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命中尅星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八十四章 命中尅星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我真是大明星权力巅峰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衣柜前、大床边、大床上,七位美人脱掉外装露出各色内衣,方明的一双色眼不够用了,而且是太不够用了!

    灵儿和思雨是托胸提臀的塑身内衣,将他们成熟女生丰腴的**,勾勒得凹凸有致妙曼动人,别有风韵;莹莹、艳梅是精美情感的丝质吊带裤袜,配上她们仪态万千的优雅气质,高贵时尚中又透显出浪荡惑人的味道,令人迷醉;丹儿、水儿和梅梅都是少女型纯棉背心和内裤,款式新潮花色漂亮,不仅彰显了她们青春烂漫的诱人之态,而且那饱满尖挺的一对**,将不太宽松的短小背心鼓鼓地顶起,窄小的内裤把股沟前后又绷得很紧,让人遐想!

    他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等到她们内衣离身,眼前一片活色生香的白嫩肉光,更晃得他眼花瞭乱。

    谢莹娇骂他“大色狼!大色狼!”,还故意搔首弄姿毁逗他,那几个则有趣地看着他色迷心窍的傻样,开心地嘻嘻哈哈娇笑不止。

    有谢莹带头戏逗他,丹儿不甘落后,拉着水儿、梅梅,在床上叽叽嘎嘎地抓他一把扯他一下逗他,青春无敌的**,活蹦乱跳的**,无不是极大的诱惑,他哪能经得起這样的诱惑?大饱色眼后就想伸爪,可她们既然逗他,哪能让他得逞?大床上追到地上也没抓住一个,最终还是在大浴缸中得偿所愿。

    大浴缸中,五个人时还宽宽大大能伸展腿。可现在多了三个,方明又坏笑不断地挤在這七具玲珑白嫩中间,就是能伸也伸不展,他的一双色手袭击得她们娇叫连连,想藏腿还来不及呢。

    妙臀、**是他手地袭击范围,俏脸、丰乳是他嘴的袭击范围。你尖中一声,她娇嚷一声,不时地叽叽嘎嘎娇笑连天,把浴室都快抬起来了。但是,他也是众女袭击的对象,哪怕他报复再厉害,她们仍不屈不挠地反抗着,后来简直是以一抵七的大混战。而且,她们之间也嘻嘻哈哈地你抹我一把。我摸你一把,热闹得不亦乐乎,感觉這才热门的够劲!

    战得累了,她们开始显露女性的温柔。让方明站在浴缸中间,她们有站地,有蹲的,十四只绵软玉手在他全身上下温柔地涂抹着浴液,他舒服的竟哼哼吱吱起来。

    她们洗得滑嫩如玉都回到大床上,床上顿时春光无限,莺声燕语嬉笑声声。莹莹和峰儿顾着疯打疯弄,也早把喝酒的事丢到脑后。

    方明开始还得意狼进羊群了,可以任凭他大块朵颐,但没想到在莹莹的带头下。群羊把他压腿摁胳膊摆平到床中,有咬的,有掐的。还有搔痒的,说是要报复他一直以来的欺压,令他求饶以后变老实才肯罢休。没有参与疯弄地只有灵儿和思雨,她们身上裹着被子靠在床头,却笑眯眯地看笑话,对他半点都不同情。

    狼终归是狼。绝不求饶!虽被她们弄得哭笑不得,可两只色眼仍四处乱瞅,一是瞅着她们美妙诱人之处,二是伺机反扑。反扑的对象自然选头羊莹莹,正好她就压着他的上身作怪,也易于攻击。终于瞅见了机会,莹莹正掉转头咯咯娇笑着看丹儿和水儿在他身下戏弄,不小心粉臀离他的右手近了,一下让他击中了最脆弱最敏感之处。

    “妈呀!”莹莹慌乱地一声尖叫,压他地手不由地松开,那边压着的艳梅也一楞神松了劲,他趁势翻起身把莹莹摁住,更深入地侵袭她的要害之处。打蛇打七寸,莹莹這条美女蛇的七寸一旦被他掌握,只有呜咽娇哼的份了。阴靡之气一下弥漫在床中,她们几个也不由地停了手,面红耳赤观看起来,等方明把莹莹降伏到身下,她们开始呼吸粗重心慌意乱了。

