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吹牛大王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九十三章 吹牛大王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超品相师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让方明心惊的是,贝贝和航航曾跳脱衣舞当陪酒小姐的事曝光了,甚至还说她俩干过多年的三陪小姐。跳脱衣舞和陪酒的事,她们在接受采访时亲口承认确有此事,并对记者血泪控诉了艺术学校为了赚黑心钱,骗她们好多学生到南方实习,实则强迫她们跳脱衣舞和陪酒,她俩不堪受辱,在一个好心人的帮助下逃脱掉了。但她们矢口否认干过三陪小姐,说這好心人帮助她们逃离泥潭后,还帮她们介绍到现在的签约公司,重新接受了严格正规的培训,使她们有了崭新的生活,并取得了今天的成绩。

    方明知道她们以前的事很难守密,很担心把他暴出来,凤香讲记者问是谁帮她们时,她们说为了保护恩人的**无可奉告,這让方明感到了心安。

    凤香还讲,杂志上形容她们讲得声泪俱下,在后续报道中人们的反应不仅不责怪她们,反而非常同情她们,还称赞她们敢于承认和面对自己的过去,同时非常愤怒那个艺术学校昧着良心赚黑心钱的下流做法,并声援她们状告那个艺术学校,听她们后来解释说那个艺术学校早已解散,人们才停止对那个学校的声讨。

    他听罢有些兴奋地笑道:“這下她们更要红了。”

    “是啊!她们现在可红了,经过這次曝光她们身价不减反而倍增,难怪现在的明星没绯闻还自己编绯闻呢,曝光率越高越红。明哥,你不会是那个好心人吧?”

    “嘿嘿,不是我是谁?不过我是她们当了三陪后帮她们的,她们的话三真二假。”

    “真是你帮的?你不是吹牛的吧?多少好女孩想当明星还当不了,你能帮她们当了明星?”

    “她们签约的公司老板跟我是铁哥们,等咱们酒厂开业让她们来捧场。”他双手把玩着凤香的丰乳。掂颤着又笑道:“好女孩才当不了明星,当了也会变成坏女孩,女人学坏才有钱嘛!”

    “坏蛋!你把我们女人都说成啥了,还是好女人多嘛。就是坏,也是让你们這些坏男人勾引坏了,人家过去想都没想过能成這样,都是你這个大坏蛋!大奸夫!”黑暗中凤香的纤指头准确的戳到他的额头上。

    “小淫妇!又把责任推到我头上,你想一想你对我有多浪!”

    凤香被他越骂反而越兴奋,想着自己的浪样,脸颊更烫了,暗叹自己原来是又浪又贱的這么一种人。一不做二不休,反正已是坏女人了。让這种心情激动奋的伸左手把方明的头扳下来,右手从他左手中夺过一只丰乳,往他嘴里边塞边说:“给你!人家就要浪。就是小淫妇,……”

    后面又是秽语,她越说越浪,身子也动得越厉害。

    夜深人静了,两人的胆子也大起来,在椅子上都觉得不尽兴,凤香双臂吊着他的脖子。双臂缠卡在他的腰上,仍這样紧连在一起,让他抱回到床上,原势不变疯狂起来,两人沉醉到更激奋的淫**之中……

    第二天清早,方明从香甜的睡梦中醒来,感觉這一觉睡得浑身舒坦万分,看看這简陋的床和蚊帐,想到昨晚最后与凤香爽透的荒唐。两人累得都瘫在了床上,他只依稀记得凤香还爬起来给他擦身。

    他坐起来,像往常一样又强迫自己锻炼,在不停的起伏当中,回想着昨晚的美事来排遣无聊。

    从与凤香惯熟到能调笑时起。就想象着她在欢爱中是一种啥浪态?直至這种**在昨天变成了现实,凤香feng骚入骨的媚态比他想象当中的还放荡几分。這令他又想起其余几个美人,她们最初都表现得端庄矜持,可勾搭到床上后,逐渐都变成了荡妇娇娃,使他心神迷醉在其中。此刻,她们那媚浪样子在脑中又一一飘过,想着那动人的神情还思念着她们的人。

