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元素之神

【书名: 网游之位面 正文 元素之神 作者:越王禹

强烈推荐: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锦桐最强医圣都市之最强纨绔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太古仙王     ——两辈子果然一样!

    ——看她不顺眼的还是看她不顺眼!

    ——也不知道是没了师徒这层顾忌还是分身和本体的差别?这位对她的恶感、恶意更没遮没拦了啊!

    见到元素之神的0.01秒,盛亚维就把很多事情想通了。

    没错,元素法神就是盛亚维重生前的导师,还是对她比较恶劣的那种……而元素法神艾利门德瑞,恐怕就是她现在上面这位的分身。

    上辈子元素法神跟这辈子元素之神针对她的莫名恶意,恐怕是一样的……

    “咦,领域?”元素之神端坐在鎏金之椅上的身躯微微往前一倾,声音中的惊疑十分明显,让他由神变成了人,破坏了他刚刚建立的、高大上的形象。

    不过,盛亚维现在也没空注意元素之神的语气,因为伴随着对方的动作、话语,压向她的力量又是一重。

    短短几秒的角力,盛亚维额头便有冷汗流下,眼前晕黑晕黑的,但理智又告诉她必须支撑,一旦她退了,那这次的事情必定会成为她的心障,只是精神层面的普通较量而已——宁可力竭而输、也不要退,哪怕对方是一介主神。

    “埃利,你这样做可不厚道哦!~”随着摩菲语气玩味的话语一出口,盛亚维只觉身上浑身一轻。

    元素之神的威压,可不比芙娅当初,里面直白的恶意和杀意,都是冲着压垮盛亚维的心理防线而不是试探考验去的,其中的攻击性可谓十足。

    又听摩菲口中不停,道:“你对奥尔里多有意见就冲奥尔里多去呗,欺负一个修炼不到百年的小丫头算什么本事?”

    如果盛亚维此时有力气说话,她肯定得吐槽:你也知道我(重新)修炼不到百年啊……说得好像你没有欺负过我一样!

    “哦,本座差点忘了!你派下去的那个分身连奥尔里多那小子法师塔的结界都轰不破,啊哈哈~也就只能欺负欺负我家最年轻的小丫头了!”

    ——真是到哪都有你啊,导师大人~

    盛亚维一边调息,一边无奈地想着。

    没错,跟元素法神、元素之神天生不合的不是盛亚维,让这位主看不惯的也不是她……而是奥尔里多。

    重生前,盛亚维一直想不通,为什么自家导师艾利门德瑞对自己的态度那么复杂多变?

    忽冷忽热、时近时远。

    别说像这辈子的奥尔里多一样,恨不得把所有好东西都摆在她面前了,就是给点好脸色都不容易。做得好,得不到夸;做得不好,一顿骂。无论怎么样的讨好,元素法神都无动于衷。

    除了晋阶时帮着操控晋阶法阵、修炼之初给的一本冥想功法,盛亚维从没从艾利门德瑞那里得到过一丝助力,连最基础的法术模型什么的都是她自己琢磨的。

    盛亚维自食其力的本事,就是被这么磨练出来的。

    如果只是普通的严苛,盛亚维并不会对自家导师起怀疑,毕竟也没谁规定,导师就一定要对传承者好不是?

    盛亚维这人记恩,一本适宜的冥想法就足以让盛亚维一直对元素法神恭恭敬敬了。何况,她也不一定非得靠别人的帮助进步。

    但盛亚维对恶意是很敏感的,盛亚维时不时能从元素法神哪里感应到他对她全然的恶意,那种想要摧毁她整个人的幽深恶意,在她进步飞快的时候尤为明显。

    很长一段时间,盛亚维跟元素法神相处,都让她觉得自己第二天可能就要被暗杀,得删号重练了。

    但大多数时候,元素法神的冷漠又让盛亚维觉得自己感觉错了,是不是想太多了?但理智又告诉她,她的记忆出不了错。

    正是这样矛盾的情绪,让盛亚维对元素法神恭恭敬敬,却无法做到像对奥尔里多一样,发自内心的敬爱。

    重生后,盛亚维下意识避开跟前导师·元素法神有关的一切……她是不想跟这位冷热不明的前导师再沾上关系了,直到遇上泽瑞。

    虽然上一世没有泽瑞这号人物(可能元素法神收了盛亚维为传承者,所以就没想另外收徒),但怎么说她上一世也跟泽瑞修同样的功法,怎么可能感应不出那熟悉的气息、猜不到泽瑞的身份?

