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赌之恶果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八十八章 赌之恶果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宝瞳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上了三层,多了一道隔门。凤香介绍四、五层是药材库,林俊每天负责翻晒库中药材,有人要货帮着搬运,因为忙时上上下下人挺乱,所以這里多加了一道隔门。

    推门进去,先是客厅,這里比楼下装修的好,室内布置的也挺漂亮。方明扫视罢夸赞后,凤香叹息一声说道:“這层在三年前重新装修过,本来是留给舅舅和舅妈住的,结果让那赌鬼害的差点连這楼也输掉。”

    凤香说這话时,不仅她神色暗淡,连他姨和姨夫也一样,还长吁短叹的。看方明一脸的疑问,他姨叹道:“是彤彤的爸爸,挺好挺能干的一个人,沾上赌瘾把家里的钱输光,好几十万新买的一栋楼也输掉,还欠了一屁股赌债,不是被抓起来,连這楼和厂子也差点输掉。姨说千万不让你沾赌,就是怕這,辛辛苦苦挣多少钱都不够输啊!”

    方明這才解另一个谜团,他点点头好奇地问:“赌啥会输這么多?”

    他姨夫闷闷地说:“六he彩!這里六he彩赌得太凶啦,成千上万地人家赌這个遭了殃,有的一夜间就倾家荡产,有的家破人亡。小明,你们那儿赌不赌這个?”

    “不赌,最厉害的是押宝和推九点,一夜输个十几万也有,不过很少,现在打击的没人敢玩了。這儿赌得這么厉害,没人管?”

    他姨回答:“有啊!凤香女婿不是被抓进了,判了五年。這才是一年多。你过来看,多好的一个人,结果成這样了。”

    他姨领他到沙发前看墙上的挂像,是凤香和彤彤爸地结婚像。

    方明看那时凤香正值妙龄,也有化妆的缘故,像中凤香特别美,也更像印度美女。比他过去看印度电影的美女明星都漂亮。彤彤的爸爸长得的确不错,去掉化妆因素也算一表人材。看着像中的一对璧人,方明不由地心中感叹:這人真是,为啥要去赌呢?输掉大笔辛苦赚来地财产。自己坐牢受罪不说,还把如花似玉的娇妻孤单地丢在家里苦苦支撑着生意。

    這时,凤香看着结婚像,想到了曾经美满的生活,睹像思人伤心的嘤嘤哭起来,也打开了方明姨的话匣子。

    凤香与彤彤爸虽是通过媒人介绍地,可相貌相当,彤彤爸人也很能干。正赶上那时药材生意好做,一个人拼斗,年纪轻轻地就挣了不少钱,盖了现在這栋楼,凤香很乐意地嫁给了他。婚后凤香帮着他干,小日子更上一层楼,两三年下来,又雇了四五十号人自己搞了药材加工厂。却逢后来几年全国药材市场大萧条。钱不太好赚了,可维持小日子还没问题,近些年药材市场复苏后,又开始大把大把地赚钱,忙不过先让林艳来帮工。后又让林俊来,而且还花五六十万买了一套二层小洋楼,还打算装潢罢房就买轿车。

    可就在這生意兴旺、家业兴盛之际,這里开始流行赌六he彩,参赌人甚多,彤彤爸也沾染上了。开始还是小打小闹,输点也伤不了筋骨,何况是有输还有赢。有一次,赌运突升,一下赢了好几万元,他得意忘形起来,拿赢得钱又是给凤香和儿子买吃的穿的,又是个新居添置东西,还宴请了那些一块赌的狐朋狗友。狐朋狗友中有人便打帮他,趁运来了大赌几把,彤彤爸被说动心果真去大赌了,但這次赌运不再眷顾他,输得一塌糊涂,把带的钱输得尽光。

    人往往就是這样,很多时候不甘心,控制不了进退,输了便想捞回来。彤彤爸结果越玩越大,越输越惨,凤香管也不听,偷着借高利贷去赌,直到一次赌时被警察抓住。凤香知道后还想着用钱把他弄出来,可债主进门了,一看他赌钱借了那么多,凤香当场就晕了,可高利贷的钱不还还不行,人命还比钱当紧。到這地步,只能变卖家产,可卖了连一天也没住过的二层小洋楼也不够还,又跟父母亲戚借了不少才还清。为了还债,只好把舅舅、舅妈接来帮着打理生意。

    方明姨讲述罢,他姨夫愤愤地骂道:“啥世道!赌得凶就抓几个,现在又没人管啦,不知还会害多少人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已抹干眼泪地凤香,叹息道:“那也不叫真管呀,能缴起罚款地,前脚进去后脚走人,只抓一些缴不起罚款的,哪能禁得了赌?现在天天不是仍在喊禁赌,人们还不是照赌不误?小明哥,咋你们那儿就没人敢赌?”

