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众神之书

【书名: 网游之位面 正文 众神之书 作者:越王禹

强烈推荐:仙植灵府都市之最强纨绔最强医圣半个丧尸来种田六零时光俏至尊主播锦桐太古仙王     神明是受法则庇护的,对于一系法则的掌控和运用,神明有着普通神话高手无法比拟的优势。

    想自悟?需要的天赋难以想象,道路肯定万分艰难!

    只有想不开,特别自信,或因为特殊原因不得不如此的职业者才会选择这条路,比如盛亚维这类的。

    玩家和原住民中的神之职业者,其实就是拥有神籍的神明的传承者、后继者,之所以同样的法术在他们手里总有特别的威力,除了法术本身,还有有一部分原因在于他们的本源中有一部分来自传承之神的力量,借以沟通法则,所以才显得强大无匹。

    当然,不是有神籍就万事无忧了,法则的庇护同时也代表着法则的监视,如果滥用这份力量,惩罚或者说报应会十分可怕——米斯特瑞上古时期险些灭族、如今十不存一的神魔二族就是典型的例子。

    多大的力量就有多大的责任,也就需要多强的自我克制能力。

    说回海神身上。

    伊尔维纳的神格虽然剥落、破碎了,但神籍却一直在他身上——那次借盛亚维的身体一用,他便顺手把神籍转给了目前海族最适合的芙娅。

    用伊尔维纳的话说:严格说来,他现在已经不属于米斯特瑞位面的生灵了,灵魂和身体借盛亚维和水火位面的力量得以重生,除了记忆和一群不知道算不算他后裔的海族,他跟米斯特瑞真的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了。而且他长居于水火位面,以后想必也不会在米斯特瑞多呆,再霸着米斯特瑞至关重要的主神神籍之一,实在有些不合适。

    天界神明,哪怕是高至神域之主都没有最低一阶神籍的调配权,然而为防神明人事系统混乱,神明们找到了,或者说,意外发现了一个能记录神籍的物品——众神之书。

    每个位面都有一本自己众神之书,众神之书说是书,其实并不是真正的书,众神之书形态不一,有的是块石头,有的是块金属,有的是一片树叶,有的……

    众神之书记录了每一个被法则承认了的神明,无一例外。

    米斯特瑞,代表海神的记录在众神之书的第一页,那一栏已经暗了数十万年,在一众光彩熠熠的记录中又黯淡又显眼——那代表着海神伊尔维纳处于跟陨落没差的状态,不然,他的名字也不会暗下去,却又将死未死...而且一直没有后继者找到他,获得神籍。

    在神明中肯定也是难得一见的。

    可想而知,当看到代表海神的神光大亮,其后的名字却变了,米斯特瑞诸神该是怎样的惊讶!

    然而,知道是一回事,只要没见到新任海神,神族就会对神籍一事存疑。芙娅好歹是新任海神,刚刚上任的主神之一,不可能主动去拜见诸神,她也怕去了神域,想回来不容易,所以海族诸事完成,便准备派人去神域替她打个招呼,仅仅打个招呼,宣告她携海族正式回归大陆舞台。

    ※※※

    听到海族有人同往,不得不说,盛亚维和菲尼克斯众人都松了口气。

    海族派去镇场子的人,肯定不是小角色,肯定最强的那些,这种仿佛带了靠山的踏实感简直太棒了。

    不是他们不自信,而是他们有自知之明。他们在玩家中虽然强,强到能占据特殊的地位、强到能肆无忌惮,但在原住民中,顶天了也只能算中流。

    去到原住民90%顶尖人物聚集地的天界,他们可能只算末流,还是合众人之力。单个单个的,恐怕只能算蚂蚁——那些稍强一些的神之眷属都可以把他们搓圆捏扁。

    虽然他们不是去找茬的吧,但谁知道神明欢不欢迎他们,又会不会发生什么料想不到的意外。

    多个保障谁会嫌弃?反正他们是不嫌的。

    偶尔抱抱大腿不是可耻,而是生存的智慧。

    ※※※

    然而,盛亚维一行人前去天界传送阵那边跟同行海族汇合的行程并不顺利,中途被人打扰了一会儿。

    “哟呵,大哥快看!”

