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方明失踪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八十五章 方明失踪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权力巅峰我真是大明星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晓敏的母亲前两天患了轻感冒,她中午给父母打了电话母亲才告诉她,说已基本上好了,让她不要挂记。到了下午三点多钟,工作上也没啥事,晓敏便想回去看望母亲。

    她带着保镖坐磁列到了锦口站时,心血来潮要下去叫上方明一块回去。出了站,她们上了出租车,晓敏就掏出手机准备给方明打电话,忽又合回手机,脸上露出狡的微笑,想对他来个突然袭击,看看他在忙啥?

    就這么巧,在這个时段,方明跟常在身边的水儿和梅梅都从不在办公室玩**,可米亚妮从最晚一直处在亢奋之中,她的个性又惯养得很娇纵,见了他哪管什么办公室,居然就让晓敏袭击到了。

    晓敏当面撞见方明与一个她不认识的风流女子抱在一起亲嘴,妒火中烧气炸了胸,像头发怒的母狮子冲向他们,怒不可遏发疯般地抓打這对慌乱中一时没从椅子上起来的偷情男女,平日骂不出口的脏话也破口而出。

    小陈那会儿见晓敏笑盈盈进来,起身回答了晓敏“方董在不在?”的问话,等晓敏推门进去后就听到尖利的怒吼,她脸色大变心里说坏了,忙地招呼水儿跟她进去,进去后就见晓敏正揪着米亚妮的头发,朝挣脱跑开的方明怒骂着。

    小陈见此情形一时惊慌的不知所措,水儿更是不知如何是好,惊得身子都抖颤起来。但她们也不能干看着,小陈迟疑了一下就跑过去往晓敏和米亚妮中间插身,捉住晓敏的手连连哀求:“袁董、袁董,放开她吧,她是市委书记的女儿。”

    晓敏此时脑子里全是怒火,哪管她是谁的女儿。就是天王老子的女儿也不会松手的。方明跑了,怒火都撒在米亚妮身上,仍把米亚妮揪摁的低头弯腰连连尖叫,难听的马语一句接一句。

    米亚妮刚开始吓得有些蒙了。等小陈过来拉她们时。羞怒代替了害怕和屈辱。更使劲地往开掰晓敏的手,在小陈的帮助下终于挣脱出来。米亚妮从小到大被人当奶奶端着捧着,哪受过這种气,一挣脱出来。竟披头散发羞怒地向晓敏反扑过来。

    小陈抱住米亚妮往边推着边急喊水儿:“小杨,快劝住袁董!”

    水儿這才急把还从小陈身后探打米亚妮的晓敏抱住,可不知该咋劝。

    米亚妮此时也像急红眼的公鸡,欲挣脱小陈与晓敏一拼。小陈连连让她快走吧。说這是方董的夫人,可她却凄厉地冲晓敏喊着:“夫人咋了?!有啥了不起地?你什么玩艺?!离了婚你啥都不是!”骂后有四顾,“方明那个软蛋跑哪去了?”

    晓敏更加愤怒,继续气恶恶地骂道:“臭不要脸的小婊子!勾人男人你还理直气壮,烂货!臭不要脸!小婊子!”

    小陈抱住米亚妮硬往门外拉,水儿是抱住晓敏不让她追。在她俩你一句我一句难听地对骂声中,小陈好不容易把米亚妮拖到外间。

    对于米亚妮来说,方明何尝又不是她的命中克星?第一次见到他,被他“嫁祸”让那胖女人扇了一个耳光,這次见面第二天就让他老婆撞见,连撕带打好一顿羞辱。此时到了外间,忍不住呜呜哭起来,还嚷着要找方明,要方明非得跟老婆离婚不可。

