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书名: 主人是个神经病 第19章 作者:五行缺钱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盛世芳华吃在首尔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回家的路上曲鸽一直在想宋欣妍的事,她以前只知道宋欣妍对金鑫一见钟情,但是后来两个人成了铁哥们,双剑合璧扫平中学的时候,她就是宋欣妍的狗腿子——她自己是这么定位的。

    从那时候她就看出来宋欣妍对金鑫有点少女怀春的心思,但是后来金鑫越来越混,宋欣妍也越来越忍,总以为能等到浪子回头,却没想到浪子回头了,那人却不是她。

    以前不管宋欣妍说他的新欢什么难听的话,他都能笑笑过去,但是这次不是。

    宋欣妍把车开到半路忽然停下来,曲鸽坐在副驾驶上,扭头看见宋欣妍趴在方向盘上肩膀一抖一抖。

    今天把话说到这份上,曲鸽总觉得宋欣妍大概是不不能忍,也不想忍了。

    爱一个人有什么错呢?曲鸽凑过去,伸着爪子,本来是想拍拍肩膀的,发现够不着只好拍了拍腿表示安慰。

    宋欣妍扭头,脸上的妆稍微有点花,表情扭曲着苦笑说:“看我可怜的要一只狗来安慰了,哈哈。”

    曲鸽想了想,实在想不到为什么她会在难受的脸皱着的时候说完一句话,还能在后面加一个哈哈。

    大概所有的笑声只要是两只个字重复都和呵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你说金鑫到底看上那绿茶婊什么了?脸?胸?屁股?还是因为调戏的时候被甩了,顿时爱上了这种m一样的感觉?”

    这种事曲鸽自己也不知道啊,只能眨着眼看着宋欣妍咬着嘴唇抽搐着脸上的肌肉跟她说:“他喜欢小太妹的时候,我就是学校里的老大,他看上大胸的时候我刚好基本发育,他说不喜欢我头发电的满头飘我立马就拉直,转眼他就从别的女人那儿看上了大波浪,你说男人是不是就是贱?得不到的就是香饽饽,呆在身边的就是咸鱼?”

    曲鸽嗷了一声,不是,只是待在身边太久的,他能已经习惯了,就像空气一样,不到要紧关头想不起来。

    “呵,我真是疯了,跟一只狗在这儿说这些。”

    宋欣妍从包里掏出化妆棉小心的把脸上的泪擦干,以前她只画烟熏妆,但是金鑫说不喜欢,立刻就专门跟人学了画这种浓浓淡淡的妆,但金鑫看到她的第一眼只是皱了皱眉,什么也没说,转头又找了一个戴着眼镜的黑长直。

    曲鸽特别想告诉她,别傻了,他那根本就是不喜欢你,不管你是浓妆还是淡抹,不管是哥特式还是小清新,在他眼里你就是你,没有任何变化。牵动他新鲜感让他分泌多巴胺的要素不在你身上。

    但是就算她说了,宋欣妍大概也不会在乎,就像当初她疯狂的追求裴奕的时候一样,誰说的话都不管用。

    苦恋的人都已经疯狂的没智商了。

    宋欣妍擦了眼泪,开车直接把曲鸽送到了宋承家里,门一开往地上一放,转身就走。

    曲鸽追到门口被砰地一声堵在屋里,愣了愣之后只好转身在客厅地摊上找了一块柔软舒适的趴下,一边啃着磨牙棒一边想着自己的文。

    丁丁没有跟她说骂战后续,她自己也没有关注,上了首页热榜,热火朝天的开始继续存稿。

    一直到天黑,宋承还没有回来,曲鸽绕着房间转了一圈,又爬回来卧着。又等了两个小时还是没有动静,但是曲鸽已经饿的不行了。

    跑到厨房,连最低的凳子都比她高,只好又出来在客厅里四处找着有没有吃的。

    桌子上有香蕉也橘子,但是这种带皮的水果她现在根本送不到嘴里,对了,狗粮奶粉磨牙棒好像都在楼上。

    曲鸽颠颠的跑到楼梯口看着台阶,蹲起来台阶到她下巴上,曲鸽前爪按着台阶,伸着后腿去够,费了老半天劲儿才爬了两个,抬头往上一看,顿时要绝望。

    扭头想要下去的时候发现好像有点高,难道还要像刚才那样把腿垂下去撅着屁股往下溜?

    而且吃的还在楼上。

    曲鸽又伸着爪子往上爬,等上到最后一层的时候曲鸽直接瘫倒在地伸着舌头嘶吼嘶吼的喘着粗气,在地上挣扎着离台阶远了点,好不容易爬上来的,再滚下去就亏大发了。

    歇了一会儿,曲鸽先跑到储藏室去,灯没开,屋里黑漆漆的,她吸着鼻子闻着味儿,还是没找到吃的在哪儿,罐头放在柜子上,就是把门挠破了也上不去啊。

    旁边的书房里也没有,更衣室卫生间和浴室肯定也不会有了,曲鸽溜达了一遍,最后从宋承卧室的门里钻了进去。

    整个房间大又空旷,除了中间的一张大床房就是旁边靠墙的一个桌子,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一看就是个单身老男人的房间。