    “可巧了...咱们难得来一趟水上海国,竟然就遇上火鸡公会的这群,重要人物一个不落啊...这算什么运气?”

    隔老远就能听到某少年阴阳怪气的声音,盛亚维本能地皱了皱眉。

    她也想问——什么运气?!

    居然这时候遇到这位大少。

    其实刚刚她就注意到一身张扬的天下第一,以及他身边的战天下和另一个辉煌精英团成员了。只是盛亚维没想过要避开——他们菲尼克斯近半精英都来了,这么多人,别说他们最近没做亏心事,没道理是他们避开对方而不是对方避开他们,就说他们想避,恐怕都避不开...除非对方是瞎子。

    天下第一是吗?他不仅不是瞎子,还自带扫描菲尼克斯雷达。

    果然,下一刻天下第一就看到他们了,还瞬间就挑衅上了。

    “当然是你交好运了,出来一趟就看到我们这么多帅哥美女,你可真是赚大了。”菲奥纳撇嘴回到,“米斯特瑞是没地儿了吗?散财童子你居然跑到水上帝国这边来玩,不知道这里也算是我们半个主场了吗?”

    “战大会长可真有闲情,居然跟着某二货一起来了...该不会是看上海族哪位美女了吧?”贼胆也扬声调侃到,“海族这边我们熟,要是战大会长看上了谁,千万别跟我们客气,哥几个虽然不敢打包票让你一定抱得美人归,但像帮牵线搭桥这种小事,我们是一定没问题的!”

    输人不输仗,战天下神色淡淡的:“不必,这方面我应该还不需要你来指点吧。”

    “就是,我大哥可不像某些人,追个媳妇儿一追就是几十年,这效率...啧啧。”天下第一不负他毒舌之名,张口就道,“还想帮忙?帮忙前先帮帮自己吧!”

    按理被戳了痛脚,贼胆不该面不改色,但贼胆不仅神色没怎么变差,甚至还能笑眯眯对天下第一说:“大少你真是十年如一日的【单纯】,不懂这些个情趣,我理解。不过我还是得说一句,大少,你成长(nian)的道路还很长嘞。”

    论脸皮厚和耍嘴皮子,贼胆从来不怵。

    贼胆是真心不觉得追妹子、追求自己的幸福是件丢脸的事儿,不论追没追到。而且...谁敢肯定他一直以来都是做无用功?

    他对天下第一笑,不完全是出于伪装,贼胆最近的心情都特别好——他家花灵妹子好像...有点开窍的苗头了。

    尤其是刚刚战天下和天下第一的嘲讽,就算被驱赶开也时时刻刻注意着自家心上人的贼胆,分明看到花灵美人眉头微皱。

    如果以上还能牵强地解释为是花灵同伴爱和对追求者的怜悯,那当发现花灵美人一边盯着脸上恶意之态尽显的天下第一,一边无意识地摩挲着射箭那只手上的扳指的时候,贼胆就真的乐了——

    也许花灵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个小习惯,她这个习惯在对一个人、一个人的说辞特别不满的时候才会偶尔暴露出。

    身为大神的花灵可不光是面上冷,尤其是稳坐多年大神宝座之后、经历过许多大事小事的现在,面冷心清的花灵如果不是把他放在了心上,也不至于在她被当做筏子戳他的时候如此隐怒,甚至于有了出手教训天下第一的念头...他被人用这样的说辞明里暗里的刺激不是一两天了,自家的小伙伴们就首当其冲,一个个拿他开刷特别不客气。

    而花颜和何年尘最近一段时间像隔离细菌一样防着他的行为,倒是更验证了他的猜测——他已经很久没这待遇了。

    如果不是两人发现了他们家妹妹的心态变化,他也不用重温多年前的境遇和心情了——不过,这次无奈和无措的心情之中,多了丝窃喜,那种类似多年媳妇终于熬成婆的窃喜——他口花花时说的未来小姨子、大舅子,离正式走马上任的日子不远了。