    避战、甩开泽瑞,除了不想搭理莫名而来的麻烦,不过是念在上辈子的传授之恩上。不然,以盛亚维当时的实力,在大庭广众之下将泽瑞打得哭爹喊娘也不是件难事。

    在小巷中,她之所以出言让艾莉瑞达调查泽瑞的身份,不过是为了套艾莉瑞达的话,印证自己的猜测罢了!

    果然不出她所料,元素法神艾利门德瑞对奥尔里多敌对情绪特别严重,当时,盛亚维就猜测了:元素法神重生前,见面时经常用莫名的眼神打量她,会不会是因为发现了她全系的天赋?她在他眼里,是不是就是另一个奥尔里多,拜错了导师的女版奥尔里多?那隐藏甚深的、让上一世的她十分戒备的嫉妒,其实不是对她,而是对奥尔里多的?

    如今见到现任元素之神真身,联系她收集到的、有关于他的信息,又听得摩菲说,奥尔里多突破位面级只是时间问题……盛亚维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据说,现任元素之神据说是新换上来的,千多年前因着这主神之位,元素一系有过一场十分激烈的战争。

    更据说,米斯特瑞上任元素之神临死前,更看好的是另外一位法师——如果不是那位法师直言拒绝,而且言辞之间颇为看不上元素之神的神位,让元素之神彻底死了心,神位之争发生与否、现如今的元素之神会是谁,还得两说呢!

    之前,盛亚维觉得传言只是传言,没把那位连主神神位都瞧不上的奇葩跟自家老头儿对上号。

    但现在一对上号,一切就变得特别简单明了了。

    能在众多候补神中脱颖而出、登临主神神位的,必定是天资卓绝之辈,元素法神的骄傲怎么容许他当什么人的备胎?

    何况,他们一群人争的、求的还是别人不要的东西!那人不要,他们不会觉得庆幸,只会觉得侮辱!

    当有了主神之力却还拿对方没办法的时候,嫉妒油然而生,化成了蚀骨的毒药、刮骨的钢刀!

    这样的嫉妒,重生前,大概便延伸到了盛亚维的身上。

    怪不得她天资不凡也得不到艾利门德瑞的看重,努力认真也得不到他的喜欢,多灾多难也得不到他的怜惜,坚韧不拔也得不到他的青睐……甚至,她进步越大、实力越高、表现越出众,艾利门德瑞看她的眼神就越冷。

    ——只怕,他根本没把她当成真正的传承者吧?

    ——只怕,他收她为徒,也是为了断绝她找上奥尔里多的可能吧?作为奥尔里多的对手,艾利门德瑞可能比谁都清楚奥尔里多对于传承者的期待!

    “摩……”元素之神埃利克西斯看向出声的摩菲,脸色顿时一变。

    收起了咆哮的气息,元素之神黑着脸走下台阶,却也恭恭敬敬地对摩菲行礼,道:“摩菲大人……您怎么有空出来走动了?”

    看到近在眼前,熟悉又陌生的脸,盛亚维深吸一口气,按下心中翻滚的恶念。

    盛亚维垂着眼,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下投入两道暗色的弧度,遮住了她眼底的复杂。

    ——不管她的猜测是对是错,重生前,不管是元素之神还是其分身元素法神,到底没有真正将所思所想付诸于行动……

    ——而且,那些冷暴力,那些传承之恩,都与这一世的她没有关系了!

    ——这一世,她的导师的是对她很好、很好的奥尔里多。元素法神只是一个照面就给她下黑手、将她家老头当眼中钉,指使弟子挑衅她的高位神而已!

    ——陌生人而已,等有实力的那一天,她也不必客气就是了!

    ——淡定,淡定……情绪不能太激动,还有豺(fa)狼(ze)在一边盯着呢!

