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奇怪的顿悟

【书名: 网游之位面 正文 奇怪的顿悟 作者:越王禹

强烈推荐:仙植灵府都市之最强纨绔半个丧尸来种田最强医圣六零时光俏至尊主播锦桐太古仙王     揭晓结果和围观摩菲分身‘裂成碎片’场面的紧张散去,真·感同身受的海曼也终于注意到了那股子从灵魂深处漫上来的不舒服。

    肯定不是他受伤了,那灵魂受了伤的就只有盛亚维了——海曼恍然:像这样的大招果然得要点限制啊,不然也太说不过去了。

    虽然整个对战过程,海曼看得半懂半懵,但不代表他不明白那是怎么一回事儿。

    他好歹是大能之后、家学渊源好么?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海曼又不是没听芙娅给他科普过,类似‘领域只能由领域化解’、‘超级大能间的撕x虽然看起来各种酷炫,但其本质就是比谁家的领域更结实而已’、‘除了身负法则之力的人有一线生机,否则陷入某位大能的领域十死无生’这样的‘常识’好么?

    其实他一点儿也不惊讶,真的!反正他已经习惯他家命契者这样的姿态了——以区区史诗之身领悟个人领域什么的,他好像早料到她会有这么丧病的一天了...在她低阶就刻印下法则之赐的时候,她在他眼里就已经上天了。

    甚至,海曼这时候还能分心想想,差不多跟他同时破解秘境的塞蒙好像一副若有所悟的样子,等他哪天把次级冰之领域进化成真正的冰雪领域了,把他的领域拿来跟盛亚维的一比,孰强孰弱?

    ‘大概是亚瑟吧...’海曼想了想,果断把‘大概’一词换成了‘肯定’。

    领域虽然不是属性多就强,要不然,掌握了地火水风四系法则最终奥义、领域可以在四系间随意切换甚至排列组合的元素之神,肯定越过光明神、黑暗神、生命之神等等神明中的大神,成为高位主神了,还用屈居于他们之下?

    但海曼判断盛亚维和塞蒙强弱的标准不在于属性多寡,而在于,盛亚维对法则的领悟绝对胜过塞蒙对神级天赋技能的领悟。他可是知道,盛亚维生之法则的领悟已经到了高级阶段,四系基础法则也到了中级,其他十数系尤其以精神系为首的几个已经在初级顶峰、触摸到了中级的瓶颈了...

    所谓领域,不就是人或者其他生灵借自己对法则之力的深刻领悟和灵活运用,开辟出一个暂存的、单或多系法则的、属于自己的小世界吗?所以,领域之主才能像新世界之神一样对领域具有绝对的掌控权;所以,领域和领域的交锋其实可以简单粗暴地归纳为两个小世界、意识与意识的比拼...再直白一点,就是比谁对法则的理解更透彻,谁对小世界的想法更清晰。

    这一点上,海曼相信盛亚维不仅超过塞蒙,就是一些成名已久的大陆大佬、在传说中留下身影的神明,也不一定比得上盛亚维。

    不过,海曼到底没到领悟领域类神级天赋技能的阶段,所以对盛亚维在这方面的进展并不清楚,而盛亚维的领域也没他想象的那么剽悍。

    认真来讲,盛亚维的领域其实还不算真正的领域,大概就相当于,塞蒙的次级冰之领域和冰之领域之间的那个阶段——领域大概的样子已经有了,但灵活性、完整性和坚固性还稍有欠缺。

    就像盛亚维虽然一句话neng死了摩菲神话初级的分身,尽显领域之威;但分身崩碎后,摩菲顺手弄进分身体内、以方便分身施放顶级禁咒的法则碎片爆发,不仅让盛亚维的领域崩溃,还受她的灵魂也受了点伤。

    真正的领域哪里那么脆弱?小世界,小世界,既然沾了世界之名,必然具有世界一定的稳定属性。

    要摩菲来形容的话,盛亚维的领域大概就是夹带了点真货的样子货!

    当然,虽然会这么不客气的评价,但摩菲其实对这几天的调/教结果挺满意。

    毕竟时间这么短,盛亚维能弄出这么个既能唬人、又有一定实战价值的半成品,已经算是非常【重音】有天赋的了。要是盛亚维一下子弄出真·领域出来,摩菲才要怀疑人生了呢...

