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药剂、寒芒先至

【书名: 网游之位面 正文 药剂、寒芒先至 作者:越王禹

强烈推荐:最强医圣六零时光俏都市之最强纨绔至尊主播仙植灵府锦桐半个丧尸来种田太古仙王     “可是吸收时间又不看能量体系、等级,甚至无关体质和锻体天赋。然而最让我想不通的还是锻体效果跟吸收时间长短都没关系...也是奇了!”

    “确实奇怪。”盛亚维先是点头,而后语气一转,带着点别样的洒脱,“但位面里奇怪的东西多了去了,挨个好奇我们就不用做事了,反正...能确定有效果、没有副作用,那就用呗。”

    梅林一想——好像是这么回事儿!想不通就不想了呗,反正好用就成。

    盛亚维见梅林不再纠结,就把视线转到黙言身上。

    只见黙言手里多了一个透明的水晶瓶,水晶瓶中的液体色泽介于青绿和深绿之间,视觉效果不算特别有诱/惑力,但瞧久了,又有点喜人。

    以盛亚维对生之法则几乎达到宗师级的领悟,即使药剂有水晶瓶上的阵纹封印着,她也能敏感地感应到其中萦绕的淡淡生机,也没有其他让她直觉不舒服的气息。

    盛亚维眉眼彻底舒展开,给这药剂打上‘无害’的标签。

    不过黙言虽然捏着药剂,神色间却有些犹疑,好像...对于把这管药剂给不给盛亚维...黙言还拿不定主意。

    盛亚维不由温言问黙言道:“怎么了?”

    被她这么一问,黙言表情难得带上了一丝外露的赧然:“...不确定药效。”

    盛亚维有点意外、又不太意外。

    “你改了配方?”疑问的语气配合着确定的表情。

    黙言点头,“嗯。”

    一般药剂师最忌在没搞清楚药剂原理的情况下改变原配方,因为你不能确定你的动作是改进了配方,还是将之改成了毒药,药剂学本来就是一门精密的科学。

    但,那是对一般药剂师来说。

    黙言是一般药剂师吗?

    任何一个认识黙言的人,给的答案肯定都是摇头。

    不过黙言难得对自己的成果存疑,倒是让盛亚维来了兴致——想来那药剂配方比她以为的更复杂、更奇怪啊。

    如果说之前盛亚维想要试验药效的决心只有八分,那现在已然涨到十分了——黙言不给试她都要抢过来试了。

    盛亚维还可以说一半基于对自己感应和直觉的信任,而其他人——

    “黙言,有好东西怎么不早点拿出来?”xn。

    掩护你送死、泡沫等人齐声埋怨道。

    自诩跟黙言关系最好的贼胆,更是哀怨地冲黙言道:“果然,跟亚瑟一比,我就是后娘养的...你小子也太偏心了吧!”

    ——竟都是全然的信任和看好。

    其实也很好理解,毕竟他们这些人跟黙言最亲近,而且他们的体质、精神力、灵魂什么的也是菲尼克斯最强悍的一批。试黙言新药的活,十有八/九都落在他们身上,按经验累积的效果,说他们对黙言的自信比黙言自己强都有可能。

    见众人蠢蠢欲动,一副马上要上手抢、不介意再混战一次的模样,盛亚维精神力一摄,将药剂收入了背包中。

    “嘛,我相信你的炼药水平和直觉,更相信我的判断,不要担心。”

    见黙言一副心有惴惴的模样凝视着自己,盛亚维如是说到——炼药水平先不提,只说直觉:黙言会拿出来,便是潜意识觉得盛亚维能用,不是说药剂改进效果一定就好,但至少判定她扛得住副作用。

    看着盛亚维对他、对自己同样笃信的神情,黙言眼神闪了闪,迟疑之色渐褪,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

    捋顺了【大猫】黙言的毛,盛亚维转头看其他人的神色...就没那么友好了。

    “你们什么情况?”盛亚维语气不善,“不是都已经服用过药剂了吗?还想抢我的...活腻歪了吧?”

