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谋划未来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九十七章 谋划未来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超品相师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把彤彤送进校门,凤香返回到车上,关好车门等车开动后,便悄悄握住了方明的手,一对美眸妩媚又幽怨的看着他,脑子里还回放着昨晚和今早偷溜进他房间,那极度欢娱的情景。

    昨晚她先给彤彤冲了澡,等她冲澡出来彤彤已睡着了,她忙地装扮自己,而后穿着连衣裙心慌乱跳出了房门。蹑手蹑脚走在走廊上,没戴乳罩两团丰乳磨蹭着光滑的裙料,没穿内裤的一对光洁大腿也在亲热地挤磨,那感觉既兴奋刺激又十分奇妙,未进方明的屋子,欲焰高涨已让她难以自持。进去后没敢脱裙子,也没敢多逗留,可那二十多分钟的激烈欢爱,让她几度欲死欲仙。

    今早五点钟,按他的吩咐又偷溜进去,被他猛烈撞击了十多分钟,也忘了是几百下,直到现在她的胸脯和下身还残留着那极爽快的感觉。可這一切将会成回忆,与他再度激情欢爱今后两天若没机会,下次不知是何年何月。

    方明在两人腿间用手指摸捏着凤香绵软的小手,也读懂了她眼里的幽怨,便与她又商量起今天要干的事,想把她的情绪调到忙酒厂的事上。

    他们拐到酒厂路上时,就看到稀稀啦啦有人骑着自行车往酒厂去,也见有骑电动车和摩托车的。他们进到厂院,见办公楼门前男男女女堆了好多人,這都是接到县里通知来接受挑选的原酒厂下岗职工。

    方明和凤香在二楼见到俊儿、艳儿他们,他们也正要准备各忙各的。俊儿和艳儿女婿今天地任务先是上街张贴广告,准备招收三名司机。十名保安,部队复员回来的小青年优先录用,还要招收二十名年轻的女服务员,然后他们就是订购空调和办公桌椅之类的。艳儿和明珠两人,她们负责采购办公室内的寝室和客房内的床上用品。

    俊儿他们刚走,县里派来帮挑选职工地五个人上来了。方明和凤香带他们进了二楼楼道口的一间大办公室。這里原是厂部办公室,现在這层楼内,数這里办公桌椅齐全。五个人当中,有一个是县经贸局的副局长,也曾是原酒厂的副厂长,有两个是经贸局的干事,剩下两个是原酒厂管人事和劳资的。

    方明先让他们把技术人员,一线各岗位的生产骨干,财务人员,还有原职工食堂的厨师和服务员都先列出叫上来。然后把剩余人员按男四十五以下、女四十以下列出来。

    技术人员,一线各岗位的生产骨干,总共挑出了三十多位,挑出后方明就让他们自己推选了两位负责人,由這两位带大家分别去各车间的各岗位清理维护设备。财务人员挑出了三男两女,就让他先留在二楼清扫整理各办公室。

    原职工食堂地三个厨师和七、八个服务员,只挑出一位穿着精干的厨师和两名年轻秀气的服务员,剩下的不是长相不行,就是穿着邋里邋遢方明看着不顺眼。他私下了解了一下过去食堂的卫生的情况,果然糟糕。决定再另添配人。今后的职工食堂一定要搞得特别卫生,必须达到能接待客户的标准。

    剩下的人挑出六十多人,這六十人是女多男少。从男的中挑出两位临时负责的,這两天带男职工清扫两个厂子厂里厂外地卫生。女地多数安排清扫楼上职工宿舍和楼下办公室,挑了六个长相还算漂亮的精干女工补充到职工食堂帮忙。最漂亮的十几个年轻女工,有的安排在三楼餐厅和客房,有的留在二楼帮那几个财务人员先清扫办公室。

    整整一上午,挑出了近百名职工,超出了原下岗职工一半的人数,副局长他们很满意。更让他们满意的是。他们几个想要留下的人,方明也给了他们的面情。反正這么大的厂子,多几个人也无所谓,不能干只要肯干也行,若不肯干,方明也和他们讲清了。到时候该咋处理就咋处理。但也有十分不满意地,那些被留用的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有钱好办事,俊儿他们上午联系好了空调和家具销售商,成车的空调和家具拉到了厂中,并开始组装和安装。加上厂里到处有职工清扫卫生,整个厂子一扫往日的冷清,有了红火热闹的景象。