    曲鸽趴在桌子旁边嗅了嗅,有点木头的味道,这房间看着就不像是会放食物的,曲鸽夹着尾巴垂头丧气的准备往外走,想了想又转身看了看那张一看就很舒服的大床。

    自从变成狗之后就再也没有睡过床,以她现在的体型,那床看起来更加充满诱惑。

    曲鸽犹豫了犹豫,往前一个助跑,拽着被子就爬了上去,软绵绵的,不好着力。她就地一趟,在上面痛痛快快的打了几十个滚。

    现在要还是个人,再大的床也不够这么打滚的,曲鸽舒爽的喟叹了一声,恋恋不舍得从床边上滑了下去。

    如果被宋承那个洁癖发现,就要倒霉了。曲鸽从卧室里把头伸出去,没有动静。

    想给他打个电话怎么办?真的好饿。曲鸽垂着头挪到了储藏间往自己的小别墅里一躺,说不定宋承现在正在吃香的喝辣的,已经忘了家里还有她,早知道应该跟着宋欣妍走的,好歹也能混顿饭吃。

    曲鸽胡思乱想着,忽然楼下传来开门的声音,曲鸽兴冲冲跑出去,准备先给宋承一个冷脸。

    “家里很漂亮啊。”

    哎?竟然还有女人的声音?

    “要先洗澡吗?”女人声音有点娇嗲,麻酥酥的。

    听声音应该是个美人,曲鸽从小别墅里出来,躲在楼梯拐角的地方往下看,但是只看到一个头顶。

    “你用楼下的浴室。”宋承冷静沉着的声音一点都不像是要做那种事的人。

    “宋哥~你不跟人家一起洗嘛?”

    曲鸽往前探了探头,就看见一个穿着露背小礼裙的女人一边说话一边往宋承人上靠,没想到宋承转身就走了,女人一趔趄差点摔倒,粘糊糊的哼了一声。

    哎哟,好主动!曲鸽咂了砸嘴,看这女人的身段,宋承今晚要享福了啊。

    “洗完上来。”

    宋承没动让她靠上来,但是声音却一点都没有温柔。

    “嗯哼?”

    女人忽然扭动了一下,坐在沙发上有点难耐的磨蹭着。

    从曲鸽这角度刚好能看到她微微皱起来的表情,好像不只是在*的样子,难道是这么快就忍不住了?

    宋承转身,背对着这女人说:“右转第二间是浴室,我先上去。”

    曲鸽又看了一眼那个稍微有点发抖,并且肩膀往后挺了好几下的女人,胸器真的很大啊!

    她听着宋承往楼上走的脚步声,觉得有点心虚,转身迅速溜回了储藏室。

    刚趴好,灯就亮了。

    “出来。”声音有点冷硬,曲鸽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偷}窥被发现了。

    宋承进来,伸手在柜子中间那一层拿下来一盒罐头。

    曲鸽听他声音好像心情不好的样子,说好的冷脸也不敢给了,乖乖的爬出来。

    “晚上没吃饭?”

    曲鸽可怜巴巴的点头,蹲在宋承脚边抬头看着他,闻到一股浓重的酒味。

    宋承一低头就看见圆溜溜的黑眼珠乖乖巧巧的看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蹲下来摸了摸她的头。

    “我去给你热,等着。”

    曲鸽莫名的觉得宋承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态度比对楼下那个女伴要好得多。

    那女的好像还有点眼熟,可能是刚上来的小模特,对宋承还不是太了解。

    曲鸽趴在原地,听着楼下那女人好像又叫了宋承一声,但是宋承没答应。

    这人还挺招女人喜欢的,。下午也不知道去见了谁回来还领一个。

    宋承端着她的食盆上来,还放在小别墅方便,拍了拍手说:“过来。”

    曲鸽颠颠的跑过去,她是真的饿坏了,扑上去吃的一点一姿态都没有,不光声音山响,还有汁液溅在外面。曲鸽心虚的歪头看了一眼宋承,发现他好像在想什么一样发着呆,丝毫没注意到她现在的样子,这才松了口气。

    看着她吃完钻进粉色的小别墅里,宋承关了灯才出去。

    不知道是因为好奇还是因为八卦,或者两者都有,曲鸽愣是睡不着,支棱着耳朵听着外头的动静。

    好像是宋承洗了澡出来先进了卧室,楼下那个e-cup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怎么的,隔了很久才上来,纯棉的拖鞋在地上声音很小。

    曲鸽探着头听着轻微的摩擦声进了隔壁的房间,房门轻微的呵哒一声扣住了。

    可能是因为狗的听力特别好?曲鸽屏气凝神,除了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就听见隔壁隐隐约约的呻|吟,声音婉转,挠的人心里痒痒的,但是没有一点宋承的声音。

    宋承会不会也觉得心里痒痒的?曲鸽忍不住想,这种女人在床上才能激发男人征伐的欲|望。

    宋承站在旁边看着床上躺着的衣衫半露的女人,身体扭来扭去的轻轻呻吟着看着他。

    没有一点感觉,哪怕是喝醉以后。明明知道自己对结婚恐惧,但还是在她分手以后抑制不住的去想,如果那个人是她,结婚也不是不可以……

    曲鸽恍恍惚惚的出神,觉得自己这样听墙角真是不可理喻。

    “好|痒……”

    卧槽!曲鸽难得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这也太直接了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主人是个神经病相邻的书: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情深意暖,亿万爱妻不好追校里校外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