    有些小怕的小胖、东征西讨、小指不灵等人,瞬间收回眼巴巴的觊觎表情,小胖率先谄媚地解释:“老大,你是不知道!这药还有个难得的特点——甭管用多少瓶,效果都跟第一瓶一样。”

    “绝对不是我们贪心不足哦!”小胖加重语气强调到。

    东征西讨也一脸小心,补充说明道:“我们可大方了...我们瞅着tm位面精于机械,萨大他们本身体质普遍不如我们几个,就把我们的份额均了一小半给他们。所以,萨大他们现在还忙着消化药剂,这次大战才没来的。”

    盛亚维面色适才稍稍放缓了些。

    而贼胆、匡提、歌尽天下等没对盛亚维存多少畏惧之心的,则一副,不是痛心疾首就是扼腕叹息的表情。

    匡提对盛亚维说道:“那可是特供品啊特供品【重音】!我们想抢太正常了...况且,我们也没把想法化为实际行动啊。”

    连老实如花灵、西泽,耿直如玫瑰、光明左手,都一脸颇为赞同的表情,让盛亚维好生无语。

    “不是‘没化为’,是‘没来得及’吧...”盛亚维冷笑。

    这就是所谓的——

    #一瓶药剂引发的血案#

    #论和谐队伍瞬间转变成修罗场为哪般#

    #说好的好基友、好丽友一辈子呢#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再也不相信爱了#

    ……

    想到药剂已经在自己包里,盛亚维也懒得再跟他们分说了——这群搅家精没理由还好,有理由,或者自觉有理由,再纠缠下去说不定药剂就到不了她口里了。

    判定清楚形势,盛亚维决定转换话题:“萨耶尔他们在炼化药剂,那缇拉和小寒呢,她俩总不至于也需要你们均药剂了吧,别告诉我她俩突然对大战不敢兴趣了...”

    “怎么可能!”掩护你送死一脸‘老大你在讲笑话吗?’的夸张表情,“说不定泡沫有一天不喜欢pk了,她俩也不会对大战不感兴趣。”

    泡沫哼了一声,却没有反驳。

    古怪的感叹表情很快变成了幸灾乐祸,掩护你送死贝戋笑着对盛亚维道:“嘿嘿,缇拉前段时间不知道怎么得罪了未宴老大,未宴老大突然撂开手,缇拉估计还在奥克斯忙得昏天黑地吧!你知道的...她向来对管理方面很苦手,而且奥克斯不管原住民还是玩家都野性难驯。”

    “反正我们出发前,缇拉是别想清闲片刻了。”掩护你送死最后下了一个定论,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

    盛亚维很没同伴爱地在胸前划了个十字,“...可怜的小缇拉。”

    别怪盛亚维对缇拉的遭遇没有同情心,连一点帮密友忙的想法没升起,都实在是掩护你送死说的“得罪”二字前应该加个“又”字!

    没错,这两人也不是第一次了。三不五时就来这么一着,大家都把缇拉的狼狈当大戏看了。只是以往未宴未央没这次这么绝罢了,想必缇拉这次是彻底把未宴未央惹恼了,不然也不会忙到连大战都不能参与。

    众人莫名觉得,这俩货最近好像...斗争升级了。

    说来盛亚维也觉得奇怪,上一世,这俩人也同为自己好友,因着自己见面后,也是现今这相处模式,好像真有天生八字不合这回事一样。

    不过想想两人的性格、行事,好像确实不太搭调,甚至可以说完全相反:一个习惯深思熟虑,一个做事靠本能。有冲突是正常的。

    在理智这一点上,未宴未央跟盛亚维应该算是一挂的,只是盛亚维在生活中表现得更随意一点,或者说更懒惰一些,不到影响大局一般不费力纠正别人身上的问题。

    但是吧,盛亚维总觉得未宴未央对缇拉格外严苛一点,而缇拉也特别喜欢挑战未宴未央的忍耐极限。

    盛亚维也有时候觉得缇拉有点刁。

    缇拉明明在处理庶务上很是不耐,依赖着未宴未央(因为盛亚维这个更亲近的长期处于‘掉线’状态),也算计不过未宴未央,却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明明知道未宴未央一生气她就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麻烦缠身,也不改(挑衅)初心。

    也是有性格。

    当然,最后的结局,一般还是有些完美主义的未宴未央因为看不惯缇拉把自己拨顺的事务弄得一团糟,而后妥协,半道或亲自、或派人重新把事务接管过来。

    也说不清谁克谁,反正盛亚维等人看戏看得很是乐呵。

    幸灾乐祸完毕,盛亚维又问:“那小寒呢?”