    這一上午,凤香是既兴奋又佩服方明,她原来想着這些事就头大,可看到方明谈笑自若中不慌不忙就把這些事处理了,觉得這家伙果然有点道行,牛皮也不是乱吹的。

    中午留副局长几个人在小餐厅吃饭,方明也想向他们多了解一下這厂子过去地情况。食堂中午也开伙了,到城里将近十里的路程,在过去职工中午也不回家,逢雨天连晚上也不回去。方明定下這两天职工就餐先记账,等安定下来从他们的工资中扣除。

    下午凤香带一部轻卡和一部面包车回村接她两个哥哥,她父母和两和嫂子收拾几天才能全搬下来。她还带了几名工人,要把她父母家的药酒全拉回到厂内的酒窖。

    任总快中午给方明打来手机,说他们已在省城下了飞机,省城的快餐加盟店主到机场接他们,并安排好了车,预计晚上八点左右就能赶来。他下午休息起来,先在楼内和厂内四处转着,后回到那个布置一新的厂长办公室,分别给雅静她们打了电话,闲聊了一气。晓敏今天又回京了,方明没敢给她打。

    凤香回来后,方明也跟去酒窖,他和凤香看了那间值班室,决定把這间房重新粉刷布置一下,以后就留她大哥大嫂住這儿,這里将绝对成为贮酒重地,一般人轻易不许进来。

    后来他又跟凤香检查了三楼的客房。还看了厨房厨师晚宴准备的情况,晚上将高档次地招待任总和那个人一行。

    任总和那个人一行七人在八点二十分赶来,方明亲自下楼把他们迎接上来。任总带着男助手和女秘书,那个人姓左,也快四十岁地样子,方明称他老左。省城的快餐加盟店店主老刘也陪同前来。方明先让他们到客房洗去风尘,然后直接到餐厅。

    晚宴在两个小餐间举行,方明這间是任总、老左、老刘,他姨、姨夫、凤香还有艳儿女婿作陪,艳儿、俊儿、明珠和凤香两个哥哥陪那几个。酒是上好白酒兑药酒,男的兑黄酒,女的兑绿酒,方明和凤香详细地介绍了這药酒的历史和功效,他们对這药酒都很感兴趣,老左也承认若经营宣传的好。很有发展前途。方明又高兴地讲出了他地打算,准备两手搞,药酒和普通酒同时搞,而且都要大搞。

    晚宴的气氛很活跃,老左与方明讲起办酒厂的事,意见提得很实在,他也很诚恳地听着。任总在路上将他的优点和特点详细地向老左介绍了,老左对他的好感有着先入为主,再经过這番交谈,对他的诙谐风趣和平易近人很欣赏。他通过与老左初步接触交谈。印象也很好。再者他也相信任总的眼光。可以说,两人在一顿晚宴中生出惺惺相惜之感。

    晚宴过后,方明让老左他们先去休息,明日边参观酒厂边详谈,他则只带任总下了二楼,到了那间大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之后,方明取两个茶杯张罗着倒荼水,任总忙地抢过水杯笑道:“哪敢劳驾方董,我来倒吧。”

    方明打开荼叶筒,边往杯中磕茶叶。边呵呵笑道:“那还不一样?咱俩还用客气?”

    “那能一样?我任何时候都不敢忘记是方董的下属,我有今天,都是方董对我的关爱和信任。”任总笑呵呵地表示着感恩和忠心。

    方明看着任总到热水器旁倒水,紧着任总的话笑道:“咱们是互相信任依赖嘛!行啦,别扯這些了,说一说公事吧。”

    任总把茶杯放到荼几上。两人面对面坐下,他接过方明递过地香烟,先给方明点燃,然后介绍着中式快餐的发展情况。现在除了西藏和新疆,全国其余省的省会至少发展了一家加盟店,最多的有三家,而且部分省较大的城市也有一到两家的加盟店,现在正是快速发展期,预计到了年底,加盟店的数量有望翻一倍。

