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两种人生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两种人生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宝瞳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叔叔,是回集团吗?”梅梅先看车上的电子表,现在是上午10:36,然后回头笑嘻嘻问方明。

    “不,去找楠楠,海海玩去。”他此刻心情很好,像他這级别的官,不因犯错误而主动辞官的,全国也恐怕找不到几个人,他挺佩服自己的行为,這心情正适合找越来越有趣的楠楠和海海玩。

    “好嘞!”梅梅欢快地答应一声,踏下电门将车平稳地启动。

    水儿从他由市委大楼出来,一直到给他开车门和他一块上了车,目光就没有离开过他的脸,等梅梅答应罢,她侧着身子问道:“是不是人家不同意您辞职呀?”

    “同意呀,已正式辞了。”

    水儿嘻嘻娇甜地笑道:“像您這样的真是少见呀,辞了官还這么高兴。”

    方明抬手搂住她的肩,喜爱地看着她的俏脸笑道:“那官我没跟它沾过光,它也没让我威风过,时常还得挂记着去几天,我对它半点也不留恋。哈哈,這下好了,再也不用操心公家的事了,以后除了盘算挣钱,剩下就该考虑咋逍遥啦!”

    “您真是位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水儿一脸崇敬的神色。

    梅梅当即附和:“那当然了,叔叔就是了不起嘛!叔叔,您现在就不是政协主席了?”

    他乐呵呵说道:“现在还是,须经过一些程序才能免去。不过那就与我无关了,从现在开始就不用再去上班啦。梅梅,到儿童商店停一下,给楠楠和海海买几件玩具。”

    梅梅咯咯笑道:“您还买呀?楠楠和海海的玩具都堆成山了,上次雨姨还叨叨后阳台堆得都进不去人了。”

    “呵呵,那就算啦。”他也记起了思雨欣喜地那种抱怨。说他几乎每次过去都买玩具,还专拣大的买,连放得地儿都找不到。

    到了美容厅,他们没联系思雨直接上家里去。梅梅打开门让方明先进去,一位保姆闻声出来迎接他们。他边脱掉上衣换鞋边问保姆楠楠和海海睡了吗?保姆回答没睡后,他照直就向楠楠和海海的房间走去。

    未进门就听到两个小家伙呀呀在叫,拉开门进去,看到两个小家伙正四肢着地爬在地毯上,撅着裹着花尿裤的小屁股追抢皮球玩,小胳膊小腿爬动的还挺欢,样子太可爱太有趣了。他进门时就朝在這屋里照看孩子的保姆打了一个嘘声,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默不作声看他俩玩。

    楠楠爬得靠前,可小手够到皮球时,没抓住又碰得滚向前,便嘴里呀呀着又追,這下抓住了,一掉身坐下双手把皮球抱在了怀中,乐得咯咯笑起来。海海爬到楠楠跟前也掉身坐下,啊啊地冲楠楠嚷着,同时双手上去抱住皮球就抢,喃喃没抱住一下被弟弟抢走,气得马上哇哇大哭。可海海得胜后却高兴得咯咯大笑。

    方明和后跟进地水儿,梅梅,被逗得哈哈大笑,两小家伙這才看到他们,喃喃转啼为笑,海海也扔掉了皮球。都向他们爬来。方明弯下腰亲昵地叫着他俩的小名,随即边接受他们的抓摸,等他们坐下后。就“汪,汪”学着小狗叫逗他们,两小家伙被惊一下就躲闪一下,同时也乐得咯咯笑两声。

    那保姆照例躲出去后,梅梅也跑出来,一会儿拿着专拍楠楠和海海的dv跑回来,跪到地上拍起来。水儿也很喜欢楠楠和海海,方明逗他们时,她也过来蹲下连逗带摸他们。一下子多了三个大人和他们玩,喃喃和海海高兴地咯咯欢笑不止。

    等他们联系思雨时,才知思雨不在下边,她跟着艳梅与红红正刚从金店出来,听到他在這里,兴奋地说马上就回去。

    他们回来时,方明已和楠楠,海海玩过瘾到了卧室,躺在床上看楠楠和海海过去地录像,边看还边被他们的趣态逗得笑出声。

    水儿和梅梅还在那屋叽叽嘎嘎地逗他们玩,艳梅和思雨只跟着她俩打了一声招呼便过来找方明。看只有她俩,他坐起后挺奇怪地问:“红红咋没跟着来?”

