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7 铭文天赋

【书名: 网游之位面 chapter 17 铭文天赋 作者:越王禹

强烈推荐:半个丧尸来种田仙植灵府都市之最强纨绔最强医圣六零时光俏至尊主播锦桐太古仙王     “你个死丫头!这算小事儿?”奥尔里多激动地站起来,指着盛亚维暴怒地问。

    听到奥尔里多的问话,盛亚维眉毛一扬。

    她走到桌前,身体前倾,挥开奥尔里多的手。

    双手撑在桌面上,问:“怎么就不算了?”

    盛亚维用双手食指轻叩桌面,继续道:“只是让你推荐,又不是让你帮我成为诺博大师的学徒。也就一句话的事儿,难道还不算小事?”

    盛亚维看着奥尔里多的面色——由红变青、由青变紫、最后定格在黑色。

    “这不是重点。我....”奥尔里多绞尽脑汁地想着能够拒绝的理由。

    “这就是重点!”盛亚维打断奥尔里多的话。

    盛亚维收回撑在桌面的双手,左手抱臂,右手拇指轻弹中指。

    慢条斯理地来了一句:“难道你说话不算话?”

    看着奥尔里多脸上飘过的暗红和尴尬的眼神,盛亚维毫不意外——自己猜对了。

    盛亚维摇了摇头:“嗤,想不到我的导师居然是这种人~”“食·言·而·肥!”

    “为·老·不·尊!”

    随着话语,鄙夷的眼神轻飘飘地落在奥尔里多的身上,造成了会心一击。

    “好!了!不就是跟那个老东西说句话。我带你去还不成吗?”话音刚落,奥尔里多就感到自己胸闷了。

    盛亚维这时才放下了胸前的双手,喜笑颜开。

    “择日不如撞日,咱们现在就去吧!”

    “……”奥尔里多怨念地看了盛亚维笑容可掬的脸,就不能给自己点缓缓的时间?等会儿那个老家伙肯定会抓住机会可劲儿嘲讽自己吧!

    奥尔里多都帮他想好台词了。

    “你不是炼药很厉害吗?怎么不教你学徒?”

    “哎哟,不会是教~不~会~吧?我说你怎么这么多年不收学徒呢!”

    “看来实力强也不顶用啊!”

    “就你这样的,还是别误人子弟了吧。”

    “你的学徒我怎么会收?那我不是就跟你一样了吗?多降低我的格调啊。”

    ……

    越想越心塞,关键是奥尔里多知道自己不能反驳那些话。不然肯定会被自家学徒惦记,以后不知道会给自己挖多少坑呢。

    自己现在不是正被坑着嘛!

    ————————————————————————————

    所以,当诺博看着奥尔里多走进自己的休息室时,那黑漆漆的脸色——还以为奥尔里多是来找麻烦的呢!

    “怎么?会长,‘您’‘莅临’陋室是有什么指教吗?”诺博摘下银丝掐边的眼镜,语气嘲讽地问道,尤其是说到您和莅临时。

    “不是。”奥尔良板无视他语气中的讥讽,板着脸语速飞快地道,“这是我的学徒——亚瑟,她想跟你学习铭文。”

    说话的同时,奥尔里多顺便将站在他身后的盛亚维推到诺博的面前,自己后退几步。

    诺博听了他的话,目光清冷扫视了一下他僵硬的神情和烦乱的眼神,又探究的看看盛亚维。

    居然没有开口刺激奥尔里多,反而对盛亚维轻笑了下。

    道:“想当我的学徒?可以,只要你能在3天之内画出我指定的铭文。当然,我也会给你做示范的。”

    简直称得上是和颜悦色了,让奥尔里多以为他吃错药了,也让盛亚维有些受宠若惊。

    “真的?”盛亚维不确认地问道。

    “言出无悔。”

    “不过,是普通的学徒还是传承级的学徒,我会考察后视你的表现而定。”诺博补充。

    盛亚维闻言,没有一点不舒服反而微微一笑,“那您现在有空吗?”

    “当然。”诺博起身,走到盛亚维的身边时,说道:“走吧,去我的实验室。”

    接着似笑非笑地瞟了眼自从进门就说过两句话的奥尔里多,便不发一言地从他身边穿过。

    盛亚维跟上诺博,路过奥尔里多时,对他低语:“谢了,老头。你可以功成身退了!”

