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45章 :番外 【大结局4小雯和荣飞】

【书名: 天价婚宠:误嫁亿万老公 正文 第945章 :番外 【大结局4小雯和荣飞】 作者:阮夜

强烈推荐:邪帝传人在都市娱乐圈之女王在上重生之大赢家大漫画阴阳超市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绝命毒尸[乱世佳人]玛格小姐     荣飞和文小雯的故事片段一:

    xx年xx月xx日,泱泱秋水主楼楼顶天台。

    在瑟瑟秋风中,一道特别夸张响亮的尖叫声在楼顶响起,幸好所有人都聚集在婚礼现场,并没有人注意到这里的异样。

    荣飞被这道尖叫声惊醒,眼睛都没有睁开立即跳了起来:“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他连着问了几个怎么了,才懒惰地睁开双眼。由于酒劲还没有过,他仍是晕乎乎的,分不清东南西北,更分不清楚自己身处何地。

    紧接着,听见‘啪’的一声,再接着只感觉到脸火辣辣的疼,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反过神来:“文小雯,你干什么打人?小爷又是哪里招惹到你了?”

    文小雯冷得发抖,指着荣飞的手抖得更厉害,一是因为天气冷,二是因为生气:“荣飞,我真想不到你是这种人。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嫂子,我嫂子今天举行婚礼,你昨晚就对我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真有你的啊。”

    荣飞一手摸着头,一手摸着被扇痛的脸,还是没有弄清楚状况:“文小雯,你都在说什么?你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清楚,我跟你没完。”

    “装,你继续装……”文小雯气得在原地转了两圈,指着荣飞骂道,“荣飞,你特么就不是个男人。”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文小雯清楚记得,她来楼顶吹吹冷风,荣飞也跑了上来,还说什么只要她嫁不出去,他愿意娶她。

    她还以为他是看她残了一只手又失去了一直想要嫁的人,想说些好听的话安慰她,没想到这个贱人是抱有目的来的。这个贱人竟然借着酒疯对她……

    文小雯都不好意思往下想了,刚刚醒来那一幕幸好只有她自己看到,要是让别人看到,这老脸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搁。

    荣飞气急败坏地吼道:“你说我不是男人?”

    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被人骂不是男人这话,荣飞怎么说也是一方土豪,想嫁给他的女人排了好长的队,家里天天都有上门说媒的,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受过窝囊气。

    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他突然冲向文小雯抱着她就吻了起来。可能是脑子气糊涂了,也有可能是想证明自己是一个真真切切的男人,还有一个不太可能的原因,那就是他有点喜欢人家文小雯了。

    反正不管是怎样的原因,活了二十几年,他终于把自己的初吻献了出去,并且还是用这种强势的方式。

    不尝不知道,一尝吓一跳,原来文小雯这个嘴毒的坏丫头吻起来是这么的美味。一尝到她的美味,他根本就停不下来。由最开始想要证明自己,到后来只想好好吻她。

    文小雯先是强力抵触,慢慢的开始接受这个男人带给她的不一样的感觉,再后来她又意识到什么,努力挣扎,推开他时,一挥手又是一巴掌狠狠地扇了过去。

    她这辈子真没有打过人,今天在短短时间里扇了同一个男人两耳光,是他活该。

    文小雯用手使劲擦了擦嘴,还吐了一口唾液:“荣飞,你这个王八蛋,别让我再看到你,否则见一次打一次。”骂完,文小雯一跺脚,转身跑了。

    当荣飞正沉浸在她甜美的味道之中时,脸上又挨了火辣辣的一巴掌,再看到文小雯厌恶他的眼神,他都懵了。

    他呆呆地站在原地,再次摸着被扇痛的脸。一阵秋风刮过,他冷得打了个冷颤,紧接着昨晚发生的一切慢慢回到他的脑海里,昨晚他把她当成软绵绵的棉被抱在怀里睡了一晚。再加上刚刚对文小雯做了这样的事情,他觉得他应该从楼顶跳下去。