    事实上,凭方明的力气,這五位娇滴滴的大美女哪能把他制住?他既是想跟她们逗玩,又是怕用力伤了她们一下。可這就该他用力了,但今天是七位活色生香千娇百媚的美女啊,他最高记录是四位美女,這对他可是个挑战!按往常,他跟那个美女至少也在半个小时以上,如果按這个时间算,哪还不把他累趴下?今晚只能偷工减料了,也非偷工减料不可,其余六只绵羊看他和莹莹那发光的眼神,也不允许他缠住一个不放,何况他也愿长时纠缠在一个人身上。在這张大床上,一男七女颠鸾倒凤,情景极其**!七位美女在公众场合上或雍容华贵,或典雅端庄,或清纯可人,可现在都变得feng骚入骨狐媚放浪。在這私密的空间里,只剩人和性,原始地“人性”在她们心中复活并激荡,熊熊欲火任它放肆无忌地燃烧……

    第二天上午,经过昨夜的群宿群欢,七位美女更加亲密无间,谈笑的话题再无禁忌,从早上被起来地方明折腾醒后,欢声笑语就没断过。艳梅、莹莹、思雨借商讨那两栋别墅的室内布置,磨蹭着不愿早起,直到十点多约定好下次欢聚之日,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下午三点多,经过中午充足的睡眠,方明精神恢复饱满带水儿和梅梅到玻璃厂去了。

    路过厂子过去的院墙,已变成一片热火朝天的施工工地,厂门口一幅巨型彩喷大牌,喷绘了這里年末后高楼耸立的漂亮蓝图。

    小陈见到方明,美眸毫不掩饰欣喜之情,亲热地问候他们,方明与她握手时,好久都不愿松开。跟着方明进办公室,亲热地挽着水儿地手,多日没见也是稀罕亲热的很。

    一般有重要事情,小陈已通过水儿向方明汇报了,见了面就向他汇报一些一般的事情。

    等小陈汇报完,文明对水笑道:“你到外屋去打电话,通知他们几个厂长,晚上我要和他们一块吃饭。”

    水儿笑盈盈答应后出去了,小陈对他笑道:“还有一件事,前天上午原来的市委米书记打电话找你。”

    “米书记?他出来了?”這对他来说是一个意外消息。

    “嗯,是因病假释出来的,实际上也等于放出来了。”

    “哦,他没说啥事吧?”

    “没说,只问你在不在,我问有需转告的留言没有?他说没有。可今天上午又打电话问你在不在,像挺急着要见你,后留下电话号码让你和他联系,我一会儿把电话号码给小杨。”小陈忽然笑了,笑得挺特别,“米书记打来电话我就想到了米亚妮,万一以后大哥碰到她该咋解释?嘻嘻,连我都怕会碰到她,碰到肯定要问起你,我又得糊编一气。”

    跟小陈的咯咯娇笑,方明也呵呵笑了,這是他俩的秘密,他眼里透出亲热的神情笑道:“哦,你们可能碰面,逛商场、下饭店,都有可能。可我不会碰到吧?我不常在也不常出去,哪有那么巧?”

    小陈娇媚地笑道:“那都说不定,巧事可多了,万一碰到发现大哥是大董事长,看你咋解释?人家米亚妮对你那么好,你却那样骗人家。”她说罢又咯咯咯娇笑起来,水儿进来才打断。

    她们出去后,方明在办公桌上支着下巴想着米亚妮。那次的艳福他一直念念不忘,不仅因为她漂亮,更因为那是在特殊情形下的一次很意外的艳遇。尤其是每看到一双女性漂亮的美足,不由地就想到了她,有时把玩水儿纤巧精秀的美足时,脑中也会浮现出她的一双秀足,因为只有她的才比得上水儿的。

    至于米书记找他,肯定是为那酬劳的事。

    米书记被判了五年刑,彻底结束了政坛生涯,但也等于所有的问题到此为止,一了百了。如今官也没啦,捞钱的机会也没了,便想了那约定好的酬劳。现在米书记的状况,他况现诺言再无后顾之忧,是该兑现的时候了。

