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 她的导师、奥秘法师

【书名: 网游之位面 chapter 6 她的导师、奥秘法师 作者:越王禹

强烈推荐:锦桐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都市之最强纨绔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太古仙王     吃过早饭以后,盛亚维循惯例进入了修炼室,按照上辈子找到的最适合自己的精神力和体术锻炼方式,折腾了一上午。

    又赶在下午上课前,换了一套比较正式的小礼服,来到星舰制造系的办公楼。熟门熟路的找到与请假相关的各个办公室,一阵忽悠,终于搞定了第一学年所有课程的自修申请。

    然后又到商业区,在食物交易处下了新的订单,每星期提供一次食材配送以后,就又回到自己的公寓安心的开始了死宅。

    接下来的10多天,盛亚维一直持续着规律的生活。

    白天。上午,早饭前打发梅林,饭后锻炼;下午上星网,一是避免与社会脱节,或者变成了交流障碍之类的,二是整理星网上跟位面有关的信息。毕竟位面的官方论坛是按照不同的服务器以及不同的文明分开,以盛亚维回家的迫切心情以及位面对之的重要性,盛亚维不可能只满足于一个文明、服务器的信息,上辈子的她就保持了上星网收集信息习惯,这个习惯也对她在位面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不过不幸的是,在有一天梅林突发奇想的上线,发现盛亚维在以后,她下午的活动又加了一个尾巴。

    晚上。上位面,抄书。抄完3本以后走出抄录室,并没有打扰趴在柜台上没玩完没了地写着什么的坎迪斯,脚步轻巧地走到书架前,放回了抄录完的书,拿起另外3本安静地走回了抄录室继续奋斗。

    时间转瞬即逝,18天过去。

    “呼……”盛亚吐出一口气,放下笔,伸了伸懒腰,将面前书合上,“收工。”

    一手拿着书,一手拿着这几天积累的厚厚笔记,走出了抄录室。

    盛亚维走到大厅,将书放回书架后。来到柜台前,将手中的笔记放到柜台上,敲了敲柜台。

    柜台后的坎迪斯听到声响,抬起了头,看到站到柜台前的盛亚维后放下了手中的羽毛笔,微笑着问:“见习法师亚瑟,请问你是需要什么帮助吗?”

    “是的,”盛亚维在听到坎迪斯的疑问后回答,将自己面前的笔记,往坎迪斯面前推了推,道:“魔法字符我已经抄录完了,劳烦您的鉴定一下。”

    看着厚厚的一沓笔记,坎迪斯面上虽然还是微笑,却实实在在的透露出一丝古怪,只听他语气有点为难的说:“可能你没有听清,我前几天说的是完整的魔法字符,也许你在交给我鉴定前可以将其中…不需要的部分排除一下。”

    即使明白坎迪斯的潜台词中——失败品就别拿出来了,我只有空看成功的微妙鄙夷,盛亚维也没有生气,仍旧面不改色地点了点那沓笔记,道:“您可以先看看”。

    语气有些意味深长,但是其中的坚定不容错辨。

    坎迪斯只好拿起了一小叠笔记,开始翻阅。

    随着时间流逝,盛亚维依旧面不改色,坎迪斯的翻阅速度却越来越越慢,眼睛越睁越大,即使脸上的单边眼镜滑落了一段下去,他也没顾得上推一推。

    终于翻完了手中的笔记,坎迪斯放下手,看了看桌上还剩的厚厚一沓,又看了看盛亚维,微笑的表情龟裂了!

    坎迪斯一手指着笔记,冲盛亚维结结巴巴地问:“这、这些全部都是你、你……”

    明白坎迪斯在震惊什么又想问什么,盛亚维满意于二类面瘫微笑脸被戳破,带着淡淡笑意回道:“是的。”

    得到肯定的回答,坎迪斯也没心思整理表情,呆滞地望着盛亚维。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也许您可以给我颁发法师徽章了。”盛亚维不想继续这种“深情对望”,提醒道。

    “哦,哦…”坎迪斯依旧呆滞地望着盛亚维回答,手向柜台的抽屉掏去,拿出的并不是法师徽章,而是一个红色的水晶球。

    盛亚维并不意外,因为经历过一次,当然知道对方不会只打发她一个普通的法师徽章。如果没猜错的话,接下来应该是联系特殊职业导师,她刚刚也只是想提醒坎迪斯不要只顾着发呆。

    等坎迪斯将魔力输入水晶球以后。水晶球中,出现了一个动态的头像,一个有着一头凌乱而热烈的红发、脸色红润的老头。水晶球中,老头紧皱的眉头表明了他心中的不快,然后毫不意外的一声怒吼:“坎迪斯,我不是警告过你,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就打扰我吗?”