    看着盛亚维和诺博有说有笑的走远,奥尔里多心里升起一种比平时和诺博吵架时更深的怒火。

    奥尔里多很不是滋味。

    偷偷关注盛亚维的奥尔里多当然知道她锻造的天赋非凡。依他对盛亚维性子的了解,她既然敢说想当诺博的学徒,铭文天赋必定也差不了。可是,她怎么就没有药剂和炼金的天赋呢!

    那个契约,代表了他希望帮助的盛亚维的强烈心情和决心。所以,当盛亚维让他帮忙的时候,他再不乐意也推荐了。其实,即使盛亚维不说那些话,他最终也会向诺博推荐她的——只是会偷偷摸摸地找诺博。

    可是就在刚才,他发现自己能帮助她的地方真的很少。她擅长得辅助职业正好都是自己不擅长的,自己帮不上什么;尤其是现在连他老对头都对盛亚维有帮助了。自己能帮她的就只有关于奥秘法师这方面,可是她在这方面又天赋异禀,自己对她帮助真的十分有限。

    奥尔里多越想越觉得,自己除了足够关注她以外,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导师,说不定自家学徒已经在嫌弃他没用了。

    因为内心的失落,奥尔里多脸上都显出了几分颓废。

    如果盛亚维知道他的这些想法肯定会笑喷。再送他一句——想~太~多!

    盛亚维与人交往的标准从来不是对她有没有用,而是看对她是否真心。

    盛亚维现在甚至不知道他立下契约的情况下,就已经把他归为“重要的亲人”行列,与第一世的大姐、三妹以及这一世的梅林属于一列了。如果知道了契约和内容,说不定他在盛亚维内心的地位可以与她第一世的母亲比肩了。

    而且现在,盛亚维跟诺博的相处情形并不是他所想的那种有说有笑。

    只见,诺博用余光看了看呆立在那不动的奥尔里多,对盛亚维说。

    “你这样对你的魔法导师,真的好吗?”

    “这不正随了您的愿吗?”盛亚维对诺博的装腔作势很不屑。

    其实,盛亚维早看出来诺博之所以这么好说话的原因了——不就是想看奥尔里多现在这副不是滋味的样子吗?

    诺博早就摸透奥尔里多的性格了——看着自己的得意门生不跟着自己而是跟着自己的老对头学习,肯定每天气得挠心挠肺。所以,盛亚维只有不是太差劲儿,他都会收她为学徒——就为了每天能用这个事儿恶心恶心奥尔里多。

    而盛亚维之所以会顺着诺博的意思,也是有这么个意思,谁让奥尔里多经常对她恶声恶气的。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因为,这么做她可以很轻松的获得一个辅助职业导师。

    所以,奥尔里多在那里想东想西的行为,可以简称为自虐,还如了两人的愿。

    “知道还顺着我的意思?”诺博对盛亚维扬眉。

    “当然,不顺着您哪能气着他啊!”盛亚维轻笑。

    “你这性格!”诺博失笑,“怪不得自从收了你以后,经常能在魔法塔里听到拿老家伙的怒吼。”

    “谢谢夸奖。调/教他是我的义务,我会把这个义务一辈子记在心上的!”

    “你一直这样也不怕把他气坏了?气坏了你可就没有职业导师了!”诺博语气中不掩对她所作所为的赞赏和对奥尔里多的幸灾乐祸。

    “放心吧,老头身体好着呢!再说了,气气更健康,我也是为了他好!”盛亚维脸上那假的不能再假的体贴让诺博直接笑出了声。

    不过诺博也没有忽略盛亚维眼中说起奥尔里多时,显露的自然而然的亲近。

    “也不知道奥尔里多收你为学徒,是他的幸运还是不幸了!”

    ——————————————————————————

    实验室中。

    诺博示范了几个铭文以后,便停下了手。

    问盛亚维:“看清楚了吗?不清楚的地方可以问我,或者我再给你示范一遍?”

