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莹莹情柔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八十章 莹莹情柔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宝瞳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方明和梅梅直接进了腾飞大酒店,艳梅、思雨和红红已在一个包间等着他,见他满面笑容地进来,艳梅露出一丝喜色问道:“方哥,有解决的办法了?”

    他坐到艳梅身边,握住她的手语调柔和地笑道:“对不起了,那会儿对你的态度不太好。”

    艳梅心里一甜,温柔地笑道:“没啥,方哥怪我也是应该的,你心里也急……”。

    “快别肉麻了!方哥,到底有啥解决办法?”红红急着问正事,对艳梅因被打断话的瞪眼毫不理会。

    他乐呵呵地笑道:“我刚才打电话咨询了法律顾问,他说只要在不知是赃产赃物的情况下,通过合法渠道和手续取得的,就叫第三人善意取得,会受法律保护的。咱也是推测怀疑人家,说不定人家也是合理合法取得的,即便他不合法,可咱们是合法的,一点也不用担心。”

    他们都面露喜色,红红更是欢叫道:“耿姐,快叫你的服务员上菜上酒,咱们开香槟庆祝!”

    艳梅刚要站起喊服务员,才发觉方明仍握着她的手,羞涩地一笑抽出手,只见梅梅已站起笑道:“耿姨,我去说吧。”

    “哦,我已安排好了,叫她们上就行。”

    等艳梅说罢,方明笑道:“据我猜测,不管這金店有没有猫腻,她要急着出国肯定与這几天的风声有关,不然不会按這个价给咱们。咱们也是消息不灵通,早知道她是這种状况,还能砍下不少钱,因为七、八千万可不是个小数目,没有几个人一下能拿出来。”

    她们三个听方明這样一讲,更是后悔不迭,艳梅道:“咱们还是经验少,只找人打听了這金店的情况,以为挺了解她,认为她是钱挣够了想要出国定居,也就没有考虑硬去打听她个人底细,哪会想得這样复杂?”

    红红也忙说:“是呀,我跟她认识一年多了,帮人买首饰也找过她多次,一块吃过好多次饭。人们都说她离婚后一直单身,谁想到她再婚还保密。今天也是巧了,在办完手续她老公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她一不小心叫了一声老公引起我的注意,不然还不懂得打听她的底细。方哥,要不咱再跟她谈谈,让她再降点,不然咱就拖她的货款。”

    他摆手笑道:“也没必要了,能降地主要是在房产上,商品和库存商品人家按进货价很好往外推的,不可能再给你降。這也行了。房产降了五百万,省下這五百万,正好咱们……”

    艳梅一扯他的衣服,同时开口打断他的话:“方哥,這你就别管了,能少就让她少,不少也白不少。她整体出售,能找到一次付清款的很难,她若真的急着出国,肯定会再降的。”

    他刚才不小心当着红红的面差点说露建别墅那事,幸亏艳梅机敏打断了他的话,现在听艳梅這样说,便笑呵呵说出了负责联系保安,其他的再不管了,让他们全权处理。

    這场庆贺宴虽然规模很小,可以说太小,但对在座的每个人都意义非凡。对艳梅、思雨和红红来说,美容厅每年虽不少地收入,可她们三个仅占一半的股份,分到每个人名下后,只能落个小富婆。但金店就不同了,按现在的经验状况看,有六、七年就能收回投资,再往长一点说,若能在十年内还清借款,那十年后每人的资产都在千万以上,再加上美容厅还不断发展收入不菲,稳稳地当上了大富婆,而且思雨和红红的身份和地位现在又能跨上个大台阶。

    对方明来说,虽是几个亿资产大集团的董事长,可他本人能随意支配的资金却少得可怜,而他现在个人的花费却越来越大,所以他竭力支持他们扩张生意,从而壮大他地小金库。這几个人中,看似梅梅于此毫不相干,但她已成为方明最贴心的人,方明所有的事几乎都不瞒她,她已成为方明地一部分,利益上当然密不可分。

    第二天他没去政协上班,决定远离龙城政坛地這阵子的敏感期。而且在李书记和齐宇的事传得越来越凶之时,也不能去向他们落实传闻真假,因为即使去落实,他们碍于纪律也不会告诉他的,反而是为难他俩。再者,该发生的事总是发生,作为朋友,就应该是帮忙,而不是添乱,就如有人问他打听這些事,正好心安理得地一律是一问三不知,不做落人口实引人误会之事。

    上午九点,方明带水儿和妹妹回到乐园,把她俩留在他的办公室,他便去找谢莹了。

    到了谢莹的办公室推门进去,谢莹从桌后起身笑盈盈地迎他,亲昵地说道:“二哥,有了磁列真方便,我刚回来你就到了。”

    “呵呵,可我就麻烦了,有时一天得坐好几趟。”

    谢莹娇媚地瞪着坐到她桌前的方明,说他:“有啥麻烦的?你到哪都是撩撩腿车接车送的,想见哪个就见哪个,还麻烦呢,是美的你吧?”

