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不堪诱惑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九十章 不堪诱惑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方明這算是得偿夙愿,与凤香相处了一个月,天天在一起,凤香那包在薄衫中绝对令男人向往的妙曼**,刚刚让他一览无遗。平日里,凤香有时会只穿着纯棉背心,里面无乳罩,两个葡萄粒大的凸点很现眼地从背心上凸起,他难免要猜测那颜色是紫红的还是褐红的,猜不到就想看,而且还臆想那凸点上的粒粒小疙瘩,轻轻滑过嘴唇时的美妙感觉。

    但无论是真想还是臆想,只是他作为正常男人很自然的心理活动,并未妄想真能看到,而且他还曾避免看到,這就是他觉得不方便住在這儿的原因。还果真是不方便,妄想变成了现实,竟真让他看到了,除了清楚地看到了凤香正冲洗的傲人双峰,还看到了她急用手悟的下身,這都果如他猜想中的美好和诱人。

    因這想看的是不该看的,看到后挺尴尬地急忙退出来,还顺手关上了门。可与凤香口花花惯了,遇到這等好事不由得隔门戏逗她:“凤香,咋连门也不锁?是不是故意向明哥展示一下你的好身材?”

    凤香让他都看光了,比他还尴尬呢,再听他這一说,老羞地驳道:“谁故意让你看了?是忘锁了嘛,你好讨厌哦!”说完自己觉得好笑,不由咯咯笑了,笑后也就不太尴尬了。

    “快点!我要尿裤子啦!”

    凤香又咯咯笑道:“尿裤子就尿呗!那也得等人家擦干吧?”

    “别擦啦!真憋不住啦!”他越说越觉得尿急。低声嚷道。

    “知道啦,马上就出!”

    凤香裹着浴巾,手里抱着衣服羞红脸出来了,看他嘿嘿傻笑,娇媚地瞪了他一眼。方明却顾不上欣赏她地娇羞,急冲进卫生间。凤香回头骂了一句“讨厌!”,飘散着浴液的香味袅袅回屋去了。

    他方便后回屋脱了半袖衫和裤子,穿上宽松短裤又返回卫生间也冲了个凉,洗了内裤回到房间见凤香没过来,心想她今晚肯定羞得不过来了。喜讯只好明早告诉她,便躺靠到床上打开了电视。

    正乱换着频道,门外娇语:“能进来吗?”他大喜,忙道:“进来吧!”

    凤香上身是水蓝色露脐缎面小背心,下身是三分白绸睡裤,脚穿高跟凉拖鞋,满脸红晕性感迷人地进来了。

    方明瞅着她坐到床边。笑道:“我以为你不过来了。”

    凤香将目光从电视屏转到他的脸上,笑问:“咋的?”

    “羞得呀!”他盯着這张有印巴美女风韵的俏容笑道。

    凤香狠瞪他一眼,娇嗔:“羞啥?!又不是大姑娘的身子,看了怕啥?”

    她虽這样说,可俏脸更红,羞意难掩。刚才她回屋穿好衣服稍妆扮后,还真犹豫过是不过?最后鼓起勇气决定还是过。方明没来以前,每晚等彤彤睡了以后。便到這屋孤孤单单看电视,还常想那烦心事。可方明来了以后,两人都用洋酒兑一杯黄色酒,跟他边喝边看着电视,有说有笑很开心,回屋睡时脸上还挂着笑意。习惯了這样。腿不由人想迈出去,何况还想要问他今晚与县领导谈得如何。

    方明没想到凤香会這样回答,呵呵一笑道:“现在大姑娘也不怕人看,你看街上大姑娘的衣服快跟没穿一样,以后恐怕啥都不穿也敢上街。”

    凤香咯咯笑道:“又不是有神经病,再干啥也不能不穿衣服上街吧?”

    “嘿嘿。说不准还真有那一天。前二十年,你能想到现在的女人能穿成這样?二十年前你敢穿這一身跟我坐在這儿?你现在莫非是神经病?”

    “那跟那啊?你又开始胡扯!要真成那样不乱套了吗?”

