房,电脑上她已经拜托丁丁找过了,没有任何痕迹,所以只有可能是纸质形式的放在书房的某个地方。

    曲鸽踮起后腿靠在门上,用前爪压着门把手小心的往后拽,她现在的身高开个门已经很轻松了,出去的时候还小心的留了个缝以便她一会儿再钻进来。

    书房的门也关着,曲鸽如法炮制开了门钻进去,屋子里黑漆漆的,也就现在的眼特殊一点还能看清轮廓。曲鸽熟门熟路的跑过去,扒着书架看上面的文件袋,但是实在是太黑了,根本看不清上面写的是什么字,她只好指使着丁丁把电脑打开,屏幕一亮,这一小片地方就都被照亮了,虽然还是朦朦胧胧的光,但仔细看看还是能看清楚纸上写的字。

    曲鸽扒着书架把自己能看到的下面几层都看了,什么也没有,倒是看见了一份档案袋上写的是自己家公司的名字,但是现在还顾不上那个,曲鸽犹豫了一下就略过去了,准备等下次有机会再来找。

    幸好宋承没有在自己家里上锁的习惯,曲鸽蹲在书桌底下把旁边的柜子也打开,把里面的纸小心的划拉出来一张一张的看,基本全都是工作有关的,没有一张纸上面提到车祸这件事。

    难道没放在这里?还是宋承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现?

    曲鸽又把文件袋和纸都推进去,摆弄了半天才看起来正常了一点。

    也许在上面的抽屉里,上次的照片不就是在办公室上面的抽屉里吗?曲鸽扒着椅子立起后腿,又够着抽屉边,把指甲伸进拉环里往外抠,爪子掰的生疼,不过还是开了一个口,曲鸽爬上椅子,蹲在上面弄开了抽屉。

    最上面的好像是他最近要开的一个新项目,曲鸽把爪子伸进去按在纸上往里面推,下面的一张纸露出来。

    允志强,府前花园三栋402室。

    笔迹很刚硬,是宋承手写的,看起来应该是刚放在这里的。

    是不是那个撞她的人?曲鸽把上面的纸往里面推。

    灯啪的一声亮了。

    “你在干什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主人是个神经病相邻的书: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情深意暖,亿万爱妻不好追校里校外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