    小陈知道方明捅了马蜂窝肯定是躲了,边用手帮她梳理头发边劝她先回去,等过了這天再说。可她犟着不走非要找方明,最后还是小陈硬把她拉到楼下,好说歹说劝她开车走了。

    米亚妮被小陈弄出屋,晓敏气愤地继续骂了两句,也蓦然想到该找方明算账,边骂边用力甩摆着水儿向里屋冲去,可里屋哪有方明的人影?怒气冲冲还要开门到外面去找。

    水儿此时的头脑已清醒了好多,怕晓敏出去在走廊里叫嚷起来,那影响多不好,忙拉住晓敏劝道:“袁董,我给您去找吧,您坐下来先消消气。”

    晓敏哪能消气?不过這是已想到自己的身份,想到了方明的身份,脸色由最初地怒红变得惨白坐在了床上,粗粗地喘气说道:“别找啦!他还有脸呆在這儿?小杨,那个不要脸的小婊子真是米书记的女儿?”

    水儿嗫嚅道:“我不认识,我也是第一次见這个女的。”

    “梅梅在不在?把梅梅给我找来!”

    水儿急跑出去找梅梅。

    梅梅在她们的屋子玩电脑,对這边上演的闹剧一点都不知道,听水儿简单地一说,大惊失色过来见晓敏。可她同样不认识米亚妮,更连面也没见过。晓敏让水儿去叫小陈,让梅梅给雅静打电话,让雅静马上来這儿。

    小陈来了也没敢讲出实情,编造说她只认识米亚妮是米书记的女儿,开了一家资产评估公司,方明咋认识米亚妮她也不清楚。实际上小陈也感到很意外,她也奇怪方明居然与米亚妮有了一腿。

    后来梅梅和水儿出去找了一圈,方明两个保镖和他的车也不见了,他的手机却和随身手提包留在办公桌上,给两个保镖打手机还是关机。晓敏猜方明肯定是带着保镖躲了,又没搞清他是如何与米书记的女儿勾搭成奸的,只好憋着一肚子的闷气等着雅静。

    雅静来前,两个保镖回来一个,這位保镖说方明出了厂子就叫她们都都关了机,到才磁列站带着一名保镖进去,只让她一人开车回厂,没露出要去哪儿。

    雅静来后,就她俩在方明的卧室,晓敏讲述着事情的经过,后来就气得哭起来,不停地大骂方明,并且说要跟他离婚,还让雅静要跟她一条心,绝对不能在理方明。雅静听后心里很难受,当然也得向着晓敏,一边和她一起骂着方明,一边安慰让她想开点,别气坏了身子。

    心里难受的还有水儿和梅梅,觉得方明這次的篓子捅的大了,晓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事态还不知要发展到啥地步。尤其是水儿,亲眼目睹了晓敏撕打米亚妮的情形,设想到了自己,若她与方明**被晓敏撞见,和米亚妮是同样的下场。如果在床上被撞见,更是既狼狈又丢人,越想越后怕。

    晚上水儿和梅梅回到她们的屋子后,两人连电视也无心去看,坐到一个床上分析者方明是如何与米亚妮勾搭到一起的。因为梅梅一直几乎是形影不离地伴在方明身边,以前连听也没听过這个米亚妮,分析来分析去,唯一的可能就是昨天下午他们勾搭上的。昨天方明让她们先回去,他则一夜未归,肯定是和米亚妮在一起。

    那会儿的一番折腾,水儿身心都挺疲惫,坐了一会儿就靠着枕头依在床头上。与梅梅分析罢,坐起问道:“梅梅,你说她一个市委书记的女儿,又开了一家很赚钱的公司,按说既有身份又有钱,咋就会没多大的功夫让方董就勾搭上了?”

    梅梅听了不由地嘻嘻笑道:“是叔叔的魅力大嘛!”

    水儿瞪了她一眼,嗔道:“你胡扯,魅力大啥?刚开始我半点都没看到他有啥魅力,实际上我开始还讨厌他。”

    “嘻嘻,你现在不是除了不讨厌叔叔,还非常喜欢叔叔,這不是叔叔的魅力大吗?”