    “乱啥套?啥都是习惯,人家都不穿,若就你穿,人家还说你有毛病不敢见人。”

    凤香听了咯咯大声娇笑,笑得头都要扎到床上,后抬起身抚胸笑道:“你是不是盼望女人们都不穿上街呀?”

    方明嘿嘿笑道:“是啊,男人都盼。到时那就好看啦,白花花的屁股满大街。”

    凤香再次放声大笑,还探粉拳在他大腿上连捶连骂他“胡扯!”

    方明继续逗她:“凤香,我刚看你的身材特别好,该凸地凸,该圆的圆,你那样上了街,屁股后面肯定跟一大片。”

    把凤香说的满脸娇羞,连骂“讨厌”,挥拳继续捶他。

    捶的不疼,还感觉到她掌侧的柔嫩,更似催情的战鼓,看她媚态横生的俏样,方明知道只要捉住她這对小手,马上能成就好事。可道德和礼教,逼他要保持谦谦君子地假正经,不敢擅越雷池。

    凤香对他不依不饶地打闹罢,抬起水汪汪的大眼,见他眼神异样,一时也不由得痴了,呼吸顿时急促。两人对在一块的神情使气氛很怪异,一对禁欲多时的孤男寡女,已是欲火焚身一触即发!

    “别再胡扯啦,快说说今天谈的咋样?要不是关心這个,人家真不过来了。”凤香吃不住他的盯视,先躲开了眼神,欲盖弥彰地讲道。

    “嗯,你兑酒去,我跟你讲。”理智暂时压过了**,方明笑呵呵地道。

    凤香准备下床,娇媚地问他:“晚上你没少喝了,还喝呀?”

    “喝!给我两种酒都兑上,喝得管用,一天也不能少喝。”

    凤香到了柜前,取酒取杯,忽回头冲他嘻嘻娇笑道:“就兑一种吧,那种别兑了,没有明嫂小心你喝了上火。”刚才的对视已让她春情难抑,撩戏的话顺口而出,说罢双颊更加发烧,忙又扭过头开始兑酒。

    方明地目光盯在他丰盈的圆臀和匀润的**上,差点脱口而出没明嫂就拿你解决,而话到口边却改为:“没事,我过去亏得厉害,趁机该多补一补。”

    凤香没回头咯咯笑道:“那补吧,补好了回家明嫂肯定不生你气了,也许还同意你养情人呢。”兑好了酒,端着两杯酒回过身递给他一杯,看着他的眼神怪怪地,“你真的假地呀,真让明嫂捉住了?是胡扯的吧?”

    他来后挺长时间了,可凤香没见他与家人联系过,前两天俩人闲坐问起這事,他说与情人偷情被老婆撞见,這是被老婆赶出了家门,可当时他嘻嘻哈哈地说的,让凤香半信半疑。

    方明接过杯笑道:“骗你干啥?你不听今儿的事了?”

    “听哦,快说吧!”

    凤香坐到床上,小饮一口开始听他讲。等酒也喝完了,也听他讲完,听得很兴奋,两人商量不管明天有雨没雨也要回村,有雨租一辆越野车回去。這是因到她父母家有一段崎岖不平的山路,地盘低的轿车很不好走,他们开始打算天晴时骑着凤香地女式125摩托回去。

    最后谈的是正事,又很迟了,凤香没用下狠心就回自己屋去了。剩下方明下身涨的难受无奈地躺倒在床上,不过也更证明這酒管用,以前喝這么多酒,软香在怀还毫无反应。

    第二天,天公作美放晴了,方明和凤香喜出望外,吃罢早饭赶忙带上早准备好的礼物,让俊儿推出了摩托车。挺好的摩托车,当时买时花了一万多,凤香问他会骑不?他安了坏心眼,马上装说不会骑。

    礼物捆在了后架上,座位更显得小,他坐在凤香身后,上身还能离开点,下身想离也离不开,双手搭在凤香光滑的香肩上,近乎于把凤香搂在怀中,這就是他安的坏心眼。

    出县城不久,就上了通往乡镇的山间公路,虽是上坡,路上车不多很平坦,车的速度挺快。方明上身是半袖衫,凤香还是昨晚那件背心,两人都穿着短裤,凤吹得凉飕飕,感觉非常舒服,他当然更觉舒服了。