    红发老头声音中的火大让人感觉,要是坎迪斯在他面前,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给坎迪斯一记火球术。

    坎迪斯难得的没有被老人的怒火吓到,而是保持着木愣愣的表情看着盛亚维,道:“奥尔里多会、会长,我我、我这里有、有、有一个特、特殊情况,迫、迫切地需、需要您的帮助。”

    闻言,奥尔里多眼中有了些惊讶,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切断了水晶球的连接。

    过了片刻,“咚,咚,咚”的下楼声由远及近,透过柜台旁的两扇木门传来。

    盛亚维将目光转向绘着魔法阵的银边靛青色木门,而目光一直追随着盛亚维的坎迪斯也保持着呆滞脸转头望向木门。

    之后,木门打开,一个穿着裹金边黑色法袍,身材矮小却气势强大的红发老头背着手、踱步走近,火红的头发随着他的走动显得张扬而刺目。距离的渐近,让盛亚维能越发清晰的看到法袍上不时闪过暗光的魔法符文,有着上辈子的阅历的盛亚维估计,以魔法符文的复杂程度,这件法袍至少是史诗级的,说不定还有神话级的可能,更让盛亚维有些纳罕的是,从来没听说哪个新手村的npc这么土豪啊。

    位面中已知的物品按品阶被分为——普通、优秀、罕见、历史、英雄、传说、史诗、神话、位面九个等级。不要以为史诗级的法袍不是最顶级的,所以不是很珍稀一样,要知道盛亚维在位面最后时期也只有一件传奇级的法袍,那可是一个花了盛亚维半年多的任务链给的奖励啊,已经让当时很多位面法师都流口水的。

    盛亚维虽然有一点小羡慕,但是也不至于露出贪婪的目光,她坚信这辈子自己一定能获得不比这差法袍。

    奥尔里多目光只在盛亚维身上一晃而过,然后落在了坎迪斯的身上。

    坎迪斯难得一见的蠢脸让奥尔里多有些无语,怒火未消的他阴沉着脸。

    “坎迪斯,如果不是什么大事,你应该知道打断我实验的后果,你就准备在这个大厅呆到生命的尽头吧!”

    先警告了一番,奥尔里多终于进入正题,问道:“说吧,什么事情让你处理不了。”

    坎迪斯没有回答,而是反射性的将目光投向桌上的那沓笔记。

    奥尔里多目光也转向了笔记,有些疑惑。

    “这是……”奥尔里多问。

    “会长,这是、是见习法师亚瑟,抄录、录的魔法字符。”

    “哦?!~”奥尔里多惊讶的挑了挑眉,用眼角余光打量了一下站在柜台前的盛亚维,然后拿起了一叠笔记开始翻阅。

    随着翻阅,奥尔里多速度越来越快,眼神也变了,时不时用探究地眼神瞅瞅盛亚维。

    很快,奥尔里多将全部的笔记翻阅了一遍。奥尔里多把已经开始冒精光地双眼移向盛亚维不动了。跟坎迪斯终于回过神后用发现巨龙出现的眼光盯着盛亚维不同,奥尔里多的眼中闪烁的是发现了巨龙宝藏的异彩。

    被两人目光盯的背脊发凉的盛亚维决定自救。

    “请问我应该能够成为法师吧?”盛亚维问。

    “哦!哦!当然,当然!”奥尔里多语气有些激动,快步绕过柜台走到盛亚维面前,甚至想要伸手拍拍盛亚维的肩膀,不过很快意识到他面前未来的魔法天才是一名女性,他尴尬收回了手。

    带着一种让盛亚维毛骨悚然的微笑,道:“法师肯定是最适合你的职业,不过转职前我想先跟你聊聊。”

    盛亚维默然不语。

    “孩子,你是叫亚瑟吧,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让我成为你未来的导师?”奥尔里多带着期待的神色询问盛亚维,笑地脸上的皱纹多了几条,也许是怕盛亚维不答应又接着补充道,“对了,我忘了说了,我是尹乌尔斯法师公会的会长,也是这里最强的法师,也绝对会是这里最适合你的导师。”

    坎迪斯心说,会长您简直太谦虚了,整个米斯特瑞比您强的法师5个指头都数的过来,就是您的脾气太差了!然后偷偷用羡慕又同情的眼神瞄着盛亚维。

    盛亚维没有理会坎迪斯复杂的眼光,勾了勾嘴角,向奥尔里多鞠了一躬:“我的荣幸。”

