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9 被揪耳朵了

【书名: 网游之位面 chapter 9 被揪耳朵了 作者:越王禹

强烈推荐:都市之最强纨绔最强医圣仙植灵府六零时光俏至尊主播半个丧尸来种田锦桐太古仙王     下楼途中,盛亚维遇到了因实验材料不够从魔法实验室出来、准备去大厅挂任务的坎迪斯。

    坎迪斯殷勤地与“让自己摆脱大厅任务”“重回魔法世界”的盛亚维打招呼。

    了解了盛亚维是要去申请奥尔里多的魔法助手,坎迪斯用歆羡的语气道:“天赋真是让羡慕的东西,亚瑟你还没开始学习魔法就已经有了自己的专属导师,以后的魔法道路一定比我轻松的多了!何况看样子,会长还想把自己的药剂知识传授给你,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盛亚维有苦说不出,只能继续拉着脸默默不语,加快了下楼的步伐。

    不知道已经戳了人痛处的的坎迪斯也跟着盛亚维加快了步伐,接着出于好意对盛亚维提醒道:“亚瑟你跟着会长可要珍惜啊,会长不仅战斗实力强大,药剂方面更是厉害,你要是能跟会长学到一半基本可以横行米斯特瑞大陆了!你是不知道,听说当年会长性格可比现在糟糕多了,招人恨的很,要不是有很多强人需要他的药剂,就算会长战斗实力再强也不知道被坑死多少次了!”

    说着坎迪斯脸上露出了点点疑惑,道“话又说回来,也不知道会长现在为什么会窝在尹乌尔斯村,按理说就算隐居也不可能跑这里来啊,难不成,真像传说中一样得罪了……”

    像是说了不该说的话,坎迪斯立马收声,表情讪讪地看向盛亚维,发现盛亚维没有露出好奇探究的表情,悄悄松了口气。

    盛亚维其实是有点好奇的,看来奥尔里多的身份不一般啊,不过盛亚维却并没有要询问坎迪斯的打算。而且看坎迪斯那小心翼翼的谨慎样估计也问不出什么,何况盛亚维确实不想再听坎迪斯唠叨了。盛亚维不再深究这个话题,而是偷偷记在了心里,她相信自己总会弄明白的,毕竟自己已经是奥尔里多的学徒了。

    盛亚维语气平淡的转移话题,“话说申请魔法助手有什么流程?麻烦吗?”

    坎迪斯暗中庆幸,推了推眼镜,从善如流地顺着盛亚维的话题道:“流程倒是挺简单的,只需要填一个表格就行了,一般比较麻烦的是实验人的审批,不过这个对你来说不是问题。”

    “哦,那就行。”其实盛亚维有点没话找话,自己上辈子又不是没当过魔法助手。

    想起一件事儿的盛亚维,转头看向坎迪斯:“坎迪斯,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什么问题?”

    “不知道公会里有没有比较厉害的铭文师?”上辈子盛亚维对铭文就很有天赋,并且感觉到铭文是最难的、也是接近魔法本质的辅助职业,可惜运气不佳,遇到的铭文师不是有了传承者就是实力不怎么样,所以盛亚维一直都是在法师公会找资料自己琢磨,自己又没有自家大姐那样的创新能力,所以好几十年地研究也只达到了大铭文师的等阶。盛亚维想试试,自己这辈子在这个非常规的新手村有没有运气,遇到上辈子没能遇到的、合适的铭文师。

    “难道你还想兼修药剂和铭文吗?”坎迪斯有点吃惊。

    “……”能不能别提药剂了!

    盛亚维睨了一眼坎迪斯,道:“我就是问问。”

    “哦,问问啊……”终于感觉到盛亚维的不悦,坎迪斯挠了挠头,讪讪道:“有倒是有,听说诺博大师的铭文水平挺高的,虽然不知道具体什么等级,不过依我导师对诺博大师的尊敬,肯定不一般。我们很多人都想跟着诺博大师学习,可惜诺博大师性格有点孤僻,不喜欢别人打扰他,从来不收魔法助手、学徒之类的。而且最近诺博大师有事儿出去了,没在公会……”

    “这样啊……”盛亚维内心一动,两辈子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合适铭文师,在米斯特瑞大陆能被npc称为大师的至少得传奇以上,所以就算是多高岭之花也必须攻克下来啊!盛亚维飞速的转着脑袋,想着能够顺利拜师的方法。

    坎迪斯看着盛亚维意动的表情,有点迟疑地说:“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

    盛亚维回过神问道。

    “这个……”坎迪斯感觉到盛亚维确实真心想向诺博大师学习铭文,虽然不想打击盛亚维,但终究狠了狠心,道:“公会里面,大家都知道,诺博大师跟会长关系很不好!10次见面就有9次要吵架,还有1次互相无视!”