    摩菲才不会承认,他当初弄出这么个半成品都是晋阶神话以后的事了...虽然是刚晋阶不久的时候,但真要论起来,盛亚维可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又一次【重音】把他这个前浪拍死在沙滩上了——盛亚维也才刚刚晋阶史诗而已...一大阶之差,天渊之别。

    摩菲看盛亚维,既有一种‘她如今的变/态有我一份’的成就感,又有一种‘坐等被她赶超’的挫败感。不过,到了摩菲这阶段,挫败感不仅不会让他不爽,还会让他有一种暌违已久的新奇。

    嘛,反正摩菲复杂的心绪海曼是感觉不到了。

    倒是盛亚维的受伤,让海曼更有实感了。

    说实话,对于曾经很长一段时间灵魂处于半残状态的盛亚维的契约者来说,海曼记起这种虚弱感也就是分分钟的事。只是距离上次灵魂受伤隔得有些久了,以至于适应花了海曼好一会儿时间。

    海曼并不太担心盛亚维,以他对盛亚维自我修复能力的了解,哪怕伤在灵魂,这样的伤势,也要不了她多久...

    #论传承逆天的重要性#

    #有资本挥霍,就是这么任性#

    #世界上总有那么些人的存在,连老天都会嫉妒#

    ……

    作为同样的受益人,海曼觉得这些吐槽还是不要由自己亲口讲出了。

    果然,海曼每一秒都能感觉那种不舒服在减轻,这表示,尽管微弱,盛亚维的伤势确实是在恢复。

    当然,虽然心下不是太担心,但明面上,海曼觉得自己还是有一定必要向自家命契者表达下自己的关心...

    不过,还没等海曼扑腾着小翅膀飞到自家命契者身边,摩菲就一伸手。无形的意识之手拎住海曼的小翅膀,海曼就像一只无力的小鸡仔一样,被乖乖拎回了小椅上。

    海曼疑惑地转头。

    “???”

    摩菲大人,你拦我干嘛...

    摩菲的表情难得带上了认真,指指盛亚维,再点点自己的太阳穴,比了个嘘的动作。

    海曼顿时了然,乖乖坐在小椅子上,盯着盛亚维不动了。

    很明显,盛亚维在消化收获的同时,进入了半顿悟的状态——而且这次入定对盛亚维应该挺重要的,重要到摩菲示意海曼不要打扰她。

    确实很重要,盛亚维在战斗划上句点的那一刻,就被突然而至的玄妙感觉冲击得半迷半醒了。

    脑海中,所有与魔法相关的记忆回旋出现。

    这样的感觉很熟悉,但又比以往更清晰一旦。

    过往与魔法相关的一幕幕、一滴滴,让盛亚维心绪激荡又终归于平静。

    战胜的喜悦、败北的失落,荣誉的勋章、敌人的仇视……这些都是人为附加的东西,与魔法无关。

    魔法从来都是单纯的东西,只关于元素、关于世界、关于理解、关于灵魂,关于法师本身。

    相对于其他职业来说,法师需要更多的时间花在室内——花在冥想上、花在研究法术模型上、花在理解各种魔法原理上……

    这些听起来就让人觉得枯燥,好像法师要比其他职业更寂寞一些。

    其实不然,只有法师他们自己,能明白那种一个个元素因子回应自己时的欣喜和温暖,能明白那种将复杂的原理和模型研究透彻后深刻的成就感、与各路法师前辈神交的畅快感,能明白那种将法术如指臂使的满足感。

    魔法本身的瑰丽,正是数以万计被卡在瓶颈上不得寸进的法师不愿意放弃她的根本原因。

    盛亚维突然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不管重生前还是重生后,不管有没有西尔维娅的种种帮助,不管有没有得遇良师,魔法世界的大门从未向她关闭。

    虽然磕磕绊绊,但她始终在魔法的道路上高歌猛境。

    细数法师,不拘玩家还是原住民,又有多少人能看到魔法最壮丽的一面呢?重生前的她看到了,这一世,她看得更清楚了...怎么能说不幸运呢?

    魔法的气息已经浸染了她的人生,元素已经堆叠了她的灵魂...

    而现在...

