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亲情深厚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八十七章 亲情深厚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韩娱之秘密讯息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方明跨进门目光扫过屋内,然后落在右墙边办公桌后坐的一位年轻女士身上,這位正翻看杂志的女士见他进来,抬起头露出满面笑容,站起向他迎前两步。

    “请进,欢迎老板!老板想要些啥货啊?”女士的问话是夹着浓厚土腔的普通话,但挺易懂的。

    他暗笑,這大约二十五岁左右的女士误认他是进货的客商了。這片刻间,他已看清這女士模样,中等个儿,穿一件花条纹连衣裙,身材比较苗条,白白净净、端端正正的脸庞看着挺有特色。這特色之处是有着印度美女那种感觉和韵味,脸庞很丰腴圆满,大眼睛深眼窝,舒眉浓重,鼻梁高挺,红润的嘴唇丰厚性感,很容易让人记住,這是他来到這儿后看到得最漂亮的女人。

    进门之初疑为是他姨妹,看清后相貌上与他姨一点都不相象,猜想她可能应该是姨夫的亲戚。

    他客气地笑道:“我是来找人的,请问林涛是住這儿吗?”

    女士愣了一下,然后笑道:“在啊,您是?”

    终于找到了,他兴奋地笑道:“哦,我叫方明,林涛是我姨夫,我是从凤城来的亲戚。”

    “姨夫,凤城。”女士看着他疑惑地喃喃自语,而后一句“你等等!”,便忙地向左墙边的楼梯跑去,跑上拐弯平台就仰头大声朝上喊。可是喊话又变成当地土话,方明听不懂她喊甚。上面有女人答腔。他照样听不懂。可已有些激动,這会是姨还是姨妹?

    女士与上面的女人一直叽哩咕噜地高声讲着,上面女人的声音越来越真,也听到了疙瘩疙瘩急促地脚步声,稍后便看到一位穿长裙的女人从上面半跑下来。一露出脸面他认出来了,激动地松手丢下箱子跑过去,动情地喊道:“姨~!我是小明!”

    “小明?!你真是小明?”他姨慌张地冲了下来,站在第一个台阶上激动地盯着方明问。

    方明向他姨伸出双手,眼眶湿润地答道:“是啊!我是小明啊!姨认不出来我了?”

    他姨紧紧握住他的双臂。满眼是泪在他脸上仔细端详着,半响没说出一句话,端详出方明有十几年前相片的影子后,忽然“啊”地大哭起来,方明也忍不住哭出声来。然后娘儿俩是抱头大哭,那女士下到跟前也不由地跟着呜呜地哭。

    快有三十年没见面的亲人,久别后重见的场面十分感人。伤感稍稍过去,娘儿俩松开后,他姨抹着眼泪拉着他地手,才哽噎地问起他咋来的?姐姐、姐夫身体好不好?等方明回答后。他姨高兴地连连说好,然后才顾着介绍身边的女子。

    這女子是他姨夫的外甥女,叫凤香,這楼房就是她的。在拉他上楼时,回答了他地文化,说他姨夫這会儿在凤香的中药加工厂,快就该回来了。女儿林艳刚刚出嫁了两年,有个一周岁的女儿,婆家是這城里的,也是加工经营药材的,还是這城里首屈一指地中药材销售商,很富有。儿子林俊,在這儿帮他凤香姐的忙,這会儿还在上面四层也不知是五层在翻拣药材。

    這楼二层是装潢过的,样子不时兴了,不过也能看出凤香家境不错。他姨是正做饭跑出来的,有再多的话要说,也只能先带他进餐厅,在厨房门口给他搬把椅子坐下,边做饭边和他聊。他姨嘴里不停地叨叨着,说太想念姐姐和他们了,做梦还常做回老家的梦。说过去是家里困难,想回老家探亲探不起,就這几年状况好了,可又忙得走不开。原打算闲了就回去一趟,多年没通音讯,又怕回去伤心失望,這听他说老姐姐和老姐夫身体硬朗,他也已有一儿一女了,心里说不出有多高兴,答应跟着他一块回去看看。

    娘俩真是有太多地话要说,可一下子哪能说得清,正说這事时就扯到那事上了。

    這时有人进来打断了他们的话,进来的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身材高大相貌堂堂,像极了他姨夫年轻时的样子。

    看他疑惑地看着自己,方明站起来伸出手笑道:“你肯定是林俊了,我是你明哥。”

    他姨满脸喜荣忙地出来介绍:“俊儿,這是你小明哥,快叫哥呀!妈想也没想到你小明哥会来咱家,你们兄弟這可是头一次见面呀!”

