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插曲

【书名: 网游之位面 正文 插曲 作者:越王禹

强烈推荐:最强医圣都市之最强纨绔六零时光俏仙植灵府至尊主播半个丧尸来种田锦桐太古仙王     虽说野外找人插旗,被对方灭了属于私人行为,可天下第一身份也算特殊,好歹是一大公会的副会,也就只有菲尼克斯众人做得出这种一而再、再而三把人家一个大公会的首脑之一埋尸荒野的事情了。

    如果不是天下第一的性子同样特殊,众人把他那种上赶着送死的行为看做深井冰的特权,这件事对辉煌的影响肯定不止如今这一点。

    副会长关系到一个大公会的颜面问题,也不知道天下第一是怎么做到让辉煌的人放纵这么他的。

    也不怪普通玩家总是八卦天下第一和败给红尘、甚至天下第一和战天下的关系。而且,还是后者居多——谁让他们俩好巧不巧的名字里有两个相同的字呢!~

    有时候连了解大部分真相的盛亚维都会忍不住腹诽,就不怨普通玩家们思想猥/琐了。

    天下第一死在盛亚维手里的次数最多,而仅次于盛亚维的,就是梅林了。

    梅林平时就不耐烦其他人缠着盛亚维,被划归为自家人的也就罢了,他忍。

    没道理还要忍天下第一这个算得上敌对的家伙!

    梅林对天下第一下狠手下的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双特殊职业的梅林,手段多多,可以说是第二个盛亚维,天下第一就算有数之不尽的金钱和资源做后盾,应付起来也不容易。

    天下第一以前跟梅林对上,十次有八次都逃不掉,一次能平安逃脱,一次运气好能借地势之力坑梅林一把。

    但自从梅林有了大黄帮忙,天下第一都消停了不少——次次惨死本就难受了,还有大黄这个贪财龙。

    大黄不用特殊的手段把天下第一身上带的宝贝收刮干净都不让他死的痛快,简直是折磨——财大气粗的天下第一倒是不心痛宝贝,让他心痛的是,大黄把玩够了从他身上得来的东西,下次一准儿把那些东西用来对付他,十分之恶劣,把他憋屈的。

    提起这茬,战天下虽然没脸黑,却也有些不虞,皮笑肉不笑地反讽道:“我家小孩真是有劳梅林会长帮忙管教了!话说我家小孩找亚瑟会长玩(麻烦),十次有五次都能遇上梅林会长,该说梅林会长挺有闲情逸致、没事儿便追着亚瑟会长跑,还是该感叹两位关系真好?”

    梅林大刺刺地将对方的讽刺当成夸奖来听,话说,敌人的讽刺有时候对人来说确实是夸奖,比如这种含着怨气的讽刺。

    只听梅林慢条斯理地回道:“不谢,反正也不是什么费力的事。”一副准备真把虐杀当管教、当自己做了好事的样子。

    战天下这下连客套的笑都挂不住了。

    梅林却还没说完,“其实战会长你刚刚说了句废话,我和亚瑟关系亲密不是位面共知的吗?”

    “……”

    别说天下第一了,就是菲尼克斯众人都露出牙疼的表情。

    如果要形容承受正面精神攻击的战天下此时的表情,那大概就是“妈蛋智障”的鄙视混着“我被秀了一脸”的无语。

    但他们都不能否认他说的不对。

    一直做壁花状,看着自家三位会长跟对方正副会长言辞交锋的寒芒先至本就心情不爽,这时候已经很不耐烦了。

    主要是看大家也打不起来,又怕拖下去又出什么“意外”,寒芒先至便出声催促道:“几位老大,咱在这里跟他们磨蹭什么,没得浪费时间,还有人在等咱呢!”

    “跟他们...“

    寒芒先至撇撇小嘴,“下次见到,手底下见真章岂不是更好?”

