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亡灵统御

【书名: 网游之位面 正文 亡灵统御 作者:越王禹

强烈推荐: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都市之最强纨绔锦桐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太古仙王     “嘿嘿,我们说得是‘可能’,万事都有个意外嘛...”其实玛金也在飞行器上呆烦了,但看盛亚维烦闷到危险的神色,他知道自己现在万不能抱怨的:谁让他先前说了大话呢?

    “是小花和小黑的问题,可别赖我们,我也没想到他们会借着天赋神火进化来炼骨...”玛索更稳得住,或者说脸皮更厚?“要说,我觉得这是你这个雇主的问题,他俩跟你呆久了,也喜欢上压迫自己的极限了,以前没听说他俩这么...爱冒险。”

    盛亚维气笑了:“还怪我咯?”这几十年她已经没干什么压迫自己极限的事了好么?这么牵强的说辞还说得理直气壮,果然只有玛索前辈这种道行深的了吧?

    “没,他们有样学样是他们的事,怎么能怪你?”玛金没玛索那么厚颜,或者说他难得有机会扮一次红脸,便这么说到,“看这火焰的色泽,最多三天吧,肯定能进化完了,这次真不忽悠你。”

    盛亚维闻言,加持鹰眼术,细心看了看火焰,焰心果然已经无限趋近于纯黑和纯白了,三天应该紧够了吧...

    要说他们四人蹲在飞行器上也是无奈之举。

    刚开始进化的时候,盛亚维没料到进化到焚世之炎和净世之炎的天赋神火居然这么难以忍受,她想着,她好歹和小花、小黑好歹有契约在身,他们,四人哪怕在小花小黑无意识的时候,也应该会被归为自己人的吧?

    而看山谷中被蔓延开来的火焰灼烧着,依旧保持原样的土、石、植被,盛亚维并不太担忧——想来。初初进化的焚世之炎和净世之炎,应该达不到后期那么可怕吧?

    然而事实告诉盛亚维,她天真了一把。

    焚世之炎和净世之炎确实没针对他们,甚至还在有亡灵靠过来占便宜的时候主动帮他们应敌,但焚世之炎和净世之炎对灵魂的震慑并不会因为天赋神火主人有所偏向就能收敛干净的,就像她当初未能将法则气息全盘掌控时,连好友们都本能地对她回避一二一样。

    身处焚世之炎和净世之炎的包围。他们四人本能地感觉骨冷。

    山谷的土、石、植被全不受两种火焰伤害。恐怕是因为它们跟诱发天赋神火进化的神石挨在一起太久了,自然而然多了些非种族天生的特性吧。

    要让盛亚维几人离开山谷,他们又担心小花和小黑遇到进化问题或偷袭什么的;离太近。无疑是自讨苦吃。于是四人便飞上了天——又能防备外敌,又能少受点烈火灼烧之苦。

    于是问题来了,御空也要耗费精力的,别说盛亚维。就是让天生具有飞行能力的海曼天天挂天上他也受不住啊!盛亚维这时候就非常感谢菲尼克斯一群生活玩家什么好东西都喜欢给她留一份的习惯了,果然有备无患啊——飞行器就是其一。她还以为自己能用上的机会肯定很少呢!

    要说盛亚维他们怎么‘恰好’找到这处的?那也是有因由的。

    虽然推迟了许多年,多次来往冥界和人间界的盛亚维想了想,还是前往魔神殿第三分殿拜见了瓦沙克魔神。

    好在这位魔神冕下如《魔神注》记载的那样,性温和。倒是让盛亚维提起的心放下了不少。

    而且显然,瓦沙克魔神对盛亚维及小花、小黑几人比较欣赏,虽不知是得益于他们几人的天赋、身份。还是菲尼克斯和瓦沙克领地的合作愉快,总之。盛亚维几人在魔神分殿跟瓦沙克相处挺愉快的。

    如果说,瓦沙克魔神对盛亚维、玛金、玛索、海曼的温和还有所收敛,尤其对有些看不透的盛亚维、玛金、玛索三人怀有几分好奇之心的话,那对亡灵二人组小黑和小花,瓦沙克魔神就真的是不吝指点了。