    方明听了非常高兴,鼓励了几句后道:“老任,发展是要发展,可一定要把住加盟条件关,达不到咱们的条件坚决不能加,千万不能做砸牌子的事,别让一粒耗子屎坏了满锅粥。”

    任总点头郑重地说:“方董提醒的非常对!前一段时间发展地快了,有這个问题,幸好我派了人下去一家家进行了明查暗访,发现有几家不合格,及时进行了整改,不然搞砸牌子后果真是不堪挽回。我们现在特别重视這问题,加盟前严格审查,加盟后严格督察,不合格地坚决与其解盟。”

    方明满意地点点头,端起杯喝水时才发现杯空了,任总端起杯也发现杯空了,两人相视后哈哈大笑,而后任总要过方明的杯添水去了。

    刚吃罢饭喝完酒,两人的茶水喝得都快,又都是别人伺候惯的人,只顾着喝不顾着添,任总端回水杯笑道:“叫我的秘书下来吧,反正谈的也不是秘密。”

    “呵呵,行啊!恐怕很多秘密她也知道的不少吧?”方明最后一问,两个人同时笑了,是那种男人与男人之间特有的笑。

    任总年轻的女秘书很漂亮,方明第一次见到时,任总就向他明言是那种有特殊关系的秘书,男人之间這种事往往很乐意开诚布公,甚而还爱炫耀。方明为此还专门开会,找借口多给下边经理们增加了个人活动经费,他不仅自己要三妻六妾,让下边地经理们至少也能养得起一个小蜜。像任总這级别的,个人活动经费给的很高,养两个都没问题。可也有特殊的,像集团副总老周,个人活动经费就不去领,方明只好让财务给老周专存在一个户头上,等老周退休后一并给他。

    等花枝招展的女秘书香气袭人地下来后,屋里顿时亮堂了,一下变得很有生气。

    任总的女秘书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还是风度和气质,都堪称一流,而且常保持着甜甜的微笑,既性感又迷人。她也很会看眼色,方明取出两只香烟递给任总一支后,她已从茶几上拿起了任总的打火机,打着后先给方明点燃,说得话也是轻声细语很好听。但方明看這女秘书都是欣赏的眼神,他再好色也不至于要夺下属之所爱,何况她虽优秀,在身材和相貌上还有点稍微不及丹儿,整体上还差水儿一筹。

    他观察到,任总对這秘书的态度貌似漫不经心,可眼神里掩饰不住喜爱之情,男人能带着這样美艳乖巧的可人儿外出,真是绝妙的享受,他這下更觉得吾道不孤。

    方明喷出口中的香烟对女秘书道了谢,还冲任总点头微笑,任总会意這是夸他有眼光,又是男人之间能意会的微微一笑,道:“方董,我汇报一下饮食总公司的工作,现在许多工作进展的很快,需要做一下较大的调整,我跟翁总和娄总商量过了,也着手搞了,我汇报完看方董有啥指示。”

    這时有人敲门,方明喊了进来后,见是凤香端着水果盘进来了,女秘书已翩然迎过去,接过凤香手中的水果盘。她這是招呼罢老左他们,又给方明他们送下来。

    方明见她笑盈盈讲了两句话后,还站在茶几旁踌躇着,便问她有忙的没有,没有也坐下来吧。她很高兴地站在方明身旁拉开一截距离坐下。這下他和任总身旁都有了美女,点烟、倒水、削剥水果就有人侍侯了。

    任总先汇报了一件好事,是饲养地那种优质黑猪猪肉在北京市场供不应求,已决定在凤城扩大养殖规模。凤城正好有一个倒闭多年的肉联厂。厂内有大型冷库和屠宰设备,他们与县里协商,由饮食总公司为农户提供借贷资金建设种养两用发电玻璃大棚,以公司加农户的形式在凤城建立大规模的养殖基地,县里则无偿将那个肉联厂送给总公司,作为他们在市里肉食品厂地分厂,暂先以屠宰和分割猪肉为主,兼搞牛羊的收购屠宰。