    谢莹落座后仍瞪着他,那神情似说对你了吧?他嘿嘿憨笑不做辩解,心里却蓦然想到,若是建别墅不给莹莹准备,那她万一知道后,还不跟他闹翻天?应该告诉她,反正她已知道梅梅和丹儿了,都告诉她也不过是一顿责骂,总比到那时让她嫉恨好。可這得挑个好时候跟她讲,现在先说正事。

    “荧荧,我的朋友在龙城接了一家金店,先得换几个保安,我想从咱们這儿挑几个去,让立运也去帮几天忙。”

    “行啊,新招的保安都已上岗,正好暂时不需要這么多,随你挑吧,這儿不行再招。”她忽然露出俏皮的笑容,“可你得答应人家一个条件。”

    “啥条件?”

    “你得多這儿待着帮我,今年事太多了,人家忙不过来嘛,行不行啊?”

    她问时变得又娇又媚,方明点头笑答:“嗯,今年這儿的事就是多,我尽量留在這儿。”

    谢莹娇嗔道:“啥尽量?是必须!你看,马上要建宾馆二号楼,扩建别墅,扩建蒙古风情区,山上建穴居群,這多少事啊!何况工程施工又是你的公司承揽的,从哪方面讲你都该多在這儿。还有,跟你那柳哥也签了民族特色有了项目合作意向书,這不也得你从中协调?想耍赖不管吗?”

    方明明知道她這都是借口,這些事都有专人负责,与他這董事长何干?若都得他管,把他掰成一百瓣也管不过来。不过這几天真得在這儿多待,保安一桩事,给村里建小学一桩事,给岳父岳母建新楼也是一桩马上要办的事,這都得他亲自出面。于是,露出很乐意的样子笑道:“好!好!我管!這行了吧?”

    谢莹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起身来到他面前,拉住他的手媚笑道:“那起来吧,现在就跟人家忙去。”

    他起身顺势吻上她的红唇,谢莹嘴让他吻着,美眸还娇媚地狠狠瞪他,分开后两人同时开心地大笑。

    他陪谢莹忙了一上午,中午自然不会分开,谢莹让他叫上梅梅,三人到磁列站的一家餐厅过个浪漫中午。在谢莹回办公室换衣时,他回到他办公室去叫梅梅。

    他进了办公室,水儿和梅梅各自在手提电脑前不知干啥,两人边干还边说笑着,见他进来几乎同时起身,露出灿烂迷人的微笑问候他。

    “水儿,今天中午放你假,让小高送你回家去看看你爸妈。”小高是保镖之一,现在水儿或梅梅个人行动时,方明就让她们必须带个保镖。

    水儿高兴地笑道:“我和梅梅一块回去行吗?我父母早就让我带梅梅去了,想当面感谢她。”

    梅梅嘻嘻笑道:“我這假恩人要当到啥时候?见了伯父伯母怪不好意思的。”

    他呵呵笑道:“别不好意思嘛,去吧。”

    出去找谢莹,他里屋锁着还没换好衣服,方明想进去,却听她娇声说道:“人家换好了,马上就出去。”

    门一开就香风扑面,谢莹换衣后更显得风流迷人,方明真想推回她,把她当午餐吃了。她西服工作装换成休闲裙装,上身的淡雅的细绒毛衣领口很开,还斜在一侧,右边圆滑白嫩的香肩全露在外边,不知是急的缘故还是就這种样式,看着特别性感。就這样式,谢莹与并肩出去也没理会那领口,她自己开车到了餐厅仍是這样。這时髦的装扮,俊美雅致的面孔,不只是方明的开胃点心,也是所有看到她的男士们的眼福。

    他们深情款款甜甜蜜蜜就罢午餐,方明感念她這一个小时对他的态度是那么地亲昵柔媚,少有的乖巧可人,回到他们的欢乐窝换了拖鞋,就揽腰把她横抱起,用嘴堵逗着她咯咯的娇笑声进了卧室。

    将她扔到席梦思大床上,她的一双着吊带黑色高筒丝袜的美腿高高弹起,毛裙翻卷着露出诱人春色,她咯咯地欢笑着,一只大手随着一声嘿嘿坏笑撩拨上這诱人春色……

    谢莹本就比她们那几个敏感,从那次激情喷发后更加敏感,除了经不起他的挑逗外,性格也似变得温柔,尤其是在床上,像块粉嫩的橡皮泥,任他团捏。他的大手挑逗上她裙内窄小的黑丝时,她双腿便轻颤一下,他手劲加重且开始变幻手法,他颤得厉害,而且也叉得更开。仅一会儿,她俊秀的双眸似滴出水般娇媚含情。嘤咛一声轻舒双臂勾住了他的脖子,把他的脸摁在了霞彩晕染的俏脸上。伴着声声**娇吟,娇嫩细腻的俏脸与他略嫌粗糙的脸已几番使力揉磨,揉到嘴和嘴再也不想分开时,紧紧吸到一起,连香舌也一并让他吸去……