    经过這两年的放荡生活,他觉得自己真是没得治了,相处一个就想上一个,想让其在身下婉转娇啼,品味她们在欢爱时不相同的浪荡神情。到现在,美女之毒已侵入到他的骨髓中,真应了一句古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前些日子,他也反省自己,但最后反省的结果却是:自制力既然不强,想那多干吗?人生百年不过是黄土一杯,又不准备流芳百世,好色是人的天性,何苦要为难自己?只要不再往身边收女人就是了。這样,凡事不强求一切随缘,成为他安慰自己的座右铭,有艳福该出手时就出手已彻底成了他的信条。

    实际上,他這只是为自己的行为找理由,好色虽好色,也没到好色不顾一切搞到手那种地步,还算比较谨慎的,对凤香也是多多少少地在抵御着,否则也不可能等到昨天那种天赐良缘才下手。如今好事已成,他无怨无悔,既然抵御不了,何不顺其自然?人不风流枉少年,少年时无条件风流,那再不风流枉中年了。何况老天也像是怂恿他這样,本是躲劫而来,却给他提供了壮阳补身药酒,还预备了一位久旷的美女,這不是天意令他风流放荡吗?他就這样为自己开解,把一切责任除了归咎美女的诱惑太大,还归咎自己地性格是那种懒人常立志,不啦不啦又犯一次。就像二十多年前与晓敏一同进补习班时,不仅两人常互相告诫将全部心思要放进学习中,他们自己也常告诫自己,可当两人的眼神一旦对上,老师讲的课就听不进去了,眉来眼去暗送秋波。到了晚自习时,有一方递个眼神,早已如坐针毡一先一后偷溜到校园树林中。大学虽没考上,但也不后悔,别人寒窗苦读,他却在享受甜蜜的爱情,而且后来的工作也不比大学毕业分配地差,现在更是鸿运加身。他如今信奉。人有运气比啥都强,该你享受的送上门来享受,不该你享受的,到嘴的鸭子也会飞。凡事不强求。但到嘴的鸭子让她飞掉也太可惜了。凤香就是到嘴的鸭子,而且还是极有风味的鸭子,吃罢还回味无穷。

    方明呼呼喘气乱想着锻炼罢,穿好衣服洗漱后便出去了,路过凤香的房间推开门看了一眼,蚊帐中的凤香还正睡得很香,独自笑了笑就掩上门轻轻地迈步下了阁楼。

    下面的厅堂没人。出去见到了凤香的父亲,打过招呼后他就到村里转了一大圈,转回来在厅堂里见到了凤香和她母亲。

    “明哥,昨晚睡得好吗?”凤香迎向他,风情万种的笑脸上布着浓浓的羞意,眼里露出只有他能看懂的狡黠。

    他笑呵呵反问:“睡得挺好,你呢?”

    “嗯,快吃饭吧。”见母亲也过来热情让方明吃饭,凤香偷偷娇媚地白了他一眼胡乱应道。

    他们吃罢饭便告辞凤香家人上了路,下坡的山路不敢骑得快,也正好他俩亲热地**。

    “明哥,人家不想這么早回去,回城转一圈再回家。”她這是与方明正奸恋情热,不想回去装模作样。

    “那你不怕在城里乱转让熟人看到怀疑?”方明抚着她膀子盯着路边山沟,他不敢动手动脚,下坡比上坡难走,怕她走神,命还是当紧。

    凤香咯咯娇笑道:“人家在城里虽待了十来年,可没多少人认得我。再说咱们只是转一转,有不是干那见不得人的事儿,怕啥?”

    他嘿嘿笑道:“转有啥意思,还不如到宾馆去坐坐。”

    “去就去!人家会怕你?你能让人家跟你待到晚上,那才算你有本事。”早晨初见他时还有点羞意。到此时靠在他怀中,凤香不由人地又放浪起来。

    “本事是有,可不能待到晚上,中午家里还要接待一位重要的客人。”

    “谁呀,咋人家不知道?”

    “呵呵,就我和俊儿知道,今天中午姨和姨夫还不知会高兴成啥样。”

    “那到底是谁,快说呀?”

    “中午你见了就知道啦,你肯定也高兴。”

    “讨厌!别逗人家,快说嘛!”

    在凤香的几次催促下,方明才把俊儿和明珠的事说出。听得凤香惊讶不已,连道没想到俊儿会搞上副县长的女儿,竟是大学生,最后疑问道:“那人家女孩家里会同意吗?”

