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9 晋阶

【书名: 网游之位面 chapter 19 晋阶 作者:越王禹

强烈推荐:仙植灵府都市之最强纨绔最强医圣六零时光俏半个丧尸来种田至尊主播锦桐太古仙王     四个小时过去,法阵的波动开始慢慢平息,奥尔里多知道,自己的学徒已经是初级法师了。而且是黄金初级法师。

    奥尔里多的心中有着无限的豪情,黄金级啊,多么难得!特别是第一次晋阶就是黄金级。奥尔里多对盛亚维的未来更加期待了。

    尤其盛亚维还是奥秘法师,黄金级的奥秘法师,不知道要甩同阶普通法师几条街,不,应该是几个城。奥尔里多相信,现在就是有100个初级法师一起攻击,凭借盛亚维对法术的掌控,也能将他们玩的团团转。这还是在,现在盛亚维没有构建初级法术的前提下。等盛亚维构建了初级法术,那么就是人数在多十倍,也只会重现盛亚维在秘境中收拾尖齿鼠的情景。

    控制水晶的灰光黯淡了下来。当灰光彻底熄灭时,奥尔里多正准备上前,唤醒盛亚维。

    法阵的魔纹却突然又亮了起来,剧烈的魔法波动,让奥尔里多内心一紧。

    法阵边缘的圆圈升起了一个彩色的光罩,阻挡了奥尔里多的脚步。

    奥尔里多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传说中的那个惊喜,才缓缓放下了提起的心。甚至开始为盛亚维祈祷。

    彩色的光罩不仅阻挡了奥尔里多的脚步,也阻挡了奥尔里多的视线。

    奥尔里多试图用自己的精神力深入,无果后。只能叹了一口气:始祖果然是始祖。

    光罩中的盛亚维,表情却一直在变幻——平静、疑惑、烦躁、抓狂、绝望、痛苦、疲倦等等一一划过,最后又定格在平静上。只是这个平静却与刚开始的平静有了不同,多了一丝安然的味道。

    光罩消失。

    盛亚维面带憋屈的走出了法阵。

    法阵外不仅站着奥尔里多,竟然连诺博、赛洛、梅林都在。

    看到盛亚维,众人松了口气。

    奥尔里多、诺博、赛洛异口同声得说到:“终于出来了!”

    而梅林也感叹了一句:“果然是个麻烦家伙,连晋阶都能遇到麻烦!”

    盛亚维不理梅林的吐槽,问奥尔里多:“过了多久了?”

    “都已经一个星期了。”

    “才一个星期啊。”盛亚维用一种说不出的怅然语气感叹道。

    ※※※

    盛亚维在晋阶法阵启动后,就进入了状态,将晋阶的那点痛苦抛到脑后——对于本就耐的住痛苦、并且经历过7次晋阶的盛亚维来说,虽然这一次要比上一世第一次晋阶要痛,甚至能达到晋阶中级奥义法师的疼痛度,但离她的疼痛极限还差的远呢——盛亚维完全将思维都沉浸在了感受晋阶法阵对她精神力和肉身的改造。

    晋阶结束时,她还意犹未尽着呢,更别说奥尔里多担心的失去意识了——完全不可能好吗。

    但是接下来,她还没睁开眼呢,就突生变故。

    她的意识被一股无法抵抗的巨力拉扯,当巨力消失时,她的意识到了一个寂静的空间。

    她知道这个就是那个所谓的“始祖的惊喜”。

    在这个寂静的空间,没有声音,没有光,也没有除了她以外的人——她甚至不算人,只是意识而已。盛亚维只能选择散发意识波动或者思考,连说句话都不能。

    刚开始,她还能平静。但是她很快就发现,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如果什么都不想,思维会变慢。为了避免思维僵化,她只能一直回想所有经历过的事情。但是当她把三世的经历都来来回回扒拉几遍以后,空间仍然没有动静,她便不可避免的开始烦躁起来。

    可惜,不管她怎么样的愤怒、抓狂、痛苦、绝望,都毫无办法,也毫无作用——仍然没有人理她。

    意识经过一系列的剧烈波动,有些疲倦了。

    盛亚维甚至开始思考起一些无聊的问题。

    我的生命有什么意义呢?活着,生活着。

    我会一直这样存在吗?怎么可能!