    荣飞是多年以后才知道文小雯打他第一巴掌的原因,原来文小雯醒来时,他的双手一点都不安份地抓着最不该抓的地方。可能是觉得抓起来手感特别好,还用力揉了两下。

    呆站了一会儿,荣飞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于是下楼去找文小雯,想跟她道个歉。

    举起手正准备敲文小雯的房门,房门从里面打开了,文小雯看到是他,急忙想将房门给关上。

    荣飞本能反应应该要阻止她把门关上,他也这么做了,但是速度稍微慢了一点,鼻子碰到文小雯关上的门,鼻血哗哗地流了起来。

    “文小雯,你……”

    “你活该。”文小雯说着狠话,但是没法狠下心不管他,赶紧让她进房间替他处理鼻血。

    荣飞不满道:“文小雯,我都伤成这样了,你还说活该,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我的良心被你吃掉了。”文小雯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我们先说好,昨晚的事情咱们谁都不要提,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荣飞嘀咕道:“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发生,你这样说好像还真有点什么事了。”

    荣飞话音还没有落下,文小雯手一扬,荣飞以为她又要打他,赶紧改口:“你说怎样就怎样,我绝对不乱说一个字。”

    文小雯警告他:“以后老实点,不然有你好看的。”

    这是他们两个人第一次正式较量,结果很明显是文小雯完胜荣飞暂时领先一步。

    ……

    荣飞和文小雯的故事片段二:

    xx年xx月xx日,某家大饭店。

    秋凌央与商煦风的婚礼结束后,远方来的客人该走的都要走了,临行前商煦风带着老婆孩子请他们一大群人吃饭。

    一桌子人吃得正高兴时,赵宇突然开口:“小雯,我们什么时候喝你和荣飞的喜酒?”

    文小雯刚夹了最喜欢吃的糖醋鱼放在嘴里,听到赵宇这么一说,一口就喷了出来。

    大伙没有注意到这一大桌子菜就这样浪费掉了,注意力都放在文小雯跟荣飞的身上,个个都伸长了脖子看着,都想听听他们两个的新闻。

    赵宇已经开启了八卦模式,没有得到答案肯定不会罢休的,递了一杯水给文小雯,还体贴地帮她拍拍背:“小雯,喝杯水润润喉咙,再慢慢跟我们讲讲你们之间的事情。”

    文小雯刚刚喝了一口水,呛得连连咳嗽,脑子拼命想着,到底应该怎样把话题叉开。

    她悄悄瞪了荣飞一眼,罪魁祸首都是他,都怪那天他突然流鼻血。流鼻血就不说了,还一流就止不住,后来只好找小古帮忙止血,因此他们两个人在楼顶上抱着睡了一晚上的事情才会弄得人尽皆知。

    赵宇看到两个人之间那小眼神,兴趣越来越大了:“荣飞,小雯不愿意说,你作为男人,那就由你来说吧。”

    荣飞一听这话,马上看向文小雯,见她低着头,都不敢看众人打探的目光。这个时候,只要是个男人都应该站出来负起该负的责任,不能让文小雯独自受炮轰。

    虽然那天他和文小雯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但是传来传去版本就传得不一样了。

    因此,他拍拍胸膛,豪爽地说道:“我已经做好准备了,只要小雯点头答应就行。”

    当然,这话他只是为了解文小雯的围,也算是自己的一个承诺,只要文小雯说要嫁给他,那么他就会娶。无关乎爱情,就是想要照顾她而已。

    文小雯端起杯子,正想借喝水的动作来掩饰内心的慌乱,水还没有喝到,倒是被荣飞的话吓得不轻。

    真不晓得这个荣飞到底是想帮她,还是在害她?他不会不知道,他这话一出口,她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吧。

    想要开口解释,又想到越解释越说不清楚,干脆闭上嘴什么话都不说了,大家要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

    赵宇继续说道:“小雯,你看荣飞都这么说了,你们就今天把日子定下来吧。我就顺便喝了你们的喜酒再回美国去。”