    思雨笑眯眯做到他身边说:“红红的婆婆今天来了,她回家去了。方明,我们今天正式商定好了,明天开始验收货,付款时她再给咱们减五百万,可以了吧?”

    “真的?那当然可以了!”他兴奋地看看思雨,又看看也笑眯眯坐到床上的艳梅,“快讲讲,咋她会這么大方?你们耍了啥手段?”

    艳梅和思雨乐得合不拢嘴,你一句我一句地讲述着经过。

    她们的手段其实也挺简单,只是跟金店女老板讲在筹措后续资金上出了点问题,最大一笔借款利息要求太高,承付不起,正想办法另找门路,验货接受金店就要向后推一推,试探女老板愿拖不愿拖。女老板好似真的很急着出手,竟催他们利息高也借吧,她可以在货款上给与补偿。鬼精灵的艳梅,趁机狮子大开口,说除非贷款能降五六百万,否则就借不起,还佯装替女老板着想,降這么多肯定难以接受,不如缓一缓。女老板当时也觉得肉疼,可到今天还没等过了两天,又约她们出来,咬牙答应验货后付款时总贷款降五百万元。

    方明夸赞罢她们笑道:“对于他们這些人,现在龙城的形势非常严峻,政府的公职人员已限制出国,她肯定是急着想先走一步,怕再迟连她也出不去。”

    思雨地笑脸忽然暗淡后抱怨:“是啊,這几天美容厅的业务也下降了,尤其是高档间的客户,她们可能也跟着男人们忧心,没心情来做美容了。”

    艳梅也抱怨:“酒店从那天市里开完会也一样啊,业务明显比过去少,若奇宇他们真搞得像凤城那样,我担心美容厅和酒店的业务还要下滑,万一滑的经营不下去该咋办?金店不知会不会受影响?”

    方明笑道:“也别太担心,美容厅咱们是自己的房,不再需付房租,可以考虑下调价格,多发展中低档顾客,多搞优惠活动,照样能挣钱。酒店估计不会滑到哪去,能维持经营就有翻身的机会,现在凤城的几家大饭店不是更火了?只要经济发展上去,人们兜里有了钱就不怕。金店不会受到多大影响吧?普通人的消费就够多了吧?再说,龙城跟凤城不一样,流动人口多,消费水平普遍高,再滑也滑不到无法经营的地步。不过,咱们也不能轻视,要趁早做好心理准备和应对措施。”

    那会儿三人还喜笑颜开,這会儿却挺严肃地讨论起這些令他们担忧的事情来。

    “呀!都快十二点了,该回酒店去了!”艳梅看表叫着站了起来。

    方明张罗着下床说:“打个电话别回去了,小保姆做的饭很有味道,我已让梅梅帮着多做几个菜,可能成了吧?”這里两个保姆,后找的那个专门挑了一个会做饭的。

    艳梅自然乐意留下,他们出去时饭菜果然弄得差不多了,水儿都摆好了桌椅碗筷。五个人吃饭时拣开心的聊。特别是方明讲着和谢莹设计地那两套别墅的样子,她们都兴奋地憧憬着建成后住进去的幸福欢乐光景。

    吃罢饭要休息时,因有保姆,水儿和梅梅主动要留在客厅,边看边给他们“放哨”。艳梅跟进卧室后,说还是放心不下酒店,想回去看看,实际她是想给思雨单独和方明待一中午的机会。

    可方明却不想让她走,那天与谢莹,丹儿她们几个胡天海地的疯玩,尤其是谢莹带头疯弄,那香艳无比至今还萦绕在他心头。他与艳梅,思雨,包括以前红红在地时候,相对于那天太中规中矩了,现在该训练艳梅和思雨适应以后谢莹那种疯弄了。

    当他把艳梅揽在怀中,低头吻上她的香唇,她身酥腿软得已不打算离开,不用方明开口挽留,就随他倒在床上,和思雨一起为他宽衣解带,同时各个娇笑躲闪他的逗弄,直到被逗弄的身上除了亮晶晶的项链和黄灿灿的腰链,脚链以外,其余则白嫩的一丝不挂。