    “……”坎迪斯口中的会长=奥尔里多=自家导师,跟诺博关系很不好。这意味着诺博对身为奥尔里多学徒的自己的态度多半会是敌视。简直是晴天霹雳好吗!

    还没等盛亚维下决定,到底是放弃好不容易有了消息的铭文大师,还是用热脸去贴铭文大师的冷屁股。她已经跟坎迪斯来到了法师公会的大厅。

    只见坎迪斯眯起了棕色的双眼,笑着跟坐在柜台后有着一头绿色长发、碧色双眸的温和美女打招呼。

    “hi,瑞贝卡,好久不见!原来是你这么倒霉,接替了我的工作啊。”坎迪斯道。

    可以看出瑞贝卡不是性格很好,就是跟坎迪斯关系很好,听到坎迪斯这样没礼貌的说法脸上没有一丝被冒犯的不悦,依旧微笑着回应:“好久不见,坎迪斯。我确实挺羡慕你的,才半个多月就能回实验室了。不过守着公会大厅也不是什么倒霉事儿,我正好可以整理一下我的魔法记录。”

    盛亚维有些欣赏瑞贝卡美女的性格了,要是自己的话,绝对会糊坎迪斯一脸,他脸上的幸灾乐祸不要太明显哦。

    同时盛亚维也有点了解了——为什么来的第一天见到的会是坎迪斯——这娃虽然长着一张温和精明脸,却有个不通人情世故的二缺脑子,绝对是抽签的时候被人整了吧。

    “瑞贝卡,你心态真好!”坎迪斯赞了一句,然后对瑞贝卡道:“你给我一张魔法助手的申请表,一张任务发布单吧。”

    “好的,你等等。”瑞贝卡边说话,边在柜台下面翻着。

    片刻,瑞贝卡将找到的两张表格交给了坎迪斯,问道:“你的魔法材料又用完了才需要任务发布单的吧?不过魔法助手申请表,应该是这位冒险者需要的吧?”

    “嗯,嗯”坎迪斯连着点了两下头,然后介绍道:“这位是瑞贝卡·格林,是百妮特大师的学徒,亚瑟你可以叫她瑞贝卡。这位是亚瑟,瑞贝卡你应该听说了,亚瑟已经是会长的学徒,会长让她来申请魔法助手的。”

    “你好,瑞贝卡。”

    “很高兴见到你,亚瑟。”瑞贝卡对盛亚维笑笑,“比利、西尔维娅他们都对你很好奇呢!~以后要是有机会我介绍你们认识。”

    “嗯,会有机会的。”盛亚维客气回道,接过坎迪斯递来的表格。

    “那我不打扰你们了,你们先填表格吧,填好以后交给我就行了。”瑞贝卡笑笑,不再多言。

    盛亚维点点头,便拿起柜台上的羽毛笔开始填写,填完以后交给了瑞贝卡。

    瑞贝卡接过盛亚维的表格,放到柜台上的一个盒子中,然后对盛亚维道:“亚瑟,请你将你的法师徽章放到凹槽。”

    “好的。”

    盛亚维取下胸口的徽章,将徽章放入盒子上的凹槽后,盒子上方出现了一个水镜一样的屏幕。

    片刻,瑞贝卡取出盒子上的徽章还给了盛亚维,道:“好了,你的申请已经登记在录,魔法助手的薪资一般由实验室的主人提供,已经不需要我们法师公会的介入了。而且会长已经回复了你的申请。”

    “谢谢。”盛亚维接过徽章道,然后跟瑞贝卡以及还趴在柜台上书写的坎迪斯打了个招呼,便回了奥尔里多的休息室。

    ————————————————————————————

    被奥尔里多带到实验室的盛亚维,在经过1个上午的折腾后,终于还是被脸色漆黑的奥尔里多轰出了实验室,同时奥尔里多一声“死丫头!以后不准再靠近我的实验室3米以内!!!”的怒吼简直是震动了整个法师高塔。

    狼狈的盛亚维面不改色地拍了拍因实验事故变得凌乱的衣服、头发,便慢悠悠地晃回了冥想室,口中嘟囔道:“老头的心理素质真差!还好我机灵,先预支了薪水,不然明天就得在找工作和饿死中做选择了。悠闲的日子不多了啊!~”

