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奸恋情热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九十五章 奸恋情热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我真是大明星权力巅峰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方明看到凤香带着三分醉意进来,从床上坐起关心地问:“喝了那么多酒,咋不睡去?”

    凤香把水杯放到床头柜上,坐到他身边,一双陷在深眼窝的美眸,又水又媚地翻卷起长睫毛看着他,娇笑道:“睡不着嘛!嘻嘻,人家从没喝过這么多酒,喝了够十几杯吧?”

    摸摸她滚烫的俏脸,方明笑道:“是啊,足够半斤白酒,你是挺能喝的,比我还能喝。但以后可还能這样喝了,喝多伤身不说,还容易误事,你今天的责任很大,要常保持清醒,记住了吗?”

    凤香歪倒在他身上,双手搭在他的肩上,仰面娇笑道:“记住啦,人家以后再不這样啦!今天都是县领导敬人家的酒,人家不好拒绝嘛,你们男人们不是常讲,要舍命陪君子嘛!”

    “嘿嘿,你懂啥叫君子?君子就是不去灌别人的酒,更不会灌女士的酒。他们那样子分明是想灌你,他们哪算得上君子?好啦,去睡一会儿吧,昨晚让你折腾了大半夜,我是困的不行啦。”

    凤香媚眼白他:“讨厌!明明是你折腾人家大半夜,大懒猪!那你睡吧,人家睡不着,看着你這大懒猪睡,嘻嘻……”说罢从他身上起来,可还想着昨晚等彤彤睡熟后,与他衣带不解偷欢了半个小时。她半夜起来方便时,脚步又不由地走到了他的房间,然后脱得一丝不挂上床弄醒了他,那情景再现令她羞中有甜,神情很特别。

    方明还以为只是酒后才现出這逗人的样子,喜爱地亲了她一口,但他真是困了,亲罢不顾凤香媚眼凝视中透着期盼,嘿嘿一笑倒头躺下。屋里放着冷气,他盖好了薄毯,可听到凤香嘻嘻笑着。还撩起他下边的毯子,并且要往下剥他内裤。他忙道:“你关好门了吗?”

    “关好啦,你放心睡吧,别管人家。”

    感觉着她一双玉手的温润。方明喜滋滋“哦”了一声闭上眼睛。就随她去了……

    他一觉醒来,觉得左大腿上很沉,看到凤香似猫般倒着身子卷曲在身旁,膝盖顶在他的肋下。他稍欠身抬头看,凤香头枕在他的大腿上,玉手握着他的命根子,而且还紧挨她紧张压得有些变形的红唇。這时他感觉到腿根上湿凉湿凉地,心里不由一惊:不会是让她玩弄的梦遗了吧?這可不是好现象!

    细看之下,不由哑然失笑。因他看到凤香嘴角淌出一丝口水。

    他看着這香艳诱人地镜头。心念一动伸手轻轻捉住她的玉手使起坏来,在她丰厚的柔唇上正磨得舒服,凤香猛然睁开了睡眼,“呀!”地撑起身,抬起手抹着嘴角地口水,露出难为情地样子笑道:“哎呀!咋人家也睡着了。几点了?”

    他坐起来先看表说是下午四点,等凤香点头笑笑含羞看向他的政体时,他伸手抚到他白细的颈上,呵呵一笑把她的头按压到刚才使坏后的一柱擎天上。凤香媚眼瞟他唔唔着,等他松手后,便白了他勾魂一眼,笑嘻嘻主动伸出香舌……

    分不清两人是谁折腾谁,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方明仍保持着强劲之势,可他怕县里商量出结果,便起来放过了正娇叫连连的凤香,撵她回屋冲澡。凤香虽不情愿,但还是慌忙起来,把内裤穿上整理好裙子,拖着慵懒又舒爽的身子欣然离去。

    两人洗得清清爽爽,聚到了方明的屋子外间,凤香夸這里的条件真好,里外套地房间又宽大设施又好,连卫生间也是又大又漂亮,让他谈完正事后就去那边退房,让司机也退了房到楼下住。

    “干吧要等到谈完事,现在就退。”方明说罢就给在楼下休息地保镖打手机,让她上来。

    保镖上来后,方明便把那天定的房间卡还有房间钥匙给了她,并吩咐把她那边的房也退掉搬到這儿来。

    保镖出去后,凤香笑道:“明哥,你为人真是大度,我发现你很信任這个司机,有啥事都很放心地让她去办。”

    “呵呵,一直是骗你们呢。她实际上是我从家里带来的,是我两个随身保镖中的一个。”

    “啊!你说啥?她是你带来的保镖?”凤香惊讶地问。

    “是哦,我這样地大老板,出来不带保镖哪行?”