    這对县里和总公司是互利之举,总公司在扩大养殖规模的同时还白得了一个厂子,同时集团下属的发电玻璃加工销售公司也能销售发电玻璃。县里则能使上千家的农户得到总计三千多万元的三年分期偿付的无息借款。能使這上千家的农户步入脱贫致富之路,用一个倒闭企业换取绝对物有所值,何况倒闭企业的资产重新利用后又产生了价值。

    這个厂子方明上过多次,离县城虽远可厂子很大,在计划经济结束后,沾了外贸仍然受国家控制的光,出口肉制品很红火了几年,也培养了好几任贪官。他很高兴任总与县里這样地合作。

    任总还兴奋地介绍,第一批借款在三年内分批收回后,将再分批投入到扩大基地上,三五年后,在這个养殖基地的支持下,他们的肉食品加工厂会迈入特大企业的行列。任总说准备将集团院内的种猪场迁到凤城,那个种猪饲养观赏棚改养名稀观赏小鸟。不久后,集团院内两个大棚下边是异鸟,上边是奇花,鸟语花香旅游价值会更高。

    方明对他们的想法很赞同,只是提议将种猪场迁到凤城龙腾希望学校,与学校合办,一方面让学校增加收入,另一方面让学校给培养饲养技术人员。又一个互利互惠之举。

    任总又向他汇报了总公司所属糕点厂的发展状况和思路,现在已在锦口等龙城的周边城市筹备设立三个分厂,每个分厂地规模都将不太大,投资在一千万左右,能供当地市民消费即可。还将在龙城希望学校的职业分校出资专设三个糕点制作培训班,等一、两年后制作师多起来。将瞄准省内甚至整个华北的中等城市的市场,以连锁店形式大规模发展,最终目标要在更广大地范围内建立连锁店。

    這样,饮食总公司就形成了以养殖、肉类加工和糕点制作三个龙头项目,总公司一是要负责资金管理调配,能集中财力解决当务之急;二是要与中式快餐总公司联合成立项目规划、发展和监审部,节省人力、财力共同做好扩张工作,力争在三到五年内,饮食总公司和中式快餐总公司,都要奋力迈进在全国也有影响的大型企业行列之内。

    文明再次感叹任总的魄力和能力,真是不一般的强,不仅高兴地答应集团会在人力和财力继续给予大力支持,还嘱咐他既要趁势大发展,又要掌握好节奏注意稳住阵脚,在打实基础中谋发展。并再次摆明了他的观点,只要发展得又快又好,发展的成果绝对会与功臣们分享。

    凤香一直静静地听着,好几次听得都是瞠目结舌,此刻看他的眼神除了隐含爱意,还明显有崇敬的神色。

    因为他们讲运作资金时,动辄动就是上千万,甚至几千万,而且还都要向全国范围内发展。她还听清了,他们说的才只是他集团其中的一个大公司,那他地集团岂不是很大很大了?到最后,凤香已半点不怀疑他过去是在吹牛皮了,這家伙一天能挣三四十万元还真不是虚言!而且此时,這家伙的形象好似比过去高大了好多好多,他那么悠然地靠着沙发,听這个看着也很是精明能干的任总,恭恭敬敬又自信地向他侃侃而谈发展大计,她明白过去还真有点看扁了這家伙。

    谈完這些都快十二点了,方明便让旅途劳顿的任总赶紧休息,有啥明天再谈。

    四个人站起来后,方明对凤香笑道:“凤香。你得给我找一间睡觉的地方。”

    凤香地俏脸蓦然红了,张口结舌一下不知该咋回答。

    任总笑问:“方董不是住在這间屋子吗?”

    看凤香地样子听任总的问话,方明知道他们都误会了,呵呵笑道:“数這间屋子大。今天刚布置的,我以后不可能常来這儿,有一间能挂个董事长牌子就行。把這大房间趁里外一新留给老左,就看老左愿留不愿留了。”

    任总笑道:“有方董這样大度又礼贤下仕地董事长,我想他是百分之二百的想留!”方明听了和任总同时哈哈笑了。

    凤香因误解了方明更加脸红,幸好发现他们没太注意自己,等他们笑罢说道:“那你今儿先上我爸妈那套房住吧,這儿别的房门钥匙不知谁拿着,這么迟他们也都睡了。”

    方明点头同意,他们便关了這间房的灯和门一块上了三楼。在三楼楼道口互道了晚安。

    凤香先他一步紧步回房取钥匙了,等他走到凤香父母那套房的门口,等了片刻凤香媚眼含春出来了,在她开门之际,他看整个楼道只有他二人,便探手撩起了凤香的裙子,居然又是没穿内裤,两瓣肥白美臀顿时诱得他火气腾腾。低声笑道:“你好大的胆子,刚才在下边就是這样?”

