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pk(三)

【书名: 网游之位面 正文 pk(三) 作者:越王禹

强烈推荐: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锦桐都市之最强纨绔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太古仙王     火焰之剑和重剑时而碰撞,时而分开……

    圣焰和黑色剑影在整个场地内纵横交错……

    又是一刻钟过去。

    就连小胖都不得不承认,米歇尔不是有两下子那么简单。他的战力就算拿到菲尼克斯,也可以排在前列。

    ‘当然啦,跟实力跃升后的胖爷我比,他还差了那么一点点。’小胖不要脸地想着。

    随着pk的白热化,在未宴未央【果然】的担忧小表情中,寒芒先至越来越放飞自我,一剑又一剑,威力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那凌厉、狂肆的剑气中,杀意越来越明显。甚至不少旁观者玩家有些承受不住这样的剑气,想要后退了。

    不怪寒芒先至战意不断积蓄、攀升,召唤出裁决之剑后,米歇尔很多威力相对小一些的技能几乎不需要蓄势,例如圣洁之盾、天堂冲击、净化之心这样的必杀技,cd时间剪短、威力增强。换句话说,米歇尔不像之前那样,一个擦碰就剑气入体,从而吐血什么;他的技能打在寒芒先至身上,再不是无用功,技能击中总能让她挂点彩。

    如此抗揍,又有如此攻击力,怎么能不刺激寒芒先至进入放飞自我的状态?

    不过,虽然看似势均力敌,但天界众玩家和人界诸人都有一种明悟,这样的势均力敌维持不了多久了。

    怎么说呢,米歇尔跟寒芒先至一比,有种温室花朵的感觉(当然,就算是温室花朵,也是温室霸王花)。寒芒先至这棵杂草给人的感觉,好似她有用不完的体力,坚韧、顽强,不可能被强横的力量摧垮一样。

    对持愈久,寒芒先至的优势越明显,她的攻击像是火山一样,喷发时有岩浆的暴烈,静止时有山的恒久。

    米歇尔开阖间虽然恢弘,相对寒芒更璀璨,却也有种火焰燃烧到尽头、光芒万丈也掩不住自身颓势的感觉。

    【啧啧,天使小子要憋大招了!】摩菲点评,或者说预言道,【你们信不信,下一击就是决出胜负的赛点,而且我赌小丫头赢。】

    【嘁,还用你说?】如果玛金现在转化实体,肯定是翻白眼的表情,【我也赌下一击,寒芒赢。】

    盛亚维挑了挑眉:【哦?】

    【可是,我与您老两位的意见有点不一样诶~】

    【亚瑟丫头,你很狂妄嘛!】摩菲、玛金奇道,玛索也好奇问道:【你赌什么?】

    【我赌,你们小看了米歇尔,寒芒会吃个小亏,分出胜负起码得再来一击。】

    像是印证盛亚维的话般,米歇尔的炽炎裁决和寒芒先至比之前大了数倍的黑色剑芒撞到了一起。

    绝招相撞,寒芒先至和米歇尔被攻击余波冲击得同时向后跌去,半空中银红色的火光和黑色剑芒撕咬着,谁也不让谁。

    最后,还是黑色剑芒撕开了裁决之火。

    寒芒先至和米歇尔还未停下倒势,众人就看见黑色剑芒直冲米歇尔面门而去,眼看着米歇尔连身形都调整不过来,只怕要受伤的时候……黑色剑芒后面的银红火光重新凝聚!

    在寒芒先至诧异的眼神中,击中了她。

    银红光芒瞬间将寒芒先至包围,向后飞去。

    “咚——”

    “哐——”

    血肉之躯与地面相撞的闷响中,夹杂着重剑划过地面的金戈之声。

    反观米歇尔那边的情况倒是比众人以为的好得多,米歇尔身后的光翼突然扩大、又是一收,将他连人带(真)翅膀都包裹住。

    黑色剑芒与收缩的光型翅膀相撞,掀起了巨大的风声。

    虽然最后黑色剑芒撕开了翅膀型的光罩,黑光却淡下去了不少——被这样削弱的攻击,米歇尔单凭肉身也完全受得下。

    光翼彻底散去,众人果然看见单膝跪地的米歇尔以剑为杖,缓缓站了起来。

    站稳后,米歇尔双手握剑,严阵以待地盯着寒芒先至那边。

    【咦?】

    【还真被你这丫头给说中了!】

    在摩菲和玛金、玛索的轻咦声中,银红光芒散去,露出寒芒先至狼狈的身姿和带着血色长痕的半边脸。

    看着半坐在地上的寒芒先至有些扭曲的一只脚,米歇尔露出了诧异的神情——这效果真出乎他意料了!