    发现这一点不止贼胆,虽然观察细致的盛亚维等人不知道贼胆和花灵私底下发生了什么,才导致花灵如铁树开花般开窍了,却并不妨碍他们以祝福、以“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本来都以为等不到了,还琢磨着贼胆要打一辈子光棍呢”的心态看着这俩人感情升温——看在贼胆追在花灵后面那么久的份上,他们这次就不捣乱了。

    八卦什么的,等两人挑明、稳定了也不迟。反正这俩也跑不了。

    不知道其中曲折的天下第一也没觉得贼胆的态度多奇怪,反正贼胆在他看来本就是脸皮厚得不要不要的货色,而且跟菲尼克斯一群人纠缠了几十年,天下第一的脾气也有了很大的长进,比如现在,就算被明讥幼稚、暗嘲鲁钝,他也能当做什么都没听到而不是暴怒了。

    “呵呵,跟你们一比,我确实成长的慢...不过我觉得这挺正常,人总是长不过禽/兽嘛!”说着,天下第一目光先是放在了盛亚维身上,冲盛亚维一扬眉,“喂,我还是觉得你更适合当个驯兽师而不是什么法神,你的身边真是一如既往、热闹得像个动物园啊...”

    天下第一目光划过盛亚维身边的众人,像是一一细数似的。

    “恶犬。”目光直指梅林。

    “无口猫。”指黙言。

    “黑狐狸。”指未宴。

    “花孔雀。”匡提脸黑了。

    “蠢龟。”寒芒手痒了。

    “吃货熊。”小胖瞪眼了。

    ……

    所以说,天下第一拉稳他们菲尼克斯的仇恨不是没道理的,时不时来这么一着,不仅让菲尼克斯众人的外号传开了,也让盛亚维省心了——她都不用担心自家小伙伴不帮忙挡他的。

    盛亚维给天下第一的反应依旧是:“梅林上!咬他。”

    梅林不轻不重地白了盛亚维一眼,还真就冲天下第一拔剑了。

    天下第一这次倒是乖觉,瞬间跳到战天下的身后,叫到:“喂喂,说你是狗你还真咬人啊!”

    不知道天下第一是不敢置信梅林竟真将盛亚维玩笑的话听进去了、还准备付诸实践,还是单纯对梅林一言不合就拔剑的行为表示惊诧。

    梅林轻哼一声,还没说话,未宴未央就轻笑着帮他答了:“梅林不这么做,怎么当得起大少你的一句评价?”

    “而且...”

    “要问我们这些人在哪些非公会驻地的城市动手而不怕有惩罚,大概非海上这里莫属了。”未宴未央言像是为了呼应天下第一的评价,这一笑竟然自带背景图,身后仿佛有大片大片的黑百合盛开,“有这特权和优势,我们自是...不用白不用。”

    未宴未央说话间,战天下与梅林走了一个回合。

    长剑被挑回,梅林倒没再出第二剑,而是顺势收了剑。

    只是逗他们一下罢了,虽然在海族的地盘他们可以跟在自己地盘时一样,不必顾忌太多。但水上海国如今算是人类和海族交集最多、最繁盛的贸易区,水上海国同时被玩家和原住民评价为最适合旅游的梦幻之国——梅林可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跟战天下大打出手,这会儿给人看热闹,下午就上《纵观天下》头条给全大陆人民看热闹的兴趣。

    “未宴会长还是如此强势。”战天下也将长剑归鞘,冲未宴未央挑了挑眉,“我家小孩不禁吓,还请未宴会长口下留情。”

    未宴未央摊手,说得上无状的动作由他做来,竟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风/流、大气之感:“我口下留情不重要。重要的是,战会长该教教你家小孩什么叫谨言慎行了,不然便是治标不治本。”

    “想必你家小孩比我更清楚,梅林也不是每次都会收剑的。”

    未宴未央这话说得有点打脸了——虽然全米斯特瑞都因为八方友情提供消息的关系,知道辉煌的副会长之一,天下第一死在菲尼克斯一群人手上的次数经过几十年的累积已经到了有点恐怖的地步,但很少有人当面提起。(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网游之位面相邻的书:商女谋夫宫心锦绣福妻有毒颜控是病贵女红妆炮灰求生手册深藏不露,妾的纨绔昏君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半衾寒快穿之推倒神将军二十三灿烂的重生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