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七美欢聚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七美欢聚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超品相师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方明携雅静和梅梅回北京信了一个多星期,他没带水儿,留水儿在龙城帮艳梅她们接收金店,同时也让她们加深加深感情。這次回京,雅静最高兴每天都陪伴在他身边,几乎是寸步不离,还真是他走哪儿就跟到哪儿。這几天,方明常带她们到外面吃大餐,专缺医少药他们过去没去过的有名有特色的大饭店,并且还请了好几次人。

    请他大哥一家时,其实也得请杨向红,杨向红如愿以偿地怀上了孩子,肚子已凸显得挺大,而且b超照出来怀得是女孩,他们都为之非常高兴。特别是已被孔斌“重点保护”起来的杨向红,脸上那喜悦幸福的笑容,更是将女性最美丽的神情展现的淋漓尽致。

    在请他大哥一家时,同时也请了晓敏大姐一家,因为這两家现在是准亲家,志忠和露露已双双出国留学,租了豪华公寓同吃同住,到学成回国之际也就是他们举行婚礼之时。父凭女贵,晓敏大姐夫這一二年将生意挂靠在也斌集团下,也挣了不少钱,加上晓敏的资助,新购了一套大面积的住宅楼,也换了新车,日子过得是蒸蒸日上。

    方明请刘承祖這类朋友或到八达岭的快餐总部时,晓敏一般就不跟着去了,雅静和梅梅仍是寸步不离。去快餐总部,雅静是总经理的身份,方明请朋友时,包括朋友们回请他吃饭或娱乐,雅静就堂而皇之以情人的身份陪着他,挽臂勾手状极亲热,看方明的目光也是娇媚含情,毫不遮掩对方明的深情。有人开他们的玩笑时,她最多是脸红一下。很大方地接受他们的调侃。

    他们這次回京,还胡一个非常高兴地是小倩倩。平常在家,她小小年纪就被晓敏把各种学习安排得满满当当,爸爸回来她被解放了几次,跟着下饭店逛商场到公园。过星期那两天玩得更是开心。特别是每天晚上总有一个小时,几个大众带着她出去玩,跟梅梅疯玩的欢笑不止。去回的路上,爸爸就成了她的坐骑,骑在他的肚子上小公证般地耀武扬威,得意极了!永康就没她這样幸运了,父母很快要送他到国外年大学,现在正由专职家教为他恶补外语。到外边吃或玩都没他地份。

    雅静這几天时时刻刻都沉浸在幸福之中,寸步不离跟着他过着京城上流社会的生活,觉得這才是女人应过的日子,更加不想当那个总经理,真想就這样生活下去。连夜里在方明一侧,抱着他的胳膊在梦中也露着甜蜜的微笑。

    方明却不能再這样让雅静随心如意了,她幸福甜蜜了,可那几个女人呢?艳梅她们忙了四天已完全接过了金店,肯定是兴奋地想让他回去看看;谢莹又曾跟他约法三章。让他多在乐园帮帮她;灵儿、丹儿姐妹那儿他好久没去了,灵儿更是望眼欲穿。這些女人,那一个他都当宝贝,舍不得放不下。咋肯让晓敏和雅静把他栓牢?

    在京城呆到五六天后,他就开始有意无意地跟晓敏和雅静磨叨集团的事,但雅静像打定了主意。在话语中流露,他回她就回,他不回她也不回。晓敏当然是跟雅静在同一战线,他辞去了工作,就该与雅静一起认真打理集团。

    到了第八天,他中午与雅静、梅梅参加罢朋友的宴请。就近回到了磁列站的家中准备午休。进屋后,梅梅冲他们嘻嘻一笑,就挎着坤包还提着一个大包,到小屋忙着摆弄上午买地一款高档胶片照相机去了。她现在已不满足只使用那些数码的,还开玩笑的口气说要当个摄影家。

    方明和往常一样,午休也要脱个精光。雅静先把自己脱下的裙装挂在衣柜中,又把他乱扔在床上的衣服一一收拾好,上床后在进被前犹豫了一下,冲看着她的方明莞尔一笑,主动把身上剩下的塑身内衣、内裤一齐脱掉,光溜溜地钻进他的怀中。