    但在两天后,雅静亲自给他送来五百万元的银行卡,他却犹豫了。犹豫倒不是准备赖帐,赖帐的事他做不出来,欠下的人情让他耍赖不还,他活了半辈子还没干过那种事,如今不更不会干那事。五百万元,对他个人来讲也不再是大数目,对集团讲更是小菜一碟。

    而且這五百万元的付出绝对是物有所值,当时五千万元购下的這厂子,现在已挣回还有余。如今不仅厂子本身获利巨丰,而且這里的房地产开发项目进展也很顺利,年末售出后的利润也远远超过五千万元。还有這里那个预制蒙古包项目,现在发展得也很有规模,同样是财源广进。

    哪他为何还要犹豫?

    他犹豫是先给米书记三百万元,暂扣二百元他有当紧用途。

    方明花钱挺有原则,集团的“公款”一般不挪作私用,除非是办家里的事,像给他父母建的楼,给岳父母正在建的楼,给村里捐建的学校,這些都光明正大地由集团支付。购金店借柳胖子八千万元,后剩一千万,那钱留一部分金店周转,剩余将用于建那套别墅,还要把两套别墅装潢布置得美仑美奂。现由思雨和莹莹掌握着,他也不能动用。而他现在手头还一下拿不出二百万元,這正是个机会,暂扣二百万应急。

    這天上午,方明带水儿和梅梅到银行把那五百万元的银行卡换成了四张,一张是三百万元的,一张是一百万元的,两张五十万元的。两张五十万元的还分别让水儿和梅梅各自输得密码,输她们能记得住的,她俩有些疑惑可方明不解释,也就没问。

    這两张五十万元的就是准备给她俩的,一百万元的那张他留下备用。

    现在艳梅、思雨又跟他合伙开了金店,金银珠宝的价格不断地攀升,且随着国民经济收入和消费水平的提高,业内人士预测还会继续攀升,金店的发展前景非常好。艳梅和思雨通过接收时的财务核算,保守地估计在八年内将借款的本利全能还清,只要不出大的意外,她们的事业算是稳固了。灵儿和丹儿姐妹俩,這两个美容厅业务照常火红,又在厂子這里预定了三间三个楼层的门面,也够她们发展一段时期了。谢莹的总经理职务收入颇丰,刚刚还得到一套别墅的奖励,而且她与大哥谈到将中式快餐公司的股份奖给那个任总一小部分时,孔斌挺赞成他的做法,他趁机提出可在适当的时候,将乐园的股份奖给谢莹一部分以作奖励,孔斌当即同意。

    這样,她们七个之中,尽管梅梅在磁列站那边有了半套门面楼,但她和水儿与她们几个相比差距很大。差距永远都会存在,不可能端得一般平,但他的设想是至少让他的每个女人都成为千万富婆,那几个现已向千万富婆迈进。将来利用金店和美容厅属于他那部分地收益,逐步将水儿和梅梅打造成千万富婆。可当前也不能让水儿和梅梅过于委屈,因此他才急着搞一笔钱用于安慰她俩。

    中午吃罢饭要休息时,方明把两张卡给了水儿和梅梅。让水儿這两天抽个空,拿這钱把她父母现在住的那套楼买到她的名下;让梅梅五一回滨海找春妮,让春妮帮着为她父母或买一套楼,或在村里漂漂亮亮盖一栋。

    给水儿时,水儿还不好意思要,方明便笑嘻嘻逗她:“嗨哟。给钱还不要,那个亲个嘴儿要不要?”

    水儿冲他飞了一个动人的媚眼,然后咯咯笑道:“要!亲嘴几个人家都要,嘻嘻,這就亲?”在谢莹和丹儿的感染下,她现在已特别愿和方明逗趣,像這种趣话,已是再平常不过的了,比起上了床那些趣事。這太一般了。

    他嘿嘿一笑说:“好啊,可你也得要上這个。我堂堂董事长金口玉言说一不二,让你拿就不能拒绝!”