    听母亲用凤城老家的话讲,林俊握住方明的手,兴奋地问:“是大姨家的小明哥?”

    “是呀!还能有哪个小明哥?!和你哥说两句就下去买些熟肉,见样买点。对啦,再买些啤酒,拣最好的买。”方明姨喜得说话都丢三落四。

    林俊口中欣喜地答应后,摇着方明的手先问好,后问还有谁来了?方明回答就自己后,他又急问咋大姨、大姨夫和嫂子没来?状极亲热。

    方明正要回答,外边响起了重脚步和大嗓门:“说是小明来啦!凤香打电话一说我赶紧赶回来了!”

    话音未落人已进来,手中还拉着方明的两个大旅行箱,放下箱便与喊了“姨夫”迎上来的方明紧紧握手,呵呵笑道:“唉呀!小明也成半截老头了,我们离开凤城时你才比這桌子高点,那时九岁、十岁?”

    他姨刚催儿子快点去买,一听丈夫的话,未等方明回答,又抹起了眼泪说:“十三啦,可小明那会儿又瘦又小,我还担心他长不高呢。差一年就三十年了,也不知姐姐、姐夫现在是啥样了。”说着又呜呜哭起来。

    方明姨夫面带愧色。叹道:“你這次就和小明一块回去看看,多住些日子。”又对方明说:“你姨想你妈想得厉害。有时一说起就哭。过去真是穷呀,姨夫太没本事啦,让你姨跟着吃尽了苦。”

    方明已揽住了姨地柔肩,说道:“那时都穷嘛!我這次就是专程来接姨和姨夫,和姨刚才说好了。走时都一块回去。我妈早就想让姨和姨夫回去,可写信说村子迁移了,我只好抽空来接姨了。”

    他姨夫叹息一声说道:“现在不缺路费了,可凤香這儿需要人走不开,让你姨先跟你回去。”

    方明呵呵笑道:“哪还能走不开?再雇人不就行了。這次姨和姨夫,连艳儿和俊儿也要回去,而且姨和姨夫要常住下去。”

    他姨夫笑道:“那恐怕不行,你姨按说还走不开,可咋也得让你姨回去看你爹妈。”说罢又问妻子:“艳儿知道他明哥来了吗?”

    “还没顾上和她说。让他们下午来吧。中午来不及了,晚上给小明多弄几个菜。你去给小明拿酒,把女婿送得好酒拿出来。”他姨说罢又迈进厨房,准备上饭上菜。

    他姨夫乐呵呵地说:“小明,姨夫今天能跟你沾光啦,平时你姨可不让我喝好酒。”

    方明忙笑道:“别取了。我给姨夫带了好酒,姨夫畅开地喝吧,今后我每天供应姨夫喝好酒。”

    说罢他正要张罗从箱子中去取,他姨夫拉住他笑道:“女婿送得也是好酒,说一瓶酒得七、八十元,我实际也舍不得喝,你来了正好拿出招待你。”说罢就返出餐厅,向那边卧室走去。

    方明心里笑了,才七、八十元就算好酒了,十瓶还不低他箱中的一瓶。他过去打开装礼品地箱子,里面是五瓶盒装白酒,还有五大盒高级香烟,剩余就是高级点心和糖果,這还是他匆忙间随便买地。

    正取得时候,有个八、九岁的小男孩背着书包跑进来,先看了一眼方明,然后眼光发亮盯在箱里的花花绿绿上,嘴里叽哩咕噜不知对他说啥。

    秀秀气气的一个可爱男孩,方明正要开口问,他姨端菜出来介绍:“這是凤香的儿子,叫彤彤。”然后改成本地土腔又对彤彤说了一句,方明只听懂“彤彤”和“小明两个词。”

    方明拿出一盒巧克力,递给彤彤笑道:“彤彤,给!舅舅给你巧克力。”

    彤彤兴奋地接在手中谢道:“谢谢小明舅舅,您真得是从很远地地方来的吗?”挺标准的普通话。

    “彤彤啊,怎么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呢?”凤香和林俊一块进来了,凤香提着几个塑料袋,林俊抱了一箱啤酒。

    “妈妈,是小明舅舅给我的。”彤彤委屈地说。

    “对,是小明舅舅给你地。给,這盒点心也是你的。”

    凤香把手中的袋子放到了餐桌上,对怀中抱了两个盒的彤彤笑道:“那谢了舅舅没有?”