    “清楚了。我可以现在开始吗?”盛亚维问。

    诺博看着她跃跃欲试的表情,眉心一皱:“小女孩,有自信是好事,过分自信就是坏事了!”

    诺博话中的质疑,并没有打击到盛亚维。好歹曾经也是个大铭文师,系统认证的!不至于连几个基础的学徒级的生命恢复、法力回复、思维清晰之类的常用铭文都画不出。

    在注意到诺博的铭文与通用铭文有几个不同的线条时,盛亚维就迫不及待的想要亲自感受这几个线条的作用了。

    “我真的想试试。”盛亚维目光恳切地盯着诺博。

    诺博看劝不住她,只能无奈加警告:“你可以试,但是你如果失败了,就必须照价赔付我的材料损失!”

    满脑子都是他刚刚所画的铭文,盛亚维毫不迟疑的点点头:“好。”

    看这样都打消不了她的热情,诺博只好让到一旁。

    盛亚维拿起铭文笔,掂了掂,知道自己该用什么力道后,便蘸了点瓶中的瑟银墨水。

    盛亚维在绘制之前,分神吐槽了下——用这么纯净的瑟银墨水画这么低级的铭文,简直是自己这两辈子最浪费的行为了!不过还挺带感的。

    吐槽完毕,盛亚维就开始聚精会神绘制铭文。

    盛亚维一开始绘制,诺博就惊讶的发现,她的手特别稳,而且下笔没有丝毫的犹豫,简直一点都不像初学者,就是一些有几百年经验的铭文师能做到她这个程度的也极少。

    诺博觉得盛亚维的心态太适合铭文师这个职业了。

    随着盛亚维的绘制,诺博看着她手下的铭文与自己绘制的越来越像直至分毫不差,他便知道,自己关于铭文学的知识终于迎来了它的传承者。

    就像盛亚维所知道的那样,她不仅是心态,连她本身都与铭文太契合了——这可是她第一次绘制有改动的铭文!

    而且一世,让她能够深入了解铭文本质的契机,已经来了,也被她抓住了!

    当盛亚维想要开始画第三个铭文时,诺博开口了。

    “不用画了。”

    盛亚维有些迷惑、有些意犹未尽地转头看着诺博。

    “亚瑟。你已经是我的学徒了。传承级的。”

    诺博感慨起世事无常。其实,他之前根本没想过会将盛亚维当作自己的传承者,那句传承者只是气奥尔里多玩玩的,传承在米斯特瑞大陆从来都是一件严肃的事情,气奥尔里多这件事还没重要到这个地步。

    而且他也不相信,盛亚维的天赋能好到让他收她当成传承者。所以他才故意用改动过的学徒级铭文,就是为了让她多经历几次失败。这样就给了他只收她当普通学徒的理由。而且经过他改动的铭文,也排除了她提前练习、作弊的可能。

    可是没想到啊!盛亚维的天赋会高到这样,让他不收她当传承者都不甘心(普通学徒是可以换导师的)。要是跑了这个天才学徒,他会悔得肠子都青了。

    这下可以说是戏言成真了!

    ‘这么说起来,我还得谢谢奥尔里多那个老家伙了?!’诺博心里嘀咕着‘呸!看他刚才不情愿的表情,有个屁的功劳!’

    这么想着的诺博,越想越理直气壮。

    陷入他自己世界里的诺博,盛亚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忍住。

    “诺博导师,”盛亚维轻唤,“我想继续画下面的几个铭文,可以吗?”

    诺博回过神来听了盛亚维的话是一阵黑线,还没忘了这茬呢!难道成为自己的传承者还没几个铭文有吸引力吗?

    诺博脸色一沉:“不!能!”

    以后有的是机会绘制铭文,急什么!现在应该是为‘成了诺博大师的学徒’而高兴的时候吗?你人生的重点呢?诺博看着盛亚维,恨铁不成钢地想着。

    盛亚维脸上露出的遗憾,让诺博眉心一跳——突然很理解奥尔里多面对她时的心情了。

    这·妞·太·欠·抽·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网游之位面相邻的书:商女谋夫宫心锦绣福妻有毒颜控是病贵女红妆炮灰求生手册深藏不露,妾的纨绔昏君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半衾寒快穿之推倒神将军二十三灿烂的重生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