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远赴他乡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八十六章 远赴他乡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我真是大明星权力巅峰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李大美人的戏拍完了,腹中的胎儿也已三个月,回到香港就召集了一个新闻发布会,以身体有稍许不适需修养为由,宣布暂时息影半年到一年,這期间要专心修养不会再参加任何公开活动,各娱乐新闻都在头条报道了這一消息。但娱记们不信這一说词,各种猜测的版本马上飞扬在众多媒体上,流传最多也最让人断定的是,她的真命天子出现了,因为在此之前就有了不少传闻,说她近半年来变得更加神采飞扬光彩照人,一定是爱情滋润的结果,而且有过几次行动诡秘不知所踪。

    发布会上就有娱记当面向李大美人求证,她当然矢口否认.说這是子虚乌有之谣,后来追问她那几次的诡秘行踪:她干脆就回答元可奉告。越是這样,人们也越相信确有其事,她稍后的行动越是受到关注,狗仔队几乎一直是昼夜严密监视。

    這些人很能的,居然打探到李大美人要到北京,而且是下午两点到京的航班,他们前有堵截后有尾随追到北京。可李大美人及随行人员入住了一家高级宾馆后,第二天露面的只有她的经纪人和两个随从,她本人则带着随身女保镖和女保姆神秘失踪。狗仔队随后才探查到這家宾馆专门设有秘密通道,李大姜人根本就没有入住,进去不久就换乘车辆离开了,而且再无踪影,這也便有了新的谣传,说她巳被京城一神秘太亨金屋藏娇。

    李大美人這是在刘承祖的帮助下使了一手金蝉脱壳,刘承祖干這种事最拿手,她与保镖、保姆从秘密通道出来就驱车直奔龙城。等到晚上七点,一行三人到了方明的集团,被晓敏和雅静从地下停车场迎接到家里时,李大美人却没有见到最想见的人。

    晓敏和雅静把她安顿到床上半躺着先休息,一个床上一个椅子上坐在她身边。亲热地一人握她一只手详细问起她身孕和身体状况。她回答除了食欲大增一切良好。并再次向她们庆幸妊娠反应不重。没太难受也没靠陷,最后笑嘻嘻地说快要吃成肥婆了。晓敏和雅静听后连连说好,还问她晚上想吃啥,赶紧让她们去做。

    李大美人说让她的保姆安排吧,然后就急切地问道:“明哥哥咋还没有回来呢?干吗要出去這么长时间?他应该知道我今天回了吧?”

    這时晓敏才苦着脸向她道歉,说一直是因为在手机中不方便对她讲,其实说方明出了国那是向她撒了谎,這也是晓敏和雅静她们自己,包括小陈、水儿、梅梅一致应付其他人的说法。道了歉。晓敏和雅静把一个月前发生的事都如实地告诉了她。

    李大美人释然了,难怪给方明打手机忽然就打不通了,晓敏说他出了国时也是吱吱唔唔地。对于方明有這种事,她并不吃惊,但也不由地坐起来听她们讲,中间还插话骂方明真是个坏蛋,愧对晓敏這样漂亮贤惠且宽宏大度地好妻子。可听方明是带着保镖躲掉地,她首先放了心,不用担心他的安全了。听到方明被打也表示了愤慨难受。但等听到方明假称是进城找工作的农民,居然将市委书记的女儿既骗色又骗财时,她竟忍不住咯咯娇笑不已。

    晓敏看她笑得越来越欢,雅静还跟着偷偷发笑。不由气恼地嗔道:“你们這是咋了?!是不是高兴他跟人勾搭?咋都高兴成這样?”

    李大美人忙又握住晓敏的手,忍住笑安慰道:“对不起,敏姐姐!我哪会高兴他再跟别的女人勾搭?是太逗啦,忍不住才笑的,敏妞妞可千万别生我的气。”

    她说的样子楚楚可伶,晓敏就是想生也生不起来。笑嘻嘻说了不生气。

    见晓敏神色带出了笑容,李大美人笑道:“敏妞姐,其得太逗啦,越想越逗,這位小姐啥眼光?把明哥哥這个大阔佬竟真认成农民,她一个千金小姐还愿意倒养他,這能写一部戏了,而且播出后肯定能火。”说罢又掩嘴吃吃轻笑。

    晓敏却大声地咯咯娇笑道:“這个臭方明,也不知他啥地方吸引人,我想起来也觉得奇怪,那女地傻呀?”

