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为弟保媒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为弟保媒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晚上方明的姨父见到了从头到脚焕然一新的老婆,看得连眼睛珠子都不会转。他的姨多年没让老公這样看,而且还是当着嘻嘻哈哈笑看他们的子女和后辈,神情竟然像个害羞的小姑娘,满脸羞红,眼神还躲躲闪闪的,嘴里直叨叨這是小明硬给她买的衣服和鞋,还逼她到最好的美发店做了头发。

    他姨父军人出身,毫不掩饰喜爱之情,连赞老婆漂亮,还连谢了方明,说逼的好,女人就该這样,打扮的要让男人看着舒心动心!

    這还真是方明逼的,他姨不肯让他再花钱了,他说如果姨下午一切听他安排,回家后他就讲发财的经过,不然就不讲。因为昨晚只顾着怀旧了,还未顾得上介绍他的详细情况,都想听他介绍,加上凤香和艳儿的窜摄,他姨心里喜滋滋地买了這生最贵的两身裙装和凉爽皮凉鞋,最后买的那身还听了他们的话,试罢就没换下来,穿着新衣新鞋扭捏地让他们带去了美发店。

    他们大家這一天都特杯的兴奋,可以讲,人人都收到方明送的礼物,而且是很满意的礼物。

    方明把他姨装扮的风韵万千,這是给他姨夫最好的礼物;给艳儿买了车,就等于他们的小家庭有了车,也等于小陈收到一份厚礼,而且还给他们的女儿买了玩具;彤彤收到的礼物也是玩具,而且还是男孩子们的最爱,是带路道的四驱车,收到后就组装起玩得不亦乐乎。

    他们回来的迟了点,人人兴奋着,尤其是换了新装的三个女人,还急于想听方明讲发财的经过,哪有心思做饭?便叫俊儿和比他们还早就从家里赶来的小陈,到楼下的饭店端了几个菜。连喝酒带听方明讲发财的经过。

    這么好地心情,方明怕她们听了不好受,略过受伤的事没讲,直接讲了手机中大奖。

    一注就中了五百万,而且还是电信短信白送的一注。让他们听得先是目瞪口呆,没料想到自家人竟然也能撞上這种大运,后则是既羡慕又万分地欣喜。

    再后来他们愈加兴奋,兴致勃勃地听方明讲到在京城结识了一位有钱朋友认成大哥,大哥在北京送给他们一套豪宅。还给晓敏安排了薪金丰厚的好职务,两个孩子也到京城念书,后来又到大哥的家乡海滨买了别墅置了酒店,把父母连同三个姐姐全家都安排到海滨。然后又是在龙城开了公司,父母想家乡了又接回来。

    他這一连串眉飞色舞的讲述,這天大的好运他们如同听传奇故事一般,极羡慕地听得特别津津有味,还不时地议论几句。可最后凤香却感叹,难怪他说来钱像发大水似的。他们辛辛苦苦做了十几年生意,挣的钱连他中大奖一半的多还没有,结果还让彤彤爸输掉了一多半,羡慕之余不由得自怨自艾命苦。

    這感叹让欢乐一晚地气氛一下变得黯然。艳儿一看表,已三个多小时过去了,忙地提出要赶紧回家,已把孩子丢个婆婆一整天了。他们小两口要走,方明也提出要回宾馆住,说有车来去都方便了。可凤香和他姨夫马上反对,说来家了哪能住宾馆?又不是家里条件差,也是彩电,空调,到外面住算成了啥?

    通过這一天,他们对方明的感情已是大大加深,自家亲人哪肯让他花钱住宾馆?拗不过他们的热情。他只好继续留下来,便让保镖送罢艳儿小两口就回宾馆去,明早开车来這儿吃早饭。

    這里多是阴雨天,這几日正好是晴天,户外阳光明媚,那青山绿水青翠的赏心悦目,趁這好天气,第二天方明就急着要到外边逛。

    艳儿又把孩子留给婆婆一早赶来也要跟着去,还让凤香一块也去。凤香开始借口照料店铺不去,可她舅母硬让她去,因她已烦心了一两年,這是为了让她散散心。另外,趁现在店里的生意是淡季,加工厂那边也不忙,彤彤上学,放学也不用人送,让她舅回来和俊儿照料着就行。