    回到冥想室的盛亚维,关上门,叹了口气:“唉,可惜!看老头那脸色,没敢跟他问诺博大师的事儿!还是等他气消了再说吧~”,然后就来到了石床边。

    在石床上盘坐好,盛亚维便开始尝试构建自己这辈子的第一个法术模型——石肤术。经过综合考虑,土系的防护能力是最好的,在盛亚维心理只有有命在的法师才是真正的法师,所以第一个选择的就是防御力最强的土系防御类法术,考虑到学徒级中石肤术比土盾术要全面一点,就决定先构建石肤术,等全系各一个法术构建完以后,有余力的话再构建土盾术。

    而且其他各系法术盛亚维也都已经决定好了。

    就这样,盛亚维一边修炼元素主宰、熔岩之心,一边从容的构建法术模型。除了头两天从法师高塔出去过,到罗娜大妈的杂货铺买了食物和水时,透露出想要找一份铁匠的工作(为了一个月以后的饭钱,然后被罗娜大妈诧异又同情的目光洗礼),被热情、好心的罗娜大妈推荐给了尹乌尔斯村的铁匠铺主人皮格大叔,跟憨厚的皮格大叔约定了一个月后上工,盛亚维便回到了冥想室。

    其后盛亚维的吃喝拉撒睡一直都在冥想室中解决了。所以盛亚维不知道——几天之后,已经消气的奥尔里多,眼看着一个星期没出门的自家学徒,心里有了点小小的担忧,开始每天晚上到休息室等她两个小时;到后来因为她一直没出过冥想室,奥尔里多更是彻底停下实验,一直等在休息室,如果不是防护法阵一直运转着,奥尔里多都快以为她已经死在冥想室了!

    一个月后,因为储存的食物吃完、而且跟皮格大叔约定的时间到了,盛亚维才不得不意犹未尽地停下法术构建。因为不得不中断修炼而心情不爽的她想着:自己心里不舒服,也要让自家人有难同当啊。决定了!先去逗逗自家导师,再去皮格大叔那里上工。

    拉开休息室虚掩的门,盛亚维看到的就是在休息室中踱来踱去、不停转圈的自家导师,那烦躁至极的表情让盛亚维有点迟疑,今天是否还要去撩虎须呢?

    刚决定收拾心情、改天再战的盛亚维还没来得及撤退,就被听到开门声抬起头的奥尔里多逮到。

    感觉到奥尔里多在看到自己后,目光中更加剧烈的怒火和危险,盛亚维内心的警报拉响。虽然盛亚维自感还没来得及做什么惹到自家导师的事情,但本能地感觉到危险加快了后退的脚步。

    不过可惜,还没退两步,就被一股强大的魔法波动禁锢住,接着耳朵上多了一只虽然苍老但是干燥温暖的手。

    “痛痛痛!!”盛亚维忍不住叫到,“死老头你干嘛啊??!!”

    “你个死丫头!”奥尔里多松开了禁锢魔法,一边扯着盛亚维的耳朵将她拉进休息室,一边吼道:“你还知道痛啊!~”

    “啪”的一声,奥尔里多使劲儿甩上门,“我干嘛?我干嘛!不就是吼了你几句,你居然敢给我躲在冥想室一个月!要不是有防护法阵,我都要以为你死在里面了!”

    自己是尊老爱幼!自己是尊老爱幼!!才不是因为打不过死老头子!!!盛亚维安慰自己。然后一边用手扒扒扯着自己耳朵的手,一边一脸谄媚地对奥尔里多解释:“导师,我发誓我真不是躲您来着!我是在里面构建法阵,然后就被神秘的魔法世界吸引了!要不您先高抬贵手放过我的耳朵?您看过我这一个月的成果就会发现我绝对没有骗您!”

    奥尔里多虽然怒火冲天,但总算在盛亚维提醒下想起刚才禁锢盛亚维时,自己精神力的感受:自家学徒的精神力确实又有了长足的进步。于是松开了手。

    不过仍是余怒未消,道:“哦!?那让我看看,要是发现你骗我,或者让我不满意,看我怎么收拾你!!~”

    “哼”奥尔里多怒哼一声,甩袖到桌后坐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网游之位面相邻的书:商女谋夫宫心锦绣福妻有毒颜控是病贵女红妆炮灰求生手册深藏不露,妾的纨绔昏君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半衾寒快穿之推倒神将军二十三灿烂的重生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