    “她一个女孩子家能当了保镖?”

    “你可别小瞧她,她是保镖学校专门训练出来的,十个、八个普通壮汉也打不过她,以后也给你找一个,保镖兼司机。”

    凤香喜欢地点头娇笑道:“好呀,身边有這么一个人多威风!大坏蛋,你还骗了人家多少,快老实交待!”

    方明哈哈笑道:“我说啥你都说是吹牛,骂我是骗子,交待啥?”

    凤香嘟起嘴娇笑道:“反正你的话难让人全信,咋听都像吹牛。嘻嘻,好了,不说這些了,给人家讲一讲你上午和县委书记谈的情况。”

    还一直没机会听他讲,凤香自然想听,等方明讲罢,她正有点疑问想开口问时,忽听写字台上的电话响了,她过去接起来,是县长打来的电话,说他们已开会研究好了,要过来商谈确定。

    他们未过来前,两个服务员敲门进来,送来一大盘各样水果,然后忙碌着往茶几上摆茶杯倒茶水,一切弄好后,她们退到门口候着。

    书记和县长带着几个人过来了,寒暄罢落座后,县长递给方明一纸研究结果方案,县长同时向他解释着。

    方明边听边看着手里的方案,方案开头几句是什么为发展县域经济,为盘活国有资产,为安置下岗职工等冠冕堂皇之云云,后面都是实际内容。方案中讲,经与购买的商家接洽,县常委会本着促使商家多投资。决定若商家三年内投资在一千万元以下,以四百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将酒厂出售给商家;若商家在三年内投资在一千万元到三千万元之间。则降减五十万元,以三百五十万元的价格出售给商家;三年内投资在三千万元到五千万元之间,再降五十万元。下面逐步以此类推。三年内的投资上五千万后再降五十万元,上七千万元再降五十万元。上到九千万元后,方明以一百五十万元即可购得酒厂。最后还有一条,若三年内投资超亿元,仅以五十万元的价格出售酒厂,在签约时首付五十万元,到三年期限根据投资情况一次性结算。

    他对這个方案挺满意,一是在基数上已扣减了他将要付出一百万元的猫腻;二是一次性付款改为首付五十万元;三是因他预计至少要投资五千万元,也就是说二百五十万加一百万。三百五十万就轻松购得酒厂。够便宜了。

    下面讲得是那个水塘和造纸厂,草案说鉴于水塘污染严重,对酒厂的发展构成严重的影响,治理环境本应为县政府地责任,现与商家协商,水塘产权划给商家并由商家负责治理。县政府将已废弃的造纸厂无偿划给商家,作为治理水塘地补偿。

    整个草案看起来合情合理,对双方都是互惠互利。方明若不投巨资扩建這个酒厂,恐怕這个酒厂要瘫下去。一定时期内见不到一点效益,且越拖這个酒厂越没价值,损失也越大。若方明投巨资扩建,看似卖得便宜,酒厂建成生产后,仅税收就远远会超出优惠打折的价值,何况生产酒类的税收比率相当高,若其经济效益良好,将对县里地贡献非常可观。

    這样既对县里有利,又优惠了方明,而且书记和县长还中饱了私囊,三方利好之举。這也就是中国十几年改革开放地缩影,一方面是社会在极大、极快地发展着,造就了千千万万的致富带头人,另一方面也培养了成千上万的**分子。可方明现在看得很透,這种表面上繁荣昌盛若继续下去,**的大毒瘤迟早一定会从根子上毁掉社会发展的基础,除非像李书记和齐宇那样,既让社会发展,又要从根子上遏制**的滋生。