    方明得意地笑道:“不同意呀!那天俊儿神秘地叫我跟他出去,就是为這事。但我一出马,他家人当然就同意了。”

    “嘻嘻,你真有本事,你是咋说服人家的?”

    “还用说服?他才是个副县长,我没辞职比他地官大两级,拿出我过去的名片他马上就同意啦。”

    “你不也是县里的官,咋能比人家副县长还大两级?”凤香只听他胡扯时讲,他是县里没油水的一个官,所有才辞职的。

    “那是骗你的,我实际上是辞去市政协副主席不干的。我不想再当官,想当弄个副省级也没问题。”

    “坏蛋!你這才是骗人的吧?哪有市政协副主席了还辞职地,不会是你有问题被人家开除了吧?啊呀!你在這儿待這么长时间,是不是人家要抓你跑這儿躲来了?就是,一定是這样!”凤香越说越觉得可能,最后惊得停下了车回头问他。

    方明看此时路上正好前后无人,在凤香丰厚的唇上狠劲一亲,哈哈笑道:“我哪会有這种事?快走吧,再迟去宾馆就待不多长时间了。”

    凤香看他笑得很开心,便迷惑了,重新走起来后半信半疑道:“反正我觉得你有问题,哪有政协副主席还辞职的?你们市不是正大搞反贪嘛,你肯定没讲实话。”

    “呵呵,正是怕你们乱猜疑我才没讲实话。反贪反不到我头上,现在搞反贪的市委书记和副书记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他们能当上這官还多亏了我才有机会,反贪哪能反到我头上?

    凤香仍半信半疑:“那你就是在吹牛,人家市委书记、副书记比你官大,凭啥你给人家机会?别糊弄我一个女人家啥也不懂,你讲的理说不通,你肯定是吹牛,难怪人家会让你勾引上。说!你是不是吹牛?”

    看快上山间公路了,一时也跟她讲不清,方明便呵呵笑道:“行行行,算我是吹牛,吹牛也是本事嘛!”

    凤香咯咯笑道:“揭穿你了吧?你中大奖恐怕也是吹的吧?那么多情人也是吹的吧?帮那两个女明星也是吹的吧?不过看你钱倒像是有几个,肯定也是吹牛骗来地吧?”

    差点把方明气得噎住,可他附在凤香的耳边笑道:“你真是个聪明的女人,竟让你看穿了。可你看穿也迟了,反正你已让我骗到了手上,這不会是假的吧?”

    “哼!骗上了又能咋的?大不了不再上你的当就行啦!一会儿直接回家,不跟你去宾馆了,回去就撵走你,你以后一下别想再碰人家!”

    凤香说得气呼呼,方明苦笑着想這下可弄巧成拙了,该咋挽回這个局面?

    动嘴一时是肯定挽回不了局面,方明只有伸禄山之爪,他右手搂在凤香腹上,只要看到对面无车无人时,便探上去隔着背心搓捏她胸上的两个凸点,凤香也只能骂骂而已,拿他没辙。

    进了城里,方明的手早变老实了,被凤香“坏蛋、色狼、骗子”等等骂了一路,他估计去宾馆尽情胡天海地是没戏了。可凤香并没有朝家中的方向去,他大喜,心想凤香也经不住到宾馆的诱惑,便乐滋滋地不言语,准备到宾馆床上再损她。

    凤香在城里拐了几个街道,来到一片高档住宅区,在一栋楼前单脚落地停住车熄了火,低头望着楼房。

    方明放下一只脚正奇怪地要问,只见凤香指着三楼说:“喏,三楼、四楼就是我们买得二百平米的套居。唉!房子花了快有四十万,装潢将近二十万,家具花了七、八万,几年的心血白扔了。那个王八蛋!真让人气死,要不然现在一家三口住在這儿多好啊,也不可能让你這个坏蛋骗到手。”

    听凤香悲愤地说着,方明抬头看着這栋漂亮住宅楼,笑问道:“這楼还有没有没卖出的?”

    “咋的?”凤香回头问他。

    “不就四十多万吗?我给你买一套。”

    “不就四十万,你还真是有钱啊。”凤香斜眼说他。

    他不紧不慢地笑道:“四十万嘛,我公司一天差不多就能挣這个数,还是纯利润。”

    “啊?!”凤香大吃一惊,“一天四十万,十天四百万,一个月就是一千二百万,一年是多少?哦,一年是一亿五千万,你這又是吹牛吧?像這挣法。你的公司纯粹是印钞公司,我不信!你肯定是吹牛。坏蛋,你真是个吹牛大王,小心税务所找你上吹牛税!”她说罢咯咯笑了。

    方明哈哈笑道:“你管我吹牛不吹牛,我给你把房子买上不就行了?”