    艳梅和思雨并头躺在床上,竟然嘻嘻哈哈地互相推让。

    方明看着两具丰盈雪白的美酮,嘴里念着你们还客气个啥?嘿嘿笑着就把思雨抱起,接着把她翻趴放到艳梅身上。

    “哇啊!”“妈呀!”她俩立即发出娇呼,同时挣扎想挣脱這女人与女人贴胸磨乳的尴尬状,可两人的**被方明牢牢掌控着,叽叽嘎嘎的越挣扎,二人的姿势和动作越羞人。直到思雨“啊”地一声娇叫,方明已与她连成一体,再也无力挣扎,被动无助地晃荡在艳梅酥软的胸上。

    艳梅和思雨面对面,眼对眼迭摞在一起,两人的丰乳随着方明的节奏挤磨着,觉得太羞人了!羞归羞,可她俩不能否认這种玩法刺激无比,等到方明轮过她们几次后,那心摇神旌的美妙滋味,令她们再也不顾及羞涩,即使她们其中一人的身体中没有了,但這感觉和在时区别并不太大,而且夹着刚才舒爽的余韵,与另一具一样的娇躯摩擦挤压同样感觉爽歪歪,两人难分彼此一齐发出**动听的娇吟。

    方明则更爽了,眼瞅着她们呈现不同的妙态妙景,格外来神!比那天美中不足的是旁边还少了一对妙*,但這让他更能集中精神照顾好她俩……

    他的集中精神照顾,并不只是让她们变幻体位,不断地用身体去冲撞她们,這种固然是她们此刻最需要的,但這好似一盘未经装饰的美味,只是口感爽了,也会回味无穷,若再在花色上精心装饰一番,则在口感爽的同时,还让人赏心悦目大饱眼福,更让人从心里感慨其劳神费事之良苦用心。

    方明正是深深明白這个道理,对于女人,不仅要满足她们身体和物质所需,更要用心去呵护她们,让她们明明白白感受对她们的是深情,连此刻都不能例外。他在勇猛的撞击她们的间隙,不时地用话语把她们挑逗的更加娇羞,更加开心,声声悦耳腻人的呻吟中不时地爆出几声欢快的娇笑声。他不只如此,还在她们白嫩的身子上四处抚摸亲吻,表达他的爱恋之心,而眼里更不缺能令她们深切感受到的万般柔情。

    這事实上是一种双向行为,是一种互为因果的关系,若她们只是像木头人般向他摊开身体,這如何能换取到他的温情?她们对他更是情深意重,表现在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之中,也表现在此刻激情澎湃之中,那如丝的媚眼,那柔软的玉手,那火辣的香吻,无不透出对他慕恋之心。

    羞人又特别刺激的欢爱结束,稍事休息后,艳梅下了好几次决心,才从三人交颈叠股中脱出身来,她在两点前要赶回酒店,因为下午要带暂时住在集团客房内的金银珠宝鉴定专家和保安们到金店去,這已是一点半了,红红两点前也要到金店,它必须先走一步。

    思雨下去也要去,因有她俩先去了,她还可以让方明美美地搂着休息一两个小时。

    他们休息起来,洗漱罢方明也想到金店去看看,上次抽空去看了一下。可因那天时间紧看的匆忙,水儿和梅梅意犹未尽,下午正好消闲带她俩逛个够。

    到金店旁的停车场下车后,四个人一块进了金店。进去后思雨就跟他们分开了,她上办公室找艳梅她们,他们则先从一楼逛起。

    叫得虽是金店,但现在经营的项目已不只是金银首饰,一楼主要是经营中低档商品,有女性时尚饰品,男女手表,各种工艺品等。二楼才是以白金和黄金首饰为主,同时也售黄金纪念币和各种普通玉器。金店的办公室也在這层。三楼以销售高档首饰为主,大多是几万甚至十几万元一件的珠宝、钻石和名玉首饰,這层还设有首饰加工部和储货安全保险库房。

    一天当中,无论啥时候,顾客都是磨肩接踵的,若不是有特殊情况或原因,這样兴旺的金店绝对不会舍得外盘。

    方明一左一右带着水儿和梅梅沿着柜台走走停停,很悠然地逛着,极美艳又装扮很时尚地水儿和梅梅。引得无论男女都不由地侧目。女人们稍作停留的目光是羡艳,但男人们那惊艳的目光却好久不肯离去,个别人还洋装看商品尾随在他们身侧。有女伴的不敢明着多看,偷瞧也得多瞧几眼,当然也有敢明瞧向并向其女伴赞美她们。