    而神石的位置就是瓦沙克魔神提示他们的,盛亚维几人也是存着三分怀疑、两分碰运气、五分顺便走走的心,跑来深谷一游。

    结果,小花和小黑这下可算是收了份大礼,连带盛亚维也能沾不少的光。

    进化如期发生,盛亚维还有点不安来着,被玛金、玛索和伊尔维纳科普了下冥界关系谱,适才安下心来。

    亡灵域处于魔域、地狱等几个冥界大势力领域的交界处,是生灵死后最容易去往的地方,比如:魔域一般是先天魔神们退出大世界舞台后定居的地方,地狱是天使、天神堕天后占据的领土,还有冥界土著避居的、连死灵都不敢轻易靠近的深渊。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个道理放在四海之内皆准,死人也一样。

    冥界明争暗斗虽不如人间界激烈,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比如前堕天使、堕天神们跟先天魔神们碰到,不打个七八个月(……)都不合常理,盛亚维一行人这几十年就碰到过几次,只是考虑自家几人的战斗力,盛亚维他们每次都远远避开了,其实这些矛盾不难理解,天使、天神堕天前,不知道跟先天魔神们厮杀过多少次,两方填进去不知道多少人(or神)命...有些仇恨不会因为一方叛出了老东家,就可以一笔勾销的。同理,冥界土著们跟后来迁入的势力关系也不可能一片和谐——打个比方,想想地球美洲的印第安人最初跟西方殖民者对上的局面,大家就可以照此推算出冥界土著和冥界后来者们的关系了。

    而亡灵域就属于冥界的兵家必争之地,魔域等冥界势力的兵哪里来的?千万别说是生的,这些冥界种族具不具备生育能力暂且不论,就说他们有生育能力,依法则对实力过于强大的种族的限制,冥界居民也生不出一、二、三……百万军团的后代啊。冥界的人、兵,都是生灵死亡填上的。

    如果其他域坐视不理,亡灵域必然会在冥界一方独大,哪个乐意?好在生灵死后不是一到亡灵域就那么特别特别强大的。给了其他冥界领主拉拢、保持或扩大军力的机会。

    亡灵没有生灵那么多欲/望,一效忠哪位一般都从一而终,所以,脱离亡灵域的高阶亡灵不少,当然,留下的也有,所以亡灵域是冥界唯一一个从低到高什么等级死灵都有、最像人间界的界域。

    总而言之。其他冥域的冥界大佬对亡灵域的态度是很复杂的。又亲近、又忌惮,帮扶有之,利用有之。就像对人类一样。

    而瓦沙克魔神这行事,相当于慷他人之慨——反正他手下的魔兵也用不上甚至靠近不了那块无名神石,留在那地儿,指不定以后便宜了哪方势力。要是便宜了地狱那边的人,可不就是给他们魔域添了个大敌吗?还不如让小花和小黑去试试。虽然他俩不算魔域的自己人吧,至少也是偏向魔域的。

    虽然,盛亚维有直觉他们这次不会无功而返,但没想到效果这么立竿见影啊!

    果然还有小花和小黑一直只吃不吐。压着没法晋阶,积累深厚的原因吧...

    ……

    两日之后,看着火海慢慢收拢。盛亚维果断给玛金点了个赞。

    不过进化结束,对亡灵有威胁的气息范围越来越小。盛亚维知道——麻烦来了。

    看着山谷周围越聚越多的骷髅架子、异形怪物,盛亚维有种回到几十年前,在叹息之地被一群僵尸围住的‘美好’时光...只是周围少了自家的小伙伴。

    ‘不过,现在也不错。’

    盛亚维心情很好,虽然小伙伴们没赶上趟,但‘老伙计’们在也聊胜于无啊

    尤其小花和小黑天赋神火进化,现在能吞噬他们的黑暗生物,冥界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盛亚维少了顾忌,在冥界大闹一番也不怕了,了不起以后进入冥界小心一点。

    等待的时候,飞在天上可以监视更远,但开打以后,就会变成最好瞄准的靶子了。

    盛亚维收起飞行器,和海曼、玛金、玛索飞回地面上,激活所有装备,手中技能蓄势待发...

    然而...

    盛亚维几人大干一场的心被无情戳破了!