    他的臂膀就是她地枕头,侧身半趴在他的身上,一条腿撩到他的腿中,一只手习惯地握住她的心爱之物,惬意地闭上了双眼。可过了一会儿,方明竟还没睡着,边准备侧身边推她地膀子。她会意地翻转身让他从后搂住,挪扭身子跟他弓曲成一致的姿势。纤巧的后背与他宽厚地胸膛贴得十分紧密,曲叠回的腿紧贴着他的腿,感觉像坐在他腿上似的。

    两人這种搂姿,雅静整个娇小的身体,好像一只乖猫藏在了他的怀中,亲密无间地像融为了一体,是令她很舒服也很喜欢地一种搂姿。不止如此,颈下绕过来的大手还方便地握住了她的丰乳,令一只大手也从她的腰上过来摸到了她的腹下,温柔地抚爱着让他最想抚爱的地方。

    方明也特别喜欢這种搂法,這样最能体现出女人的娇小玲珑,上手还能自由地抚摸她们最诱人之处,尤其紧贴着她们精巧滑腻的美臀,那感觉美妙极了。這种搂法还有一个优点,像今天喝了酒的时候,不至于面对面把酒气喷到她们的脸上。虽然她们没有一个嫌过他喝酒后的搂抱,但他知道那酒味很难闻,该自觉还是要自觉的。

    他没睡着,是有话要跟她说。

    “雅静,明天咱们走吧,這次住的挺长了。”

    “嗯,听你的。”

    “那你直接回龙城,我到锦口看看。”

    “不嘛!我也要跟你去锦口。”她娇声说着,头和上身还想调过来。

    开口说话酒气会更重,方明把她抱紧没让她回身,笑道:“龙城這段时间比较乱,咱们不能都不在。锦口的工程已开工啦,我得去看看,现在這么方便,我每天两头跑吧。”

    雅静抚摸着他两只手,娇嗔:“你到时又是喝酒呀朋友啊,说不回就不回了,那人家下午下了班就去找你。”

    方明没想到雅静真的要紧紧黏着他,在没辙之时,脑子里灵光一闪,嘿嘿笑道:“那当然好啦,求之不得嘛。可有一点不合适的地方,你考虑过没有?”

    “啥不合适,能有啥不合适呀?”

    “嘿嘿,你说咱俩成天在一起,晓敏她要上班还要管两个孩子,没法天天和咱们在一起,时间长了她会不会嫉妒啊?”

    她不念声了,觉得這是个问题,确实该考虑人家晓敏的感受。她若每天都跟方明在一起,还真成了鸠占鹊巢,晓敏嘴上不说,心里肯定有想法。想到這儿,她幽幽地说:“哦,我真是有点自私了,那你晚上尽量别跟人喝酒,咱们还多往這儿跑。天也长了,从這边到了那边还不黑呢。”

    這下算是搞定了,可他不敢把兴奋表现出来,却骂道:“北京的交通太操蛋了,如果没有堵车,天天跑都很方便。不过离五一不远了,到时晓敏就能跟咱们多待几天。好啦,睡吧,睡醒回去正好晓敏也下班了,晚上咱们找个地方好好玩一玩。”

    “嗯。”雅静答应了一声,在他怀中蠕动了一下,攥着他的手合上了双眼。

    可方明仍没准备睡,要等雅静睡着找梅梅去,去实施他刚才想到的令他兴奋无比的计划。

    他继续畅想着那计划,等了有一会儿,雅静攥着他的手松了发出均匀的呼吸,轻轻从她颈下抽出手臂,又轻轻起身下了床,他就這样**地到那屋去找梅梅。

    梅梅喜滋滋地把相机的长焦镜头放进专用盒子中,脱着衣裤眼里还扫着桌上的相机盒,剩下粉红吊带小背心和白花纯棉小内裤,拉开被子要上床时,忽听有脚步声向這屋走来,便停住动作看向门口。见方明竟是這样子笑嘻嘻进来,她的脸簌地一下红到耳根,娇羞地叫了一声“叔叔”。