    雅静笑道:“你说人家傻,你比人家更傻!那会儿你还不是城里一个市民户的漂亮大姑娘,咋就跟他一个农村穷小予就搞上了?搞得还要死要活,你傻不傻呀?”李大美人咯咯笑起来,看着晓敏,看她咋回答?说到了晓敏的软肋,她瞪着雅静问:“谁和他要死要活了?”

    “你别嘴硬!方明当时问你,万一你家里嫌他是农村的穷小子咋办?你说家里人若要反对,你就死给他们看,這不是你说的?”

    晓敏脸红了,骂道:“臭方明!死方明!啥都跟你说。”這把雅静和李大美人逗得同时咯咯笑起采,晓敏恼羞成怒开始揭雅静的疮疤:“你别说我,你呢?域市里的美貌少妇,听说他跌成残废了,心疼的忙地屁颠屁颠赶回县里着他,还送屎倒尿不嫌脏地伺候他,你更傻!”

    李大美人听的更是咯咯大笑,说她俩一样,都是大傻子,让一个花花肠子地坏蛋骗了!

    晓敏矛头又冲向李大美人:“你也一样!一个响当当万人迷的大明星,见了几次面就让臭方明勾走了魂,为了怀他的孩子甘愿息影一年,你图他啥啊?最傻的就是你!”李大美人咯咯笑道:“是呀!咋咱们都這么傻啊?”

    雅静笑道:“臭方明他自己不是跟咱们吹过牛?说他身上长满了让美女喜欢地汗毛吗?”

    她俩顿时咯咯大笑,雅静也不由地跟着欢笑,這哪再有怨恨方明的样子?

    笑过之后,李大美人趁机对晓敏笑道:“敏姐姐,你也看开一点,明哥哥确实有讨女人喜欢的地方,咱们三个都不算坏女人,长相也算好的了。可都傻里吧叽地跟了他。别的女人也一样。咱们喜欢人家也会喜欢。這也说明咱们不是真傻,别是人家没一个喜欢他,就咱们三个大傻瓜喜欢他,那才真叫傻呢!”

    三人同时笑了,晓敏也不是不知這个理,她最初跟雅静说起来,口口声声说要和方明离婚,现已有十几天绝口不提离婚二字了,反而心里怨恨他躲得到现在还不回。

    她们乐呵呵地吃罢晚饭。回到卧室中,在床上一个躺着两个坐着又念起了這本经。

    李大美人为了让晓敏更想开点,有意讲一些有钱男人包养众多美女的实例,然后笑说像方明這样还算好地,没有包养女人,只是特殊情况下有美女倒贴,没有把握住而巳,這种情况恐怕世界上没一个男人能把握住自己。

    晓敏在京城地***中,谈地也都是男男女女這类事。现在地她对此类事已挺看的开了,而且也做了相当大度的事。可她生气,一方面是当面撞见了,心里很不好受。另一方面已真是对他绝对宽容,把两个情妇明收为姐妹,身边还给他放了一位水灵灵的小姑艰,但他仍贪心不足在外边勾勾搭搭的,太令她伤心失望。所以,尽管李大姜人罗嗦了半天。她心里已平复好多,可仍对方明骂骂咧咧的。

    但李大美人已看出她现在对方明不是很生气了,她能想开到這种程度够不错了。晓敏毕竟与她和雅静不同,她与雅静由于身份的缘故,对方明的出轧行为并没多大的气恼,尤其她对這种事,在演艺圈内,甭说是男人地乱搞了,就是女人的乱搞也屡见不鲜麻木了,对方明的這档事更是不当一回事。但同作为女人,她也同情理解晓敏的感受,尽量在话语中向着晓敏,疏导化解力争淡化掉晓敏的气恼情绪。