    不过,坐着的寒芒,却给人一种身高一米,气场二米八的感觉。

    果然,动什么都不能动女人的脸,哪怕那个女人是个剑疯子——那如有实质的杀意,别说跟寒芒先至面对面的米歇尔悚然一惊,就是菲尼克斯众人都有些心惊——那狰狞的脸绝不只是因为上面的伤口,如果之前的剑气中包含的是纯粹的杀意,那现在则带上了暴怒,寒芒先至肯定不会是因为被打瘸了腿才这么激动的。

    寒芒先至的剑动了。

    黑色的、幽深的,让观者都心惊肉跳的剑芒以一种十分可怕的速度飞向米歇尔,别说是现在明显已经受伤的米歇尔了,就是全盛状态的米歇尔恐怕都躲无可躲、承受不住。

    别说只是一条腿失去战力,就是只有两根手指能动,寒芒先至就还是那个一剑破万法、从人间地狱走过来的寒芒先至。只要拿得起剑,她就永远有出招置人于死地之力。

    “寒芒!”

    “米歇尔!”

    “老大——”

    未宴未央声色俱厉的喊声让寒芒先至回过了神,冰冷狰狞的脸色褪去,脸上浮现了一抹惊慌。

    尤其,达尼尔等人大惊失色、惊怒交加的声音,恨不能立刻飞到米歇尔身前的速度,让寒芒先至无比希望时间倒回去一点,只要一点点——药丸,她好像闯大祸了!

    “唉……”盛亚维轻叹一声。

    没用厄斯等人出手,盛亚维手指临空一点。

    黑色的剑芒突然在半空顿住,连带的,剑芒周围的空间也像是停滞了一般,想扑到米歇尔身前、离剑芒最近的几个天界玩家也被波及,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一般,惊惧、激烈的神情和动作定格在半空中。

    而后,便见盛亚维眼底银芒闪过,一个不大不小的黑洞出现在黑色剑芒的前面。

    下一秒,像是电影再次播放一样,天界玩家以刚才的速度继续扑向他们家老大,剑芒也自己冲入了次元空洞。

    时间停滞!

    空间吞噬!

    自家小朋友捅得篓子,还是自家补上吧——盛亚维无奈地想到。

    除了被‘冰冻’的几人有些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其余所有人动作十分一致……包括摩菲,包裹厄斯三人,都僵硬地转头,直愣愣地盯着盛亚维。

    “小胖,”盛亚维淡声道,“还愣着干什么,去把寒芒扶起来。”

    “左手、黙言,米歇尔的伤就拜托你们了。”

    “哦。”被点名的几人应答的表情有些呆愣。

    小胖像令行禁止的机器人一样,走向寒芒先至。

    黙言拿出一堆药剂,塞进光明左手手里,光芒左手带着跟小胖有些相似的表情走向米歇尔,而黙言则在原地用越来越亮的目光望着盛亚维。

    “那是……咳……什么?”米歇尔压抑住到了嘴边的轻咳,问道。

    米歇尔的问话,就像点开了开关,呆愣的众人回过神,看着盛亚维的表情十分精彩。

    骇然的、敬畏的……

    惊疑的、惊喜的……

    好奇的、跃跃欲试的……

    “亚……”梅林声音有些干涩地开口,却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就被人截住了话头。

    “时间法则?”摩菲惊疑不定地向盛亚维确定道,“你领悟了时间法则?”

    虽然都有了猜测,但当摩菲问出来时,两队人马还是齐齐抽了口冷气。

    没等盛亚维回答,或者说,摩菲不需要盛亚维的回答,他直接问了一个问题:“什么时候的事?”

    “也没几天。”盛亚维答完,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补充道,“我没怎么练过,用起来还不太熟练!”