    被当做炮灰驱赶到山谷中的低阶亡灵,一靠近,很快便由气势汹汹变成了懵懂茫然。

    几乎所有低阶亡灵都收起了骨枪骨刀,而后更是冲着盛亚维几人...身后的小花和小黑跪了下来,跪下不说,还瑟瑟发抖...一群骨头架子、奇怪异形在那儿瑟瑟发抖,场面别提多寒碜了。

    ‘d?!’

    盛亚维几人脸上是大写的‘懵逼’二字。

    盛亚维:【什么情况?】

    海曼:【我哪儿知道?】

    玛金:【我总觉...可能是小花或小黑觉醒了什么了不得的技能...】

    玛索:【不是可能,是肯定。】

    盛亚维、海曼:【同感。】

    盛亚维:【可能因为我们不是亡灵,所以才没感觉吧...】

    玛索:【看看再说。】

    “滚——”

    一声熟悉的清喝在山谷中爆开,回荡不去。

    那些跪地的亡灵如蒙大赦,有些甚至连掉到地上的骨刀、骨剑,碰掉的胳膊腿儿都不敢捡,就连滚带爬地退出了山谷。

    盛亚维很庆幸自己这些年没忘了虚心学习、精修冥界各类语种,不然还真听不懂小花这句亡灵语喊得是啥,恐怕会以为小花念了什么了不得的咒呢!

    盛亚维:“霸气侧漏。”

    海曼:“威武雄壮。”

    玛金:“女中豪杰。”

    玛索:“王者风范。”

    【行了,你们还是别在这里搞什么成语接龙了,】伊尔维纳提醒到,【小花既然醒了,你们赶紧去问问什么情况啊!】

    “还用问吗?我刚刚都想起来了...”玛索咳了咳,“估计就是觉醒了亡灵统御这天赋呗,小花好歹是做过千古一帝的头号女王,被凯恩、圣凯恩那群人供奉了这么多年,觉醒这天赋也不算太稀奇嘛!”

    “嗯嗯。”盛亚维跟着点头,她也是才想起这对亡灵来说跟作弊没差的天赋技能。

    亡灵统御这技能之罕见比天赋神火也没差多少了,所以他们才一时没想到。

    一般高阶亡灵对低阶亡灵有天然压制,但压制不代表能让对方臣服,这也就是亡灵统御作弊的地方,觉醒者不仅能让低阶、同阶亡灵无条件臣服,还能越阶压制甚至短时间统治,也就是说,冥界除了各路魔神、堕天使、深渊魔物等大佬,点亮天赋神火和亡灵统御两个外挂的小花谁都不用忌惮了。

    像是想到了什么,盛亚维眼睛就是一亮!

    亡灵统御还有个逆天的地方,只要亡灵觉醒了这个天赋,甭管啥职业、啥物种,无论是亡灵骑士,还是巫妖,都能像亡灵召唤师一样召唤亡灵生物...无限制的那种。

    ‘这下不用等我自己学会亡灵天灾,就能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亡灵天灾了...削弱版跟正版也没差多少。’

    ‘尼玛,打群架什么的,可算轮到咱们‘人’多欺负人少了!’

    也许是感应到了盛亚维热切的眼神和激荡的意识波动,小花目光一转,跟盛亚维的目光对上了,小花眼中被冒犯的怒火渐渐熄灭,冲盛亚维扯出了一个笑容...虽然有点僵硬。

    盛亚维才不介意,小花本来就不喜欢笑,笑起来哪次不僵硬?对小黑都不例外。而且,小花的这个笑容代表了,她同意了盛亚维以后一有空子就好好尝试一把‘以多欺少的爽快’的提议。

    笑过之后,小花看向了自家老伴儿,也不知道小黑怎么理解小花这眼神的,他冲小花谄媚一笑:“老婆,厉害!”

    “噗——”

    盛亚维几人不由笑了——小黑果然是拍媳妇马屁经常怕到马腿上的好手!

    他这话说出来,不就像在说,小花刚刚那表情是求表扬吗?一点也不符合小花高贵冷艳的人设好么?

    小花果然立马唬起了脸。

    “蠢货。”

    “我是问你觉醒什么技能没?”(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网游之位面相邻的书:商女谋夫宫心锦绣福妻有毒颜控是病贵女红妆炮灰求生手册深藏不露,妾的纨绔昏君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半衾寒快穿之推倒神将军二十三灿烂的重生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