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醉仙楼初识风流女

【书名: 浴火情潮 62.醉仙楼初识风流女 作者:青春的舞蹈

强烈推荐:绝命毒尸阴阳超市重生之大赢家邪帝传人在都市大漫画都市超级医圣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乱世佳人]玛格小姐     当杜子海跟随着郑万胜和郑雨薇来到“醉仙楼”的时候,此处已经停满了各种豪华的小轿车,看的出来,到这个地方吃饭的人是非福既贵呀,一般的小老百姓是不会来到这个地方消费的,而杜子海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心中不仅感到暗暗吃惊:有钱人的日子就是和没钱人的日子天壤之别啊,想到此,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和感慨。

    一行人穿过一楼热热闹闹的大厅,只奔二楼而去,楼道旁经常有穿着红色旗袍的到行员不住的点头微笑,微微鞠躬,杜子海用眼睛瞄着,每个女孩子看上都不过二十岁,青春洋溢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叫人看了赏心悦目,尤其那旗袍的开叉处开的很高,女孩子白皙华嫩的大腿若隐若现,忍不住叫人一次次回头观望,浮想联翩。

    二楼的楼道都是铺着红红的地毯,踩上去软绵绵的,非常舒服,一点声音也没有,在楼道两旁的墙壁上,每隔几米就会挂着一幅优美的风景画,有翠柏影着的山峦,清澈的泉水蜿蜒而下;有夕阳染红的大地,枫叶林中升起乡村的炊烟;有大海沙滩上逐浪的少女,白皙性感令人神往陪之,每一幅画都画的很细致,很让人产生深入其境的感觉,也衬托出该酒楼的文化品位非同一般啊。

    郑万胜在一个叫“富贵之家“的包间停了下来,郑万胜很有老板派头的跺了一下脚,看了看身边的杜子海,微笑着说:“等一会儿进去,不要紧张呀!”

    杜子海很用心的点了一下头,不过内心还是很紧张,毕竟是第一次和老板这样的大人物出门,毕竟第一次进如此豪华的大酒楼,而且还不知道要见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大人物,难免心里有一些忐忑不安,这时,郑雨薇悄悄的在背后拍了一下杜子海,并用力的朝杜子海眨了一下美丽的大眼睛,似乎在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杜子海也微笑的望了郑雨薇一眼。

    郑万胜很有气势的把门推开,坐在门对面的一个很胖的男人站了起来,“啊呀!郑老板!等你很久拉!”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过来,坐在他身边的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也跟着走了过来。

    “不好意思啊!叫老兄久等了!”说着,伸出宽厚的手掌紧紧的和迎来的男人握在了一起。

    “来,薇薇,小杜,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深圳市很有名的大企业家李大海啊!”郑万胜很热情的把郑雨薇、杜子海叫到身边来,给这个叫李大海的人认识。

    郑雨薇很大方的走了过来,亲昵的叫了一声:“李叔叔好!”

    “好,好,呵呵,真是一个美人坯子啊,越长越漂亮拉!”说着转身对郑万胜说:“女大十八变啊!几年的光景就出落的如此光彩照人,就象画上的天仙一样啊!”说完开怀大笑。

    郑万胜也跟着附和的笑了起来:“这孩子生性顽皮,操心的很啊!”一边微笑的说着,一边回头看了看杜子海,说:“小杜,快来见见李叔叔!”

    杜子海有一点硬着头皮,走到跟前:“李叔叔好!”,说话的表情有一点紧张。

    李大海用眼睛细细的打量了一下杜子海,不住的点头,“郑老板,这可是人才啊,小伙子眉宇之间英气逼人,用不了多久就是一员虎将啊!”说着,回过头来对自己身后的两个年轻人说着:“还不快点过来拜见郑伯伯!”

    然后回过头来对郑万胜说:“这是我的儿子天龙,女儿玉凤!”

    就在郑万胜点头之间,两个年轻走过来,齐声说到:“郑伯伯好!”

    “好好,呵呵!真是虎父无犬子啊!”郑万胜一边赞叹着一边和李大海说:“你好福气啊,儿女双全,难得的是都那么好!”

    “好好,我们别客套了,坐下吧!”