    方明知道她是误解了,可她误解后的神情特别可爱动人,他心里蓦然有了一股冲动。這八天中,只能偶尔在没别人的场合下抱住吻她一下,便带着歉意和冲动过去把她抱住,低头吻上她的红唇。

    梅梅紧紧抱住他的腰,热切地回应着他的亲吻。

    软玉温香在抱,他感觉梅梅已情动,這让他由冲动转为兴奋,也不忍让她感到失落,先放下要对她说的话,嗍吮着她的香舌,动手褪下她的内裤,紧贴上去让那兴奋加剧。兴奋到蓬勃之时,便把她轻轻推到在床上。梅梅水汪汪的双眸盯住他,抬起腿让他把半腿上的内裤拿掉,等他再次贴近并推起她的背心摸上**时,温润的红唇“哦-!”地发出了腻人的娇哼,水汪汪的大眼变得更加媚灿。

    “梅梅,明天咱们回锦口去,你通知你狄姨,莹姨她们,明天都到锦口,你们七个聚一聚。”這就是他兴奋地想到的计划,他想让七美来个第一次大欢聚。艳梅她们接受金店有几天了,有红红在她们能走得开,谢莹离开一天也没问题。

    梅梅躺在半床上,有节奏地被晃动着,惊喜地娇喘着问道:“狄姨、雨姨、莹姨、水儿姐,都一起叫吗?”

    “当然,不然能叫七个人?”

    “啊!”梅梅兴奋地欢叫一声,蓦然地发觉不该叫,捂住嘴哧哧娇笑两声,又问:“明天。啥时候?”

    “只要晚上能到齐就行。”

    “我一会儿就通知。”梅梅说罢,方明笑着点点头,两人便不再说话,何况想说也无法说了,床已大晃起来……

    等梅梅面孔扭曲,捂住嘴发出呜咽之声后,他缓下来,伏到她身上最后抚慰她片刻,然后在梅梅情意绵绵的目送下溜回隔壁的卫生间,清洁后又溜上床钻到了雅静的身侧。

    “啊哟!”方明揉着大腿被插之处发出一声尖叫。

    “大馋猫!偷食鬼!明着过去不行?干吗要偷偷摸摸地?”

    他看着雅静娇媚瞪他的双眸,搂住她热乎乎的身子嘿嘿笑道:“偷偷摸摸有情调嘛!”