    虽然打嘴仗他们也胜了,但到底比不上pk来的痛快——在寒芒先至这种脑子里只有剑的怪胎的观念里,纵是你能说出一朵花儿来,挡不住她一剑,那就不用跟你客气——仅对敌人。对家人朋友,寒芒先至才会稍稍收敛一些,不单以实力论高低。

    很不巧,战天下和战天下就属于敌对阵营,挡下寒芒先至认真一剑也不容易。

    因着对战天下的几分欣赏,未宴未央和盛亚维才没像寒芒先至一样省了面上功夫,皆对战天下歉意的一笑。

    盛亚维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这小妹妹心直口快,还望战会长多多海涵。而且我们确实有事在身,就像小寒说的,只等下次【见面】,我们再行讨教也不迟。”

    盛亚维也就是客气客气,水上海国的路那么宽,两边人数这么悬赏,战天下此时就是能拉下脸当个拦路狗,怕也达不到拦路的效果。

    战天下倒也爽快,潇洒地让了路,做了个请便的手势,连不情愿的天下第一也被他拉到了一边。

    只最后,战天下试探性地问了盛亚维一句:“不知这次菲尼克斯精英尽出,是不是米斯特瑞又要出什么大事了?”

    盛亚维当自己没听到那个“又”字,谦虚一笑。

    “战会长说笑了。”盛亚维一字一顿地道。

    “我们菲尼克斯只是一个小小的公会,怎么会跟位面大事沾上关系?何况我们这儿千人不到,别说连贵公会精英团人数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就是在我们公会精英团,也只堪堪占了一半,哪里算得上精英尽出?”

    “这次不过是我们几个小伙伴闲来无事,准备结伴出去玩一趟罢了。”

    盛亚维话风不露,倒是让战天下更确定事情不小。

    虽然战天下私心里对盛亚维的说辞不屑一顾,对他们此行的目的各种猜测,甚至于准备回去让自家公会的人打探打探、顺便绷紧点皮子,战天下面上却还是“真诚”地祝福道:“那就祝亚瑟会长你们此行玩得尽兴了。”

    “承战会长吉言。”

    说完,盛亚维冲战天下点了点头,便带着菲尼克斯一行人翩然远去,徒留战天下望着他们的背影若有所思,天下第一咬牙切齿。

    众人不知道,盛亚维在抬脚离开的同时,还收到一则私聊。

    看清楚来人名字,盛亚维瞥了瞥自己身后的队伍,点了接通私聊。

    “哦呀哦呀!我还以为会有大戏上场来的,都把影音水晶拿出来了,结果这么快就打完嘴仗,还是没有爆点的那种...小人好生失望呐~~~”

    戏谑的男声拉长了调,最后一句更是拐出了九曲十八弯的味道。

    盛亚维抽了抽嘴角:“八方——你会不会太嚣张了点?”

    “哪里哪里?”假装自己真的很无辜语调。

    “明知道我能锁定你,还堂而皇之地跟人换身份、在这次去天界的事情上插一脚,打量着我会一直忍着你、不揭露你是不是?”

    “是啊是啊!”这次换成了有恃无恐的小人语气。

    如果这是漫画,盛亚维估摸着自己的额头上肯定已经具现化出了个“井”字。

    “插上一脚也就算了,还把偷拍的事情明晃晃地说给我听,你就不怕我找个理由把你赶出队伍?”为了不让八方奇奇怪怪的语调折磨自己的耳朵,盛亚维加快了语速,道:“虽然我答应不主动向任何人透露你的身份,但我偶尔看自家队伍某个人不顺眼、想要行使下会长的特权,应该不会引起谁怀疑、不算违约吧?”

    “小生知错!”诚恳无比的语气。

    但盛亚维知道,这诚恳只是听起来而已,八方这家伙端的是一副“勇于认错,死性不改”的性子。

    “最重要的是——你能好、好、说、话吗?”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盛亚维这是在警告。

    讲真,如果八方再用这种语调说话荼毒她的耳朵,她真打算任性无情一把。

    语调虽然恢复正常,但八方说出的话依旧玩笑意味满满:“好的,大王。知道了,大王。”

    “……说吧,你这次跟我们去天界有什么打算?别告诉我,你这次跟以前一样,你只是为了凑个热闹、拿第一手的情报。这话我不信。”盛亚维垂下眼,掩饰下自己眼中的探究,免得引起身边小伙伴的注意。

