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亲密倾诉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九十二章 亲密倾诉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凤香明知道并紧腿后二伢子啥都不会看到,可仍觉得好似被跑过来的二伢子窥破了一切,与二伢子答话时面红耳赤心跳不已。二伢子是问她回家不回,這时她才发觉已日薄西山,顾与方明沉溺在淫欲之中,竟没注意天色已暗。

    决定要回,二伢子又跑到了前边,她站起时向方明要内裤,可他却嘿嘿坏笑一声装进了裤兜,凤香只能娇骂一句随他了。

    二伢子在前面小溪里蹦蹦跳跳往前跑,他们则不紧不慢跟在后面,凤香一手提着一只鞋紧靠在方明右侧,羞人可又喜欢地让他握摸着裙内圆翘翘的光屁股,还和他小声地嬉笑**,享受着身心放荡后心痒心跳的奇妙感觉。等二伢子跑远看不清时,她就把左手的一只鞋交到右手,但没让左手闲下来,时而探到臀后逗逗那只使坏的大手,时而边娇嗔边从他大腿上掐拧一把,但后来更多的是伸进了他宽大的裤腿中。

    凤香自己也弄不清咋一下变得如此荒唐放荡,這种色授魂与火烧火燎极爽的感觉,以前与彤彤爸爸都未曾有过這么强烈。

    婚前她是一个端庄稳重的姑娘家,经媒人介绍认识了彤彤爸爸以后,单独没相处过几次,而且在一块时连手也没敢拉一下,婚前便没尝到男女色色的情调是啥滋味。新婚之夜被人们闹洞房闹得疲惫不堪,最后是黑灯瞎火草草完成了少女到少妇的过程,除了觉得羞和疼,就没感觉到那应是最美妙的感觉。日后,虽也尝到了**的美妙滋味,可都是循规蹈矩的那种。没前戏也没后戏只是直接完成主题。到后来這几年,上了床他想要时翻到她的身上就折腾,折腾罢翻身下去就成了一只死猪。

    可与方明就不同了,从游戏开始心情就特别激奋,這种心情比与彤彤爸爸结婚后地夫妻游戏还强烈了很多,也奇妙了很多。尤其是刚才被他脱掉了短裤时,一下就意乱情迷了,再加上他那羞人也很有技巧的戏弄,竟浑身如电击般小爽了两次,那种心身舒爽的眩晕感太美妙了,特别地令人迷醉!可为啥会是這样子?她想不通,只是被身心激奋的感觉牵着往前走,更渴望那更激奋的时刻早早来临。

    凤香不太明白自己是咋了,可方明看着她春心荡漾的媚艳样子,却知道她为啥会成這样,因为她正在虎狼之年,一年多没碰男人,哪能经得起他的撩戏?凤香越是不堪逗弄,他逗弄的越上劲,欣赏她此刻骚媚全写在俏脸上极迷人的同时,奇怪地想着:咋像艳梅、思雨、红红、灵儿、包括李大美人和米亚妮,這些婚姻有问题或有残缺地美女咋都让他碰到了?使他乘虚而入,不是她们投怀送抱,就是轻而易举地俘获了芳心,這两年的运气还真是不一般地好。

    直到出了小溪,凤香的撒娇才起了作用,方明把内裤还给了她。

    二伢子早跑得不见人影,凤香还是小心地四顾无人后,先蹲在溪水中清洗了一下让他逗弄得快似這小溪般的私处,然后才快速地穿上内裤,上岸都穿好鞋,手拉手嘻嘻哈哈上了半坡的小路。

    回到家中。晚饭都快准备好了,比中午的人少了,只有凤香的父母和大哥、二哥在,她进门便欢喜地讲下午想好了酒厂和酒的名字,就叫凤香酒厂和凤香琼浆,还有凤香玉液。這酒名是刚才在小溪方明逗弄她时想到的。她当时虽羞得不敢看他,可不得不承认這酒名挺好听。他们还商量了琼浆系列是高档酒,玉液系列是中档酒,酒厂要高起点发展,不生产低档酒。药酒的名还没想到,方明当时嬉笑说还得等待时机有了灵感才能想到。

    凤香家人也觉得這名好,尤其是她父母,以宝贝女儿的名字作酒厂名,更是高兴地连连道好。凤香在家里的地位特殊,她最小,又只有她這么一个女儿,当然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何况凤香在一年多以前,常拿钱物接济父母、哥嫂,在家中的地位就更高了,哥嫂也很宠她。