    因此,当晓敏一提让李大美人也跟她一条心,等方明回来共同惩治他,让他再不敢心生歪念!李大美人忙地表态,说绝对会跟晓敏一条心,还设计了几种惩治办法,晓敏和雅静不仅帮腔完善這些办法,还把她们想出来的办法拿出来讨论,三个女人商讨這些挺起劲,有的办法还觉得很有趣,竟不时地嘻嘻哈哈笑个不停。

    可是李大美人回来都住了半个月,还没有方明的消息,她急了,雅静也急,晓敏嘴上没明着说,可在她们的电话通话中,在回来看望她地闲聊中,也透出了焦急。李大美人与雅静每天闲下来的话趣,说着说着就拐到方明到底躲哪啦的话题上,能想到的地方都问过了。像海滨那儿,早在他躲后没几天已问过春妮,并让春妮有她舅舅地消息马上通知這边。

    实在是想不到他躲哪去了,便怀疑他还有其他女人,雅静就想到了曾怀疑过的灵儿姐妹,凭李大美人的见识,听后已断定方明跟這姐妹有关系。认为這事还得从梅梅身上下手,但梅梅牙关咬得仍很紧,绝不供出方明另位六个女人,可這六个女人其中有一个人让李大姜人首先怀疑上了,這就是水儿。

    水儿在锦口没待多长时间,雅静因暂时兼了方明的董事长职责,就把她调到身边,又因李太美人来后将家里的两个服务员暂时调离了,在梅梅的举荐下,让她也上八楼地家中帮着干点事。水儿也是方明失踪的知情人,所以有时李大姜人与雅静谈到方明的事,就不避她和梅梅,她为方明着急的神态落在了李太美人眼里。精明老练的李大美人,想方明也不会把如此美艳的女秘书放过,单独与她一谈话,几个回合就被李大美人攻破,无奈地承认了与方明的关系。李大美人打开這个突破口,就趁热打铁分开梅梅和水儿,与她们分别谈话,连哄带诈还带吓,两人不仅交代出灵儿姐妹与方明有关系,而且还把艳梅、思雨和谢莹都供出来,若不是水儿不知有贝贝和航航,连這两个人也要抖出来。但弄清了方明在外面的女人,梅梅却拍胸脯保证,说他绝对不在這些女人那儿,因为她们也为方明失踪很着急,几乎天天给她打电话询问方明的消息。知道了方明竟还有這么多美女,而且大多不是他包养的,李大美人和雅静更是感叹方明有美女喜欢的福缘,可更加奇怪和焦急方明会躲在哪里?

    那天,方明羞愧难当逃离令他难堪万分的现场,当时就决定要躲,因为他是這场见不得光闹剧的罪魁祸首,他处理不了這這场闹剧,只有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他若不走,事会更大更麻烦,只有他這个罪魁祸首一走了之,她们才有可能消停下来。而且有小陈和水儿在,起码不用担心她们会闹得不可开交,至于以后能闹到啥地步,他管不了也管不着啦。

    叫上两个保镖驱车先直驶磁列站,上了车就开始考虑该到哪躲一段时间?躲的地方很多,就近有灵儿姐妹那儿,龙城有思雨那儿,這都是非常舒服的避难所。可他這是躲晓敏啊,是因为难堪也因为愧对晓敏才躲的,为了躲开晓敏却去找别的女人,那更愧对晓敏,他想都没多想就否定了,她们几个他一个都不能去找。

    那再到哪儿去躲藏呢?他想来想去,忽然想到一个去处,這地方他早该去了,可每天除了正经事以外尽顾着花天酒地了,把早该安排的行程丢掉了脑后。他在很远的南方有个亲姨,多年不通音讯了,母亲已说过几次让他寻访,趁這机会走一遭来完成母亲多年的愿望。