    凤香回眸瞪了他一眼,口气很冲说道:“不要!你给我买了算啥?彤彤爸爸回来我咋跟他说?说我傍上了你這个大款?”口气一缓又说,“你吹牛归吹牛。看来真是不少弄钱。人家也不管你咋弄的,反正跟你合作办酒厂人家不吃亏,不怕你骗。”

    “呵呵,你這么想就对啦。我吹牛也好,骗人也好,不骗你们就行了。行,不要房也行。酒厂办起来反正你们都要住在酒厂。等酒厂的事定下再说。”

    “是哦。先把酒厂搞成才是正事。”又冲他娇媚地勾人一笑,“走吧,快去宾馆吧。”她说话时已启动了摩托车。

    方明撩上脚嘿嘿笑道:“我还以为你真不去了。”

    凤香加了油门,咯咯笑道:“为啥不去?当人家真怕你?想吹你就吹吧,能吹塌天才算你有本事。”她说罢一串银铃般的娇笑飘洒到车后。

    她嘴上這样说的,心里也真是這样想的。尽管对他的话半信半疑,可与他合作办酒厂,对她和家人真是没一点可担忧的。与他地合作是利润分成,酒厂的投资都是他,厂子也是他的,只要這厂子生产一天的酒,挣一天的钱,就能跟他分三成的利润。挣不了钱或赔了钱,与她和家人无关,不用承担亏损责任,最多是分不上利润罢了。至于在生产中他会不会捣鬼,這更不用担心,经营厂子虽需聘请能人,可她将来是管理层一员,哪能被他骗了?他俩的关系更不存在他会骗人了,那本就是两厢情愿地露水鸳鸯,两人相隔几千里,一年能见一面就不错了,谁能骗谁啊?

    這一路上她早相通了,又被他前面摸着后面顶着,心花早已飞到了宾馆。

    他们到了方明住过地那家宾馆,直接骑进院内车棚,凤香锁好车,从车篮中把他们的包拿出来,把他的包递给他,然后挎着坤包满脸羞红低头跟在他身后向宾馆走去。

    方明从包中掏出手机,先逗凤香:“抬起头大方点,你让人一看就像是准备不干好事。”

    凤香的俏脸更加羞红,在他腰上猛掐一把娇嗔:“讨厌!别乱说!再乱说不跟你进去了。”可在说话时却听了他的劝,扬起头并努力平稳着心慌意乱的情绪。

    方明嘿嘿笑着给俊儿打了手机,俊儿兴奋地告诉一切都按计划准备好了,让方明中午前一定要赶回来,中午他姐和姐夫都会过来。还说他妈埋怨方明了,请人也不说请谁,搞得莫名其妙。

    凤香等他打罢手机,咯咯笑道:“中午舅舅和舅妈看到儿子领回了女朋友,还不知要高兴成啥样嘞!俊儿昨天带车跟女朋友玩了一天,肯定兴奋坏了。”

    “嘿嘿,人家我估计早成夫妻,恐怕还没咱们昨天热闹兴奋。”

    看着他的一脸坏笑,若不是进了宾馆接待厅,凤香肯定要*(给)他几拳,這下只能娇媚地瞪他一眼。

    办了登记手续,凤香跟在他身侧上楼,他看着凤香红扑扑地俏脸又笑问道:“知道你现在地样子像啥吗?”

    “像啥?”凤香知道他没好话,娇羞地问。

    “嘿嘿,像准备入洞房地新娘。”

    “呸!老得快没牙了,还新娘呢!坏蛋,你别讨厌了,进屋再跟你算帐。”她低声娇嗔,可心里却真的感觉挺特别的,大白天跟着他来宾馆开房间,目的就是干那事,比昨晚黑灯瞎火心慌意乱的厉害,真有刚当新娘要入洞房的那么一点味道。

    找到服务员打开房门,等服务员出去关好门,方明抬腕看看表笑道:“差一刻十点,有两个小时地时间,麻麻胡胡(马马虎虎)够大战一场。”

    凤香满脸羞红扑向他,扑进他的怀中却不是跟他亲热,而是一双粉拳在他胸上猛捶,边捶边娇骂道:“坏蛋!让你欺负了一路,你当人家跟你来真是要跟你好吗?是来……”

    没等她说出来干啥。方明抱住她就低头用嘴堵住她的性感红唇,她不依不饶地由捶改掐。亲了一会儿,方明看這招不管用,离开她的唇拦腰把她抱起。

    凤香咯咯娇笑着勾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掐着笑道:“嘻嘻,這下更好解恨了!”