    方明看着神情忧伤的凤香答道:“我们那儿群众发现有聚众赌博的就举报,政府又负责任,抓了就按法律严惩,有好多干部都因为赌博栽了跟头。过去跟這儿也一样,抓到赌博的罚款了事,领导干部赌博管还没人去管,就抓一些平民百姓。”

    凤香又叹息道:“你们那儿现在真好,要像你们那儿,宁肯不要這栋楼去缴了罚款把他赎出来。可在這儿,很多人出来后继续赌,直赌到倾家荡产为止,赎出他恐怕也一样,這让他坐几年牢出来该本分了吧?”她说罢呀了一声,对方明笑道:“领你看屋子咋说开這了?”

    他们向前面两个门口走去,方明脑子里还想着這事,问:“我在报上也看到了,南方很多省有赌六he彩的,那肯定有不少人赌這个六he彩发财的,不然能吸引這么多人去赌?”

    他姨夫说:“哼!是有一下发大财的,如果发了大财再不赌地算是真发了,可多数人是发了还想发,最后连发的栽进不说,弄个倾家荡产才罢休。有真正发的,是那些组织赌博的真发啦,可那都是啥人?不是官就是匪,再不就是官匪勾结。”

    這时凤香推开左边的门,里面彤彤正趴在写字台上做作业,凤香对彤彤笑道:“做完了吗?做完就上床睡觉哦!”彤彤回答说马上就做完后,凤香关上了门,然后过去推开右边地门,打开灯把他们让进去。

    和那屋大小一样,布置也差不多,凤香到双人床前用手压了压床,笑道:“小明哥,你看一看,挺软地吧?住這行不?”

    方明看凤香压着床垫,床垫还弹了弹,忙笑道:“行,比宾馆还强。”他這也不是恭维话,屋里布置的很雅致,有电视还有空调,唯一美中不足地是屋内没有卫生间,但他也不能太挑剔,扫了人家地好意。

    凤香笑道:“你满意就好,這是我们原来住地屋,彤彤爸被抓后,我就跟彤彤住一起,這间屋就闲着了。小明哥先跟舅舅、舅妈坐着,我给你取一暖瓶水。”

    方明对凤香客气了一句,等她出去后坐到沙发上,看着墙上地空调问:“咋不开空调?”

    她姨说:“现在的天用着开空调?”可看到方明额上汗晶晶的,又笑道:“你刚来可能不习惯,现在這天还不算热呢,再过半月、一个月才开始大热。还是咱们凤城好,数伏天也是那么凉快,姨刚来时也受不了,尤其受不了那蚊子,這儿的蚊子比咱们那儿的大多了,你睡前千万检查一下蚊帐里有蚊子没,一会儿先冲个凉吧,等热的受不了再开,开這东西可费电呐。”

    他姨又是一气叨叨,有对他的关心,也有舍不得用电,还有拿了一份心,這毕竟不是姨自家,他得体谅姨,点头说是。他姨夫笑道:“实际我们也热的受不了,是没办法,的确是凤城的气候好,四季分明有冷有热。一会儿让凤香给你取一杯黄酒吧,又解暑又能睡个好觉,我觉得自从常喝那黄酒,还真的能去暑,你看我们头上都没汗,就你有。”

    凤香提着热水瓶进来听到了她舅的后半句话,把热水瓶放到茶几上,到衣柜旁的平柜前弯下身,推开玻璃门取出半瓶黄酒和一个杯子,放到柜顶笑道:“睡前喝,记住就喝一杯,别多喝哦。”

    方明笑道:“刚刚已喝了那么多,想多喝我也喝不进去了。”

    他们笑了,然后他姨夫说:“让小明冲个凉休息吧,小明说要多住些日子,有的时间聊,咱们下去吧。”

    送他们下去时,他想起换衣服的旅行箱还在下边,也要跟下去,他姨夫拦住他,说让林俊给送上来。剩下他与凤香,凤香要带他到卫生间看看,告诉他咋使用卫生间。

    卫生间在客厅后边,靠卫生间有通后阳台的门。卫生间不太大,只有淋浴没有浴盆,马桶还是蹲便式的。

    出来方明问:“挺大的卧室,卫生间咋不弄在卧室?”