    实际上凤香很想去,在這一两年中,昨天是最开心快乐的一天,跟他们出去肯定还很开心,客气了一会儿便喜滋滋的换装跟着去了。

    這出去游山逛水还果真开心,不只是凤香一扫往日的烦恼觉得开心快乐,其他几位也一样。

    一晃近一个月过去了,只要是晴天,方明必定带他们出去,周边好玩好看的地方几乎游逛遍了。逢周末时,还让小陈跟他爸请假开上车,把這边店门干脆关了,连方明姨夫和姨弟及两个小孩也带着,乘两部车出去玩。晚上能赶回则回,赶不回就在当地住宾馆。

    他姨劳碌了半辈子,从未有过這样的游玩经历,出行乘的是崭新漂亮的轿车,留住时是从未住过的豪华宾馆,吃的则是过去尝也没尝过的山珍海味,感觉這才活得像个样子,以前算白活了。他姨夫跟着出来的次数仅两三次,可老婆孩子们能多享几次福,比他自己享福还高兴。

    艳儿十次又八次跟着出去,考虑去的地方方便时还带着小女儿,她的开心快乐不仅在游玩当中,更主要是从這个有钱姨哥送了一部车后,在婆家地地位也提高了。此地风俗挺注重嫁妆,可家里穷哪有钱陪她?婆家有钱虽不在乎也不计较她的嫁妆多少,可她自己觉得好似低人一等,這下令她感觉扬眉吐气了。

    俊儿跟着出去的次数也不多,可這小子看上去一丝怨言也没有,整天喜洋洋的。有一次大家都出去,他竟然还不愿跟着去,搞得大家摸明奇妙。

    這一个月,方明过的还算愉快。出去玩时,异乡如诗如画的山水美景,令人心旷神怡。而且有姨和凤香,艳儿叽叽喳喳嘻嘻哈哈,感染的他也挺快乐,多数时候把這是来逃难地想法置之脑后。

    即使阴雨天不能外出时,与姨和凤香唠唠家常怀怀旧。也觉得挺不错。可是与凤香单独闲聊时,面对没有血缘关系的美女,他的口花花毛病又犯了,逗得美女展颜娇笑不已之时,令他开心还赏心悦目。有时风细雨蒙蒙之日。便打着伞在街上悠悠闲逛,遇到美女就多看几眼,遇不到时,光看看衣衫又少又短的年轻姑娘们,那裸露在外的诱人娇嫩和健美。也能带来好心情。

    他喝了一个月凤香父亲泡的那两种药酒,感觉还真有功效。

    那种男性滋补酒,每天晚饭时兑一杯,他姨夫不舍得用他带来地好酒兑,他便又买了同样品牌比那个第一档次的酒,因为想买那种這里市面上没有,而且一次花了五千多买了十瓶,他姨父才舍得兑。這种药酒,身体健壮的喝过两天就管用。他最初发觉管用,是睡下后想着他的女人们,可当时以为是几天没碰女人的缘故。但晚上起来小便时发觉仍保持着勃勃气势,下床到卫生间也不见疲软,尿地还很冲。可又以为是尿憋地,但尿罢了仍保持原样,而且以后夜夜如此,他便认定与喝這酒很有关系。更能证明的是,白天若见到漂亮姑娘,心里一想马上就起反应。晚上看电视有香艳镜头更是,穿着轻薄衣衫露着白嫩肌肤的凤香,若冲他笑得有点媚时竟然也同样起反应,這在血气方刚的年龄才有过,這更加认识到皇帝老儿用的东西果然神奇。

    那种强身健体酒,喝了大概有一个星期也开始见效。這酒他是对洋酒喝的。多数时候是晚饭后和姨,姨夫聊罢天要准备休息时,在他住的屋子和凤香边看电视边喝的。按理天气愈来愈热了,可不舒服的感觉却愈来愈淡,到最后這几天,只在睡前开着空调,睡时关后即便又想起他的女人们,不久也能安然入睡且睡得挺香。

    這天,又是一个阴雨天,从早上起来就一直下,看样子又得连阴几天。中午他请大家到饭店大吃一顿,下午休息起来,下楼与姨唠了一阵儿,便又想下到一层,阴雨天肯定没客商,正好与凤香胡扯。

    凤香还挺喜欢听他胡扯,可刚把凤香扯得娇笑起来,俊儿下来了,他只好不再胡扯,正正经经问起经销药材方面的事儿。

    俊儿不参言可也磨蹭着不上去,方明看他的样子像有话对他说,便笑问:“俊儿,是不是有事要跟哥说?”