    “啥毛病?不理你啦!雅静又瞪了他一眼,推开他的手臂转身给了他一个脊背。

    這下又成了最初上床后的那种搂姿,他未暖和过来的怀里,卷曲着雅静光绵滑腻又火热的娇躯,感觉太舒服了!双手各有所得后,在她细白的颈上亲了一口就准备美美地睡觉。

    小腹和大腿弯折的部位紧贴着雅静丰盈圆臀,這后翘的圆臀给予了他很美妙的适宜,闭上眼后还想她真是温顺的好女人,晓敏若全像她就好了,那肯定能实现十美团聚,不是

    倦困袭来,真想把刚才与梅梅未燃尽的火焰在她身上重新燃起……

    他们第二天下午才离开京城,是孔斌留他们到中午大伙儿再聚了一次。

    因为回来的這几天,孔斌只有一天在家,现在京城东、南、北三线磁悬浮列车建设方案已被批准,他又一头扎在了這三条线路的建设上,忙得很少在家。昨晚得闲回了家,李

    玉珠和杨向红都在方明家吃罢晚饭一块找地方去玩了,第二天早上方明来和大嫂她们告别时,他让方明下午再回去。

    昨天下午梅梅都已通知谢莹她们,她们都十分高兴组织這次大团聚。谢莹最积极,让艳梅她们把手头工作安排一下,当天就要去。约定好了在晚上七点那趟磁列上碰面。方明

    知道她们团聚后,恨不得一下飞到她们那里。可大哥要留他。再急也不能说不。

    下午五点多,他和梅梅带着保镖与雅静告别在锦口下了车,到地下停车场取了车出站后,不一会儿就到了美容厅。他和梅梅没等保镖就兴冲冲上三楼。保镖也住這里,就在這

    单元四楼,是灵儿她们后买的。這套房原是炒房团买的。可看赚不到钱就少赔点要卖。灵儿趁机买了這一套,她是考虑到大妞和二妞不方便到三楼,同时也给保镖留一间。這下更

    派上了用场,谢莹、艳梅她们带的保镖也安排住在了四楼。

    梅梅上去打开门,便“哇!”地欢叫着冲句沙发上围坐的一堆美女们,姨呀、姐呀亲热地连连打招呼。丹儿慌慌忙忙答应一声,便向方明冲过来,欣喜地扑进他地怀中就骂梅

    梅:“那个坏丫头,发短信骗我们六点才能到。嘻嘻,六点我和水儿还准备去接……”

    方明捧住丹儿兴奋的俏脸,狠狠地吻上她地红唇打断她地话,因为瞟到了那几位花枝招展的美女也围过来了,他急着要一个不放过地亲热亲热。

    他与丹儿分升唇抬眼看,众美女笑嘻嘻地看着他俩。放开丹儿,他心花怒效地呵呵笑道:“来,一个一个地亲亲。”

    众美女咯咯娇笑起来,谢莹娇媚地瞪着他笑道:“你想得美!谁还再让你亲呀?你们说对不对?”

    “对!”众美女同声答应,然后拥肩勾臂咯咯娇笑成一团。

    站在這些艳光照人的美女面前,粉香扑鼻而来,她们俏脸笑得明媚灿烂,他這真是跌进了众香国里,憨憨的脸上眉开眼笑。

    “坏莹莹!你敢乱起哄?那就先亲你!”说话间把谢莹拉进怀里,在她连喊“不让你亲”地扭捏中,捧住她的笑脸吻上她的香唇,剩下几个又咯咯笑起来,但是最后没一个逃

    脱他地狼口。

    灵儿不像她们嘴上说不让亲可却不躲闪,她则嘴上没说,人却躲在她们地身后,被方明最后一个拉进杯中,同样是捧住俏脸狠吻了好大一会儿。吻得她双眸莹泪蒙蒙,红潮满

    面娇喘吁吁,多日的思念在此刻化为万般柔情。

    他搂着灵儿的柔肩,善滋滋乐呵呵地招呼她们都坐到沙发上,茶几上摆满的各种高级水果和女孩子们爱吃的小零食,她们已无心再动。

    這客厅中的沙发,有两张三人地面对面,有两张是单人的面对面,正好能坐八个人,他搂着灵儿坐到一张长沙发上,可他的另一边谁都没好意思抢着坐,还是谢莹把艳梅推了

    过去,方明顺手也把艳梅搂住,成了五拥右抱。這七位美女,灵儿年龄最大,艳梅次之,然后是谢莹、恩雨、丹儿、水儿、梅梅,搂两个大的,她们几个小的也就不会妒忌。

    他心满意得地扫视着這七张如花笑靥,乐呵呵地笑道:“這下客厅就不嫌得大了!”

    谢莹娇媚地瞥了他一眼,笑道:“卧室那个大床更不嫌得大了!”

    這一下把她们逗得大笑起来,笑容中还带着能让方明意会到的娇羞,不由地让他憧憬齐聚大床后的胜景。

    三个女人一合戏,七个女人几合戏?

    讲到大床,好戏便由丹儿先“开唱”,她兴奋地讲起她们昨晚睡在一块的热闹劲,然后是她们你一句我一句地讲着,叽叽嘎嘎地笑翻了天。讲到最好笑最热闹的,更笑得前仰

    后合,有几个裙下的粉嫩**也并不住了,一片撩人春光,连多是娇羞地微笑的灵儿,有时也忍不住笑趴到他的身上。

    她们经过這一晚的欢聚,从她们欢笑的话语和神情,表明关系已亲如姐妹,這正是方明乐于所见,他极为开心,跟着她们连心里都笑开了花!

    热闹劲稍过,方明另一旁的艳梅摇着他的手臂兴奋地说:“方哥,金子又涨价了,你说咱们有运气不?”