    方明笑道:“谢了,很懂礼貌的孩子。”

    “凤香,关门了?”他姨夫拿进酒问。

    “关了,小明哥来了,干脆关了,反正這几天很淡。”为了让方明能听懂,他们说地都是普通话。

    方明已拿出一瓶酒和一大盒烟放在桌上正拆着盒,对姨夫笑道:“喝這个吧。”

    他姨夫看着這就呵呵笑道:“还是你的酒好,有三四百元吧?”

    摆碗筷的凤香嘻嘻笑道:“舅舅还好眼光,识得价格呀。”

    他姨夫嘿嘿笑道:“這么有名的酒谁不知道?可這烟多少钱我就不知道了。”

    凤香瞄了一眼方明拆开的筒装烟,笑道:“這一筒也得五六十吧?小明哥,你是干啥的啊?挺有钱嘛。”

    方明呵呵笑道:“原来在政府上班,刚辞职不久,开了家公司做买卖。”

    凤香惊疑地看着他说:“辞职干啥?**地钱多好挣?我们這儿的干部都是又当官又做生意,而且当官做生意也有好处。”

    饭菜摆到了桌上,他姨、姨夫,还有林俊都围在桌边看着他,等他回答。

    他笑道:“我们那儿现在不行了,当干部你就别做生意,做生意就别当干部。”

    凤香抢先笑道:“哦,我们也看到你们凤城县的反贪报道了,原来是真的啊。”

    這时方明的姨夫已打开了酒瓶盖,一股浓郁的酱香味冲出来,顿时满屋飘香。他姨夫抱着酒瓶深嗅一口,大叹一声:“啊哈!真是好酒啊!快都先坐下来,小明千里迢迢来了,还拿来了好酒,坐下边喝边聊。”他军人出身,客套话很少。

    倒酒时,方明没想到给他姨和凤香也都倒了白酒,而且她们也好像挺馋的样子。

    他姨夫倒罢酒笑道:“今儿就不掺了,這么好的酒掺就变味啦。”

    酒里要掺啥?方明正想问,他姨夫已举起了杯。

    酒一沾唇,方明的姨夫已陶醉其中,這等好酒他从未品过,入喉后连夸好酒,方明的姨和凤香都是浅饮一口,被醇烈的美酒辣得轻轻皱眉,可舒眉后也夸好酒,倒是林俊這个愣头青,一口将六钱酒杯的酒饮尽后,也不懂回味片刻,夹起一块大肉就吞进嘴里。

    第二杯酒,方明开始敬姨夫和姨,這时他姨脸上的伤感变成了欣喜的笑容,這才觉得姨一点也不显老,五十出头的人像四十五,六岁的人,虽没有了他记忆中的美丽,可仍风韵尤存,若换换打扮,肯定会光彩照人的,他心里也有了一番主意。

    在跟凤香喝酒时,凤香对他的言语和神情已很是亲切,比刚见时那觉得性感迷人。

    方明对她有两点好奇之处,一是彤彤有**岁了,她才二十四。五,难道十六。七岁时就嫁人了?二是他们没介绍她老公是干嘛的,为啥不在家?他几次想问,不是他姨就是他姨夫,与他说這说那打断了。

    三杯酒过后,他姨夫打开烟筒要取烟,先问了一筒多少支,然后用拇指和食指想捏出一支,可挤得满满的一筒烟,粗大的手指捏了几次也没捏出来,方明笑着要过烟筒,提起了夹在烟中间的纸提,同时拿起了四五支烟,他姨夫抽出一支嘿嘿笑道∶”咱真是土包子,给筒好烟还拿不出来呢。”引得大家同时发笑。

    方明也抽出一支递给姨弟,林俊摆手说不吸烟,方明自己留下笑道∶”好习惯,俊儿真不错,谁家闺女嫁了俊儿算有眼光。”他姨夫给他点燃烟。

    林俊有点脸红,他姨喜滋滋笑道∶”嗯,俊儿真是个好孩子,不抽烟,喝酒也有分寸,這不像他爸年轻时,一喝起来也命都不要。”

    他姨夫狠吸一口烟,嘿嘿笑道∶”那也没把命没了,现在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

    “哼!几次喝得吐血,若仍像那样……”

    他姨夫浓浓地喷出口中烟,打断老婆的嗔怪,赞道∶”好烟!抽着真绵,這一筒五十支,凤香说五六十元一筒,那這一支就是一块钱,顶我抽半盒烟了。”

    方明呵呵笑道∶”這一筒是三百二十元,一支是六块多。”

    他姨惊讶地叫道∶”妈呀!這么贵。小明,咋你买那么贵的烟干啥?這不是糟蹋钱吗?”