    這种情况,包括在街上几乎百分之百地回头率,他们都已见惯不怪了,但今天方明却显得特别兴奋。因为這金店他过去和晓敏来过几次,和朋友们也来过,一个人也来过。有的是专门来买金,有的来闲逛,可那时候是啥光景?买金也是好不容易攒了几个钱,看看漂亮大气点,但囊中羞涩买不起,只能叹息着饱饱眼福而已。还得挑普通一点能买起的买。但此刻呢?這三层装金藏宝楼,已有一半属于他的了。楼中的金银珠宝,也将有一半属于他,过去逛這里的心情,如何能与现在相比?

    水儿和梅梅跟着方明只看不买,即便是特别喜欢价钱也不大的,让售货员拿出试了又试也不买,但她们却没有半点不高兴的样子,因为现在买是让别人挣去了,她们要等這店完全归方明他们之后才买。何况艳梅中午吃饭时提议了,金店接收后,她和思雨会送给水儿和梅梅一人一见贵重首饰,包括谢莹、灵儿和丹儿也有,作为她们结成亲密姐妹的礼物。

    他们逛得太悠然了,还在三楼贵宾休息室喝了一杯茶,一下午就這样消磨过去了。艳梅她们虽知道他们一直在這儿,可不愿让外人揣测他们的关系,谁都没出来见他们,只是快到六点时间,艳梅打手机要跟他们一快返回到集团,思雨和红红还要留下加班。

    他们回去后没见到雅静,打手机问了才知她和小娄到八达岭去了,说晚上九点前就能回来。

    是梅梅手机问的,问罢小丫头眼珠一转,便嘻嘻笑着要方明更她与水儿吃一顿浪漫晚餐,地点就在小区里的那套房中。思雨和孩子们搬走后,這套房就变成方明偶尔与她们贪欢作乐之处,水儿和梅梅现在基本算那儿的主人。

    方明很高兴地同意后,水儿和梅梅兴奋地让他先去,她们下西餐厅张罗买一会儿的烛光晚餐。

    這日子真好,中午有中午的疯狂激情,晚上有晚上的浪漫温馨,方明觉得别说一个市政协副主席,就是当个市委书记又能怎样?人生能如此地享受,夫复何求?

    温馨浪漫到八点半,他们必须返回集团地家中,雅静快要回来是其之,其二是齐宇打手机给他,知道他在龙城,说差不多在九点钟和丹俐一块来看望他们。方明知道齐宇這肯定因他辞掉政协副主席,特意和丹俐抽时间来看他的,他很高兴他们能来,以为辞官毕竟和升官不同,這才体现出真正的友情。

    回去后,方明在客厅看电视等了有一会儿,齐宇他们居然和雅静一块进来了,丹俐這边和雅静亲热地手挽手,那边有亲热地揽着刚跑出去迎接他们的梅梅。

    方明站在沙发旁欢迎道:“快来坐,你们在下边碰到的?”

    雅静点头笑道:“嗯。挺巧,在电梯门口碰到的。”

    雅静拉着丹俐坐下,丹俐看着方明笑盈盈地说;“方哥,齐宇对你這个朋友比对我好。我都有一个星期没见他了,可我今天刚从北京赶回来,好不容易等回他,他却要来看你。”

    方明也和齐宇坐到一块,听后他俩对视一眼都哈哈小了。有丹俐這几句话,有他们对视后透出的理解,其他客套话已无需再讲,方明乐呵呵开玩笑道:“那当然啦,我们是兄弟嘛!兄弟似手足。老婆是衣服,当然是兄弟……”