    水儿又瞪了她一眼,驳道:“我這是过了很久而且我是先跟他有了那关系。可這个姓米的呢?会对方董一见钟情?咋说我都不信。”

    两人又乱猜了一气,最后也没猜透,便就乱猜方明会去哪儿,以后事态会发展到啥地步,谈了大半夜才睡下。

    隔壁的晓敏和雅静则是连聊带骂了大半夜,躺下后也久久难以入睡。

    第二天上午也没有方明的消息,晓敏和雅静只好先回凤城去看望晓敏母亲,让水儿和梅梅留在這儿有了他的消息就立即通知。她们还回村里转了一遭,方明没回村,跟他父母啥也没提,装着啥事没有一样。

    晓敏放心不下家里两个孩子,雅静怕她心烦难过也跟着回京了,可过了三天仍没有方明的消息,雅静看晓敏的情绪已很稳定,便借口要回集团处理公事离开了京城,来到锦口寻找方明的下落。

    雅静先是问了梅梅,因为她估计梅梅应当知道,只不过有晓敏在不肯讲,跟她应该能坦白地讲了。可梅梅真不知方明的下落,只是如实地讲了那天下午方明去米书记家没出来的事,别的她再就不清楚了。這情况只证实了雅静与晓敏的猜想,因为她和晓敏都清楚方明与米书记之间的事,她们也猜测是接触米书记才认识他的女儿,不知咋就搞到了一起。

    可方明哪去了?会不会他先躲起来,然后返回来再去找這个米小姐,這是雅静最怕的情形,如果真是這样,那他真做得太过分,她也不能饶恕他,得真跟晓敏一条心了。

    虽然怕,可雅静得找這个米小姐,证实方明是不是跟她在一起。但出乎意料,雅静正准备让小陈带着去找米亚妮时,人家却又找上门来。

    那天米亚妮是带着无比的羞愤和委屈离开的,路上打方明的手机是无人接听,打了几次都一样,更是怨恨难消,回到公司后,把自己关在屋内大哭了一场。原本兴冲冲去找他,想再过一个**荡魄的浪漫之夜,却变成了一个如此凄楚伤心之夜,這一晚让她想了很多,最后决心要把方明从他老婆身边夺走,這一是咽不下這口气,要对他老婆进行报复,二是她也实在割舍不掉方明。

    第二天,她又给方明打手机,他的手机已变成关机,气得她想立马再找上门去,可想着晓敏那母狮子发疯般的样子,闹僵起来丢人现眼的,便有些胆怯了三天。可這三天不知给方明打了多少次手机,每次都是关机,這天上午实在是坐不住了,无法再忍受這种茶饭不思的煎熬,积压的怨气让她有了足够的勇气找上门来。

    米亚妮没顾水儿的呵喊直接冲进了方明的办公室,却见只有小陈和一位不认识的女士在,要发出的怒气一下噎了回去,生硬地问小陈:“你们方董呢?”

    小陈的俏脸由刚才的惊愕换成亲切的笑容,笑到:“方董不在,那天走了就没回过這儿。”

    米亚妮也冲小陈笑了笑,问道:“那他去哪了?他的手机老是关机。”

    小陈没有回答,而是给她和雅静互作了介绍。因为看米亚妮這样子。说明方明没有去找她,這下正好不用带雅静去找她了,便把這个烫手芋头交给雅静。

    雅静刚才正还与小陈谈论着要去找米亚妮,忽然外间响起了水儿地大声呵喊,之间有个女子拉开门怒气冲冲地进来了。水儿和梅梅慌张地跟在身后。雅静便猜想這可能就是米书记的女儿。在米亚妮跟小陈说话时,雅静仔细地大量了她一番,身材苗条高挑,脸庞白皙俊美,举止透着大家闺秀那种雍容娇贵之气,确实有吸引方明的资本。

    雅静正想与她谈一谈,便客气地请她在沙发上坐下,等小陈她们推出后,开口和和气气问道:“小米,你能告诉我是咋与方明认识的吗?”