    大概走了有二十多公里,拐上了通往村里的山路。山路路面全是石头的,果然坑坑洼洼,若坐轿车很不好走,绝对是遭罪。可摩托车能挑拣好路驶,有时即使颠簸,方明还觉得颠得舒服,因为颠时怀中的凤香正好与他亲密地挤磨。

    山路挺陡峭的,车速慢了很多,這十多公里的山路恐怕得走半个小时。可方明搭抚着凤香的肩膀,看着一侧层峦叠翠的山间美景,胸膛感觉着凤香后背的娇柔,更有紧顶凤香臀部那处传来的快意,还能听凤香笑咯咯地讲着小时候的趣事,美得他希望這路再长些才好。

    没料到好景不长,走了不到一半,前方头顶出现黑压压的乌云,显而易见有一场雨马上要下。方明叫着要躲雨时,凤香说前边山岔有可避雨处,加大了油门想急赶过去。可等眼看快到了山岔,大雨却浇头而下,头上有头盔不怕,身上则很快就成了落汤鸡。而且哗哗大雨一下把他们罩在雨雾中,连路面都看不清,只好停车下来打开车灯,方明在后面帮凤香推着往山岔处走。

    到了山岔没走多远,两人推车进了這能避雨的凹壁处,凹壁打进摩托车,旁边正好够他俩避雨。看着对方身上啦啦滴水,两人竟哈哈大笑起来,竟然觉得挺有趣的。

    凤香笑罢,见方明的眼睛色色地盯着她的胸部,她低头一看,自己高挺的丰乳隐现已是半透明的背心内,羞得她“呀!”地一声用双手捂住,随即忙转过身给了方明一个后背。

    方明摘下头盔哈哈笑道:“這场雨下得好,又让我看到了。”

    凤香也摘下了头盔挂在了倒车镜上,背着他拢着秀发娇嗔道:“哼!你还幸灾乐祸。”

    他把头盔放在摩托后架上的礼物箱上,从裤兜中掏拽出手帕,笑道:“凤香,我发觉你们這儿的女人一般都不戴乳罩。”

    凤香低头捉住腰间湿漉漉的背心底襟揪拽暴拧,回头白了他一眼道:“戴上热的能受得了?你眼都怪尖,你上街是不是尽瞅者人家女人的胸部?”

    他拧干了手帕,檫着满脸水渍嘿嘿笑道:“还用瞅?都穿得又短又薄,一眼就看出来了。”擦完拿着手帕碰了一下凤香的手臂,凤香回过半个身冲他笑笑接手帕,从侧看更圆挺的丰乳晃了他一下,嘴上不由得又花花道:“如果都象你這样的就好看了,很多像你這年纪的都坠到了半肚子,半点看头都没有,简直影响市容。”

    方明开始的话是隐约夸她的**好看,她也很骄傲自己翘挺饱满的**,听得心里喜滋滋,后一句就把她逗笑了,将擦完脸拧干了的手帕还给他,顺便娇媚地瞪了他一眼,嗔道:“大姑娘的才好看呀,你看大姑娘的就行了啦,谁让你乱看了?“

    他嘿嘿一笑道:”你比大姑娘的还好看的,咋保养的?“

    凤香自豪的嘻嘻笑道:”天生的呗!“

    “嗯对,就有天生一直到四五十岁都不下垂,不过也许与现在生的孩子少有关,若像过去那种母猪下崽的生法,再咋也不行。”

    “哦,就是。”凤香咯咯娇笑应答,她就喜爱与方明闲扯這种话题。

    从凤香背转身开始。方明的目光基本上停留在他紧包圆臀的短裤上,這湿透紧紧吸贴在臀上的白色短裤,将里面地粉红小三角内裤诱人地印出来,他心痒地盯者凤香深深的臀缝,又戏问:“哎,我听说你们南方最热的时候,女人们怕起疹子连内裤都不穿,是真的假的?”

    凤香咯咯笑道:“你来這都知道呀?”