    方明趁此地没有像龙城那样,很高兴這种三方利好。但他虽满意這个方案,可在中午宴席上想到了一个细节,此时便提出来。這细节是通酒厂的那条不到两公里的柏油路,他要求把這条路也确权给新酒厂,他要重修拓宽,并将路两旁搞成风景优美的绿化区。

    书记让下属展开酒厂和造纸厂附近地区划图,看到路西边不远是山,路东边很大地一片全是填满了垃圾的浅沟,随当即表态:這路本是酒厂和造纸厂修的,就该归酒厂和造纸厂。

    于是将路西与路东的浅沟一并确权给方明,這下他再无异议。這就等于把這两、三平方公里的地方都确权给他,就是花五百万元都值!不说酒厂,他心想路這边离县城才不到三公里,按发展的眼光看,如果美化后搞开发,其效益会远超五百万元,太划算了!

    达成了口头协议,双方皆大欢喜,写下明天方明带五十万元与县政府签订协议,酒厂和造纸厂就可移交给他,政府负责尽快办理相差手续。

    晚上再开盛宴,方明与书记打过招呼后邀了艳儿地公公出席,一是不忘這牵线人,二是让他明天见证签约仪式。还有个三,方明怕明天把所有卡中的钱取出还不够,想让艳儿的公公到时救一下急。

    艳儿的公公来后,方明先与他私聊,将大部分情况讲给了他,他很为方明高兴,当听说恐怕会向他先挪借个几十万,甚或一百万时,他一拍方明的膀子笑道:“這么好的事千万别耽搁了,干脆明天让艳儿两口子到银行给你提一百万,用着就用,用不着就给我拿回来,這时候我不帮忙还行?”

    说得方明是连连道谢,晚上的酒也高兴地多喝了两杯。到香倒很听话,借口中午喝多了现在还难受,酒是滴口未沾。欢宴过后,他和凤香又回到家里,要向姨和姨夫他们传达喜讯。

    方明和凤香回到家中就还能再走了,凤香是没理由走,她不走方明当然也不愿走。

    听他们介绍着经过,他姨一家非常兴奋。尤其是他姨,至从他来后,跟着外甥没少享福,有时半夜醒来,恍若是一场好梦,还得掐掐自己,這下外甥真要在這儿办大酒厂,感到无尚地荣光。俊儿最兴奋了,在酒厂姨兄将会委以他重任,他再也不是那个小打工仔,不仅觉得配得上明珠,今后到明珠家里也能挺起腰杆做女婿。

    唯有彤彤不怎么兴奋,這几天见妈妈的面少了,今天等回了妈妈,妈妈问罢他做完作业没有后,就又带他上去睡觉。未等他睡着,妈妈又一脸兴奋急冲冲下楼了,他噘着小嘴恼她也无济于事。

    也还能怪凤香,有大堆杂事需商量。這个草药店和加工厂是还能再开了,打算租出去,把家都搬到酒厂去,加工厂的工人愿去酒厂的也带去,這些都交由她舅舅负责。她父母和兄嫂也要马上搬到酒厂,念书的孩子都要转到城里,在酒厂未添置汽车前,还得暂先租一辆车接着孩子们上学。让俊儿协助她挑选工人,艳儿两口子也得来帮忙,她的父兄将来只管泡药酒,现在得让他们和嫂子看先能帮着干点啥,這乱劲得全靠家里人先撑着。

    兴奋地商量着這大堆杂事,都感觉头都大了,明天以后还不知要尽快成啥样子?可面临這将要忙碌的日子,却又特别地期盼,快十一点了,他们还你一言我一语商量不休。最后方明让都休息吧。说要商量的事太多了,一切等明天正式签了约再商量安排。

    凤香听话地先上去了,方明故意磨蹭着跟姨他们又谈了一阵儿才上去。

    凤香先走一步,一方面是要摆样子给舅舅、舅妈看,另一方面是先上去准备,准备要与方明在這里做最后一次的欢爱,明天方明就不住這里了。最迟后天她也搬到了酒厂。

    她与方明這种偷情关系,情爱中的主要成份就是性,只要有机会单独与他在一起,心里常想着与他做那事,十分令她沉迷。若不是还有酒厂這桩好事。更加迷醉得难以自拔。她现在越来越感到与情人做那事,**竟会那样地亢奋。过程也是无比地刺激美妙,那时候恨不得沾在他身上不下来,而且在未做前仅相差就特别兴奋,這现象与丈夫近几年从未有过。更甚地是。与方明做那事,还不顾羞耻乐意将[被屏蔽词语]情绪从始到终表现出来,那情绪在过程中非常刺激兴奋神经,**比与丈夫做时来得快也来得猛烈,还来得频繁,反过来更促进她朝思暮想做那事。也就有半夜起来忍不住还要进他的房间。