    确定了去处,才猛然想到手包还放在办公桌上,忙地检查身上,幸亏皮夹在上衣口袋中。掏出看身份证在,几张银行卡在,最主要是头一天办的那一百万的银行卡正好还在夹子里,有這一百万天下皆可去的,让他长松了一口气。至于手包中。只有手机和一沓现金,既然是躲,這些东西有没有无所谓了。便让两人个保镖也把手机关掉,从此在躲地期间,干脆与外界断绝联系。

    本想将两个保镖都带走,后考虑还是给她们传点信息回去,进了磁列站便遣回一个保镖。

    乘磁列到了北京因为已临近傍晚,坐飞机走是不可能了,就直接坐地铁到了火车站,幸好离五一长假还有几天。轻松购到了当晚的两张软卧上铺票。在等发车的功夫。他和保镖先准备到银行取三万元现金,然后准备买些烟酒等礼品。因为這次走得慌张。连旅行箱都没带,他还准备给自己和保镖买几件夏装和内衣,以及旅行箱和一些生活用品。

    方明开始是准备使用平常用地卡取钱和消费,后想到這些卡不是工资卡,就是雅静、思雨和灵儿常给他往进打钱的卡。就留了一个心眼,怕她们查出存取和消费记录,发现了他们的行踪。于是决定暂时不准备用這些卡,同时让保镖暂时也不要使用银行卡,都使用现金。就用了那个一百万元的卡,比计划多取了二万元。他和保镖分装好。這心眼还真留对了,她们后来果然想通过查卡的消费记录来查他的行踪,结果白费了心思。

    发车时已是晚上九点,上去只能是睡觉了。有保镖在身旁,而且对于列车来说软卧是最舒服的,他大可以安心地睡一晚,但躺下之后却感觉很不舒服。那当然啦,他平日里每天睡的是啥?床铺宽大舒适不说,怀中还光光绵绵地左拥右抱。這呢?睡地又嫌硬又嫌憋屈,不由他不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加上心事重重,后半夜才终于睡着。

    睡不着地时候,老是在想不知她们闹腾成啥样了,还分析晓敏对他這次行为最终会是啥态度?他分析,晓敏气归气,总不至于要跟他离婚,其一是感情基础好,有儿有女了;其二是晓敏算很大度了,不仅能接受雅静,还接受了李大美人;其三,凭他对晓敏的了解,她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下不了狠心那种人。尽管這样,他分析晓敏绝对不会接受米亚妮,因为米亚妮与雅静和李大美人不能相比,雅静是特殊,李大美人是开玩笑弄假成真地,晓敏再大度也不会大度到允许他在外边随意乱搞的。

    晓敏虽然是刀子嘴豆腐心,但很有股犟劲,所以他一起不敢轻易去招惹,這次晓敏气成那样,肯定一时半会儿消不下气,很多躲些日子。他决定這次走个两三个月,走這么长时间,她肯定把气消了吧?加上不知他到哪了,晓敏那豆腐心肠一定会急,会为他担心,再回来后即便不原谅他,也不会跟他大吵大闹了。

    在他的性格中,很不愿意与人大吵大闹,包括与妻子也是,过去与晓敏弄了意见,若弄到同他大吵越来,他往往也是先躲一躲,可那种躲只是先离开家一会儿,估计她冷静了再回来。还有是不肯向人低头认错,即使明知自己做错了,最多是不做声听任人家数说,让他低头认错比死还难,为此过去在工作上吃过不少的亏。躲得时长一些,就是不愿让气头上的晓敏逼着改悔认错,何况他还不愿改悔。

    让晓敏撞见這桩事,他实际上早预料或迟或早有這一天,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他还很庆幸正好是撞见了米亚妮,不是其他几个,让他比较好收场,大不了与米亚妮从此断绝。

    因为這次再遇到米亚妮,给他地感受与上次大一样。上次米亚妮当成他是农民了,她还要保持着高贵千金小姐的风度,对他采取了高高在上恩赐的态度,令他很觉得新奇。可這次,米亚妮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后,那种娇小姐的娇纵和刁蛮的小性子便使出来,回到她地公司在第一轮激情结束以前,他还觉得可爱,后来就有些受不了。对于习惯了小家碧玉型,且被诸女众星捧月惯了的他,实在是不愿把米亚妮当奶奶端着哄着,而且米亚妮还娇蛮地要求他每星期至少见三次面,這哪能办到?若把她收到七女中间,又肯定与她们合不来。所以她下午一找来,让他是有些头疼而不是开心了,决定多走些日子也有为了躲他的因素。