    问完,盛亚维突然打了个停止手势,“等等!你们先别说,我大概猜到了,让我来说说。”

    刚想开口的掩护你送死几人比了个ok的手势。

    盛亚维:“首先...那丫头是不是比你们先消化完药剂?”

    众人点头。

    盛亚维:“而后,她耐不住等你们的烦躁,还手痒了,便一个人【重音】出门逛了逛——因为你们都在炼化药效,所以会里没人拦得住她。”

    众人再点头——归纳的太符合寒芒先至的性格了。

    盛亚维:“然后她就再【重音】一次一去不回了?”

    众人忍笑点头。

    盛亚维一脸无语和...无奈。

    “说吧,她这次又怎么倒霉了...”

    盛亚维没有一点猜中事情发展的成就感,因为寒芒先至的行为模式太好猜了。

    “是又被赏金猎人追上了?还是又掉到奇怪的小秘境了?还是又被哪个变/态原住民盯上了?”盛亚维一脸不忍直视地问道。

    “都不是。她被天然阵法困住了。”梅林想到寒芒先至那个逗比的逗比遭遇,忍不住笑着回了盛亚维的话,“我们也奇怪,伊文思附近什么时候多了那么个天然法阵?小寒子没被困住我们都没发现。”

    “...那个天然法阵很难解吗,你们怎么没把她捞出来?”盛亚维问完,眉心一动,突然有了一个猜测。

    很快,这个猜测就被肯定了——

    “没。生活部的铭文大师们研究了下,解开不是问题。”梅林笑容中夹杂了三分戏谑,三分同情,四分认同...

    “只不过,未宴让生活部的人别忙着破阵,让小寒子自己在里面慢慢磨,既磨了她的性子,又省了她跟我们出来。万一她又跟丢了呢?我们一边应付敌人,还得一边费心找她。”

    “咳咳...未宴老大说了,‘她这时候被困,看来是天意不让她参与这次行动,你们不妨顺天而为一次,也算为天界一行养养精神、省省心力。’,转述完毕。”掩护你送死把未宴未央的语气学了个八成像,众人纷纷噗笑。

    “哈哈,我补充说明一点,未宴老大知道小寒在法阵里面听得到他说话也没特意避开,小寒估计快郁闷死了。”

    小胖表情中除了幸灾乐祸还带着对小寒的怒其不争。

    “她也是活该,明明知道自己的体质还忍不住到处跑,其他时候也就罢了,战前也不知道稍微忍一忍,还好这次的事不紧要...要是出发天界的时候来这么一着,那才有的她哭呢!”

    众人笑,不知道是笑寒芒先至的歹势,还是笑小胖的老气横秋——在他们看来,同属混不吝的小胖砸也就在这一点上能点评下小寒,从她身上找到优越感了。

    良心未泯的花灵说了句公道话:“...估计小寒也没料到她运气能差到在自家门口都被坑吧。”

    众人却笑得更欢实了,对视几眼,异口同声说道——

    “我们也没料到啊!”

    不得不说,寒芒先至可谓是菲尼克斯精英团最大的变化!

    不仅菲尼克斯,大部分公会的精英团成员都比较稳定,因为大神就那么几只、高手就那么些嘛,各大公会的班底一般都是固定的。当然,各大公会也从未停下收罗新晋人才的脚步,但后起之秀一般很难得的。

    寒芒先至就属于后起之秀,毫无疑问,还是后起之秀中最顶尖的那一类——毕竟进了菲尼克斯,还进了精英团,就好比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寒芒先至便是一马当先的那一个。

    即便是奇葩不少、怪咖汇聚的菲尼克斯,寒芒先至也是一尊传奇——她倒霉的频率和黙言触发幸运事件的频率几乎一样,并列菲尼克斯两大不科学。(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网游之位面相邻的书:商女谋夫宫心锦绣福妻有毒颜控是病贵女红妆炮灰求生手册深藏不露,妾的纨绔昏君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半衾寒快穿之推倒神将军二十三灿烂的重生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