    文小雯对着赵宇翻了两个大白眼:“我说宇哥哥,难怪你上次找了一个女朋友人家跟人跑了,就是因为你这张嘴太八卦了。”

    赵宇捂着心脏,装出很受伤的表情:“小雯,咱们不带这么伤人的。”

    终于扳回一局,文小雯对赵宇做了个俏皮的鬼脸:“宇哥哥,不是我要伤你,是你自己找的。我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风哥哥的孩子都这么大了,你也快点给我娶个嫂子,多生几个小宝宝。”

    赵宇伸手搂住文小雯,突然一本正经起来:“小雯,不管过去发生过什么事情,这辈子你都是我的妹子。以后你和姓荣的小子过日子,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别忘记了,你还有我们。随便喊一声,我们随传随倒,一定替你好好收拾这小子。”

    坐在一旁的荣飞抹了两把冷汗,这都什么跟什么,他这回真的是冤枉大发了。他明明是想做好人,最后反倒落了个吃力不讨了的事情。

    小阳和小月儿坐在一旁拼命地点头:“宇叔叔,我们都知道荣飞爸爸很喜欢小姑姑的,他们应该很快就会结婚的。”

    在两个小家伙看来,两个人经常吵架那就是喜欢对方的表现,也会像爸比和妈咪那样结婚的。

    秋凌央丢下正在招呼宾客的商煦风,抽空过来看看两个小渣渣,正好听到他们这么一说,马上问道:“小阳,小月儿,你们两个小家伙说谁和谁要结婚了?”

    小月儿扑到妈咪的怀里,赶紧应话:“妈咪,荣飞爸爸很快就要娶小姑姑了。”

    “真的?”秋凌央既惊喜又高兴,要是小雯和荣飞两人能在一起,那就最好不过了呀。

    “小月儿,小孩子不可以乱说话哟。”荣飞伸手捏了捏小月儿的脸蛋,对秋凌央说道,“凌央,你还是去招呼其它宾客吧,我们这桌都是自己人,不用你来招呼。”

    在如此尴尬的时刻,荣飞可不想秋凌央在场,本来就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赵宇了。秋凌央在的话,他就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那好,我先过去了,你们慢慢吃,都不要客气。”秋凌央赶紧闪人,不然一会儿商煦风又要给她脸色看。

    赵宇在一旁笑起来:“荣飞,刚才你可是当着我的面亲口说要娶我们家的小雯。我跟你说,你要是敢反悔,你应该知道后果的。”

    荣飞应道:“当然,我荣飞说话算话,从来不会食言。”

    文小雯摸着发疼的额头:“宇哥哥,我们之间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赵宇一巴掌拍在文小雯肩头:“小雯,别再多说了。俗话说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讲故事。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们都懂的。”

    文小雯和荣飞同时做了一个抹汗的动作,本来想着按荣飞最早的说法,一个嫁不出去,一个娶不到老婆,两个人就凑合到一起过了,想想还挺浪漫的。现在被大伙这么一搅合,只能感觉到强大的压力,哪里还有半分浪漫可言啊。

    文小雯在桌子下狠狠地踢了荣飞一脚,都怪这个贱人,要不是他找也喝酒,也不就会让人误会了。

    荣飞受了虐待,不仅不能反抗,还要面带微笑应付桌子周围坐着的人,尤其是这个赵宇。

    赵宇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很是安慰。或许小雯很快就能从过去那段不该执着的感情中走出来了。

    他们的小雯丫头,一定会拥有属于自己的那个人,会找到属于自己幸福。他们这些做哥哥的,也会是她身后的避风港湾。

    “宇哥哥,你还要回美国么?”文小雯又问。

    赵宇说道:“凌风集团的发展可比当年的巨野快多了,在美国那边已经成立了分公司,我现在还是帮老商负责美国那边的业务。我把美国那边的生意打理好了,他就不用来回不停地跑,就能让他有更多的时间陪老婆和孩子。”