    他姨夫也痴愣住了,然后对他道∶”小明,你這做就不对了!真是,干嘛要這么破费,這吓得我不敢抽啦。快把剩下的收起来,你还拿回去等招待贵客吧。”

    方明哈哈笑道∶”這算点啥,我平时就抽這种烟,现在抽地少了,可抽的都是十多元一支的,這次没有买到那种地。”

    這下他们更惊讶,瞪眼看着他。

    凤香笑道∶”人家小明哥肯定是大老板,难怪要辞职呢。”

    他姨仍瞪着他∶”小明,你真是大老板了?”

    方明谦虚地笑道∶”呵呵,算是吧,我不是说了,以后姨夫畅开抽畅开喝吧,外甥供应得起。”

    听他這样牛气地说道∶”他们对他更是刮目相看,他姨问道∶”那你很有钱了,够有几十万?”

    凤香插嘴笑道∶”看舅妈说的,有几十万胆敢這样花?看样子小明哥起码有几百万,是不是呀?”

    方明想逗逗他们,呵呵笑道∶”还是凤香会猜,一猜就中了。”

    他姨听了啧啧嘴,乐得更是笑容满面,高兴地说∶”没想到我家小明這么有钱,你真有本事,我姐和姐夫有福享了!小明,那你爹你妈的新房也是你给盖的?”那会儿拉家常只是说不住旧房换新房了,她听后高兴没顾着细问。

    “嗯,去年盖的,是独门独院的二层洋楼,所以我想接姨和姨夫出去住,也让姨和姨夫享享清福。”

    他姨和姨夫听了自然是乐坏了,可他姨突然郑重其事地对他说∶”小明,你有钱姨真高兴,可有钱了也别乱花,挣钱不容易地,更千万别沾赌哦!那有多少钱也不够输,咱们凤城赌得厉不厉害?”

    方明笑道∶”姨放心吧,我不沾赌的,再说现在凤城也没人敢大赌,只有当娱乐输赢点小彩头,那还是在自家里才敢玩。”

    他姨听了连连道好,這时凤香的笑脸却暗淡下来了,他姨夫注意到了,忙端起酒杯说∶”别提這些了,来,喝酒呀小明!這酒多少钱一瓶?”

    方明说是八百八十元一瓶后,他们再次惊讶得张大了嘴,啧啧称贵,他姨夫端杯的手都抖了抖,也更明白方明确实是有钱,便问起他搞啥生意,他一时也介绍不清,何况已存逗他们的心,就含含糊糊地没讲实情,然后转话题细问起他姨這几十年是怎么过来地。

    说起這些话就长了,一瓶酒喝罢还没讲完,方明要再开一瓶,但他们都舍不得再喝,说啥也不让再开了,于是换成了啤酒,他和他姨夫一人喝了两瓶啤酒,他姨便拦住不让喝了,说他远路风尘地来了,好好休息一个中午,等晚上林艳三口子来了再喝。

    安排方明在林俊的房间休息,這房间正好有两张单人床,可铺得太少睡上嫌硬,心想晚上干脆回宾馆住,便凑合着躺下了。喝了不少酒,倒下一会儿也就睡着了,还睡得挺香甜,醒来看表竟睡了两个多小时,已经是下午五点了。他起来先搓搓酸腰,又活动活动了肩,更决定晚上要回宾馆住,不然怎么受得了?