    我为什么要玩位面呢?回家。

    位面对我来说,除了回家就没别的意义了吗?不,它已经是我生命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遇到的那些人,对我来说真的就只是过客吗?当然不是,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都让我成了我!也许他们会离开,但是记忆却永在。

    ……

    甚至到了最后,她开始享受起了这份寂静。她发现在这片寂静中,她可以更清晰的思考自己的过去、现在、未来。

    当她的情绪完全平复时,有种已经过了几年的感觉。

    此时,这个空间中出现了一丝亮光。

    一丝、两丝、三丝……光线出现的越来越多,出现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形成了一个光球。然后光球开始扭曲,不断地收缩、伸长。

    最后形成了穿着魔法袍的男子形象。当男子睁开眼时,让人可以忽略他因微卷长发、秀致的眉眼而略显妖魅的长相,只能注视着他那深邃、神秘的眼神。

    但,盛亚维毕竟是盛亚维。

    她很快就回过了神,并不理会那个男子,而是又开始思考别的事情。

    妈蛋,这人绝对是把自己扔在这里的那个变/态始祖,理个毛线啊。

    感受到盛亚维的反应,男子的眼中划过一丝不可思议。

    “丫头?”

    叫个屁,叫了老娘也答应不了。还是继续想想那头冰凤吧,它的位置在哪来着?

    “这个拉风的出场我可是想了很久来着!给个反应啊?”男子话一出,刚才那高大上的形象瞬间瓦解崩裂。

    果然是神/经/病。唉,那个雷火石矿脉的线索是在哪里接来着?

    感受到盛亚维拒不合作的态度,男子也没有气馁。而是继续叨叨叨叨。

    “丫头,你为什么不理我?”

    “丫头,我跟你说……”

    “丫头……”

    丫头、丫头、丫头。

    盛亚维实在被他吵的心烦,终于无奈地向他散发了一道意识——给我捏个能发声的身体,不然顺便你怎么吵我也不会再搭理你!

    “这个简单。”

    男子手一挥,又是一个光球出现,光球很快被他捏成一只家兔。

    轻笑着一弹指:“进去吧。”

    盛亚维就感到自己的意识被拉到兔子身上。

    盛亚维有些不爽。

    “给我捏个人的形象你会死啊?。”只见,兔子口中蹦出一句人声。

    “我觉得这只兔子比你的人类身体好多了啊!而且家兔多可爱,多温顺啊!”男子戏谑一笑。

    我一点也不可爱、一点也不温顺!真是对不起你了啊!

    “有事说事,没事就放我回去。”盛亚维不耐烦的道。

    “这么冷淡!你就不怕我生气,把你扔在这不管?”男子虽然这么说,却带着毫不在意的笑容,把盛亚维现在的兔子身体捧到手心。

    只见盛亚维用她现在的兔子眼送了男子一个大白眼。

    “好吧,好吧。其实我也没什么事儿,就是好奇,想见见能在学徒级就杀死双足火蜥的人。”

    “那你现在见到了。可以滚了吧?”

    “见了,没见够啊!果然是比我当年还厉害的丫头,神智够坚定!”说着,男子将自己的额头抵在盛亚维的额头上。

    眼神望入盛亚维的眼底。

    “身为冒险者又有如此天赋的你,应该很快就能赶上我的步伐吧!与你并肩的那一天,应该不会让我等太久!”

    回应他文艺的是,兔腿对着他眼睛毫不留情的一踹。

    “嗷!”男子痛苦的捂住眼睛。

    “这是你把我拉到这里的回礼。”盛亚维蹦到地上,“我说...你根本就不痛吧,痛苦的表情太假了!”

    男子果然将捂住眼睛的那只手放下:“嘿嘿,别这么说嘛,好歹我专门为你造了这个湮灭秘境耗费了我不少法力啊。”

    “我太荣·幸·了!”盛亚维咬牙。

    “是吧!是吧!很有用吧?”男子装作没听懂盛亚维语气中的深意,兴奋道。

    “非·常·感·谢!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别这么客气嘛!我会不好意思的。”男子用手指卷了卷自己的长发,露出一个扭捏的表情,这个表情放在他一个大男人身上竟不显突兀。

    跟这种厚脸皮的神经病交流是很痛苦的一件事儿,盛亚维现在很想想快点离开。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里呆了多久,也不想影响自己的后续计划,她只能无奈地问了句:“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我回去?”