    文小雯站起来给了赵宇一个大大的拥抱,宇哥哥和风哥哥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兄弟。

    不管什么时候,兄弟都是一条心,从未生过二心。而心底藏着的那个弈哥哥,表面看起来都是为了风哥哥好,其实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早已经变了心。

    文小雯告诉自己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多想了,应该踏踏实实走将来的路才对。

    ……

    荣飞和文小雯的故事片段三:

    xx年xx月xx日,阳光明媚的日子。

    正在享受一个人旅途的文小雯被一通电话打乱了脚步,她看着手机上显示的电话号码,眉头微微蹙起,荣飞这个贱人到底是吃错什么药了?

    他们两个之间明明什么关系都没有,而他这段时间就像吃错药了一样。一天最少给她打三通电话,早中晚三次,偶尔还外加宵夜一次。

    文小雯很想把电话挂掉,甚至还想冲过去把那个打扰她旅途的人好好扁一顿。

    一通电话她没有接,紧接着第二通电话又打过来了。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她也是知道荣飞那个人有多无聊,若是不接他的电话,他可能会飞过来找她。

    为了不造成更大的麻烦,文小雯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听荣飞的电话,按下接听键,那边就传来荣飞牛气冲天的声音。

    “文小雯,我跟你说昨天又有人上我家来说媒,你快猜猜我这次用的什么方法把那人赶走的?”

    文小雯就知道,他打电话给她准是炫耀这些事情,他常常说他是国南岛的一支花,想嫁给他的人都快排到国南岛外去了。

    她很想对他说一句,要是凭他那长相,没有他老头子那么殷实的家底,还真没有几个女人看得上他。

    她叹了一口气,还是决定给他面子配合一下他的话题:“你该不会是把过来说亲的人给扁了一顿吧。”

    “小爷我是这么粗鲁的人么?处理这种事情,只能采取文明的手段。”荣飞兴奋地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再猜猜,猜对有奖。”

    “你放狗咬她了?”文小雯配合着他,又猜了一次。

    那边的荣飞更乐了,得意地说道:“我就知道你猜不到。这样吧,你说两句好话来给我听听,我就告诉你我怎么赶走那人的。”

    文小雯很想对他说,关于他是怎么赶走媒婆的,她真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吧,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善良的人,不能这么伤人,只好换了一个比较容易接受的说法:“荣飞,你要讲就讲,不讲我就挂电话了。”

    “我说文小雯,你这人怎么一点幽默感的没有?”手机里传来荣飞略微不满的声音。

    文小雯没了耐心:“荣飞,给你五秒种你赶紧说,不说我真挂电话了。”

    她的话音一落,电话那端的荣飞压低了声音说:“小雯,我跟你说了,但你不能取笑我。”

    文小雯:“五、四、三……”

    荣飞压低了声音,说:“那个媒婆上门来跟荣老头说亲,我脱光了衣服当着他们的面走了两圈,最后那人什么话都没说就走了。”

    顿时,文小雯觉得几只乌鸦从头顶上飞过,她百分之百相信荣飞这个贱人能做得出来这样不要脸的事情。

    “小雯,你觉得我这招怎样?”荣飞还想文小雯对他的所作所为发表一下意见,毕竟他是为了她才做出这么大的牺牲的。

    文小雯左右看了看,再清清嗓子:“那个、那个荣飞,我想知道你说的脱光了是真的一丝不挂还是留了某样小东西?”

    荣飞更加得意地说道:“脱光的字面意思,就是一丝不挂,连裤衩都脱掉了。”

    文小雯没有再接话,眼前不可避免地浮现出荣飞脱得光溜溜地在人前晃来晃去的限制级画面,脸不自觉地红了。

    电话那端的荣飞还在说个不停:“文小雯,你现在的情况怎样了啊?有没有遇到想要嫁的人?”

    文小雯翻了翻白眼,这个荣飞到底是什么意思?又不是喜欢她,又在等着她去嫁给他?