    “真的?那当然有运气了!”這可是好消息,他听了也很兴奋。

    “涨得幅度还挺大呢,传说还要涨。”

    对面谢莹笑道:“跟着你方哥干没错,他是个福将,干啥都能成。”其他几位笑嘻嘻地附和。

    他乐呵呵地冲她们笑着,看那一位眼里都露出喜爱的神色,还趁机自夸,被谢莹娇笑着呛了几句,他嘿嘿憨笑着不念声了,又逗得她们嘻笑了一气。

    他问艳梅:“咋你们四天就弄完了?”

    艳梅笑道:“我们加班加点地搞呗!哦,有人给出了个主意,只验收了库里的货,柜台的货先按帐接收过来,以后再点货验收。不过,由柜台交责人和店里的检验员联名写了

    保征书,货的品色和数量由他们负责,不然再有十天也搞不完。”

    “嗯,好主意,柜台里的更作不得假了,這样还不影响业务。”

    “方哥,水儿這几天可真帮我们大忙了,她也很能干。我跟你商量一下,让水儿到金店当总经理吧。”

    方明想都没想就道:“不行!还让红红当,等她快生时再说。”

    谢莹咯咯娇笑道:“艳梅姐,二哥他不同意吧?知道他就舍不得水儿。”

    丹儿接着笑道:“就是大哥同意了也不行,不然他又得找一位秘书,咱们又多添一位姐妹。不行,再多一个咱们也不接收!”

    這话令她们咯咯娇笑起来,同时也都赞成丹儿的观点。水儿笑里含羞,心里也甜滋滋的,知道方明心里真是舍不得她离开身边。

    忽然,方明松开灵儿和艳梅,捉起了灵儿的双手,看她白晰纤细的玉指上仍是那枚旧戒指,扭头看向艳梅。

    艳梅“呀!”了一声,笑嘻嘻站起跑进了卧室,一会儿取出了一个袋子过来,倒在沙发上一堆缎面小盒,笑道:“记得呢,等你发呢!”

    這就是她们原来准备要送给几位姐妹的礼物,方明后来不让她们送了,他要送,也包括她们两个,每人一枚价值五万多元的钻戒。

    她们都喜滋滋地围过来,他先给灵儿戴上,然后看着灵儿欣喜的俏脸逗她:“這就该亲一个了吧?”

    灵儿娇羞地满脸通红,美目含情定定地看着他,欲语还羞不知所措。

    她们起开了哄,都娇嚷着:“亲呀!快亲一个!”

    灵儿羞得更厉害,羞得垂下了头,方明伸手抬起了她精巧的下巴,她仰着俏脸不由闭上了双眼,呼吸越来越粗重。她们几个不嚷了,笑嘻嘻目不转睛地盯着,很有趣也觉得很

    浪漫,心里跟灵儿此刻一样甜。等方明吻上灵儿微颤的柔唇,她们马上欢呼起来。

    后来给她们几个戴时,就没有灵儿的羞态了,都主动抱住他送上香吻。

    這么欢快热闹开心,晚饭肯定不能在家里吃了,不然能让谁离开客厅到厨房?都去厨房也没地儿,方明也不肯让她们有一个离开啊!他带着七位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再喊上保

    镖,分乘三部车找了个大饭店,花了两个小时欢欢乐乐地吃了一顿大餐。

    因谢莹要开车没喝酒,别人也就没多喝,回来后她就嚷嚷着开红酒重新热闹起来,丹儿喝得不过瘾积极响应。可方明不干,他提出先洗澡,洗了澡到大床上去喝,谢莹和丹儿

    又首先支持。

    八个人到了卧室,方明张罗着脱衣时,她们却嘻嘻哈哈你看我我看你,谁都不肯先脱。还是谢莹爽快,咯咯笑道:“脱就脱呗,咱们还谁怕谁呀?他就更不用怕了,早就让他

    看得不知多少次了,还害啥羞呀?!”

    屋里又响起一片咯咯娇笑声,谢莹边笑边脱。有她带头,丹儿马上响应,接着是艳梅、剩下灵儿和思雨,不脱反而不好意思。

    方明這次脱衣可谓飞快,谢莹脱下裙子时他已光溜溜地坐在床上,色迷迷的一双眼扫视起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