    实际上,凤香以前还有一个姐姐,排行老大,可嫁人后在家生孩子时难产,最后大出血接生婆处理不了,离医院又远,不幸大人小孩都没保住,成了凤香父母永远的心病,也就把对大女儿的那份爱也转移到凤香身上。从彤彤爸爸输掉大部分家产又做了牢之后,凤香伤心欲绝,父母看着非常心疼,如今见她热心地想办酒厂,除了支持和高兴,还破除旧观念分给她一成,现在隔一年多又看到凤香开心的样子,二老都打心眼里高兴。

    晚上的酒是凤香父亲在小卖部买的最好的酒,可這十几元钱的酒,凤香知道方明也不会喜欢喝,何况她也不愿方明晚上再喝酒了,便霸道地不让往开打酒,让他们一人喝一杯黄酒就行了。他们不管心里愿不愿意,也只好听她的。

    吃罢饭收拾罢,刚看了一会儿电视突然停电了,山村這是常事,却正合凤香的心,她妈要点蜡,她拦住说累了想早点休息。阁楼另一间屋子是她大哥家读高中的女儿住地,现在正好住校不在家,她顺理成章要上那屋去睡。

    等她大哥、二哥走后,她父母也回屋去了,凤香打了大半木桶水和方明提到阁楼堂屋上,然后又让方明给她打着手电,她又提上了两个马桶,一屋放了一个,便拿着洗脸盆倒了半盆水和方明回到他住的房间,取了毛巾让他关掉手电,催他快脱衣。

    “你不怕有人上来?”方明边脱衣边轻声笑问。

    “听到脚步声人家马上出去。”凤香在洗脸盆中摆着毛巾轻笑道。

    朦朦胧胧中看到方明在床边脱光了衣服,凤香到他身前从上到下温柔地擦拭起来,他挺直身子突然地让凤香擦着,心里还感叹没女人服侍的日子过得真苦,又怀念起众美为他擦身的香艳情景。

    凤香微喘着给他擦罢,再次到脸盆摆毛巾时,方明到了她身后,笑道:“给我,你快脱裙子。”

    凤香把摆好的湿毛巾递给他,到了床边,朦胧间看他的双眸闪着亮晶晶地荧光,右手反到背后拉开裙链,连裙子带内裤一块褪到腿下,弯腰抬腿把裙子内裤脱下放到床上,挺胸让方明擦拭。

    方明双手一起上去,右手给她擦着,左手在她娇嫩玲珑的身上摸着,凤香的喘息愈来愈重,在为她擦下身时,拦住方明娇语:“行啦,明哥,人家那会儿不是洗了吗?你快穿衣吧,那不是了。”她要过毛巾指着床上的叠好的衣服说。

    方明伸手拿过,看是他的衣服,轻笑道:“穿衣干啥?”

    “小心真有人上来。”

    凤香的语气很甜腻,方明想像着她害羞的神情,把内裤挑出来,开始穿背心和短裤。穿好后没扣短裤纽扣,半暗中看到凤香又穿回了那件裙子,和他一样也没穿内裤,他不由得嘿嘿轻笑。

    “笑啥?坏蛋!”凤香娇嗔罢牵住他的手,心慌意乱领着他到了堂屋窗口,让他坐到了一把竹椅上,“你先不要动,小心他们没睡着听见。”凤香激动的话语有些发颤,竹椅不高,后背仰得比一般椅子角度大,他靠上去呈半躺状,凤香骑跨到他腿间。

    他早已是雄姿英发,凤香早已是湿润滑溜,一瞬间两人已亲密地结合在一起,凤香一声轻轻的嘤咛,伏到他胸上娇语:“大坏蛋,你這下是真占了人家的便宜吧?”

    结束了一个月的光棍生活,闻着凤香呼出的丝丝热气,他悄声嘿嘿笑道:“哪有?明明這是你占了我的便宜,哪能说是我占了你的便宜?”

    “坏蛋!這事哪有女人占男人便宜的?”凤香掐着他的胸肌悄语。

    “你说的是一般情况,像我這种有钱男人,只要说一句话,成群的美女排着队想這样占我的便宜呢,你信不信?”他感受着凤香臀部轻摇带来的爽劲,故意逗她。

    “你好讨厌!得了便宜还卖乖,人家是为你有钱吗?难怪说有钱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更不是个好东西。说!谁占了谁的便宜?”凤香立起上身在黑暗中瞪着他低声狮吼。

    方明捉住一双掐他的小手,忙讨饶:“是我占了你的便宜,這行了吧?”

    凤香一声轻笑:“你早就想占人家的便宜了,看人家时转瞅人家的胸和大腿,两眼色迷迷的,还说那些话来勾引人家,现在让你勾到手了,都想不承认啦,你真不是一个好东西,大坏蛋!”