    想了想,文小雯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我找到了,正在和他逛街呢,就不和你聊了。”

    “文小雯,我知道你没有找到。”荣飞得意地笑了两声。

    文小雯不由得提高了嗓音:“谁说我没有找到?”

    荣飞得意的声音再次传来:“你回头看看就知道了。”

    文小雯依言回头望去,只见荣飞就在她身后大概一百米的位置站着。

    他身穿一身白色的休闲服饰,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另一只手握着手机朝她挥手。

    挥手的时候,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使他看起来多了几分说不清楚的味道,尤其是他朝着她露齿一笑的瞬间,文小雯几乎看呆了。很多年后,文小雯想起来,还是为这一瞬间的荣飞心动不已。

    她觉得可能是上一刻脑子里还是那个不要脸的荣飞,下一刻就看到这么阳光灿烂的荣飞,是因为这个落差太大,所以让她栽了个跟头。

    荣飞向她走过来,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又嘲笑她:“文小雯,你现在说谎脸都不红一下。”

    文小雯嘴硬地回道:“我什么时候撒谎了?”

    荣飞啧了两声:“好吧,你说你没撒谎,那把你的男朋友拖出来让我看看。”

    “你是我的谁?我凭什么要带男朋友给你看?”文小雯瞅他两眼,再冷哼一声。

    “因为我是你的备胎啊。”荣飞这话说得可大声了,一点都不觉得做备胎是丢人的事情。

    “你……”看到周围的人投来鄙夷的眼光,文小雯赶紧伸手将荣飞的嘴捂住,不然真不晓得他还能说出些什么样的话来。

    荣飞拿开文小雯的手:“哎呀,你怕什么怕,是我心甘情愿做你的备胎的,又不是你逼我的。”

    “荣飞!”文小雯瞪他一眼,恶狠狠地警告,“你再说一句试试看。”

    荣飞自然不敢惹文小雯,因为这个女人真的会打人,所以只好转移话题:“小雯,我请你去吃火锅吧,我知道这里有一家火锅店味道特别好。”

    “好。”文小雯爽快地应下了。

    一个人的旅途有时候也会很无聊,多一个话多的荣飞能陪她解解闷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这个时间,离在泱泱秋水主楼天台发生的事情已经过去一年之久了,这一年之中荣飞总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出现在文小雯的面前。

    ……

    荣飞和文小雯的故事片段四:

    xx年xx月xx日,突入其来的求婚。

    文小雯已经数不清楚已经是第几次在不同的景区偶遇荣飞了,只记得他一次比一次出现得更加奇葩。

    今天这种出现方式,已经到文小雯不能容忍的程度了。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那么多的人,竟然搭了一个简易的台子,在上面表演蹩脚的魔术。

    连她这个对魔术一窍不通的人都能看得出来他的破绽,他倒是不慌不乱慢慢地表演他的,至于别人怎么看他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她觉得不能再看下去了,再看下去的话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正在她转身要走的时候,荣飞突然叫住了她:“文小雯,你等一下。”

    他跳下台,几步跑到她的面前,手中突然有了一朵红色的玫瑰花,单膝跪下:“文小雯,请你嫁给我吧。”

    以为荣飞是闹着玩的,文小雯有些生气,转身想要离开。

    然而荣飞一把抓住她,无比认真道:“小雯,别再四处流浪了,和我一起安定下来吧。你现在也老大不小了,再等下去真的会嫁不出去的。”

    “荣飞……”文小雯心里涌起一丝酸涩,没有哪个人想要四处流浪,流浪的人是因为没有找到一个落脚点,只能不停地走啊走,希望早日找到那个能停下来的港湾。

    这两年,他制造了和她的很多偶遇,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但是今天好像有一点不明白,但不是非常明白。

    她不认为他是喜欢爱她的,也不认为自己身上有着他非娶她不可的优点。那么到底是为什么,他愿意等她两年?