    “呸!啥臭屁道理?方哥你真欠骂!”丹俐含笑瞪着他,把他后边的话骂了回去,然后和他们一齐欢快地大笑起来。

    “梅梅,别倒水了,咱们到酒吧坐吧,现在想和你们喝一杯真不容易。”他们之间不用客气,点头笑笑便和方明一块站起,丹俐和雅静又是手拉手。谈笑着到了他们的家庭酒吧。

    這几步路地谈笑中,得知丹俐這些日子在北京,整日忙着与有关部门协商筹建扶贫教彩教师培训中心地事,大体协商一致了,过些日子还要去,正式成立筹备组。

    在吧台前,四个人面对“调酒师”梅梅坐下,方明对齐宇和丹俐笑道:“你们俩這下可有的忙了,我看你们一年得有半年当牛郎织女。”

    丹俐歪头,目光越过齐宇对方明说:“半年?今年我俩都忙。又不在一块,我看今年能再有一个月的团聚时间就不错了。哪能像你這大老板?那么轻闲地官还不想当,每天就记着享福了。”说罢咯咯笑了。

    這时,梅梅都问完他们喝啥酒,像模像样地给他们每人面前调了一杯酒。他们品尝了一小口,丹俐笑盈盈地夸她调得挺好。

    梅梅嘻嘻笑道:“还差得远呢。我学得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师傅说我再学半年就能出徒了。”

    丹俐笑道说:“行啦。去哪找你這样漂亮乖巧的调酒师?我说你叔叔会享福嘛!”

    方明跟着他们嘿嘿笑了,而后不再与丹俐调侃,转而关心地问起齐宇和李书记上任后的情况。

    齐宇先讲了他们初步地分工,李书记主抓龙城市委的体制改革,他主要负责推进县区地改革,中央派下的那个市委副书记,配合同是市委副书记的市长主抓政府的机构改革,并负责推进国有和集体企业地体制改革,反腐的重任则由中纪委的特派组主要负责。齐宇特别兴奋地讲了上面对他们工作的极大支持,还担心他们的安全问题,为他们几个市领导包括家属都安排了特警予以保护。因此,虽然市比县复杂了百倍千倍,可比在凤城干得更有信心。

    齐宇讲這些时,清瘦的脸上挂着神采飞扬的笑容,两眼炯炯有神。方明看到他這神情,比他刚当上凤城县委副书记那时更加意气风发,非常为他高兴。而且本想提醒他们注意个人安全,人家上级早已想到并安排妥当,方明只有祝福他宏图大展旗开得胜了。

    又聊了一会儿,齐宇和胺俐喝完杯中酒就提出告辞,方明想留他们在下,可齐宇说退特警还在外面等着,便只好送他们走了。

    他和雅静返回家后,雅静垮着他的手臂又进了酒吧,仰起刚才半杯酒喝成红艳艳的俏脸,冲他娇笑道:“你這辞下了公职,你就当总经理吧,我每天在家给你做饭,好不好呀?”

    两人挨坐在一起,方明伸手一刮她地鼻子笑道:“哈!你想偷懒啊?想不甭想,你看人家丹俐,又是校长有是培训中心主任,那么忙也没叫苦。”

    雅静先瞥了一眼嘻嘻笑看他们的梅梅,便对他娇嗔道:“你还说我,那你呢?你看人家齐宇,每天忙得连家都顾不上回,就是让你当总经理能忙成啥样?丹俐说得一点没错,你就会享清福。”

    方明哈哈笑道:“当然啦!我与齐宇的人生不同嘛,像他那种拼命工作,我绝对干不来。对他我只能是仰慕,半点都不羡慕,还是我的人生好!”

    雅静妩媚地笑了,对梅梅说:“看你叔叔多自私,尽顾着他自己享清福,是吧?”

    梅梅一贯是支持他的,可這次却听到梅梅说出了支持雅静的话:“对啊!叔叔跟人家齐叔不能比,叔叔若比齐叔就是太自私了,人家齐叔那才真叫大公无私,中国所有的官都像齐叔就好了。”见方明拿眼瞪她,她一吐红舌又嘻嘻笑道:“虽说叔叔不能跟齐叔相比,可叔叔也不能算自私,不为大家还位咱们的小家,叔叔对咱们多好呀?!”

    方明這下还算满意,笑道:“這评价还差不多,明天带你回北京吃大餐去。”

    雅静一听忙扯住他的胳膊,撒娇道:“我也跟!以后你董事长走哪,人家這总经理就跟到哪!”

    “好!好!也带你去。”看着俏丽迷人的雅静,他不答应都不行,可却暗暗叫苦,這辞去公职地弊端开始有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