    “也别都赖到我头上,你也勾引我嘛!每天专穿那种露肉装,我不说那类话你还专引逗我说,你若跟我正正经经的,我哪敢勾引你?”他还想说母猪不掉腚,公猪哪敢上?

    凤香听得脸更烧,点头幽幽说道:“嗯,人家也不是个好东西,咱们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了。”他俩都在为出轨行为开脱,到這一步凤香也不想开脱了。

    “嘿嘿,咱们是一对奸夫淫妇。”

    這句让凤香听得心头一颤,竟然突加兴奋,“嗯”了一声便狠吻上他,臀部也耸动的更厉害。

    方明憋了一月之久,又喝了一个月的补酒,急需奋力发泄,像凤香這样虽耸动的越来越厉害,可他仍觉得被吊在半空中有力无处使,其舒爽的感觉也如同隔靴挠痒般地不能尽兴,便不顾凤香的告诫,把她推起来。

    凤香则更是时隔一年多又尝到這**荡魄滋味,而且這种出墙偷情激发了她内心原始的放荡情怀,比过去更觉得舒畅,也有点不顾一切了,让他推起后托住窗棂塌腰翘臀以待……

    他立在凤香后面,手握凤香筋颤颤的肥臀,觉得满手滑嫩十分肉感,可因肥臀上布满细汗和弹性十足的缘故,滑嫩的过头,握了一会儿开始把握不住,只好再把她的裙子翻下隔裙握住。這下合适了,有力都能使上,他不遗余力地横冲直撞有半个钟点,中间无一刻的间歇,滚滚激情喷涌而出,爽的他真想大吼一声!

    凤香在這半个钟点内,已是爽了再爽,咬唇呜咽。若是让人看到她的表情,绝认不出這极度变形的面孔会是平日俏丽端庄的凤香。最激奋的那一刻虽过,但她的激情仍在,起身回头抱紧方明,鼻腔粗喘着在他唇上猛吸,把他的双唇都整个地吸进了嘴里。

    他第一次让女人這样火辣辣地痛吻,嘴唇一会儿就又麻又疼,可凤香似不把他的嘴唇吸到肚里不罢休,他不忍违拂她的热情,忍疼让继续吸吮。良久,凤香“哦!”地一声大喘气把他松开,他啧啧嘴麻劲未过在她耳边悄笑道:“奸夫淫妇的感觉好不好?”

    “嗯!”凤香汗晶晶的烫脸在他脸上蹭着点点头,喘息稍缓腻声细语:“奸夫坏蛋,人家就愿给你当淫妇,再来。你让人家死去吧!……”凤香的兽性荷尔蒙以大量分泌,唤醒了她深深隐藏的野性淫荡,后面的语言更是催方明再度发情的淫声浪语,与彤彤爸爸在一起都羞于出口的浪调秽语,此刻一连串顺口而出。

    由女人口中吐出的**浪语,比最烈的春药还有效,如愿以偿地感受到凤香在欢爱中的浪态,使得方明顿时又火冒三丈气势汹汹,可他毕竟已把积攒一个来月的**淋漓尽致地倾泻出来。此刻的心情因身上的汗湿没有那会儿迫切了,要先擦一下身子。凤香听后也才醒觉除了一身地汗湿,两腿间还有黏液顺腿流淌,确该先清洗一下。

    两人脱光衣服,互相给对方擦完身子,凤香换了一盆干净水,让他蹲在盆上,她也蹲下轻柔地给他洗着。虽在黑暗中看不清他的面孔,可还是抬起头来冲他娇媚地轻笑道:“明哥,你以前没這么厉害吧?”

    “嗯,這药酒真管用,我以前全凭体力和耐力,还经常放空枪,不然就伺候不了她们。”验证了酒的作用,他兴奋地感受着自己的坚硬与凤香柔软的小手亲密接触带来的欢愉。

    “嘻嘻。這下不用放空枪了,你的情人们有福了,這可是人家的功劳哦!”