    方明已脱掉了水湿的半袖衫,边拧边笑道:“是听常出差的人说的,他们说到了晚上人们热的进不了家。就铺着凉席睡在街上。他们晚上专门沿街转,就瞅那个女人不小心撑起长裙。”

    “嘻嘻,你们男人的脑子咋都這么坏,那有啥看头?”凤香斜瞄着他拧衣服,想帮又怕他看到“裸胸”。

    “嘿嘿,很多男人还想偷窥女人,這光明正大让看,不看白不看。”

    “明哥,你也是這样?”

    “是啊。我也是男人嘛!不过。得像你這种漂亮地我才有心思看。”他地话已步步深入。

    凤香听的脸红。抱着胸回眸娇媚地看了他一眼,轻轻笑道:“人家又不漂亮。”

    “漂亮!谁敢说你不漂亮,我把他脖子扭断!”方明边说边将拧干后又抖了几抖的半袖衫晾到摩托车上,开始脱背心,“凤香,你也脱了背心拧干再穿。黏在身上怪不舒服的。”

    “不!昨天都便宜你了,是不是今天你还想占人家的便宜?”

    方明拧着背心,听着她這实带引诱的话,哈哈笑道:“看一下就叫占便宜?那我脱光你看,我大方,甘愿让你占便宜。“

    凤香仍抱着胸回过身咯咯娇笑,看着他健壮的胸膛笑道:“好啊!你脱吧!”哗哗大雨给窄小凹岩挂上白蒙蒙的厚厚雨幕,形成密闭的空间,晃若与世相隔,道德和理智被**焚烧的更加脆弱,两个人刻意互相诱逗,不仅世方明,连凤香地眼里蹦跳地**火花已十分炽热。

    看她如此大胆,方明盯着她那露出一抹捉狭地俏颜,张罗着脱外边地短裤,低声笑道:“看我多大方,哪像你?看了一下还说占了你便宜。”话说完已弯腰脱下了短裤,剩下了鼓鼓囊囊地白色内裤,直起身后指挥凤香,“等一会儿再占便宜,先帮我拧干。”

    凤香红霞印面,娇媚地横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放下抱胸地双臂,低头捉住短裤地一头与他反方向用力拧着,眼光不由地瞅着他湿透地内裤。方明则瞅着她湿漉漉地饱满胸部,两人劲拧到了一块,连心思都想到了一块,都更加兴奋起来。凤香瞅到他白色内裤犹如藏了活物,迅速变化高高顶起,心慌意乱很想打它一把,這坏东西一路顶得她心里难受,此刻又坏起来。

    “凤香,脱了背心拧干吧,你现在穿和没穿一样,还怕啥?”

    凤香用力抖着他的短裤,水汪汪的媚眼瞅着他娇笑道:“就不!人家还没占上便宜呢。”

    方明呵呵一笑背转了身,弯腰抬腿脱掉了内裤,笑道:“這占上了吧?”

    凤香心跳咚咚地审视着他地**,一眼就看到背上长长一溜缝合伤疤,吃惊地问:“明哥,你這是咋了?”

    他一直没讲這事,此事更不愿讲了,背着她拧着内裤笑道:“哦,做过一次手术。”

    “啥手术呀,咋這么长?”说话时不由地伸手用手指摸着這长长地疤痕。

    感觉着凤香手指地光绵,他岔开话题笑道:“你占够便宜了吗?占够我就穿了。”

    他穿上内裤回过身,盯着凤香娇羞地俏容笑道:“你们女人呀,老是口是心非。”忽见凤香打了一冷颤,“你看,冷了吧?拧干穿着舒服可冷一点,快脱了拧干,放心,我背转身不占你地便宜。”

    凤香体内火热。身上湿凉地衣服很令她难受,娇笑道:“那你保证不回头哦?”

    方明又转过身,面壁笑道:“男子汉大丈夫,说不看就不看,快脱吧。”

    可等片刻听到她拧背心地滴水声,却回过了身,让他保证那不是与狐谋皮?”

    凤香也正好担心他不守信,回头看他老实不老实,却见他笑眯眯色迷迷正看呢,“啊!”地捂胸尖叫一声。娇骂道:“坏蛋!说话不算数!”

    “呵呵。這不能怪我,是你地身子太漂亮啦,像有一根皮筋把我拽过来了。”

    “讨厌!油嘴滑舌,还不快掉过去?!”