    俊儿脸一红嘿嘿笑了,也不当即说是啥事,把方明拉到草药架后边,没来由的又红了脸,低声说:“哥,晚上跟我见一个朋友。”

    看他地样子挺古怪,方明笑问:“不会是女朋友吧?”

    把俊儿急地忙嘘声,然后点点头悄声说:“他们都不知道,哥你先替我保密。”

    方明也悄声笑道:“是想让哥先帮你参谋参谋?行啊,晚上到饭店见吧,就咱们。”

    俊儿兴奋地又点点头,笑道:“我就這个意思,还有点事跟哥商量,那七点半咱们走,哥跟我妈和凤香姐就说是我带你去跟朋友们喝酒。”

    等方明答应后,他便高兴地跑回楼上。

    凤香问笑眯眯出来的方明:“你们俩搞啥鬼?神神秘秘的。”

    “呵呵,俊儿想让我和他的几个好朋友喝酒,我看是想拿我显摆显摆。”

    凤香咯咯笑道:“肯定是了,那明说就是了,搞得這么神秘干吗?”

    方明坐回到凤香对面笑道:“怕你们知道拦他啊。”

    凤香白了他一眼,嘻嘻笑道:“這又不是干啥,干吗要拦他?二十多岁的人了,会会朋友喝点酒也应当。俊儿够一个好孩子啦,很少外出,像别人家的孩子野得连家都不回,俊儿可省心了。”

    凤香说罢问起方明的儿子,话题扯到了他的家庭上,可一会儿又被他拐扯到别的话题上,扯得凤香又咯咯娇笑起来。方明虽有那么多美女了,可凤香娇媚地模样对他还是很有杀伤力的,某处受药酒的作用常有不听话的现象。

    晚上七点半,俊儿换上方明给钱买的新衣服,加上喜洋洋的神色更显帅气。方明猜想這样帅气的小伙子,女朋友应该也挺漂亮的吧?

    上了车等开动后,俊儿掏出手机拔打了一个电话,是给他女朋友打的,讲的是他们本地话,俊儿的语气和笑容都透出甜蜜。

    方明估计他是通知女朋友出来了,等他合回手机,便问他的女朋友是干啥的?

    俊儿先看了一眼方明前边的保镖,反扭过脸带出一丝得意看着方明,压低声笑道∶”在政府上班,大学毕业,不过是那种花钱上的大学。”

    听得方明一楞,然后拍着他的膀子呵呵笑道∶”好小子,有本事啊!花钱上的大学也是大学啊,是政府正式的吗?”

    俊儿露出自豪的笑容∶”是正式干部,人家她爸是副县长。”

    “啊?!”這让方明大吃一惊,小子真有本事啊,一个穷家的高中生居然钓到一个大学生,还是副县长的千金,不简单啊!惊讶罢呵呵笑道∶”好小子,还真有一手,比哥本事大多啦,是自搞的?”

    俊儿脸红了一下点点头,挺不好意思地说∶”我和她弟弟是高中同学,是最好的朋友,念书时常去他家玩。他组跟我们在一个高中,比我们高二级,常跟我俩聊闲天,慢慢就喜欢上我了。她念了大学就常给我写信,都是写给她弟弟再转给我,她弟弟前年也花钱走了大学,她是去年刚毕业,一毕业就安排到政府上班了,就是比我大两岁。”

    方明笑眯眯地看着俊儿,心想俊儿竟然钓上好朋友的姐姐,还让好朋友为其穿针引线,真够能耐的,這其中的故事一定精彩。可现在不是时候,何况他也过了猎奇的年龄,没再详问只是笑道∶”大两岁怕啥?妻大三还抱金砖呢,漂亮不漂亮?”方明怀疑這女的长相一般,肯定是看上了俊儿长得高高大大又帅气。

    俊儿眼神发亮,有羞涩还挺自豪地笑道∶”特别漂亮,让我看漂亮地没治了。哥你一会儿看吧,肯定也会说漂亮。”

    听俊儿说的那么自信夸张,方明估计他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不过马上就能见到,那时就知道俊儿的眼光了。

    “哦,我知道了,你小子不跟我们出去玩,是会女朋友了吧?”