    “是啊,一会儿继续奖励你!”他还心道,该放空枪照样地放,那可不是一个两个人。不过這酒的作用真大,发泄后一会儿又金枪不倒,這可是以前未有过的。

    凤香把盆子拉到自己的臀下,娇颤轻语:“你来给人家洗。”

    他乐滋滋地小声笑道:“好。我也正想给你洗。”

    同样是手,可方明的手为她洗,凤香感觉无比的舒服,不由人地轻轻娇喘,眯眼娇语:“一会儿咱们还到外边,听到脚步声赶紧各回各屋。”

    他们這还真是偷情,到這会儿了还十分谨慎。可也觉得在她父母家偷偷摸摸干這个,紧张又刺激。两人赤身**蹑手蹑脚又到了外面,凤香张罗着在椅子上摆了好几种姿势,都觉得不太合适,因为這是木楼,容易弄大动静。她只好又趴扶在窗棂上。

    微微星光透过玻璃窗,黑暗中凤香**的娇躯迎窗的半面发着银灰地幽光,隐约中的玲珑线条动人心魄,像暗夜中美丽的精灵。在這异乡古老的阁楼内,方明享受着凤香娇美的**,他异常地兴奋,感觉只有這样的人生才精彩,毫无后悔此次越轨之意。

    大约半个钟点过去了,凤香从又一波****中舒缓过来,继续体味着麻酥酥的美妙快感,听到身后比自己的娇喘声更大的粗喘,她回头断断续续喘息道:“明哥,累了?先歇一歇。”

    “不累,只是你们這儿太热了,一身汗。嘿嘿,还是我们那儿好,像這时候,脱光衣服还嫌靓呢,到天亮都没问题。方明双手松开她滑不溜鳅地肥臀,互相在手背上擦掉手汗,下身仍轻缓地动着。”

    “那人家以后去你们那儿,一夜不睡由着你,可你欢迎不欢迎人家?”

    “当然欢迎!”

    “口是心非吧?你回去后那么多漂亮情人,还能稀罕人家?”

    “咋不稀罕?你们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特点,特别這时候,各有迷人之处,這大概就是我色心难改的缘故。”

    “坏蛋!又在找理由,你坐下歇一歇吧,让人家来。”

    方明坐到竹椅上,凤香牢牢地骑在他小腹下。她实际上也很累了,一直只是由一腔激情支撑着,這样极亲密地骑在他腹下,感觉太舒服,便偷懒不想动了。

    黑暗中,凤香双手纤细的指尖还在他胸上轻轻划着,接着说他:“大坏蛋,你让明嫂撞见了,结果还死不悔改,来這又跟人家這样,你真是坏的没救了。”

    “嘿嘿,没办法,谁让天底下尽是美女!本来到這儿是连看姨带躲几天,谁知道还有你這个小淫妇在等着。”方明两个拇指按在她的**上,缓缓转揉着。

    凤香上下觉得舒服,爽歪歪笑道:“嘻嘻,大奸夫!你真不要脸。谁等你了?你不老实还说是人家等你,人家拉你是拽你了?”

    方明嘿嘿笑道:“上午我要是忍一下就好了。”

    “大坏蛋!占完人家的便宜后悔了?”凤香掐住他的两个小**“怒”嗔。

    “后悔啥?高兴还来不及,有啥后悔地?我是怕你后悔。”

    “人家才不后悔呢!要么不做,既然做了就不后悔,偷情的人多的是,又不是就我一个,她们有地老公在还偷情呢,人家老公不在还安分了一年多,若不是你照样能安分下去。就是你這个坏蛋让人家变成了小淫妇。”

    说自己是小淫妇,又被他揉的**麻酥酥的,加上体内的坚硬火烫,觉得身子又痒痒地不行了,肥臀不由地摇晃起来,摇了不一会儿体内一股热浪席卷全身,低头狠吻住方明的嘴唇,将差点喊出来的尖叫捂到他嘴里。等浪潮过后,她松开方明的嘴,娇喘吁吁道:“美死啦!大坏蛋,你上午忍住,人家能這么美吗?刚开始还真觉得对不住彤彤爸爸,现在人家一点都不后悔,就是被他们捉住奸也不后悔!人家這下理解人们为啥要婚外恋了,真是太美啦,你害死人家了!你走了人家咋办?”凤香**的魔盒已打开,真性情讲了這番话。

    方明将转移到她臀上的手,在她滑腻地肥臀上边摸边笑道:“找人花钱吧彤彤爸爸弄出来吧。”

    “哦,弄吧,不然人家真怕守不住自己。弄出来就安心跟他过,我对他还是有感情的,他输掉了家产,我也给他带了绿帽子,扯平了。我這会儿一点都不怨恨他了,不是他学坏,人家也不可能跟你到這一步,嘻嘻,你也就没机会占人家的便宜了,你该感谢彤彤爸爸学坏输了钱。”

    方明用力握着她的臀说道:“凤香,你变得太坏了!竟让奸夫感谢你老公,小淫妇,你坏的离谱了啊!”