    落坐时,四个年轻人相互微笑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菜66续续开始端了上来,虽然杜子海叫不上什么名字,但是从菜的品种和样式上也看的出来,价格不菲啊,尤其他望见上来的菜里有龙虾和乌龟的时候,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念头。

    一个服务员手里有个托盘,里面放着两瓶白酒和一瓶红葡萄酒,杜子海仔细一看,是两瓶茅台和一个写着外国文字的洋红葡萄酒,杜子海猜想着应该是法国的吧,因为法国的葡萄酒还是比较有名的。

    就在杜子海胡思乱想的瞬间,服务员已经给四个男人各倒了一小杯白酒,当服务员给杜子海满酒的时候,杜子海闻到了那酒的芳香,不象是刚生产出来的,存放的年数一定很久了,虽然杜子海不怎么会喝酒,可是这上好的美酒总是可以勾起男人品尝的**,就想碰见一个性感美丽的女人一样,总想上前搭个讪,说几句话,如果可以的话,顺便在那女人的性感的臀部留下自己的抓印,何乐而不为呢。

    虽然杜子海心中这么想着,眼睛却不肯怎么停留在美酒佳肴上,可是能存放眼睛的目标实在太少,于是杜子海的眼睛四处乱跑,东一眼,西一眼的,表现的又不能象个乡下佬似的,叫在坐的人小看自己,也不能目光呆滞的望着一个方向,于是在眼睛四处游荡的时候,碰双了一双眼睛。

    这双眼睛就是李大海的千金李玉凤,这个女孩子年纪不大,应该和杜子海相仿,可是望着杜子海的眼神充满诱惑和暧昧,眼睛如带了电的导线,电的杜子海浑身一哆嗦,心想:这女孩子的眼睛好厉害啊!仿佛可以看穿别人的心事似的,可是人总有个毛病,总想再看一眼那个电到自己的眼睛,于是,杜子海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又去接触那带着导线的眼睛,而这一次,李玉凤只给了一个妩媚的微笑,即使是一个微笑也叫杜子海春心荡漾了一下,就象平静的湖面上被丢下的石子激起微小的波澜。

    这时,李大海咳嗽了一声,看来要开始什么演讲了,杜子海的心事和目光一下子被咳嗽声吸引了过去,但依旧没有放下李玉凤那带电的目光,恰巧,那女子的目光也正望向杜子海,真应了那句话了:心有灵犀一点通。

    “我和郑老板是多年的生意上的伙伴了,也是生活里的兄弟,所以啊,今天的招待就算是家常便饭,也没有外人,基本上都是自家人,所以大家不要太拘束,来!干杯吧!”李大海说着,把手中的酒杯伸向郑万胜,依旧笑咪咪的说道:“老哥,给个面子吧!”

    “哈哈”郑万胜大笑了一下,端起酒杯站了起来,说了声:“好!”俩人的玻璃酒杯碰在了一起。

    “你们两个也要干掉的!”李大海看着自己的儿子和杜子海,一仰脖喝下了杯子里的酒。

    杜子海没说什么,一张口,一股清凉略有甜粘滑润、散着酒香的液体就进入了自己的肚子,心中不禁暗叹:好酒呀!

    郑雨薇和李玉凤只是各自喝了一口红酒,这种场合虽然说着家宴,但是也不能表现的太过随意,更不能喝的太凶,即使想喝,也要可以保持一种淑女的风范。

    其实象这种场合,年轻人基本上都是配角,两个老板级的人物在那里谈论着商业上的事情,到叫这四个年轻人有一点冷场,郑雨薇和杜子海在一起的时候很能说话的,可是在这里,她比杜子海更难受,可是表现的又不能太过分,坐在那里很是不舒服,尤其是那个李大海的儿子,李天龙,看着郑雨薇的眼神总会叫人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令郑雨薇如坐针毡。

    杜子海索性低下头,四下张望的眼神更叫人看了有点象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更何况有李玉凤带电的目光迎接着他,可是低着头,他仍能感觉到李玉凤的眼神在不时的瞄着他。

    就在杜子海低着头的时候,突然,李玉凤开口说话了,虽然声音不大,但依旧清脆、甜润,只惊的杜子海身子一哆嗦。

    杜子海瞪起一双大眼睛,有一点惊讶的表现,真没想到对面的李玉凤会叫自己,当他有一点慌乱的望过去的时候,李玉凤一双美丽妩媚的眼睛正望着自己,杜子海又仿佛置身在那电网之中,就象那垂死挣扎的鱼被置身于沙滩上般,有一种想逃却无力挣脱的感觉,杜子海硬着头皮,望向那带着电的眼神。

    “杜先生!我敬你一杯酒吧!”李玉凤微微一笑,眼睛一眨一眨的望着杜子海,杜子海迟疑了一下,还是端起酒杯来。

    “李小姐!你总要说点什么吧,为什么喝酒呀!”郑雨薇有一点煽风点火,幸灾乐祸的望着李玉凤,但心里不免有点酸溜溜的感觉,也说不出为什么,但是眼前的那个女孩子很打度的和自己喜欢的男孩子喝酒,总有一点不舒服,可是又说不上什么来,只能用阴阳怪气的方式来表示自己的抗议。

    显然大家都没有听出来,郑万胜更是哈哈大笑着对李大海说:“老弟呀!你这女儿不一般啊,将来必定是商海新秀呀!”