    俩人的衣服开始变成累赘,等方明脱得只剩短裤跪在床边时,坐在床中得谢莹也把毛衣毛裙扔到了床尾,可她相在脱时,却被方明拦住,她身上得黑丝乳罩,内裤,还有那蕾丝花边黑色吊带和印有花点的长筒黑色袜,衬得外露的**更加娇白。這性感女神的化身,他还没看够呢,咋肯让她再脱?

    屋里暖气仍然开始,又在春天明媚的阳光照射下,俩人不冷还觉得燥热,谢莹的乳罩褪到了傲人的双峰下,她头枕绣花大粉枕,垂眼看着他跪伏着大嘴在自己两团白嫩的丰乳上拱着,吮着,拱吮得她心花怒放!更有他那坏手,令她欲火熊熊难以自持,可又怕他占了便宜似的,一只手早伸进他得小裤内,另一只手则动情地抚摸着他乌黑地头发。

    忽然,她婉转地娇哼变成一声尖尖地娇喊,竟已迎临一个美妙的小**!

    在她尖叫的同时,方明也“啊!”地叫了一声直起了身子,他可不会就此投降,原来是头发给谢莹猛楸了一下。

    谢莹迷离地双眸露出了柔柔地歉意。他哈哈一笑摸了摸头,盯着那片被黑丝半遮半掩地诱人之处说∶“不知被呢楸下多少头发,我来拔你几根。”说话间手已伸上去,但并不是伸到她的美发上。

    谢莹“哇“地一声娇叫并紧了双腿。可仍阻不住他地恶行,咯咯咯欢笑连连,还乱蹬双腿连骂“讨厌!”

    此刻的谢莹太诱人了,纤柔小腹上那精美的吊带黑丝以及美腿上那肉光致致的黑丝袜,在乱蹬中性感无比,还有晶闪闪飞舞起来的蝶状脐环,使最诱人的身体中段更加活色生香,方明觉得這样最有感觉了,逗她的兴致更高。

    谢莹明显不是真的想阻止他。否则打个滚就能逃离魔爪,她喘不过气的欢笑,表明她知道方明不会真要拔地。果然那大手移上了她软柔地小腹上,挑逗起展翅欲飞的名贵碟花,她双腿放松后,便感觉到双腿间有一小片早已湿透的黑丝,黏在敏感的嫩肉上很不好受,屈起双腿欠起臂咯咯笑着扯掉那已嫌多余的丝织品。

    人真的奇怪。女人更奇怪,方明已饶过她了,可她扔掉黑丝内裤方展腿后,却娇媚地蹬着方明说∶“坏蛋!给你拔,有但你拔光人家!”

    “好!這可是你让地,没這胆敢给恶莹莹当二哥?”方明嘿嘿笑着把她的一条腿拿起来坐到她双腿中间,撇开手中地美腿卡在他的腰上,还用膝盖把她另一条腿顶开后压住,一幅真要动手的架势。

    谢莹任他把下身弄成极羞人的姿势。但看他面露恶相似真要下手,不由地紧张抽搐起小腹,同时美目圆睁嗔道∶“哼!看你敢?你不怕变成光头就拔吧!”

    他的手上去了,迟疑了一下笑道∶“嘿嘿,你可是恶莹莹啊,你借二哥一个胆子也不敢。”说罢手和话语已一样变得温柔,由抓改成轻抚。

    谢莹展颜娇笑。妩媚地嗲声嗲气地说∶“坏蛋,不许你叫人家恶莹莹,人家那里恶呀?是你要欺负莹莹嘛!”

    看着她千娇百媚春情毕露地样子,她笑道∶“嘿嘿,那就叫你色莹莹。”

    “呸!更难听!”谢莹娇媚地勾他一眼,然后他的内裤往下一扯,咯咯笑骂道∶“看你的样子,你才是色呢!色二哥!色二哥!大色狼!”

    方明嘿嘿一笑掐住她香嫩的俏脸,回敬道∶“色莹莹!色莹莹!”

    谢莹打掉脸上的手,又一把握住他那蠢蠢欲动,媚眼蹬着他又骂道∶“大坏蛋!大色狼!哼!咱俩谁色?人家就你一人,你這坏东西呢?都色了那么多了,现在又招了一个漂亮女秘书,真是个贪心大色狼,是不是连小杨也想收呀?”