    米亚妮得知雅静是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时。心想能与方明合伙开公司,与他的关系肯定非同一般,当然她还没想到他们是那种关系。她看雅静长得清秀淡雅很有气质,面相上慈眉善目似很易亲近,便毫无保留地把她与方明相识及那一夜情和盘托出,连那天回家就看望父亲偶遇方明。两人旧缘重续也一并讲出。

    這太令雅静吃惊了!方明竟曾遭围殴隐瞒只字没提,开始是对那伙歹徒愤恨不已,稍后是吃惊方明会隐姓埋名,装成农民躲在她的公司养了七、八天伤。离开前居然又与她发生了一夜情,雅静觉得這简直是天方夜谭般不可思议。

    为了证实米亚妮所说地,雅静顾不上多问,让米亚妮先独坐一会儿,她出去吧梅梅和小陈這个知情人叫到了对面餐厅细问端详。

    小陈见已无法再替方明隐瞒下去,只好一五一十把方明挨打后在米亚妮公司养伤的事儿讲出。

    這下雅静和梅梅都清楚了。去年方明说与锦口的市领导到草原上玩了好几天,那原来是骗人的,梅梅更是想起那次再见到方明时,他脸上有一处伤痕还未完全褪尽。梅梅听到方明被城管人员殴打后也非常愤愤恨,直到听小陈讲了方明找人痛快地把那些家伙都予以了惩治,才拍手较好消下怒火。

    最后,小陈说她对方明和米亚妮有私情是一点都不知道,不过临走时米亚妮给方明拿了一大包好烟好酒,而且价值两万多元,那时还真以为人家是东西多得没地儿放了,這时才明白米亚妮是特意给一夜情郎拿的。

    小陈讲罢這个不由地咯咯笑了,见雅静和梅梅露出奇怪的眼神在看她,忙不好意思地捂住了嘴,而后笑道:“方董也真有本事,他那会儿的身份可是农民呀,不知咋地就让市委书记年轻又漂亮的女儿看上了,贴了人还又贴了一大推……”

    她为讲完,梅梅已咯咯大笑打断了她的话,雅静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她俩那会儿顾着为方明挨打气愤呢,心思还一下没转过来,听小陈這样一讲,真是越想越好笑,真不知這个米亚妮当时咋就会跟一位“农民”发生一夜情。但雅静也感觉這事棘手了,米亚妮对当时的“农民”还肯献身,如今知道了方明的身份,更不可能放手了。

    事情已水落石出了,雅静回办公室找米亚妮再谈一谈,看她究竟要达到啥目的。

    梅梅则兴奋地把水儿拉出来,将刚才听到的都讲给她,這把水儿几天的困惑一下全解开,而且她听方明装成农民还把米亚妮勾到了手,也感到很有意思,跟着边讲边笑的梅梅大笑了好几次。

    可雅静這边与米亚妮谈得结果是令她最担心、最忧心地。米亚妮讲了她已离婚,也讲了因为啥离得婚,而且最后竟说跟定了方明,非逼他离婚不可。雅静知道了她与方明的情况后,又挺同情她失败的婚姻,本已对她的敌意稍减,可听到她后来讲的敌意又升。

    但雅静是温婉善良的性格,再恨她也发不起火来,还试图说服她。雅静讲了方明与妻子是同学相恋,二十来年相濡以沫感情深厚,特别是他意外致残后,妻子累死累活地悉心照料他,何况他们还有一对可爱儿女,他绝不可能与妻子离婚的,劝米亚妮趁早收起這份心。

    米亚妮并未让雅静這番苦口婆心说动。可知道方明今天的确不在這儿,也只好告辞,但最后撂下话说还要找他,他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這令雅静很烦心,此时觉得方明是躲对了。而且还希望他多躲些日子。米亚妮找不到人那心思会死去的。

    雅静后来又在想,方明为什么挨了打会隐瞒呢?米亚妮说是她下午从美容厅美容后出来碰到方明地,他为啥会在那地方独自一人啃兔头?雅静蓦然想起,方明在這儿帮死鬼陈老板的老婆和小姨子开了美容厅,会不会是那个美容厅旁?她越想越有可能,而且梅梅肯定知道,因为知道梅梅跟那两姐妹关系很好,方明会不会跟那两姐妹有问题,怕暴露才隐瞒了身份。

    实施的真相竟让雅静猜着了,可快要开午饭了。她没有问梅梅,吃罢饭便叫梅梅到了方明的卧室,直截了当问梅梅,那天方明是不是去找夏丹儿姐妹了?为啥去找她们?