    水儿原本还是跟他客气,那几个姐妹个个都是富婆,不眼红人家是假的。她喜滋滋地收下后,先送他娇媚至极的款款秋波,后揽住他的脖子送上火热地香吻表达了谢意。轮到梅梅时。她挺大方地收下了,同样以缠绵的香吻回报。俩人收到大礼。眉开眼笑地服侍方明睡下,然后将自己剥得嫩光,钻进被中一前一后紧贴上他,给他当作了一对最高级、最适宜的抱枕。

    下午他们驱车赶往米书记的家。找到地址后,方明在车上给米书记打电话,再次确认能方便拜访之后,才说已到了他家门口。留水儿和梅梅在车上,方明独自一人提着礼品盒进去。

    米书记满脸堆笑把他请进门,在他坐下寒暄客套之时。有个像保姆的女孩给他们沏茶,他安下了心接米书记热情地递过的一支烟。

    当他恭维米书记的气色挺好时,米书记乐呵呵地说:“我想开了嘛!总算曾经辉煌过,即使没有這桩事,也辉煌到头了,最多再给我一个副省级待遇,那待遇对我来讲不稀罕它。至于什么党票、工资,那些顶屁用?我如今就是安下心熬,熬过一两年办了减刑就出国跟老婆、儿子团聚去。”

    “你有這想法就挺好,能保持一种平和心态,对健康有好处,其他都是可有可无的,临老有个好身体才是真的。”

    米书记高兴地笑道:“说得很对,我就是這样想地。”

    方明从上衣兜掏出皮夹,从中取出一张卡和纸条递给米书记,笑道:“這是三百万元,您先收着。现在厂里刚刚又开始搞开发,资金特别紧张,余下的等缓开就给您送过来。”

    一听是三百万元,米书记面上露出欣然之色,内心去是大喜过望。他找方明,本是闲来无事看锦口日报时看到玻璃厂在搞房产开发,便想到了方明的许诺,可压根没有想到方明真会兑现诺言,现在还哪有這种好人?他只是本着碰一碰的打算,跟方明要一套房,给一个出事前刚结交不久的情人,哪想到方明竟然在他未开口主动给了三百万元。

    米书记接过卡看了一眼,呵呵笑道:“老方,我第一面见你时,就认为你是个重义气之人,我的眼光还真是不瞎,交你這這样的朋友真值啊!说真地,我现在虽落难了,可区区几百万元还不放在眼里,余下的你也别再挂在心上,开发完了给我一套住宅楼就行啦,欠个晚辈地人情要还一还。像你我這种人太少了,现在多是忘恩负义之徒!”

    他好似已把方明当作知己,大骂他过去的手下,还骂省领导没有为他鼎力出面,落个丢官坐牢。越讲越生气,向方明端出了一些省领导的肮脏老底,言下之意他那点事根本算不得什么。不过他也喟叹出一些实情,一是他本人大意失荆州,没太重视女婿出事后会牵扯出他;二是他已快到下台的时候,对省领导孝敬地少了,尤其对上来不久的省委书记有点疏忽人家,這便借机整他一下。

    方明原打算送了卡呆一会儿就走,可米书记透出的内幕挺吸引人。就一直听了下去。

    到米书记這一级官,与省委书记地关系非比寻常,在省里几乎已无人能管得了,若不是临最后吝啬钱财确实很难动他分毫。不过,方明认为全国這种乱况不会越来越糟,米书记没有在龙城当市委书记就够他幸运了,否则下了台也会像热锅上的蚂蚁。最后,方明正要用龙城的事安慰他,忽有人进来了。正是方明既想碰到又怕碰到地米亚妮,他尴尬无地自容。

    米亚妮进来见父亲跟一位客人坐着,等看清客人的面孔,她大吃一惊痴立在客厅当地。

    “亚妮,快来见见你方叔叔!”

    米亚妮从痴楞中醒过来,看着站起身的方明,露出一脸她既熟悉又感觉陌生的憨笑,问:“方叔叔?哪的方叔叔?”