    她已准备好了,手里端着一杯兑好药酒的洋酒,坐在床边等着他。

    方明进来后,见她换了一件白色宽短绵睡裙,容光焕发,到近前闻到一股浓郁的脂粉香味。

    两人小声开口,凤香问他锁好门没有,他问凤香彤彤睡着没有?确定可以较放心时,凤香笑眯眯站起来,端起在柜上为他调好的酒,媚眼水汪汪地凝着他。

    屋里那会儿她已打开了空调,很凉爽,方明先脱得剩下背心和内裤,才接过酒杯上了床,背后垫上枕头仰靠在床头上。

    “明哥,在這儿怕是最后一晚了,怀念不?”凤香左手端着杯跪到床上,到他身旁小声娇语。

    方明呷了一口美酒,同样小声笑道:“我最怀念那个避雨小窝,还有那个小溪沟,还怀念那黑灯瞎火的小阁楼。”

    “嘻嘻,人家也是。”凤香心神荡漾,媚眼看着方明,右手已拉下他的内裤,轻柔地玩弄起来。

    摸着凤香诱人地**秀足,他笑道:“刚勾搭时的感觉最好,现在就知道快活了,看来以后还得勾搭几个。”

    凤香马上瞪大媚眼嗔道:“坏蛋,让明嫂撞见连家都不敢回了,还想着勾搭人,大色狼!”嗔他时,已把双腿伸向他那边坐下,嗔罢还一直俏眼含春瞪着他,因为她心里也承认刚勾搭时的感觉最好。

    “不是不敢回,是有你這小淫妇,不然早回了。”

    “嘻嘻,這下露出你的鬼相了,你呆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勾引人家吧?现在让你勾到手了,你是不是腻烦人家了?那人家明天就不让你轻易地挨了,你再下功夫还像那时勾搭人家吧。”

    方明嘿嘿一笑伸手撩起她的裙子,果如所料除了白花花地肉再啥也没有,握住她一瓣肥白地圆臀,笑道:“看你這骚样,早就等不及了,还想装着不让挨?嘿嘿,那我从现在起就不挨你。”

    凤香听了一点都没恼,娇媚地嘻嘻笑道:“不挨你别挨,你不挨人家,人家挨你!”说罢,她媚眼斜瞄着他,举杯呷了一口酒,咽进喉冲他又是嘻嘻一笑,右肘在他腿中间,上身刚倒在他的腿上,红唇已凑到已玩弄地火热坚挺上,吐出香舌的同时,还冲他飞着勾魂媚眼。

    她品尝几下手中的火热绵光,再抬头举杯品尝一下香涩美酒,几次过后,见方明最多冲她傻笑一下,还无动于衷喝着杯中酒。凤香毫不气馁,仍一脸狐媚更深入地品尝,但身姿已发生了变化,改为跪趴之姿,将臀部高高地撅给了他。

    在她变化身姿时,裙内春光乍现就吸引了方明的目光,令他再也难忍,伸手撩起了裙子,一对又肥又白地美臀现到眼前,想不挨都不行了。更何况,与凤香分离的日子很近很近了,他更要珍惜与這“印巴”美女的每一次机会。他一口喝干杯中酒,把杯放到床头角,盯着這诱人的肥白美臀。一双手同时伸了上去……

    第二天,艳儿小两口早早地就开车过来了,方明决定先用一下艳儿公公的一百万。因为這几天就需要地我很多,他卡上地钱若不够只能向雅静张口,可他不想先直接联系雅静,等雅静她们知道他的下落后再作打算。