    梅梅猛然被问到這个,神色马上显得慌乱,大眼睛随即眨了几眨。就承认方明那天是到那儿了,是灵儿姐妹为表示谢意好不容易才请到他去吃午饭地。

    梅梅编造的还挺合理,说方明中午喝了点酒,在沙发上坐着就睡着了。便让他就那样休息了,這符合方明的习惯。后来,丹儿的姐姐下去招呼美容厅,她和丹儿则出去逛了一会儿街,没想到回来后就不见了方明,当时真把她们急死。到晚上方明打来电话说跟牛局长去玩了才放下心来。

    可她编得再好,开始就露出马脚,雅静已很怀疑,拉住她的手柔和地说:“梅梅,我知道你刚才说了假话,静姨不怪你,你這是想维护你叔叔。可你在静姨面前不用替他隐瞒,他是不是跟安格夏灵儿有关系?跟静姨讲实话!”

    梅梅虽然与雅静的关系特殊,可這事仍不愿讲,但她也不敢正视雅静,只是期期艾艾地仍为方明辩护。

    雅静让她放心地讲,并保证不会告诉晓敏的,但她仍不肯实讲,因为方明早就教导她遇到這情况一定要严守口风。最后雅静看问不出,拉起她就说:“走,你领我现在就去美容厅,我要亲眼见一见這个夏灵儿,看她长得啥样,是不是能勾住你叔叔魂的那种,说不定你叔叔已经溜回那儿啦。”

    這个诈唬梅梅不用慌,因为她這两天和水儿晚上就在美容厅,知道方明不在那儿,便嘻嘻笑道:“那好呀,我还正想让静姨认识一下灵儿姐妹呢,走呗。”

    看着笑眯眯的梅梅,雅静疑惑了,莫非方明真地与那个夏灵儿无染?她实际上是要诈以诈梅梅,并非真要去,现在米亚妮还是个大麻烦,何必再去探寻他那不一定有的事儿?

    雅静没有让梅梅带着去找灵儿她们,下午却带梅梅回了凤城,临走交待小陈和水儿,有了方明的消息和米亚妮若再找来,及时向她汇报。她会凤城还是为找方明,乐园没有,村里也没有,晚上返回集团也没见方明在,奇怪這家伙躲哪儿了?既想见他又希望他多躲几天。

    可又过了几天,已经是五一长假了还没有方明的消息,米亚妮还在找方明,而且还到龙城集团总部找过,不过雅静那天正好到北京见晓敏了。

    晓敏听雅静讲了方明结识米亚妮的经过,因仍很生方明的气,对他挨打没说一句同情的话,反而骂方明那时被打死才好呢,现在死在外边才好呢。但又过了二十几天,方明已失踪了一个月也没半点消息,雅静还查了方明银行卡的记录,這一个月只有存的记录,没有取和消费的记录,他好像从人间蒸发了。

    米亚妮在前十几天就不再找他了,因为小陈跟她交了一些方明的实底,说方明情人很多,那个翁总就是明的情人,那个梅梅和水儿恐怕也是暗中情人,人家身边已有這么多如花似玉的美女,让他离婚与你米亚妮结婚那是妄想,最多还是一种情人关系。对于雅静,米亚妮认为虽徐娘半老,可风韵正盛;对于水儿和梅梅,尤其是水儿,她则自愧不如,想令方明离婚还真是妄想。小陈还如实告诉她,方明确实谁也不知道躲到哪去啦,而且人家這是怕老婆才躲的,并不是要躲她。此番谈话,令她失去了再找方明的信心。

    又过了几日,仍没有方明的消息,晓敏与雅静在一起谈到他时,骂归骂,可脸上与雅静一样带有忧虑。她们在這忧闷之中,却又有一位美女找方明来了,而且肚里还怀着他的孩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