    从天台上他说了那句话开始,这两年时间,他拒绝了各种各样的女人。有时候,他会跟她开玩笑说:“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不想做一个食言的男人。”

    荣飞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刚刚在路边摊买的一块钱的戒指:“文小雯,我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可能不是爱情,但是我想保护你,我想尽自己的努力让你幸福。如果你同意,就让我为你戴上这枚求婚戒指。当然这枚戒指是临时的,我准备好的那枚戒指不知道掉哪里去了?”

    文小雯咬着唇,吸了吸鼻子:“你为什么想要保护我?”

    “因为你是一个好女孩,因为你比任何人都值得拥有幸福。而我想要成为给你幸福的那个男人,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他仍是单膝跪着,等待她伸出手让他把求婚戒指套在她的手上。

    “荣飞。”文小雯感动得流泪,本不想哭的,但是忍不住。荣飞的话说得很直白,也正戳中她心中最软的位置。

    这两年过春节,她都不敢去风哥哥家里了,她害怕看到别人一家其乐融融,而她却是形单影只。

    “小雯,不要哭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看到她哭,他也会难受的,就好像心里突然空了一个洞似的。

    “荣飞,你也特小气了吧。你见过有人拿这么便宜的戒指求婚的?”文小雯流着泪却也笑了起来,虽然嘴上这样说,但还是愿意让他为她戴上这枚价值便宜但是又有着特别意义的戒指。

    “你让我为你戴上这攻戒指,就是同意嫁给我的意思,你可想好了?”荣飞要向文小雯索要亲口保证。

    这个男人太啰嗦,文小雯假意要收回手:“现在不同意行不行?”

    “当然不行。”荣飞生怕文小雯反悔,一把抓住她的手就将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小雯,从现在起,你就是我荣飞的未婚妻了。”

    “荣飞……”她还在很多事情不放心,想要先讲出来。

    荣飞不给她机会乱说,用最直接有效的办法阻止她,就是吻住女人喋喋不休的嘴。

    等他放开文小雯的时候,她早已经忘记刚刚还有话想对她说,只能乖乖地让她牵着继续去走下一段旅途。

    以后的旅途,她不再是孤伶伶的一个人,而是有个人牵着她的手,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旅行结束之后,文小雯跟着荣飞一起去见了荣家的家长。去见荣家家长时,文小雯特别小心谨慎,就担心荣家的人挑她的毛病。

    文小雯以为荣家人会阻止她嫁入荣家,毕竟荣家也是一方地主,那么多优秀的女孩等着他们家的少爷去选,肯定不愿意娶这么一个残疾人士进门。

    没有想到的是大家什么闲话都没有说,荣老爷子见到她笑得合不拢嘴了,还给了一个大大的红包。

    当然,这个时候文小雯并不知道,荣飞为了让她顺利嫁进家门,谎称她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荣老爷子最重血脉,这孙子都有了,儿媳妇自然也能得到他的重视。得到荣老爷子的允许之后,荣飞带着文小雯先去领了结婚证,以防夜长梦多。

    荣家唯一的儿子领证结婚了,肯定是大事,在当地很快就传开了。荣老爷子安排大摆流水宴席三天三夜,只要你愿意来,什么样的客人都欢迎。

    这也是荣家的一个传统风俗,据说来的客人越多,新娘子以后就越能生,并且胎胎都能生大胖小子。

    之前因为荣飞做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大家都传他那方面可能有问题。这下子突然带了老婆回来,据说还怀孕了,谣言不攻自破了。

    ……

    荣飞和文小雯的故事片段五:

    xx年xx月xx日,荣飞与文小雯的洞房花烛夜。

    新婚第一晚,新郎荣飞早已激动不已,几下将自己扒了个光,然后纵身一跳,向躺在床上的文小雯扑过去:“老婆,我来了。”

    活了将近三十年,某些事情只是看过,听说过,还没有正儿八经地实践过。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可以实践的这个晚上了。

    文小雯往侧一滚,成功逃出荣飞这致命的一招:“荣飞,你干什么呀?”