    俊儿嘿嘿一笑点头承认。

    快到十字街口,俊儿先指挥保镖向右拐,然后又看着方明,脸上现出忧色说∶”可前两天我送她回家,又坐了一会儿,没想到她妈突然回了。”说到這儿他的脸色很不自然,见方明笑嘻嘻的眼光别有意味,脸腾地红了,可却很大胆地挠头道∶”年轻人嘛,我抱着她没听到门响,她妈看是我,脸色马上变了,把我们说了一顿。她家非常反对我们交往,我们想让哥帮着出出主意。”

    方明嘿嘿地忍住大笑,想人家反对确实有理由,站在人家大人在立场上,他们是不般配。可有了他就不一样了,一个副县长有啥牛的?于是又拍了拍俊儿的膀子,语气非常轻松地笑道∶”没关系,他不就一个副县长嘛!在哥眼里,這官太小了。行!包在哥身上。”

    俊儿脸上顿时变成喜色,谢罢方明后就探前身盯着前面车窗。

    方明顺着俊儿注视地方向,透过摆动的雨刮器看着雨啦啦的街旁人行道。行驶了一段儿,刚看到一个打雨伞的姑娘朝這边张望,就听俊儿用手指着姑娘,兴奋地嚷嚷∶”往那边开,就是她!”

    车到姑娘跟前停住,俊儿打开车门不顾外面啦啦细雨就钻出去,用手挡着脸朝姑娘说话,姑娘忙把他罩在伞中,脸上的笑容亦喜亦嗔,嘴上埋怨他下车干嘛?

    方明看不到這有情有爱的一幕,只见俊儿先把姑娘送上车,他接过伞打着拉开前面车门上了车。

    姑娘弯腰上车前就朝方明点头微笑,這比艳儿一点都不差的俊俏笑脸,让方明知道刚才是小瞧了俊儿的眼光。

    “你是明哥吧?我叫楚明珠。”明珠姑娘坐稳关好车门后,回过脸大方地自我介绍。

    “哦对。”方明点头笑着答应,然后让保镖到常去的那家饭店。

    俊儿回过头得意地冲向他笑道∶”明哥,我女朋友真的漂亮吧?”他发现了方明那会儿眼里的疑色。

    明珠娇媚地白了俊儿一眼,笑嘻嘻地嗔道∶”看你啥样儿?我這是第一次见明哥,你正经点!”

    方明哈哈笑了,心想俊儿在外面一定是个能说会道地小滑头,难怪明珠会喜欢他。他冲俊儿点点头,然后看着明珠笑道∶”是漂亮,我家俊儿真有眼光。”

    明珠被夸后,只露出稍许羞涩,嘻地一声笑道∶”他当然有眼光了,我几个好朋友都说我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方明被逗得又是哈哈大笑,明珠与俊儿也同时大笑,生疏感一下没了。方明觉得這女孩有意思,又风趣又大方,他笑罢正想说话,俊儿却对明珠坏坏地笑道∶”哼!我這牛粪是你這朵鲜花的肥料,没我?你這朵鲜花非枯不可!”

    這下更把方明逗得大笑,明珠格格娇笑着挥粉拳连捶俊儿,嘴里还连骂讨厌。看着這对小儿女打情骂俏,方明很开心,笑道∶”你俩都有眼光,俊儿也是个好小伙子,你俩很般配!”

    俊儿听了竟然捉住明珠打他的小手,腆着脸笑道∶”当然啦,不然明珠這个当学组的,会死缠着学弟不放?”

    “讨厌!不要脸,谁缠你了?”明珠含笑羞恼地用另一只拳打他。

    热恋中的小男女,玩起爱情游戏忘乎所以,根本不顾及他与保镖在。而且方明看着明珠媚眼含春的情形。他俩的关系恐怕已到了那一步。尤其是這阵子,趁他们出去游玩时,家里正好成了两人的幽会场所。

    他俩一直到酒店还纠缠不休,方明说了一句便像冷水泼在他们头上,明珠听后满脸忧愁地讲∶”我爸更是反对我们,还威胁我,说我再敢与俊儿讲,就找人打残俊儿。”

    方明哼了一声笑道∶”好厉害呀!那你俩准备咋办?”