    “过去都這样,新买的楼卧室都有卫生间。”

    她的脸上又现出忧伤,辛辛苦苦赚钱买的楼没住就归人家了,想起来肯定心疼的很,方明安慰道:“凤香,别再为那些烦心了,没啥了不起的!钱這东西,有时说难挣真难挣,可有时运气来了,钱来的像发大水一样,挡都挡不住,以后钱多了还赚那房不好呢。”

    凤香听了咯咯笑道:“挣钱哪有那么容易,还能像发大水?小明哥,你的钱挣的是不是像发大水?”

    他呵呵一笑道:“我挣钱比发大水还来的快。”

    凤香又笑了,正想说话,林俊送上了旅行箱。

    林俊送上后说了两句话就下去了,凤香说她去睡了,让他放心地用卫生间吧。這话提醒了方明,住這儿还是不太方便,可他们這么热情,来走亲戚还去住宾馆,该再咋跟他们说?

    方明第二天早上见到姨和姨夫他们,都关心地问他晚上睡得好不好,他笑呵呵地回答很好,可实际上他有苦自知。

    床铺硬的问题是不存在了,可潮和热挺难受,喝了一杯那黄酒也没解决问题,便没听他姨的劝告还是开了空调。可躺在床上,想着他的那伙女人,辗转反侧好长时间还没睡着,却感觉空调吹得有点凉,干脆又关了空调,光着身子啥也没美国不知啥时终于睡着了。清早醒来,那例行的俯卧撑和仰卧起坐做得更是乏味,中间几次想停下来,最后咬牙强迫自己坚持下来,他怕這一松懈,以后再就不愿做了,這岂不是要断送掉以后的性福生活?

    他们吃罢早饭,艳儿就独自过来了,说他们小俩口中午请他吃饭,因与婆婆住在一块,不方便在家中请他,安排在了饭店,也就没带孩子,把孩子留给了婆婆。

    艳儿来得正好,他还正准备打电话让她来,而且這还是要请他吃饭,他很是高兴,便按昨天想的计划,让姨、凤香和艳儿陪他上街,留俊儿照料店铺。

    他姨出来时换了一身新连衣裙,像个城里中年妇女了,可他觉得衣服的样式和档次不够好,发型也不行,有点土气,今天下午就让姨焕然一新,晚上给姨夫一个惊喜。艳儿年轻貌美,穿啥都好看,可他对這姨妹只是觉得赏心悦目,那裸露在外的大片娇嫩也未今他遐想。

    可对也换了新装的凤香感受就不同了,她那吊在滑嫩玉肩上的绸质翠绿吊带背心,那紧包着浑圆美臀的及膝白色绸带质短裙,还有匀称**下的纤巧秀足蹬着的凉高跟,无不透出诱人的性感。

    临出店时,他还要了俊儿的手机看了一下,是一款已过时的彩屏手机。俊儿说是姐夫刚刚买了新款手机替下的,他露出神秘的笑容还给了俊儿。

    出了店铺走了一截。方明便问凤香和艳儿哪有卖轿车的?她们说有个汽车市场,然后问他要干啥?当听到他要买一辆轿车,都好奇地问他为啥要在這儿买车?