    出去后,听到餐厅有叽叽嘎嘎的笑声,进去后见餐桌上有鸡,鱼,虾,菜等一大堆东西。他姨和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正在收拾。不用介绍,這女子活脱脱就是他姨年轻时的样子,但更俊俏,他的這位姨妹见了他格外亲热,进来认识罢就问了一大堆的话,他答还答不过来。

    终于有他问话的空了,问后知道她的孩子在下边由凤香哄着玩,她女婿有事迟来一会儿,刚才艳儿羡慕他有钱,這轮到方明说他了,说她公婆家财万贯,也是想干啥就能干啥。

    艳儿听后咯咯笑了,说公婆家里有钱是真的,可公公是守财奴,他们俩口子给公公干活只挣工资,公公不再另给他们钱花,不过,吃住在公婆家,也能省不少费用,婆婆有时偷偷给点小钱,小日子还算不错。

    中午方明已听他姨讲了,自从艳儿出来干活,家里开始好过了,艳儿挣的钱多数给了家里,嫁了以后也不少给家里,是个大孝女,现在他姨家里也攒了几万元,可不敢乱花,等着给俊儿娶媳妇。

    他还知道艳儿先是在這里给凤香两口子干活,因为常跟她公公的药材销售公司打交道,就结识了她女婿。

    方明正想问中午的一个疑问,问为何不见凤香的老公?可艳儿的女婿来了,怀中抱着他们的女儿,挺帅气的一个小伙子,与艳儿很般配。方明和這个妹夫寒暄了几句,便接过這个小外甥女,小女孩装扮得跟洋娃娃似的,又漂亮又可爱,也不认生,嫩声嫩气地也不知跟他讲了啥。方明逗着她,自然就想到了千里之外的楠楠,也想到了倩倩,不由地萌生了赶快回家的念头。

    晚上人也多饭菜也丰盛,艳儿又挺能说笑,很是热闹。可方明姨夫说啥也不舍得再喝那瓶好酒,要喝女婿送的,這也让方明揭开了中午的那个迷底。

    凤香从餐厅的柜中取出了三个玻璃酒瓶,三个酒瓶里的酒分三种颜色,一种是深红,一种深绿,剩下深蓝。打开瓶子,一股浓烈地药材味飘了出来,他姨夫乐呵呵地介绍這可是好东西。是凤香父亲泡的药酒,红的是男士滋补酒,他姨夫介绍這种酒时冲他暧昧地笑了笑,他也心照不宣笑了,知道這是壮阳药酒。

    绿的是专门给女士喝的,有滋阴养颜地功效。介绍這种酒时,他又揭开一个迷底,凤香已三十一了,就是因为常喝這种酒的缘故,还介绍他姨這几年也常喝,脸面光润多了,比没喝前还显年轻。

    黄的是男女都可喝的,常喝有祛邪强身,避暑御寒之功效,最适宜睡前喝。他们正因为常喝這酒,一年四季几乎不生病。

    方明心疑真有那么神奇?他姨夫介绍才有所释疑。

    原来,凤香的祖先曾是明末宫廷御医。战乱中家破人亡躲回到祖籍這里,因常到山里采药,认识了山里一位漂亮姑娘,虽比姑娘大二十多岁,可有学识和精湛的医术,才貌也好,还有少许积蓄,姑娘便嫁于了他,从此留在山村定居下来,可惜,后来一身高超医术没传下来,到凤香父亲這一代,就只剩下這三种药酒的配方和几个特效偏方了。

    方明听了很感兴趣,若真有那么神奇,不仅在這儿要每天喝,回去时也要每样带一大坛,他要过一杯红酒尝了一口,辛辣的酒味混杂着浓烈地药味,谈不上香醇,看来只能当药喝了。

    因为這是一种高浓度的药酒,每次有六钱大的一小杯即可,多喝除了浪费还有副作用,他们平常若不想多喝酒,直接喝一杯药酒就行了,想多喝几杯就兑白酒喝。今天特殊,大家都用大玻璃杯根据各人酒量掺兑了白酒。

    只有林俊一人是掺兑了黄酒,方明看自己杯中酒是淡红色,喝了一口,药味已不是很浓,原酒的醇香仍在。

    一顿饭中,吃吃喝喝已不是主要内容,拉起家常叙着亲情,与這药酒一样,令人心里暖融融的,其中还夹杂着岁月沧桑和离别重逢的甘苦。

    吃罢饭又聊了挺长时间,艳儿一家三口要走时,方明提出了要到宾馆住,可让他姨骂了,他只好如实相告,说那床板太硬睡不习惯,他姨正在犹豫时,凤香热情地让方明上她家三楼睡,三楼还有一间空房,是席梦思床。

    他姨说不方便,可凤香却笑道∶”自家哥哥有啥不方便的?反正我和彤彤睡一个屋,那个屋一直闲着。”

    他姨夫和艳儿也赞成让方明睡三楼,凤香还让方明先上去看看,若嫌条件差再去宾馆,于是先送给艳儿一家,方明便跟着姨,姨夫和凤香上了三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