    奥尔里多有些兴奋,本来还想对盛亚维说什么,但是扫了一眼柜台后的坎迪斯后,收了声。

    “唔……”奥尔里多思考了一下,对坎迪斯说道:“这次你做的不错,明天你可以回你的魔法实验室了,我批准你今年不用参加抽签,让其他几个小家伙重新抽签决定谁来看门吧。”

    说罢,奥尔里多不再理会欣喜的坎迪斯,对盛亚维道了一句:“跟我来。”转身走向了来时的那扇木门。

    盛亚维从善如流跟上。

    跟着奥尔里多上了高塔第3层,进入了铁梯左边走廊的倒数第二个房间。

    这个房间明显是一个私人休息室,家具器具都不是走华贵路线,而是精致中透着温馨,仔细一看还能发现房间主人的偏好。比如房间中没有魔法电灯,而是在书架、书桌等安放着几盏看似普通的烛台,烛台底座上用暗纹绘着魔法阵,可以看出应该是魔控;再比如壁炉旁的沙发上、书桌上都散落着几本泛着不小魔法波动书籍;再比如,书架的书不是规规矩矩的排放,这里伸出一个书脚,那里飘着一个书页,但是总体来说都十分干净没有灰尘。

    习惯有些古老,活的挺久;脾气有点暴躁,且在不愿在生活中勉强自己;对魔法研究应该十分深入——盛亚维进来后,用余光扫视了一下整个房间,在心中推测着自己未来导师的性格。

    “坐吧。”对盛亚维奥尔里多指了指书桌对面的沙发,然后也在书桌后的椅子上坐下。

    “在你成为我的学徒前,我需要给你介绍下我的职业,也就是你未来的职业。我不是普通的法师,而是……”说道这里,奥尔里多停了下,想吊一吊盛亚维的胃口,不过可惜,盛亚维仍是一脸随意表情,没有迫切、没有激动。奥尔里多挫败,并且预感他的准学徒不是一个好忽悠的货色,少了很多乐趣啊。

    其实盛亚维心里还是有点好奇,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转职成奥义法师;如果是奥义法师,就省了她熟悉的功夫而且估计会有物品奖励;如果不是,应该也是一个更加强力的职业;总体来说她不会比上辈子转职差,所以心态好的不得了。再说,通过短暂接触,盛亚维也有点了解了自己未来导师的一些小爱好,自然不会满足他的恶趣味。

    所以盛亚维也不开口询问,只是用无神的死鱼眼盯着奥尔里多。

    “咳。咳。”奥尔里多尴尬的清了清嗓门。正了正脸色继续道:“而是极其稀有的——奥、秘、法、师。”

    盛亚维看出奥尔里多不再想逗弄自己,适时地露出了一丝小疑惑:“什么是奥秘法师!?”

    “奥秘法师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战斗职业,由能够通过精神力调用所有的魔法元素,探索魔法最深的奥秘而得名。想当初,我们奥秘法师一出世,必定会是那个时代的顶尖人物,而奥秘之名也会随着传到着米斯特瑞每一个角落。”

    说到奥秘法师的辉煌,奥尔里多语中满是自豪,又想到了什么,自豪之色淡去,叹息一声。

    “可惜,随着米斯特瑞大陆的变化,以及魔法元素浓度降低,拥有这种天赋的人越来越少了,不知道现在的米斯特瑞大陆还有多少人记得奥秘法师这个职业。我的导师寻觅了三千年才找到了我,而我用了5000年踏遍了整个大陆依然没找到传承者,我以为奥秘法师的传承将要断送在我手里,心灰意懒才会来到尹乌尔斯养老。感谢诸神,终于让我等到你了……”

    “不过,”奥尔里多虽然有些怅然有些激动,但是绝不至于失去理智,整理了下心情,奥尔里多严肃地对盛亚维问道,“仅仅是有天赋,也并不意味着你能够成为真正的奥秘法师,这一点你能明白吗?”

    奥尔里多的问话让盛亚维一愣,想起了第一世。

    当年母亲也曾摸着自己小小的头,问过自己:“亚维,能够快速学习一些东西并不意味着就是天才,你能明白吗?”