    他哈哈笑道:“你们说附近有几处好玩的,我买辆车想带姨出去逛逛,你们有空也可以跟着一块去。”

    艳儿笑道:“明哥。那你啥时想逛让小陈开车带着去就行了,何必要在這儿买车呢?”小陈就是她的女婿。

    他看着身边這满脸灿烂笑容的俏丽姨妹,笑道:“那车是你公公的,你公公人家有事经常要用车,小陈也不可能天天陪着我闲逛。还是买一辆方便。”

    “那打出租车不就行了?为啥要在這儿买车?再说,你不是说家里已有车了?莫非你走时要坐這车回去?”凤香也对他买车不解。

    他倾身扭头,目光越过姨的脸看着凤香笑道:“呵呵,多一辆不是更好?实际上,我是对出租车的司机不放心。昨天在宾馆,我已让宾馆给物色了一个好司机。”

    对她最后的问还没回答。他姨就出声反对:“小明啊,姨和你说,挣钱不容易,可别乱花钱。”

    “姨放心吧,我知道该咋花钱,有能力我才买。没能力我哪敢花钱?汽车市场远不远?远咱们就打车去。”凤香答道:“挺远,打车去吧。”然后又对她舅妈笑道:“舅妈,您别替小明哥操心,人家小明哥挣钱很容易的,昨天告诉我说他挣钱就像发大水,来的可快啦!”

    他姨笑道:“他肯定是开玩笑。哪有那么好挣的钱?”

    “舅妈,现在這世道,真有很好挣的,像咱们县里……”這时有出租车驶过,凤香停下话语忙伸手拦住。

    上车后,方明跟艳儿要过手机,给保镖打了电话,让她马上也去汽车市场。早上已悄悄给她打过电话,让她装作宾馆为他找的司机。

    到了汽车市场,全电动轿车也是這里的主打产品,现在电动轿车已是第三代,电力更强劲,速度和爬坡能力都有所提高,他就准备买這种。面对一排排漂亮的轿车,他让凤香和艳儿说说她们最喜欢哪一款?她们一致看中一款跑车样式的红色轿车,车形漂亮颜色艳丽,车顶还开有天窗,方明也看中了這个款式。

    售车小姐介绍這是最流行的,车的性能也是這里电动轿车最好的,售价才八万八千元,是都市小姐的最爱。方明决定就要這款,凤香和艳儿都奇怪他为啥要买女式车,他只是笑笑说车还分啥男式女式?看着好看就行。

    保镖赶来后,她们又奇怪了,让宾馆介绍司机怎么给介绍个女的?方明呵呵笑说她们的问题真多,开车好就行啦,还能不让人家介绍女的?虽听他這样说,可她们总觉得怪怪的,可也再说不出他一个啥,一块又跟他打了两辆出租到银行提款。

    提了十万元现金,他的手提包放不下,就放在他姨拿的一个手提布袋里,装了沉甸甸一袋。他姨看到這么多钱装进了自己的袋中,尽管不是她的钱还兴奋得满脸红晕。

    在刚刚银行职员从里边递出十捆大钞时,凤香看到方明毫不在意就要把十捆大钞往袋里装,忙拦住让他点一点,看短不短,有没有假钱?说她在过去从這儿取出过两次假钱,还都是整捆的,当时没有检查只好认倒霉。

    他买完车还有事,说有假的不过是一张两张,不愿费事去点。但在要出银行门时,凤香又让她们把方明围住,小心让人抢了去,這把方明逗得哈哈大笑。

    可凤香却一本正经对他说:“小明哥,你别笑,我们這儿多次发生过取钱后被抢的事,那些赌徒输光了啥都敢干,一个人一般不敢来银行取钱。不过现在稍好一点,你看增了不少保安,门口也加了保安,可提這么多钱就该注意点。”

    他姨和艳儿也這样说,可她们哪知在后面紧盯着的女司机是保镖?方明正因为有這个担心。等保镖来才取钱,他只好笑道:“那好你们就围住我,咱们上了出租车就不怕了吧?”

    三个女人紧围住他,紧张地出了门。左顾右盼地上了还等着他们出来的出租车,這滑稽的过程让方明觉得实在是好笑。

    回到汽车市场,办购车手续时填的是艳儿的名字,艳儿又奇怪问为啥填她的?