    凤香已打开门急闪进屋里,在半幽半明中,一双媚眼水汪汪地白他。娇嗔:“哪有?!刚才脱的,快点!”

    方明一步迈进了房间,关住门在凤香摸索房灯开关时,再次撩起她的裙子,伸手摸索着笑道:“凤香,你真是喂不饱的小淫妇!”

    屋内已一片亮堂,凤香左手帮他提着自己地裙边,右手拉住他的手往里屋走,还回眸狐媚一笑娇语道:“嘻嘻,过两天你家里的小淫妇们一来。人家想当也当不成了,快点嘛!”

    说话间,两人已到了床边,凤香松开了方明的手,和他一齐解他的裤子,俏容上的骚情比他还急……

    第二天一早。方明在屋里独自锻炼罢身体,洗漱后出来,他姨的房门已开,他进去问候罢姨,返出来准备下去遛弯。走到楼道口里,看那边老左从房门出来,等了片刻老左过来后,两人先互相问了好,老左得知他這是大清早就出去遛弯,夸他的习惯好。

    方明笑道:“彼此彼此,你這也不是挺早地吗?走吧,咱们一块下去,先到厂外看看。”

    两人并肩下楼,老左对他说:“方董,昨晚有凤香女士在我不好讲,您跟凤香女士家人的合作是利润分成,這方法是挺好,因为他们没投入,這样厂子永远是您方董的。可与他们既然是生产药酒的合作,听方董地意思,连普通酒也算进了利润分成中,是這样吗?”

    方明点头说是,老左又道:“這其中有不太合适的地方,普通酒若搞好了,发展空间巨大,利润也非常可观,這样您不是白白多分给了他们利润?”

    他看着脚下的台阶小心下着,笑道:“哦,你這样讲还真是,可我当时没想這么多。我想的是,既然要合作,就得诚心诚意,有福共同享,有难共同当!哎,说起难,這的确有问题,万一普通酒的效益不佳,那不就拖累了药酒?這我得重新跟他们商量一下,跟人家合作,首先得保证人家要赚到钱,谢谢老左的提醒。”

    老左本意是提醒怕他吃了亏,没想到他却为别人着想,怕人家吃了亏,這对他的为人更进一步看好,笑道:“方董原来是這想法,失敬!失敬!可我压根就没想过普通酒的效益会不好,凭我在酒业這行干了這么多年,只要工艺先进、资金充足,就不可能会没好效益的,方董知道中国人每天要喝掉多少酒吗?”

    方明听了老左地话非常高兴,他已顾不上问每天要喝掉多少酒了,先忙地问:“老左,你這是答应来這儿干啦?”

    這时两人已走出办公楼,老左止住步呵呵笑道:“有你這样的董事长,我能不愿干吗?”

    “好啊!”方明高兴地伸手握住老左的手,用力摇着,“好!从现在起你就是我這酒厂的厂长,有啥能力你就使吧!资金没问题,你需要多少我给多少,搞好后我发大财你肯定也能发小财!”

    老左也用力摇着他的手,乐呵呵地道:“好!一言为定!我后半生就交给方董了,最低目标是,给方董搞出个不论是规模还是效益都要挤进全国酒厂三十强之中!”

    方明更加高兴,笑道:“那我就等着,希望這一天早日到来!走,到外面听听我的设想,我想把一片先建成一处大花园,同时也要把酒厂搞成花园式工厂,将来這里一定让她誉满全国!哈哈,梦想是誉满全球!”

    两人松开手相视而笑,笑容中包含着相互地赏识和对未来的期盼,而后满怀豪情和信心,并肩大步朝厂门外走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