    “洞房花烛夜,你说我能干什么呀?”荣飞扑上床去没有压倒想要压的人,微微不满起来,“你都是我明媒正娶老婆了,还逃什么逃?”

    文小雯回头狠狠瞪着他:“我要是不逃开,估计你这一扑过来,会把我的肠子给压出来。”

    “不会的,不会的,我会很温柔的。”荣飞咧开嘴,嘿嘿地坏笑,“老婆,那我们现在开始吧。”

    “等一下。”文小雯挡往他凑过来的脸,阻止道,“你刚刚喝完酒进来,一身酒气,先去洗干净一点再说。”

    荣飞很想用最快的速度把文小雯吃掉,但是这种事情不能强来,还得双方你情我愿,只好按照她的意思先去洗干净一点。

    荣飞激动得很,一边冲着水一边还愉快地哼起了歌,脑子里想着一会儿会出现的香艳画面。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他为了增添一点情|趣,特地喷了点香水在身上。谁知道刚走进卧室,文小雯的声音就传来:“荣飞,我对这种香水过敏。”

    说完,她连打了几个喷嚏,证明她是真的对这种香味的香水过敏。

    “你别喷了,我去洗掉。”荣飞耷拉着脑袋,只好再转回浴室把身上的香水味给洗掉。

    再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他是飞一般地冲向卧室里那张大床,再次张开双臂向文小雯扑过去:“老婆,现在我们总可以开始了吧。”

    得到文小雯的默认之后,于是两个人开始战斗,可是在最紧要的关口,荣飞始终不得要领,战了许久,也没能攻进城池。

    荣飞急得怒吼一声:“我kao,小爷看岛|国动作大片都是这么做的,为什么我就不行了。”

    文小雯一听,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脚一伸就将荣飞踹了下去:“荣飞,你还看那种东西,你恶心不恶心?”

    “文小雯……”荣飞本来就急得满头大汗,现在被文小雯踹下床,心里的火更大,“小爷去看那种东西,还不是为了学得经验,不想你遭罪。”

    “那个,你……”文小雯瞅了瞅他,有点过意不去了,“你真的还是那个啊?”

    “哪个?”荣飞揉着摔疼的胳膊肘,火大地问道。

    文小雯不小心看到不该看的,又赶紧别开头,诺诺道:“就是那个嘛,你懂的呀。”

    荣飞心情烦燥,根本就没有细想文小雯的话:“到底是哪个,你直说不行么?”

    “你真的是处、男?”说完,文小雯赶紧钻到被窝里,心里有点难受,眼眶里不经意间有泪花闪过。

    荣飞见状所有的脾气都散掉了,有些自责还有些心疼她:“小雯,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他狠狠地拍了自己一巴掌,这个男人都会的事情他怎么就做不好呢?这么美好的时刻,他竟然让她受伤了,一巴掌不够,应该再来一巴掌。

    文小雯摇了摇头,抿着唇:“不是,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我……”

    “你不用安慰我了。”荣飞翻身上床在她的旁边躺下,伸手将她搂着,“小雯,我不是禽兽,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

    “不是。”文小雯哭得微微颤了起来,“你还是那个,但我已经不是了。”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她配不上荣飞的,她废了一条手臂是个残疾人。现在嫁他为妻,连身子都不是完整的交给他。

    荣飞明白文小雯在说些什么,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小雯,我不许你说这样的傻话。”

    要是他介意那种事情的话,他就不会娶她了。或许一开始,他只是想要照顾她,但是这两年时间的相处,她已经装在他的心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价婚宠:误嫁亿万老公相邻的书:杉杉来爱:腹黑老公太迷人倾心之恋:总裁的妻子邪王狂妃:草包庶小姐混在省城的日子时间停止器高冷帝少请息怒:落跑前妻盛世婚约:何少的神秘妻子修真强少在校园逆世三小姐天命贵妻,佞相的悍妇填房嫁入高门的女人完美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