    “我本来只想定住剑芒的,结果没掌握好,居然把旁边的人也一起定住了!”盛亚维反省过后,又有些遗憾地坦白道,“而且刚刚定住的时间,差不多是我的极限了。”

    不管是天界玩家,还是盛亚维的小伙伴,脑中都被一群乱码刷屏了。

    #不好意思?你还不好意思!#

    #遗憾?你居然还遗憾!#

    #我屮!我屮艸芔茻#

    #还给不给人活路了?#

    #时空法则啊!那是时空双法则啊#

    #变/态!死变/态#

    #!……¥%&*(!^#

    厄斯三人看盛亚维的表情特别复杂,不过有摩菲在,他们也不好问什么、说什么了。

    以法则对法则,能定住剑芒一秒就已经逆天了好么?这都不算熟练,那怎么才算熟练?摩菲很想这么问盛亚维。

    但最后,摩菲只语气微妙地叹息出声:“我真想知道,你到底还藏了什么底牌……”

    一句话,道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本来,盛亚维确实准备把时间法则当杀手锏、不到逼不得已不动用的,但领悟了半领域之后,时间法则好像没藏着的必要了?两厢威力差太远了。既然没必要藏着,盛亚维当然是要物尽其用,怎么高效、怎么轻松怎么来。

    盛亚维冲摩菲摊手:“没了,真没了。”

    “而且,我也没藏啊!只是你没问,我就没说而已。”

    摩菲睨了盛亚维一眼,显然不信盛亚维的说辞——没藏才怪了。

    盛亚维无辜眨眼。

    随着对话,又因着自家老大在对方奶爸、强力药剂的帮助下飞快恢复了红润的脸色,天界众玩家心中的骇然稍稍淡去了一点,自然注意到了盛亚维对待摩菲态度的不同。

    这个没被介绍过、甚至存在感被刻意淡化了的原住民,来历好像有点不一般呐。而且——

    ‘刚刚他们怎么没发现,这npc美得有点过火了啊?’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但现在明显不是探究摩菲身份的好时候。

    寒芒先至被扶到小胖扶到盛亚维身前,寒芒先至这次难得没有因为见到盛亚维的新绝招就叽叽咋咋,闹着要试招什么的。她一脸可怜相地望着盛亚维,药剂捏在手里,都没敢喝。

    寒芒先至被扶到近前,盛亚维刚刚因跟摩菲说话而生动了些的面色又淡了。

    “对不起,老大!我错了!”

    这绝对是寒芒先至有史以来最诚恳地道歉,却没换来盛亚维的好脸。

    “这话你不该跟我说。”

    盛亚维语气寡淡地道。

    寒芒先至当机立断推开小胖的扶持,转过身,在小胖欲言又止的表情中,一下一下跳到了米歇尔身前。

    “对不起,米歇尔!”

    “真的,真的非常对不起!”

    “我们明明说好了切磋,但我却中途对你生了杀心,我不求你不计前嫌,但求你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

    独脚站立的寒芒先至,躬下身,几乎躬到了九十度。

    看着她郑重又诚恳的态度,还有半边还在滴血的脸,菲尼克斯众人眼神几乎都流露出了不忍。天界众玩家对寒芒先至的怒气和怨怪也稍稍消下去了点,不过还是有人忍不住不忿地哼了出声。

    而莫甘娜、阿普顿看寒芒先至的眼神则带上了丝欣赏:本来以为这咋咋忽忽的丫头就天赋出众了点,没想到心性也可堪造就——拿得起,放得下!拾得起傲骨,放得下骄傲,性子没他们想象的左。

    带着抵触、敌视的轻哼,并没有让寒芒先至变色,更没像之前一向跳起来反击。

    “你起来,我没事。”身为当事人的米歇尔声音中并没有一丝火气,甚至声音比之前跟盛亚维他们说话更温和,显然是真的没心存芥蒂,“我不需要你的补偿,切磋本来就没有轻重,人都有一时冲动的时候,况且……亚瑟也是因为你的关系才救的我,我们也算扯平了。”

    说到最后,米歇尔语气还带了安慰之意,果然如达尼尔所说,是个外冷内热的好boy。

    寒芒先至虽然直起了身,却摇了摇头:“不是这么算的。救人的是老大,心生杀心的是我,不论你现在怎么样,我都是做错了,只有错没有对!我对不起你!”(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网游之位面相邻的书:商女谋夫宫心锦绣福妻有毒颜控是病贵女红妆炮灰求生手册深藏不露,妾的纨绔昏君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半衾寒快穿之推倒神将军二十三灿烂的重生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