    “凤香,来,拿背心我给你擦擦背上地水。”

    他厚重地嗓音,凤香听着像是如中魔音,听话地给他递过水蓝蓝地背心,在他连擦带赞下。体内更加火烧火僚。外面地肌肤却更觉得冷。身子微微颤抖起来,牙关也不由人咯噔噔打颤。

    “看,冷了吧?皮肤都红成啥了,靠住我暖和一下。”他说罢把背心还给她,未等她答应就用胸膛贴上她地后背。

    這正是凤香希望的,她抽搐了一下身子便任由他贴着。感受着他热乎乎的胸膛,娇羞的笑道:“我的脊背冰冷吧?你们男人就是比我们女人耐冷。”

    方明捉住了她两个光滑的肩头,稍用力让她贴紧,笑道:“不是,是我喝了一个月那种酒火大。”

    凤香的后臀由感觉到那坏东西轻轻顶住了,知道他所言非虚,可一时没敢答腔。

    他软香在怀,探头从凤香的肩上看着她用背心捂挤出的诱人乳沟,笑问:“暖和了点吧?”

    “嗯。”凤香羞红脸点点头。

    他忽然大惊小怪道:“啊呀!這下坏了,拧干地裤衩让你地裤子又弄湿了。来,我给你捂住,你脱了短裤拧干。”他不由分说就将左手伸到她地胸上。

    到了這地步,凤香已彻底是魔迷心窍,就等着他开口,他的手一上来,乖乖地拿开手臂把丰胸交给他捂住,稍迟疑了一下把短裤脱下。

    在這过程中,下体挤挤磨磨如同**又浇了油,最后全身只剩窄小内裤的一对成年男女,双方的心思不用明言,知道接下来会发生啥事,两人默默无语同心向那步发展。

    凤香稍倾身拧水时,上身又离开了他,可小腹上他捂上的右手却用力勒抱,臀部更紧密地贴在他地腹下,两人薄小地内裤阻挡不住那勃勃强势,离那最后一着又进了一步。她面红耳赤拧干短裤,抖开就晾在车座上,闲下来的双手不由地分别握在他地双手上,然后将头后仰轻轻枕在他的肩上,紧紧贴靠在他地怀中。

    仅一会儿,也不知是谁的手先动,或许是同时,开始在凤香饱满的胸上和平坦的腹上轻轻揉摸,她的头像失重般无力地垂在方明的肩上,娇喘带出了腻声。两人谁也不说话,只有两人伴着啦啦雨声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都已不堪這偷情趣乐的诱惑,沉浸到這意乱情迷的出轨行为之中。

    又过一会儿,方明右手反握凤香的右手,指挥她的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抚摸的范围越来越大,最后竟探进她的内裤,她脸颊发烫磨蹭着他的下巴,嘤咛娇喘不已。自己的身子她不是没摸过,可被他捉着手指挥着摸,其感受大大的不同,几下就摸得双腿发软身子颤栗起来。感受了一阵子這难以言喻的奇妙,凤香便把小手从他的大手中硬抽出来,把他的大手留在了内裤之中,“哦”的一声娇吟,左手又把背心从胸上抽着,连這处高傲娇贵之地也留给了他,把背心仍到车座上,跟着右手探到了臀后……

    两人动情地耳厮鬓磨着,凤香地内裤让他撑到臀下后,也把他的内裤扳开,放出那不老实的坏东西,耸摇丰臀迎合坏东西的亲昵顶撞。

    方明兴奋地上面摸着一对饱满结实地丰乳,下边摸着她腿间地柔嫩,腿间感受了一番她美臀地光润之后,正要寻觅那最温暖之所在,凹壁狭小地空间竟忽然无限地扩大,雨幕消失地无影无踪,壁外地景致和山岔口地山路真切地现在了眼前。

    凤香满心欢喜将要迎临那激动一刻,忽觉得方明身体僵住了,睁开迷离得双眸一看,雨竟停了,担心路上有人过来看到,心生怨恨忙抓过车座上的背心。想此刻成就好事老天不帮忙,方明无奈地松开了她,两人慌忙开始穿衣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