    准备好提钱的包,他们到银行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提出一百万元的现金。另五十万从卡中取出另存了一个存折,然后直奔县政府。到了县长办公室,县长边满面笑容迎接他和凤香,连望了一眼方明手中的包,心里是乐开了花。凤香昨天就知道這一百万是咋回事。可等把沉甸甸的包给人家留下后。脸上还有不舍地表情。

    余下的事一切顺利,县委书记亲自参加了签约仪式。艳儿公公也如约前来见证了仪式。仪式过后是到酒厂办理交接,昨天方明就与县里商定,原看管厂子的人员暂先留用着,若表现的好。以后仍可留用。所以到酒厂只是向那些人正式交待一下,从今以后這两个厂子就归方明所有,一切听人家就行。

    方明、凤香和艳儿公公要回城里参加贺宴,艳儿、俊儿和明珠,他们安排药材加工厂来地人,女地到办公室和三楼客房打扫收拾房间。男的在两个厂子查看所有房间,看有需要急时处理地没有。艳儿女婿负责租一辆轻卡、一辆面包车,还负责雇一位厨师,酒厂的小食堂先准备开伙,还准备抽空在這儿庆祝一番。方明的姨和姨夫留在家收拾准备搬家,同时联系外租草药店和药材加工厂。

    中午的贺宴很是热闹,摆了七、八桌,书记、县长等一干县领导对方明说了很多好话,预祝他地酒厂开办成功、财源滚滚。但方明并未陶醉在他们的好话中,借口下午事多,他和凤香喝得是红酒,也都未多喝。

    贺宴过后,凤香本以为方明要回酒厂,可方明却让她先跟着到贵宾楼。看方明的眼神,就知道他想要干甚,按理她此刻的心思已飞到了酒厂,可还是被方明眼神中的意思吸引,心里乐滋滋地跟他去了。

    两人一进门,互相眼神一对但飞快地开始脱衣服,方明还调笑只有做這事都是最好的庆祝方式。凤香满心欢喜,可还是亦娇亦羞连骂他色狼,但等上床后,在這里再无顾忌,她主动疯起来。

    二十分钟后,床上一场疯狂地欢爱尚未结束,方明在与凤香面对面的欢爱中,让她双手勾住脖子把她抱起,她又会意地双腿盘在了他腰上。方明扳住他的肥臀抱起下了床,在凤香俏眼迷离的欢快娇呼中,在地上先晃动着转了两圈,然后转进浴室。到了浴室三人也不愿分离,凤香单手吊着他的脖子打开了水阀,未等水满就进浴缸玩起了鸳鸯戏水……

    送走恋恋不舍的凤香,方明坐回到床上,从包中掏出手机定定神,拔通了他办公室的电话。

    他原盼望是水儿接电话,但声音是小陈的,小陈也听出了他的声音,马上激动地娇呼:“方董!是您吗?真是您吗?!”

    话筒中小陈激动的声音听得非常真切,方明也很激动,呵呵笑道:“当然是我,不是我是谁?”他边说还边听到小陈让那个女孩先出去一下。

    “方董,您现在在哪儿呢?大哥,知道我多挂记你吗?”后一句是那女孩出去才讲的,而且已带出了哭腔。

    “哦,我也挂记你,怎样,這段日子你好吗?”

    小陈哽噎道:“好!人家很好。你到底去哪了?连一点音讯都没有,把人家都急死了!”

    听着小陈真情毕露的亲昵问话,他很感动,更觉得這个干妹妹没认错,便告诉了他现在的所在。

    “啊?!你还没有回来呀,咋去了那么远的地方?”

    “呵呵,是我姨家在這儿。”随后又问,“一切都好吧?她们也都好吧?”

    小陈再次惊讶:“啊?!她们还不知道你在哪吗?”

    “嗯。”

    “都很好,她们也都好,都非常挂记你,小杨后来一直跟在翁总身边。咋你不先联系翁总她们?”

    方明知道若任她问下去,不知道还有多少话要讲,忙笑道:“我没记住任总的号码,你马上给我联系一下任总,我有事等他的电话。”

    那边小陈“哦”了一声,说马上给他联系,又问他还有啥事后才放下电话。方明合回手机等着任总的电话,心绪不宁,知道晓敏、雅静她们很快便知道他的所在和手机号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