    男子闻言,笑得妩媚。

    “很简单的,只要你说一句‘始祖,您真是英明神武,我真的很仰慕您!’,我就放你离开。”

    “……那我还是就呆在这吧。”

    “好了,好了。玩笑到此结束。”男子收敛了笑容。

    “其实,我做这个秘境是想告诉你——魔法就像这个秘境一样,是十分寂寞。你可以烦躁、可以痛苦,但是你绝不能放弃。你之前就做的很好,至少你没有选择寂灭(这里就是有点脑死亡的意思)。”

    盛亚维闻言,沉默了。

    “第二想告诉你的就是——思考是魔法的第二条生命。”

    “我要说的你应该已经有深刻感悟了。”说着,他的身体的光线慢慢淡去,“那么,小丫头再见了。”

    他身影淡去的同时盛亚维的兔子身体也慢慢淡去。

    在即将消失时男子却玩味地对盛亚维眨了眨眼。

    那股熟悉的巨力拉扯盛亚维意识的同时,一句贱贱的话也飘到她的耳朵里。

    “哎呀,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你——以后你每次晋阶我都会来看你的。有没有很高兴啊?”

    当意识回到身体,盛亚维脑子里只有一句。

    我!x!

    变/态如影随形,盛亚维很怀疑自己以后还能不能享受晋阶以后的愉悦了?!

    ※※※

    “这么久才出来,我还以为你要被他折腾死了呢!”奥尔里多心有余悸地说。

    虽然自己遇到过几次始祖精神体分身,都没有什么危险。但是始祖那种变/态——明显是没有人品保证的。

    奥尔里多还真怕那人一个心血来潮就把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学徒弄没了。

    看盛亚维没事儿,奥尔里多的好奇心就冒出来了:“见到他了?”

    “见到了。”盛亚维沉重得点头。

    不仅见到了,以后每次晋阶都会见到。

    奥尔里多突然有些感慨,自己的天赋平庸(跟盛亚维相比)一点也是好的,至少自己见到始祖的时候已经比较高阶了,还是有过一段纯真美好的岁月。

    听着两人的对话,赛洛和诺博脸色都是一变。

    “那个他,不会是指你们的那个始祖吧?”

    奥尔里多一点头。

    盛亚维就遭到了诺博担忧的目光和赛洛同情的目光洗礼。

    他们一系的始祖可是在高阶npc法师中有着赫赫威名的,诺博也听人提起过。

    而赛洛可是奥尔里多的好友,他们两个以前也是经常一起出去冒险的。他也受过奥尔里多牵连,被他们的始祖折腾过。虽然次数不多,却每次都让他毛骨悚然,现在都还记忆犹新,比如——地狱3日游啊,黑暗精灵老窝历险记啊,空间裂缝聚集会啊!

    对盛亚维的遭遇,他们凉热虽然不清楚,却也知道肯定特别不美好。

    他们也猜到盛亚维肯定被他们的始祖盯上了,对于她未来的遭遇,也能想象的到。

    惨!真惨!

    本着坑学徒的本性,赛洛对奥尔里多提议道:“现在他们两个都已经晋阶了,等他们两都学几个初级技能,就让他们结伴出村吧。”最好在结伴的途中产生像自己跟奥尔里多一样的革命友谊,那样我受过的苦臭小子也能体会到了,不,也许比我还苦。

    奥尔里多还没回答。

    梅林就嚷嚷了起来:“老头,别随便帮我下决定啊!谁要跟她一起走啊。万一她拖我后腿怎么办?”

    一说完,梅林就被赛洛赏了一个爆栗。

    不过还没等赛洛开口教训他,盛亚维就冷不丁来了句:“那就打一架吧!”

    接着,盛亚维又补充道:“你赢了,你就自己走。如果我赢了,呵呵...”

    赛洛和奥尔里多都惊奇的看了一眼盛亚维,这次居然是盛亚维提出了打架。

    按梅林和她的性格,怎么看都会是梅林先提出来吧——那小子要单纯的多、也禁不起激的多。

    存着看热闹、看对方学徒本事的心,两位老人没有阻止他们起冲突。

    而梅林的反应果然对得起两人对他的看法,理解了盛亚维未尽之语,他便火冒三丈。

    “打就打!谁怕谁!”小爷可是双特殊职业的人,不虐死你,我就把名字倒着写。

    “小爷也不占你便宜,等你学几个初级技能,咱们再打!”

    “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网游之位面相邻的书:商女谋夫宫心锦绣福妻有毒颜控是病贵女红妆炮灰求生手册深藏不露,妾的纨绔昏君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半衾寒快穿之推倒神将军二十三灿烂的重生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