    明珠忙道∶”這不是找明哥来商量了吗?要不是俊儿说明哥肯定有办法,這两天还不把我愁死。”

    原来他俩已把他看成救星,难怪还能高兴起来。

    “那没我你们准备咋办?”方明笑眯眯看着他俩问。

    “咋办?只好私奔呗!”明珠说完格格笑了,”我们俩出去打工,肯定饿不死地,俊儿还说到外面也许能挣大钱呢!”爱情冲昏了他们,把一切想得简单且浪漫。

    看来明珠对俊儿很衷情,竟愿舍弃一切与他私奔,方明对她更有好感。又笑问∶”想让我咋帮你们,你们想过没有?”

    俊儿回答∶”想过,明哥,我们俩想到凤城,你给我们找份工作,等我们有了孩子,给他们抱着外孙回去,看他们还能不认我们?”

    方明哈哈大笑,明珠娇羞地笑着又捶打了几下俊儿,还用本地话骂了他两句。

    “呵呵,你们放心吧,有我在不用那么极端,我想和明珠爸见一面,给你们保成這个媒。”

    俩人一听喜形于色,酒菜上来之后,边轮番频频敬方明酒,边和方明商量咋见明珠的爸爸。商量妥后,明珠怕迟了回家挨骂,不到一个小时就散席回去了。

    商量的结果是借助艳儿地公公,艳儿公公肯定有办法请出明珠的父亲,俊儿让方明事成前不要跟家里人说,到时给家里一个惊喜。

    方明曾提着好烟好酒拜访过艳儿的公婆,艳儿的公婆还请他吃过两次饭,他也回请过。所以他第二天就自己找上了艳儿公公,借口想在此地投资建厂,想先结识几个县领导,并指明一定要结识管工业地楚副县长,也就是明珠的爸爸。

    他说投资建厂并非纯是为了俊儿的事耍花招,他也真有心建厂,而且是建药酒厂。自从喝了凤香父亲泡的药酒管用后,他认为這药酒是宝贝,若建厂生产肯定大发其财。前两日私下与凤香一提此事,凤香举双手赞成。因她也早有此念,只是资金不足,如今更不敢想。所以方明提出由他出资金合作建厂,两人一拍即合,就等晴天回村和父兄商量了。

    艳儿公公在县里也是很有影响的人物,很容易地联系到了县领导,县领导听到来這儿投资,哪能不欢迎?而且还定下這天晚上由县长出面招待方明,陪客地就有明珠的父亲。

    方明皮夹内正好还有几张明片,到這时配上用场了。县领导们见名片上的头衔又是市政协副主席,又是省政协委员,还是集团董事长,马上对他肃然起敬另眼相看。他提到投资建厂时,他们主动介绍县里原有一家国有酒厂,卖给个人后,结果這个人玩六he彩把厂子玩垮了,以前欠的购厂款没还清,加上欠了不少的税,就把厂子顶了欠款欠税。县政府正准备再处理這个厂子,原则上是有人继续搞酒厂,卖个土地价就行了。

    方明非常高兴,真是饿了给个馒头,瞌睡给个枕头,在酒宴上便定好下个星期开始具体商谈。他当然不忘俊儿的正事,席间在明珠父亲要去卫生间时,他也跟出去了。开门见山说林俊是他的姨弟,而且在此建厂就是为了姨的一家着想,说白了就是为了這个姨弟着想。

    這位副县长惊讶地说他儿子有个同学就叫林俊,方明笑呵呵地说就是他,而且直言不讳姨弟正与他女儿在搞对象,听说他们家不同意,最后用眼神征求他的答复。

    明珠的父亲马上乐呵呵笑了,说小儿女的事,主要还是由他们自己决定,说了两个大人的意见只是参考,言下之意不用说也是不会再反对了,而且当即邀请方明到家作客。回到桌上,还与方明单独喝了几杯,理由明言是因为方明的姨弟与他儿子是最好地朋友,很引以为荣。

    方明大功告成,喝得红光满面回到姨家,早等得心焦的俊儿,附耳听到方明让他后天的星期天带明珠来吃午饭就行啦,喜得连蹦几蹦。他姨。姨夫都不知俊儿乐啥,只见方明没少喝酒,时候挺迟了,催他赶紧上去休息。

    他也正想早点上去,向凤香汇报另一个喜讯。上楼后,最后喝的啤酒此时又感尿急,径直走向了卫生间。推开门却听到一声”啊呀!”尖叫,看到了不该看的却又是早想看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