    八方轻笑一声。

    “我还以为你不准备问了呢...”说着这话的八方,语气正经多了。

    “不是我不准备问,是一直等你自己说。”盛亚维纠正到。

    盛亚维确定八方这次跟他们一起去天界有自己的打算是在两天前,以前八方混进菲尼克斯的队伍都是半道,这次提前了两天,虽然可以归为八方无聊了,但盛亚维更倾向于他对这次天界之行有些郑重——一个人突然改变习惯,多半是有什么特殊原因。

    盛亚维有些在意,见八方一直没说明,这次便趁势问了出来。

    八方估计也没想隐瞒——要不然之前也不会搭话了。

    果然。

    “...好吧,好吧,我其实只是有些好奇。”

    盛亚维心情微微振奋——↑这句势一般是要坦白的前奏。

    为了激发八方谈性,盛亚维此刻十分知机地接腔到:“好奇什么?”

    她猜,八方应该不是好奇天界长什么样儿、有什么。

    八方语气有些缥缈:“跟你一样,我也好奇自己素未谋面的导师的真实模样,又是个什么样的人。”

    “咦?”

    盛亚维惊疑一声,反应过来八方说得是西尔维娅。

    位面顶级的玩家,不管跟盛亚维熟还是不熟的,大部分都猜到她有两个职业,也挖掘出了奥尔里多的存在及过往。但她的另一个导师,居然比被人刻意抹去了存在和过往的奥尔里多更神秘。

    他们努力了好几十年都未曾发现过一丁点蛛丝马迹。要不是对比过盛亚维和历任奥秘传承者的数据,差异大的离谱,盛亚维也没刻意隐藏那明显出自一个传承、威力大的离谱的战技,他们都要怀疑自己的判断,怀疑盛亚维的第二个主职是不是存在了——一个人只要存在,管她如何厉害,怎么可能不透出一点消息。

    盛亚维也算到消息灵通的八方能得出“她没跟西尔维娅这个导师见过面”的结论——排除一切不可能,剩下的,就算再不可能也是真的——西尔维娅这个人在位面确实已经不存在了,存在的只是她留下的历史痕迹。

    只是没想到,八方得出这个结论还有一部分他自身经历的因素在。

    八方没管盛亚维思绪翩飞,继续说着。

    “很意外吗?其实你不是一个人。这年头不负责任的导师还蛮多的。”

    ——并没有...意外归意外,但西尔维娅并不算不负责,如果西尔维娅都算不负责,那位面负责的引导者可能没几个了。

    盛亚维很想这么说,但又怕刺激到八方...毕竟听八方的口气,他可能是个真·小可怜——盛亚维猜测,指不定他建立遮天的消息网,除了这方面天赋出众,还因为逼不得已...没有导师、导师还没留下什么职业消息,又不愿意放弃、服输,不建立消息网还能怎的?

    “在遇到你之前,我也满腹抱怨。不过看到你跟我似的漫天遍野的跑,就为了找那不知道在何处的职业线索,不得不承认,我由衷地感到了一丝安慰。”八方的语气很是感叹,“差点错失主线任务线索的后怕恐怕只有我们俩能感受到了吧?”

    ——并不是...西尔维娅给我留了一本认知之书,不存在错失线索的可能。虽然我漫天遍野的跑,确实存着碰巧找到线索的侥幸心理在,但更多的还是我本身很喜欢这种自由自在、感受不同位面风情的冒险生活。刚开始西尔维娅留下任务线索估计是怕我没有头绪,后来不留任务线索,大概是相信我能找到线索所在吧!就我自己的经历来看,西尔维娅不是不负责,而是太负责了,帮我把每一步都算好了。

    听着听着,想着想着,盛亚维难得对八方升起了怜悯之心——她偶尔还会吐槽西尔维娅家住海边【管太宽】,现在跟八方一比...

    ——自己真是太幸福了。

    沉浸在奇妙心情里的盛亚维自然不会打断八方的陈述,听得他将自己的经历缓缓道来——总有种无形之中欺骗了对方感情的心虚感呢~

    (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网游之位面相邻的书:商女谋夫宫心锦绣福妻有毒颜控是病贵女红妆炮灰求生手册深藏不露,妾的纨绔昏君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半衾寒快穿之推倒神将军二十三灿烂的重生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