    “先让你占点小便宜,上了床再说。”

    抱进里间。他把凤香狠狠扔在软床上。她的尖叫声刚出口,在床上还未颠颤罢,他一个饿狼扑食就扑上去,双手揪住她的短裤粗鲁地往下扯。

    “讨厌!坏蛋!大坏蛋!”

    方明不管她咋骂,用力扯着她用手拽住的短裤,“恶狠狠”地笑道:“小淫妇!昨晚地浪劲哪去了?还像昨天那样浪呀!”

    “大奸夫!就不给你浪!气死你!”她连骂连蹬着腿,但蹬腿的作用已是配合他脱自己的短裤和内裤。

    “哼!你愿浪不浪。一会儿你要是浪出声也不行。非把你的嘴缝上。”方明把她的短裤、内裤扔到床头。捉住她的双臂分开她捂在腿间的双手,开始脱她地背心。

    凤香欠身让他把背心脱去,羞意浓浓地用左臂遮住胸部,右手捂住下部,水汪汪地媚眼望着他娇笑道:“肯定不给你浪,昨天是没电你看不见人家才那样的。”這话是有几分真。此刻在明亮的屋子里,她上下不挂一丝躺在床上,面对他那双色眼还真有些羞涩。

    “嘿嘿,你现在就够浪了!”方明脱着自己的衣服说。

    “那人家从现在开始,一句话都不说。”她说罢抿紧了嘴,丰厚的红唇变得簿亮更加性感。

    他脱掉了全身的衣物,自豪地跪在凤香身边,低头笑眯眯问她:“你就這样捂着呀?”凤香媚眼白他,仍抿紧嘴不说话。

    见她真不说话了,方明也不再问了,仍笑眯眯看着她,现在凤香粉白的身子才叫诱人。昨天上午淋雨后她肤色发红变暗,下午又没看到全部,晚上黑灯瞎火等于没看到,此时他细细地浏览起這丰腴白嫩地**。

    凤香装模作样了半天,见他只是色迷迷地看她,干脆放开了手闭上眼打开腿让他看个够,看他还能忍住?可过了一会儿,她体内已火烧火燎了,他却忍没动静,睁眼一看吓了一跳,那微微跳动地坏东西就在眼前晃着,气得她一把握住娇吼:“坏蛋!你是不是没本事,想拖延时间?”

    “嘿嘿,有本事没本事昨天你又不是没经见,你不是不说话吗?我才不愿跟一个死人干這好事。”

    “你才是死人!咬死你!”凤香瞪媚眼骂着,欠起身把手中地坏东西送进嘴里,真“咬”起来。“咬”得方明好爽,双手在她上下两处敏感地带逗弄起来……

    “明哥,這样你们男人真的很舒服?”

    “那当然啦!再来!”他手上加着劲乐道。

    “不嘛!等完了洗的时候人家再這样,行吗?”凤香仰倒在床上,扭动着一双叉开的**,俏眼迷离一脸浪态娇喘道。

    “说话要算数哦?”

    “嗯,人家哪像你,又吹牛又骗人。”凤香把他迎到怀中,媚眼露出欢欣娇语。

    ……

    這场战况可谓翻江倒海般轰烈,一个多小时,两人玩尽了花样。凤香在第一次大爽后便淫声荡语浪态十足,配合方明变换着各种体态,在回复到最初的体位后,方明放开心神冲刺到最激爽的高峰时,她摇头摆尾声嘶力竭地连连胡言乱语:“坏蛋!奸夫!不行啦,人家要死了!”

    方明瘫到她身上,休息一会儿趴起来,看表已快十一点,还能挤出二十来分钟洗澡,他不管凤香眉眼不睁瘫软如泥,抱起她就向卫生间走去,准备让她兑现诺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