    “也许你现在还不明白,但我希望你能记住。”

    当时的自己还不能领悟母亲话,只牢牢记住。穿越后经历了不少风浪的盛亚维每当回想起第一世时,母亲对自己影响深远的教导和培养就感到由衷的感激和思念。

    看着没有立刻回以肯定答复,而是陷入沉思的盛亚维,奥尔里多没有不耐反而有些满意。

    回过神来,盛亚维难得的收起了惫懒脸,对奥尔里多正色说道:“也许我不知道奥秘法师是一个多么强大的职业,也不知道在成为奥秘法师的道路上会遇到什么,甚至不知道我能不能成为您眼中真正的奥秘法师,但是我知道我绝不会让天赋、力量或者其他的东西蒙蔽我的初心。”

    奥尔里多本以为这个年轻的小丫头最多会回答:刻苦啊,不怕困难啊,不畏艰险啊之类的。

    结果却得到了一个让他更加惊喜的答案,要知道有时候肯定的回答不一定就是最好的。

    “你很好。”人老成精的奥尔里多当然能体会到盛亚维话中的虔诚,高兴地朝空气中伸了下手,然后一握,像抓住什么一样。明显是在使用储物空间。然后向盛亚维做了个过来的手势。

    等盛亚维走到他的面前,他摊开了手,道:“终于将这玩意儿送出去了。”

    只见他的手心是一个跟普通见习法师相似的徽章,相似的地方在于都是铁质的黑色徽章,上面是红色“学徒”大字。不同的是大字上的那柄法杖明显更加繁复,且徽章背面用魔铁绘制的魔法阵也不是1个,而是3个。

    盛亚维接过以后,看了一眼徽章背面,比上一世的奥义法师的“初级生命防护”“初级魔法恢复”多了一个“初级思维清晰”,便把徽章佩戴到左边胸口。

    佩戴后,盛亚维明显感觉身上一暖,脑袋一清。

    奥尔里多微笑着看着盛亚维带好徽章,才开玩笑般的开口:“好了,现在我应该叫你法师学徒亚瑟了。”

    “导师,你可以叫我亚瑟。”,她翻了翻死鱼眼回道,因为奥尔里多让盛亚维联想到第一世的母亲,盛亚维本能得对他升起了亲近感,于是便不再客气地称呼“您”了,也不再掩饰自己的性子。

    “对了,如果你想成为正式的奥秘法师,至少要建立超过12个法术模型。当然,得是不同种类的。到时候我会帮你开启进阶正式法师的仪式。”奥尔里多感觉该说的都差不多了,就想打发她走了。

    感到自己遗漏了什么,奥尔里多说了一句:“等等。”便自顾自地在储物空间中翻找起来。

    最后掏出了两本书,扔给了盛亚维,解释道:“这是我老师给我的冥想法则,以及我学徒时期的笔记,你照着来吧,不懂的再来问我。”

    “哦,对了!最近我有实验,我的私人冥想室暂时空着,你去那里修炼吧,左边那间。一个星期后我会检查你的进度。”

    说罢,奥尔里多挥了挥手,示意盛亚维可以出去了。

    盛亚维走出房间,正准备关门时,只听房间里传来自己导师的问话:“话说你们这些冒险者的精神力都这么差吗?!都这么大人了,精神力还跟初生的婴儿差不多?”

    盛亚维黑线,心道:能怪我们吗?能么!?是系统搞的鬼好吧!我现实中的精神力估计就比你差那么一小点好吧!!我可是活了两辈子的人啊!!!我可是带着上辈子精神力重生的人啊啊!!!!我上辈子可是差一点就成为神话级奥义法师的人啊啊啊!!!!!

    可惜她的痛楚无法言说,只能朝着自己的导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然后“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脾气真差!”在门被关上后,奥尔里多不满地评价。

    “不愧是我徒弟!哈哈……”奥尔里多又得意地笑出声来。如果让盛亚维听了他的这句话,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吐槽:您可真要脸啊。

    奥尔里多从书桌抽屉里掏出了一个金色的水晶球,输入魔力,水晶球中出现了一个金发猥琐脸老头。

    那老头没等奥尔里多开口,便用一种初听很不耐烦、实际暗藏着得意的语调道:“奥尔里多你怎么又来打扰我了?我很忙的!我现在可跟你不一样了啊,我可是有徒弟的人了!每天带徒弟很累的~”

    “……”妈蛋,又是这样,好想赏他一脸冰锥!忍住,还是接下来的打脸比较重要!奥尔里多心道。

    然后笑的很是和煦地道:“赛洛啊,我就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儿的,我刚一不小心收了个徒弟,估计以后没空搭理你了,你完全不用担心我还会打·扰·你了。再!见!~”

    呲牙给了赛洛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后,奥尔里多果断地切断了魔力。收起了开始狂闪的水晶球,奥尔里多神清气爽地回到实验室。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网游之位面相邻的书:商女谋夫宫心锦绣福妻有毒颜控是病贵女红妆炮灰求生手册深藏不露,妾的纨绔昏君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半衾寒快穿之推倒神将军二十三灿烂的重生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