    只要她轻轻一推,就能打开魔法圣殿的那扇大门,真正的,登堂入室...

    只要她想,她便能立刻凝聚神格,甚至,点燃神火...

    然而——

    盛亚维是拒绝的。

    ‘!!!’

    ‘妈蛋,好险。’

    收摄心神,盛亚维冷汗淋漓!

    刚刚顿悟着、顿悟着,她渐渐升起魔法在手、天下我有的唯我独尊感,最可怕的是,这种类似催眠的感官,虚幻中夹杂中更多的真实——

    因着对领域的明悟,因着顿悟,她对法则的理解精进了是真的——十八系全面突破初级。她体内的精神力和法力暴涨也是真的——现在已经越过初级和中级的积累,到了史诗中级顶峰,只差一线便能突破至史诗顶峰。盛亚维有理由相信,如果不是她摆脱了那状态,突破到史诗顶峰、达到凝聚神格的标准并不是梦想。

    问题来了。

    便宜是这么好捡的吗?

    神格是随随便便能凝聚的吗?

    这次顿悟跟以前的顿悟性质真的一样,有利无弊的吗?

    尽管以盛亚维此时对职业的领悟,凝聚一个不差的神格是绰绰有余了,但那是相对于普通职业者来说的,于他们专出天才的奥秘一系...呵,不是垫底也是中下吧?

    神话保底,展望位面?到时只怕会成为一个大笑话。

    暴涨到史诗巅峰的实力,说得不好听一点,只怕是虚高。

    软件勉勉强强强达标,硬件是水货——哪怕摩菲这偏殿中有源源不断的无属性能量以供盛亚维凝聚自己的神格,不存在后力不继的风险,她又能凝聚个什么玩意儿出来?

    只怕最后所成的神格,就像早产儿...还是营养不足、受了辐射的的那种,各种先天不足,满身漏洞。

    这叫盛亚维怎么不冒冷汗?就像是莫名其妙自毁长城一样。

    如果是盛亚维自己急功近利就算了,自己的锅自己背嘛。

    可任何人都清楚,她明明就不是个急功近利、被鲜花着锦表象迷惑的人啊!

    所以,那突然而起心声,绝不是她的。

    盛亚维很快就想清楚了所以然,沉着脸抬头,见摩菲笑意吟吟地看着她。

    “比我想象的还早嘛,我还以为...你得到最后一刻才会清醒呢。”

    “果然是连我都‘从来只会低估不会高估’的怪丫头啊~”

    摩菲满带笑意的声音中,甜蜜度和赞叹值是一点都不掺假。

    可盛亚维一点也没有被直言夸奖的喜悦,面色还变得更黑了。

    “你、早、就、知、道、会、这、样。”

    盛亚维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道。

    “跟法则初次交手的感觉怎么样?”摩菲好奇地笑问道,见盛亚维面色确实难看,摩菲不由解释...或者说撩火了一句,“情绪不要这么差嘛~我只是稍稍有点猜测而已,也不确定啊,所以就没告诉你。”

    “提前把你的‘猜测’告诉我一句,你会死吗?”盛亚维面沉如水地问道。

    “其实,你在‘指点’我的第一天,就等着这么一刻了吧...”没等摩菲回答,盛亚维又连珠炮淡似的发问道,“看我倒霉了,你是能多吃两碗饭,还是能穿两件衣服啊?!”

    摩菲翘起小指冲盛亚维一摆,那作态跟古装剧里的老鸨就是一张手帕的差距,“哎哟,话别说的那么难听嘛~你应该知道,你早晚要来这么一着的,我不过是把那一天‘稍稍’提前了一点而已。”

    “何况,我不提醒也是为了你好。这样的突然袭击你以后遇到的绝不是一次两次,只有第一次的经历足够深刻、足够突兀...你才记得牢,以后才不会手忙脚乱。”

    “法则很难缠的,这是你家始祖大人我的经验之谈哦~”

    “不用谢我哟!~”

    盛亚维刚刚有所回缓的面色又有点不好了。

    鬼特么才要谢你!(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网游之位面相邻的书:商女谋夫宫心锦绣福妻有毒颜控是病贵女红妆炮灰求生手册深藏不露,妾的纨绔昏君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半衾寒快穿之推倒神将军二十三灿烂的重生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