    方明笑道:“咋這么多为啥?我要在這儿上户,不填你的填谁的?”艳儿听后笑嘻嘻地点了点头说对。

    他们這边办手续。外边已给车装上了充好电的蓄电池,离开汽车市场时便坐上自己的车,正好是五个人,他姨、凤香和艳儿都特别的兴奋,对车内的设施也很满意。

    方明看表离中午还有一个半小时。让她们带着找手机店。到手机店他姨不想进去,要和司机一块留在车上。悄悄说要给他看着车,明显是对司机不信任,他哑然失笑后和凤香、艳儿进去了,挑了两款最新潮的手机,还都办了卡。這次她们猜出一点,便忍住没问他为啥买两部。

    近一个小时又过去了。小陈也再次给艳儿打来了手机,说他已去接岳父和小舅子了,让他们直接去饭店。

    很豪华的一家饭店,客人也很多,她们说這是县里最好的饭店。从這饭店也看出,此地确比凤城前两年发达。但方明确信這里的发展很快就能被凤城甩得老远。

    姨夫他们都到齐后,方明拿出一个手机盒递给了林俊,说是送给他的,一下把俊儿乐坏了,忙地谢他。此时基本猜对了的凤香和艳儿,告诉已兴奋的打开包装盒取出手机的俊儿,手机是三千六百五十元的,而且卡内还预存了一千元的话费,够他打二年了,這更把俊儿乐疯了,再次对他小明哥是连连道谢,随即就把他的旧手机给了父亲。

    方明的姨、姨夫,嘴上虽怪他乱花钱,说俊儿有了还给再买啥,心里却也乐开了花。

    趁着大家高兴,方明从手提包内取出购车手续和那套备用钥匙,递给艳儿,笑道:“艳儿,這车是明哥给你买的,算是补你的结婚贺礼。”

    他们這下全傻了眼,原来這是给艳儿的礼物,难怪买车时他先问艳儿喜欢哪款,填的还是艳儿的名字。可這礼物也太贵重了,他姨一家人先是特别的意外和激动,然后便是推拒不收,尤其是他姨和艳儿。

    方明把手续放在桌上,看着姨动情地说:“我除了父母、妻儿和三个姐姐,剩下最亲的就是姨和姨夫一家了。昨天我说了,那时姥姥家每逢吃好的,都要给我留一份,还得姨步行十几里给我送来。我还记得,我已挺大了,大概够六、七岁,姥姥村演电影,姨来领我去看,姨为了让我能清清楚楚看电影,就背着我看,這我记得还真切,姨是多亲、多疼我啊!艳儿、俊儿是我的妹妹、弟弟,我這当哥哥的给他们买啥礼物都是应当的。”

    這番真情,说的他姨是泪流满面抽泣起来,艳儿也是一样,感动得一塌糊涂。

    凤香也跟着落泪,心想人家小明哥多好,有了钱给亲人们买贵重的礼物,于是心里就又怨恨起彤彤的爸爸了,怨恨他不学好去赌博,把像够這种八、九辆的车钱输出去了。假如没有输掉,买一辆送人,也会是這样感人的场面。现在呢?八、九辆车的钱也没了,还没一个人领情,真是太不值了!他也太不是东西,活该他坐牢!

    看他们這感动的样子,方明忍住泪呵呵笑道:“艳儿,收起来吧,让小陈把牌照去办了!這也不是多好的车,还没小陈开的车好,就当玩具玩吧。哦,车虽是送给你的,可哥在的时候哥先用,哥走后才归你,趁這段时候你去学开车,好不好啊?”

    艳儿抹着眼泪还推辞不收,她妈说话了:“艳儿,你小明哥已买了,你就收下吧,以后你们姐弟记住你小明哥的這份情,把你小明哥就当作是一母同胞的亲哥。”

    艳儿含泪点头收下,谢罢方明却嗔怪小陈:“你看我哥,再看你爸,你爸也很有钱,就一个儿子、儿媳,也还舍得给我买一辆车。”

    這下把大家逗笑了,等岳母数说女儿讲得不对后,小陈挠头对艳儿苦笑道:“你不是不知道,我跟爸都磨了好几年想让他给我买一辆,可他的钱都在筋上拴的。”

    這更把人们逗得哈哈大笑,等丰盛高档的酒菜上来后,大家高兴地开怀畅饮、开怀欢笑,屋里一片喜气洋洋。

    唯有凤香,跟他们之际,心里却仍团着一个忧闷疙瘩。直到吃罢饭,兴奋的方明还要带她们三个坐车逛街,在最好的几家时装店,给他姨和姨妹买了高档裙了和凉皮鞋之时,也非要给她這个姻亲妹妹也买,最后是花了一千多买了一身漂亮套裙和一双秀气的凉高跟皮鞋,她的心這才真正快乐起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