    【亚瑟,你怎么了?】只有玛索足够敏感,察觉到盛亚维的情绪有一瞬间的失控,有些担心地问道,【是不是那老小子下黑手,给你留下了什么暗伤?或者法则又冲击了你?】

    【丫头,有问题直说啊!别藏着掖着……】玛金在玛索的提醒下,也有些担心地问到,【或者让我们给你检查一下?】

    盛亚维心下一暖:【我没事,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摩菲出手有分寸,我根本没受伤。】

    在盛亚维给自己做心理调整的时候,摩菲那边没好气地轻哼了一声:“要是我没出来走动,恐怕我家小丫头被欺负也是白被欺负了!”

    “我……”元素之神张了张口,发现自己无话可说,便又闭了嘴,保持沉默。

    “还是这臭脾气……”摩菲嘟哝了一句,看元素之神的眼神就像看一根棒槌,而后挑眉道,“说吧。这事儿该怎么解决?”

    摩菲拍拍盛亚维的肩膀:“我家丫头的……,诶,丫头,那话怎么说来着?”

    “精神损失费。”盛亚维低声提醒了一句,跟元素之神深沉的双眼对视了几秒,又低下头继续装壁花。

    “对,就是精神损失费!你准备怎么补偿?”摩菲声音再次一扬,带上危险,“先说好了,补偿要是让我不满意,我不介意把我的本体也搬过来。”

    “我这分身收拾不了了你一个主神,本体总没问题。”

    #就是这么护短#

    #不讲理遇上不讲理,就看谁拳头硬了#

    #风水轮流转啊,欺人者人恒欺之#

    #能以势压人什么的,才是真绝色#

    低着眉眼的盛亚维,看着元素之神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心中盈满幸灾乐祸之情。

    最后,元素之神摊开手,将手伸到盛亚维面前。

    “……拿来。”

    盛亚维闻弦歌知雅意,将一颗水滴状的银蓝水晶拿出,轻轻放到元素之神的手心。

    一套动作非常快速,给人一种她早等着的感觉——叫元素之神脸上冷漠之气更浓了。

    而后,只见水晶在元素之神的手中融化,又见元素之神不知道拿出了什么放到手心,双掌合拢。

    神秘而优美的吟诵声响起,水元素疯狂朝元素之神的手心聚集。

    感觉差不多了,元素之神翻手,手心向下,随着咒语的变动,一个人形的虚影渐渐凝结。

    雌雄莫辩、非男非女的水元素精灵亚丁身上仿佛有生机凝结,虽然一直紧闭着双目,却不再让人感觉祂已然死去、只剩残魂,而是陷入了黑甜的梦乡。

    随着元素之神一句“好了,让祂再在我这里睡上三五个月,我便让水神来接祂。”,盛亚维便听到意识里“世界主线任务(二)完成”的系统提示音。

    盛亚维这才感觉到迟来的满足感和喜悦……

    ‘这个下马威下的好!’

    ‘难受没白挨啊~’

    ‘本来还以为如果不放弃这个任务,就要被元素之神各种折腾呢!还是那种……被折腾了都不一定有结果的。’

    ‘摩菲这尊大佛真是没白带!借题发挥什么的,果然是神技。’

    盛亚维扬着真诚的笑脸,冲元素之神行了一古礼,“晚辈谢过元素之神冕下!”

    盛亚维没管元素之神脸色黑不黑,反正真正有能力给他添堵的又不是她……虽然起因是她。

    她只要礼貌到了就好了。

    摩菲却没打算就这么轻松放过了,“埃利,你看,我家丫头都不计前嫌,把你当长辈了,你这个做长辈是不是该表示一样啊?”

    “你看我家丫头都这水平了,身上还没几件拿得出手的装备。”

    “加上刚刚的任务奖励,你随便送点什么项链啊、胸章啊、腰带啊、斗篷啊就行了!”

    听着摩菲大大咧咧宰肥羊的口气,元素之神的脸已经不是黑了,而是跟个调色盘似的,变过去,又变过来。

    而盛亚维则听得眉心一动!

    “……如果我说,我不想当这个长辈,是不是就不用送她东西了?”元素之神眼底有黑云翻滚。(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网游之位面相邻的书:商女谋夫宫心锦绣福妻有毒颜控是病贵女红妆炮灰求生手册深藏不露,妾的纨绔昏君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半衾寒快穿之推倒神将军二十三灿烂的重生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