    随后也站起来的米书记,呵呵笑道:“你叔叔叫方明。是龙城市腾飞公司地董事长,咱们市的玻璃厂就是他们购去的,是爸爸的好朋友。”转而又对方明笑道:“這是我女儿亚妮,现在我身边就她在,是我的宝贝疙瘩。”

    没办法,方明只能装作初次相见点头向米亚妮示好,可米亚妮的俏脸已露出娇媚又灿烂的笑容。向他伸出玉手问好:“您好,很高兴认识您!您还坐呀!”等他们坐下。她在对面的沙发下,又冲方明笑道:“方叔叔,你特别像我认识的一个人,特别特别地像。那人可惜出了事故瘫在了床上,不然找来他和您在坐在一起,绝对难分谁是谁。”

    方明知道這是在损他,只有嘿嘿苦笑以对,米书记却好奇地笑问:“真地?真有這么像的?那可奇了。”

    米亚妮咯咯笑道:“当然是真的了,不过那人是个大骗子。我让他骗过一次,活该他出事瘫在床上!方叔叔,不知你骗人不?”

    米书记马上数说她:“你這孩子,别胡说!你方叔叔可是难得的好人,是我见过最重义气的人。你看,我跟你方叔叔认识的时间不长,知道我回来了,马上就来看望我。”

    米亚妮扫了一眼父亲手指的大礼盒,娇媚地看着方明咯咯笑道:“方叔叔,那对不起您了!就是,面孔长得一样心数未必就一样,能让我爸爸夸得人肯定错不了,嘻嘻……”

    方明被她损得哭笑不得也无言以对,但這并没妨碍欣赏米亚妮娇媚的美态。

    米亚妮上身外面是一件毛绒绒的浅黄夹克衫,未拉拉链露出里面藕白色的鸡心领羊绒衫,也或许是背心,下身是黑裙黑高跟皮鞋,装扮的靓丽迷人。而且她知道自己最美的是啥地方,黑色尖头高跟皮鞋开口很大,纤巧的美足连脚趾缝都露出来了,袜子又是极轻薄地肉丝袜,青色的血管和股股脚趾筋真切地印出,看着特别地性感。

    他正好也不敢面对米亚妮俏皮刁钻的眼神,目光不是落在她那高耸的胸上,瞅那一片白皙的胸肌和诱人的乳沟,就是瞅她架着二郎腿地美足,脑中还回放着那激情的一夜。

    米书记在女儿说罢,对方明笑道:“老方,你认识了我的宝贝女儿,她搞了个评估公司,以后你有這方面的业务,可得照顾你侄女哦?”

    方明忙点头说好,米亚妮忽大惊小怪地“呀!”了一声,然后笑道:“正好唉,我正想到玻璃厂办点事,這下好了,有方叔叔更好办了,可不知您愿帮不愿帮?”她早已看穿方明的目光,這时专门倾前身子说话,乳沟挤得更深更诱人,看他的眼神别具意味。

    此刻他已基本从尴尬状缓过来,看着她呵呵笑道:“侄女的忙那能不愿意帮?啥事?说吧。”

    米亚妮嘻嘻一笑,却对她父亲说:“爸爸,這事我不想让你听,人家让方叔叔上我的房间说。”

    米书记露出责怪的笑容,说好:“有啥事还不能当着爸爸的面说?”

    米亚妮已站了起来,撒娇道:“您别管了,不想让您知道您就别再问了。”

    “好好好,可你快点说。你方叔叔事多,别耽误人家正事。”米书记看女儿的眼神很是慈爱,一看就是很娇惯她。

    “知道啊!方叔叔,请吧!”米亚妮笑眯眯地对方明做了一个请他上楼的手势。

    方明只好起身,向米书记客气的告个暂别,随米亚妮踏上二楼楼梯。

    开始米亚妮佯装淑女和方明谈笑着,可一上楼躲开了她父亲地视线,伸手便在方明腰上掐起来,边掐边骂道:“大骗子!你咋不是袁明了?坏蛋!你知道不知道?让你害得人家丢死人了!”骂罢已领他进了一间屋子。她回手把门关住锁上,又打开屋灯。

    方明看着她如怨似恨的眼神,嘿嘿笑问:“咋害你丢死人了?”