    李大海听了这话很受用,也跟着呵呵笑起来,“这孩子从小就很难叫人驯服,再大一点,恐怕连男朋友也找不到!”说着,很慈祥的望着自己的女儿。

    “爸爸!”李玉凤有点高兴的叫了一声,撅起小嘴巴,有一点不高兴的样子。

    “你看看,说她两句就受不了!”李大海冲着郑万胜无奈的说着。

    两个老板会心的笑起来。

    杜子海站了起来,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冲着李玉凤一个歉意的微笑,微笑的样子自己感觉很有绅士风度,“李小姐,这一杯酒不如我们大家敬在坐的二老一杯怎么样?”虽然说话的口气是用商量的味道,我想谁也不会拒绝这样的一个提议。

    “是呀是呀!”郑雨薇跟着站了起来,李玉凤和李天龙也站了起来。

    “你们几个年轻人喝酒,怎么又扯上我们两个老家伙了!”

    “董事长!”杜子海很尊敬的叫了一声。

    “打住!”郑万胜摆了一下手,继续说着:“咱不是说好了吗,这是家宴,别叫什么董事长。”郑万胜说这话的时候,有一点不高兴,只所以不高兴,是因为杜子海的称呼叫他感觉自己没有一点亲近感。

    “那好,我就叫您叔叔吧!”杜子海很亲昵的叫了一声。

    “我们祝愿两位叔叔事业一帆风顺,身体永远健康!”杜子海说完,有一点卑谦的端着酒杯伸向坐在身边的李大海和郑万胜。

    “看来我们俩不喝不行拉!”郑万胜用眼睛看了一下杜子海,又和李大海交换了一下眼睛,两个人很高兴的喝了杯子里的酒。

    “老兄啊,你这个杜子海未来不可限量啊!得好好培养啊!”李大海无不羡慕的说。

    “那里呀,我们小杜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学习,这是我那宝贝女儿现的人才!当然,我也很欣赏他!”说完,看了一下女儿郑雨薇。

    “爸爸!”郑雨薇脸上有一点羞涩,腮上泛起淡淡的红润,用眼睛斜了一眼爸爸,好象说出的是一个不可以叫别人知道的小秘密,并在郑万胜的身上移开的时候,深深的看了一眼杜子海。

    李大海和郑万胜呵呵的笑起来,就连坐在旁边的李玉凤都微微翘起迷人的嘴角,令人奇怪到是李天龙,他到没笑,只是很有玩味的目光扫了两眼杜子海,把目光在郑雨薇的身上驻留了一会儿,又悄然移开了。

    杜子海的心中有一点不快,总感觉这话的意思有一点不对头,听不出是夸我,还是在向他们几个人暗示我和郑雨薇的关系不一般,却又总是得不到一个明确的信息,这时,郑万胜的手机响了起来。

    郑万胜示意大家不要说话,便开始按下接听见,对方的声音是听不清楚的,但是从郑万胜的很奉承的表情来看,此人对郑万胜的影响力非同一般,杜子海心里这样猜想着,但见郑万胜不停的点头,嘴巴里还说着:“好的,好的!”就挂断了电话。

    “什么事情啊!”李大海很关心的问。

    “没什么!刚才商会会长刘玉洲打来电话,要我去玩牌,对了,你正好和我一起去!”郑万胜其实不想去,可是实在没办法,于是就拖上李大海一起去。

    “这不好吧!”李大海有一点为难,脸上表情有一点勉强。

    “为难什么啊!”郑万胜一边站起来一边拉上李大海,“他那边正好还缺一个,叫上你就好了!”说着,拉上就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说:“你们都不要跟着了,就我俩好了,你们一会儿自己走吧!”说话间,俩人就走出了房间。

    生下的四个年轻人不知道会生出什么样的故事来。

    没有了两位老人在身边,四个年轻人的神经放松了下来,桌子上的菜刺激着人的食欲,这顿饭毕竟才刚刚开始,还没有怎么动筷,所以看上去依旧很丰盛,杜子海碍于李氏兄妹坐在旁边,不好意思表现的太过狼狈,好象几顿没吃东西的乞丐似的,可心里还真有点乞丐的想法,这是他长么大见过的最好的饭菜了,如果说不想尝尝那肯定是假话。