    “少假正经。坏也是让你教坏的!明嫂也没干过对不起你的事吧?咋你尽做对不起明嫂的事?人家這点事比起彤彤爸爸地错根本不算啥,他差点彻底毁了我们的家,不是念他一直对我挺好,第一次输钱时就跟他离婚了。這还等着他,还辛辛苦苦挣钱给他抚养孩子,人家比你這个大坏蛋好的太多了。你还有脸说人家坏。”

    被凤香這顿数说勾起了方明的心思,他叹道:“我也不是开始就变坏的,最初我一个农村穷小子能娶到你明嫂,你明嫂是城里的姑娘又长得漂亮,别人羡慕不说,我自己也觉得不知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嘴上虽没说过,可心里曾发誓一辈子只爱她一人,一辈子有她就心满意足了。最初的十几年也确实言行一致,看到别的漂亮女人,最多是饱一下眼福,心里半点其他意念都没有。可后来感觉生活太平淡了,再看到漂亮女人,虽没胆子勾搭人家,可坏念头却开始有了。”

    “我在杂志上也看过,说十年地夫妻婚姻状态最不稳定,最初的热情快消磨光了,這时候开始婚外情的最多。人家正好也结婚十年了,真的是感觉婚姻没多大意思了,看来咱们发生這事是挺正常的。”为自己的荒唐行为找到了根据,凤香说的挺兴奋。

    “就是,到這时候心理防线变得脆弱,一有条件和机会就容易把握不住自己,等犯了第一次错后,防线彻底崩溃,再也抵制不了诱惑。我觉得自己还算好的,像我這种条件,若真是贪得无厌,不知要找多少美女,我只是心性软经不起诱惑。你看现在地人,都是贪得无厌,一旦有条件,钱也想贪,官也想贪,美色也想贪,比起别人,我对官和钱的贪念还不算大,对美色的贪念也不是刻意去找,只抱着随缘的态度。就像遇到你這样的美女,你情我当然愿了,若假正经放过你,当男人还有啥意思?”

    這话说道凤香心坎中了,她伏在方明的胸上抬头娇语:“是呀,我现在也想开了,干吗一辈子非得跟一个男人干這事?如果碰上个无能的男人,那不是要苦一辈子吗?彤彤爸爸虽然也很能干,可男人与男人就是不同,跟你与跟他的感觉就是不一样,人家這辈子有了這一次,当女人也算不亏了。嘻嘻,明哥,你第一次背叛明嫂是啥时候?”

    方明的第一次背叛是跟雅静,可那实际上是晓敏默许的,可以不算背叛,真正的第一次背叛是与贝贝和航航。

    凤香听到他第一次背叛居然是跟两个小姐,嗔道:“大坏蛋!你干吗要跟小姐,多不干净?”

    他嘿嘿笑道:“当时根本没准备跟她们实干,可那太诱惑了,让你无法抵抗。实际上,男人不管跟老婆还是跟情人,都是男人在卖力讨好你们女人,所以应该讲是你们女人占了我们男人的便宜才对。可人家小姐呢?一切是为了让男人舒服,那才真正是让男人享受啊!”

    凤香听的好奇,不由地细问是咋享受?听方明一项一项地讲着那无比阴靡地服务项目,果真是让男人无比舒服的美事,而且她听得面红耳赤,连身子又热的扭动起来,最后问他:“那你为啥不一直找小姐,还找情人干吗?”

    “嘿嘿,小姐好比是一席美味大餐,好菜太多,吃过后只感觉爽,可想不到是哪道菜吃的最爽。情人就不一样了,只是几道可口的佳肴,越吃越回味无穷。”

    “嘻嘻,坏蛋,你真是个大色狼,啥都不舍得丢。可你以后还是别找小姐了,跟小姐们多不安全呀?”

    “我找的小姐是啥?那都是很严格做了身体检查,而且小姐的文化和素质很高,不告诉你是小姐,你绝对不敢想她们是干那一行的。不过,我现在除了找第一次做那营生的小姐,那些职业小姐不去沾了。”

    “啥小姐都是小姐,找小姐你不嫌得掉身份?”她听了方明讲小姐做的那些事,更加对小姐有偏见。

    “掉啥身份?我当初找的那两个小姐,现在身份可高贵了,恐怕现在很多人还想舔她们的脚趾头。”

    凤香很惊奇,忙问:“那她们是谁了?”

    方明得意忘形便说出了贝贝和航航的艺名,凤香听得更是十分地惊讶,确认是她俩后,便向他讲了前几天在杂志上看到她俩的绯闻,這下反把方明惊坏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