    “先不和你说,大骗子!大坏蛋!”米亚妮扑进他的怀中,粉拳朝他胸上狠劲捶打着。

    方明捉住她的一双粉拳,笑道:“我当时迫不得已,一个董事长被人打成那样,太丢人了,所以才报个假身份。”

    “不听!不听!现在啥都不听!”米亚妮双眸已变得水汪汪。挣出的双手已探到他的裤口,慌乱地拉开拉链伸进手乱掏。

    “唉唉,你這是要干啥?你爸爸还在下边呢。”

    “大骗子,不用你管!”米亚妮语气很生硬,一只手同时生硬地把他要拦档的手打开。方明想捂已捂不住,被她拉到床边。

    米亚妮松开他,靠在床边就撩起裙子。低头骂了自己一句:“真讨厌,咋今天穿了這双袜子?不管啦!”说罢双手衣拽住裤袜的底裆。用力一扯,這似有若无的肉丝裤袜裆部被撕烂。她随后仰面用肘撑在半床上,上衣敞开,宽肩背心露出半截白嫩**。看他地一双美眸已媚的要滴出水来。

    這景色太令人喷血了!尤其是她的下身,轻薄光滑的肉丝袜从裆部撕开一个大口子,那窄小丝质内裤更加粉红诱人。

    “快啊!还磨蹭啥?!”米亚妮瞪眼娇嗔。

    到了此刻,方明也不管不顾了……

    米亚妮乍一认出方明后,先是惊讶后是惊喜,她心中的迷团也豁然而解。

    那天送走文明她就有点后悔。到晚上更后悔的不行了,忍了几天忍不住按文明所说的找到凤城,到那村打听果然有个袁明,怀着万分欣喜找到袁明,却是个七十多岁快入土的糟老头。先以为是有重名重姓的,再三问询独此一人,别无他人再叫袁明,当时把她气了个半死。后来那伙城管恶人被莫名其妙地惩处,她联系到方明地样子根本不像个农民,而且越深想越觉得他举止言谈不一般,便怀疑是他假冒了身份。

    她刚才损逗方明时,那一双贼溜溜的色眼扫描着她,与他那种美妙万分的感觉又降临到身上,令她全身火烧火燎片刻都不愿等待,进了屋多话也顾不上与他多说。

    两人匆匆忙忙春风一度后,米亚妮让他找个理由打电话让车回厂,她就那样整了整衣服,强掩面上的霞晕,与方明一块下楼骗米书记要到饭店吃饭去了。

    吃饭也真是吃饭,吃罢饭却回到她的公司,还在那屋那床二人鸳梦重温了。

    从她家出来上了她的车,米亚妮的欢笑就没有断过,她开心极了!他挨打地过程,他的骗术,恶徒被惩地痛快,还有那令她丢死人的寻访,包括今天的意外相逢,都成为他俩开心的笑料。一晚上她需索无度,与他抵死缠绵,每次都是**迭起舒爽连连。第二天上午刚与他分手,下午不到下班时间便迫不及待地找上门来。

    米亚妮笑盈盈地款款步到他地办公桌前,冲他娇笑道:“大骗子,原来是秘书呀,还骗人家是表妹,其实是情人吧?”

    方明呵呵笑道:“哪有?就是秘书,另乱猜!”

    本来想躲她一晚,看来是躲不掉了,他正要起身让她坐到沙发上,米亚妮已嘻嘻一笑挤进他的怀中,坐在他的腿上勾住他的脖子娇嗔:“肯定又是在骗人!”

    “快下来!這成啥样子,這是办公室,小心有人进来。”文明慌地想推起她。

    “不嘛!办公室怕啥?董事长的办公室谁敢不通报就进来?”她娇媚地说罢,便不由分说地用香唇赌住了他的嘴。

    可事情往往就這么巧,还真有人敢不通报进来,而且进来之人看到办公桌后地情形时,先是傻眼痴了一下,随即火冒三丈,像急红了眼的公鸡跳将起来,破口大骂就上去撕打二人。

    两人惊惶失措地起来,方明看清来人脸上顿无血色,米亚妮被来人的阵势和方明的样子吓傻了,后被来人揪住头发才疼得尖叫起来。可方明自身难保,哪还管得了米亚妮?先是羞愧万分躲着来人的抓撕,后见小陈和水儿进来了,他便扔下米亚妮落荒而逃。

    方明也逃进了里屋,定定神后心里直叹米亚妮是他命中克星,第一次见到她挨了一顿毒打,這次的后果比那次毒打还严重。他觉得里屋也非停留之地,便从這屋的门溜出去,连隔壁的梅梅也没招呼一声,路过保镖门口喊出保镖,下楼坐车直奔磁列站而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