    方明睡不着,还想着以后和灵儿等七位美女咋办?這七位他绝对难以割舍,迟早也会被晓敏发现,发现了咋办?再躲?想得他好头疼!越想越烦,后来干脆不想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這趟门出的还真叫远,现在火车提速了,又坐得是特快,第二天晚上半夜才到达了终点站,但這离他姨家还挺远。从交通图上看,到他姨所在的县不通火车,坐汽车估计也得**个小时。来到這里算是南方了,很自然就想起了他的宝贝水儿,她家也是南方,可那是在中南,而這里则属于西南。他的色心还真是死不改悔,到此时脑子里还想如果能和她们,哪怕是一个出来也好。

    虽是半夜,他们还是找了一个宾馆休息了小半夜,第二日早上越来吃罢早饭后,从宾馆包了一辆轿车到那个县。一路多是山区,不过挺好走,下午五点多才到达這个被崇山峻岭所围的县城。這县城比凤城大多了,马路宽敞高楼林立,看样子比凤城的经济发达。因为不知他姨家住哪儿,当天只能找县里最好的宾馆挨着包了两套房先住下。

    冲澡洗去风尘换了最凉爽的衣服后,他带保镖先想在附近转一转,初步见识一下這里的风土人情。

    出来沿街走了一段,人们的穿着打扮,还有店铺样式都有着明显的异乡风情,但感受最深的有两点,首先是语言,人家的话,连家接受南方的保镖都一句听不懂。其次是空气又热又潮,家乡此时人们一般还穿着薄毛衣、毛裤,這里的男人已多是汗衫短裤,有了年纪的女人多是短袖衫配长裙,年轻的姑娘则就时髦了,上身多是吊带衫,下身有短裙、超短裙,也有包臀短裤,个个白白嫩嫩肉光致致地,可惜很少看到漂亮的,也或许是他眼界变高了的缘故,一般的凡粉俗脂已不入他的法眼。

    休息一晚,第二天决定到公安局户籍股去查找他姨的地址。准备了一条好烟果然顶用,户籍股长接了烟后前倨后恭,让手下快速从微机中调出了他姨夫的名字,再经过简单的查询,排除掉同名同姓的,找到了他姨一家的户籍档案。放大他姨和姨夫的相片,虽与二十多年前的相貌有了很大的变化,他还是认出這确实是他姨和姨夫。

    从户籍上抄下他姨家的现住址,他们先又返回宾馆,去取他的旅行箱和从北京带的一大箱礼品。方明不准备带保镖到他姨家,因为打算要待挺长一段日子,不想让保镖过多地深入他的私生活,另外也不好向他姨解释保镖的身份,其实主要是他這趟远门出的名不正则言不顺,保镖在反而有很多不便之处。

    退了一间房,他抄下保镖房间的电话号码,交待了她一些事情,重试了他俩身上的互通信号器后,还再次嘱咐她不要使用手机,也不要跟别人联系,然后让她送到他姨家门口认了门就返回。

    他姨的家在离县城有二十多公里的移民新村,可到后下车问寻时,因为這是几个山村迁移混居的,语言上又不太好交流,好不容易才有原村的人告诉了,但告诉说他姨一家现已不在這村住,到城里住到他姨夫的一个亲戚家了,又好不容易问寻到亲戚家的住址,再返回城里已快中午了。

    幸亏有出租车司机的帮忙,才不算太费事地找到了他姨家。

    這是一套临街的两间五层门面楼,楼房像有十几年的样子,门上是草药店的广告牌子,与村里的人告诉的一致,应该是這家。在车上就注意到這条街草药店一家挨一家,可客商并不算太多。

    他下车拉两个箱子准备进去,让保镖在车上关上车门看着,若找对了,保镖就返回宾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