    记的有一句话怎么说来,如果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饭桌上吃东西时,表现的狼吞虎咽,风卷残云一般,不是他在家里和自己的婆娘,就是一个结了婚的男人。这句话的出处是想不起来,可是面对着面前的几位,杜子海表现的不能太差劲,那样会给别人留下话柄,叫人笑话的。

    “怎么拉,都不说话啊?”郑雨薇见大家都不在说话,于是瞪起大眼睛看了看其余的三个人,最后带着有点挑逗的目光落在了李玉凤的脸上,“李大小姐,你不是想敬我们这位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杜先生一杯酒吗?”说话间,郑雨薇把那两个形容词的音节提高了一点儿。

    李玉凤脸上掠过一丝不快,但那也是瞬间的表情,李玉凤迎着郑雨薇的目光微微一笑,“谢谢郑小姐的提醒啊,我还真差点忘了!”说完咯咯的笑了两声,笑完了后,微笑的目光望向杜子海,那看了让人如电了一下的眼睛叫杜子海的心里一颤,不是因为害怕,而是那目光里隐含了太多的内容,但杜子海依旧迎了上去,脸上的微笑虽有一点不自然。

    “杜先生,我们就遂了郑小姐的美意吧,我敬你一杯!”说话间还有意无意的瞄了郑雨薇一眼,象是宣战,又象是毫不在意,纤纤细手白嫩如葱,举着杯子伸向杜子海。

    杜子海忙站了起来,很自信的笑着说:“谢谢李小姐,没想到你长的这么漂亮,还这么有风度!”杜子海说完,轻轻的和李玉凤的酒杯碰了一下,一仰脖,茅台酒带着清香进了杜子海的胃里。

    “杜先生也是一表人才,说话又那么动听,看来我还得跟你喝一杯呀!”李玉凤也把自己的葡萄酒很优雅的喝下去了,脸上有了一抹淡淡的红润,更显得妩媚动人。

    “那好吧,恭敬不如从命,就听你的了!”说着给自己又斟满了一杯酒。

    “我就喜欢你这样爽快的男人!”李玉凤也很爽快的倒上酒,两个人一碰杯,干了第二杯酒。

    郑雨薇看了有一点来气,气杜子海怎么对李玉凤那么奉承,气自己叫他们喝酒,气杜子海怎么不和自己和酒,气,郑雨薇满腔醋火没出泄,用眼睛瞄到了坐在那里有一点茫然的李天龙。

    “李公子,你看人家喝的多开心啊,我们别当陪衬了,我敬你三杯吧!”,说完,故意用一副有点风骚的样子嗲声嗲气的说。

    郑雨薇的样子有点吓了李天龙一跳。“郑小姐,没搞错吧,三杯呀!”李天龙有一点惊讶,嘴巴张的老大。

    “哥哥,你要是个男人,就该象杜先生那样,爽快一点吧!”李玉凤对哥哥的表现不太满意,内心里却是对郑雨薇有一点幸灾乐祸。

    “薇薇,你不要喝那么多!”杜子海有一点关心,生怕会出什么事情。

    “没什么,你没听说过吗,女人喝酒要么不喝,一喝就喝个半斤八两的!”说完,有一点不耐烦的样子,连看杜子海一眼都没有。

    这个时候,郑雨薇已经开始和李天龙喝起来,俩人也没什么话,就一口气各喝了三杯。

    李天龙喝了三杯到没什么,可是郑雨薇就不行了,三杯葡萄酒下去之后,脸上瞬间就象三月的桃花,红晕如绚丽的霞,对于男人来说,当然是好看了,也许还会产生一些龌龊的想法,可是杜子海看了,心里还是有点疼。

    “薇薇,难受吗?”杜子海很关心的问着。

    “没什么!挺好的,第一次现酒是个好东西!来,李天龙,咱们在干三杯!”郑雨薇这次说出的不是气话,而是醉话了,对于平常不喝酒的女孩子来说,一杯酒都可以叫她醉了,更何况一下子就喝了三杯,所以当郑雨薇说再喝三杯的时候,三杯的概念已经不知道是什么了。

    李玉凤觉得不能在喝了,看了看正全身贯注着郑雨薇的杜子海,心中有一点失落,“我看大家散了吧!”

    杜子海点了点头,就要去搀有一点摇晃的郑雨帏,郑雨薇却借势依在了杜子海的怀抱里,嘴巴里还说着:“干吗要走呢!我还没喝够呢!”

    杜子海感受到郑雨薇就象剔了骨头的肉似的,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杜子海就用手搂住了郑雨薇柔弱的肩膀,走出了房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浴火情潮相邻的书:激荡人生龙蛇天下都市仙医史上最牛杂货铺重生之我要做太子枭中雄纯小子少爷记我要当院长超级大当家极品蓝颜携美同行自在娇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