    如此良机他岂会放过?干脆向她坦白,這种情形下她能把他怎么样?坐下嘿嘿一笑,左手插到她地颈下,右手插到她地退下,把她抱到怀中,然后腾出右手边在她腿间使坏边笑道∶“莹莹二哥跟你讲点事,你可别恼也别生气哦?”

    “嘻嘻,啥事?人家不生气,讲吧。”谢莹勾着他地脖子,抬起媚眼看着他说。

    “真的不能生气哦?”

    “什么事会让我生气?人家肯定不生,讲吧!”

    方明右手更深入地抚爱她,叹道∶“唉!你骂得很对,二哥真是个贪心大色狼,自己也觉得很不应该,也觉得对不起你二嫂,所以想下定决心,除了你们几个以后一个也不再乱收了。”

    谢莹一听娇媚地笑道∶“你良心发现了吧?是啊,你是太过分了。若让二嫂发现后,有你好受的,不和你离婚也得剋死你!”

    “嗯,我也知道后果很严重,可已经這样了,没办法了,能舍得你们吗?我常想万一被你二嫂抓到该咋办?她要不让,我只能把财产都留给她走人,让你们养着了。”

    谢莹抚摸着他的胸膛幽幽地叹道∶“是啊,迟早会让二嫂发现地。有时站在二嫂地角度想,我若是二嫂,发现你跟别地女人胡搞,不是财产不财产地,是咽不下那口气,非杀了你不可!”這话说的令方明身上冷麻冷麻的,谢莹语气变柔了又说∶“二嫂比我开通,真发现了也许不会做的那么绝,但是不会像对待雅静姐那样。就是,你现在够又艳福了,千万别再贪心了,少一点也许发现不了呢。”

    方明听着她温柔含情的话语,低头亲亲她的红唇说道∶“可我這人真是滥情,跟谁处些日子就放不下人家。像跟小杨,现在也丢不下了。”

    “啊!?”谢莹蹬大了美目,“你已经跟她……”

    方明忙说∶“嗯,所以才让你别生气麻。”

    “能不生气吗?”边说边已再他胸上掐起来,还恼狠狠地骂着∶“混蛋!你原来都他小杨勾引到手了,装得还像没那回事。你坏蛋!你大色狼!”

    方明“啊!啊!”地叫疼求饶道∶“说了不恼不生气。早知道就不坦白了。难怪谁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果然啊!”

    谢莹被他這样抚爱着,真想生气也生不起来,何况她知道自己也没资格生气,听他最后這句不由地乐了,狠掐他一把咯咯笑道∶“那你到底有几个?统统老实交代!”

    看她不生气,方明放下心来,嘿嘿笑道∶“在你之后就是一个小杨,你之前除了梅梅,丹儿,灵儿,还有两个,一个是小耿,一个是小朱,你也都见过。”

    “好呀!這么多,你真是个大色狼!”她边娇嗔边又开始掐他,方明连连“还击“后,她“唔唔“发出娇哼停了手。

    “莹莹,今天跟你坦白,我是想建一幢二层别墅,一楼搞个室内游泳池,酒吧,桑拿房,二楼给你们每人准备一间卧室,有空聚在一起,一是你们互相来往亲近亲近,二是人多热闹热闹。”

    “哼哼,是为了你方便吧?”等她嘿嘿小罢,谢莹嘻嘻一笑又说∶“這样也好,等和這几个姐妹聚到一块,人家就号召她们一致监督你,你若敢再贪心找别的女人,我们就团结起来一齐不跟你好,看你是要我们还是要别人?”说到這样她觉得很有意思,咯咯娇笑起来。

    方明觉得她说的真有可能,会不会是给自己套了枷锁找最受?不过觉得还是好处多,大不了把贪念收一收,這七个美女正好似七仙女下凡让他一人独享,其中的香艳旖旋一定是美不胜收!

    “二哥,不用再建了,把准备给我盖的那套建成按你说的不就行了,干吗再建一套?”

    方明一听很是感动,多体贴的莹莹啊?连叫两声好莹莹,便低头在他红润的嘴上狠亲几口,可想到這样不行,抬头后笑道∶“那是将给你的,大哥和小妹她们说不定要去参观,到时该咋解析?还是另建一套,和你那套挨在一起搞个暗门,這不是更大更好了?”

    谢莹点点头,一刮他的鼻子娇笑道∶“真有你的,真会想啊!行,把大门设计成反方向,别走一条路进去,出进不会碰头。”

    “嗯,這还不由着咱们设计?好,那就由你负责,一会儿咱们具体商量一下两套别墅咋布置,现在二哥先好好犒劳犒劳你!”

    這阵子谈话谢莹已饱受煎熬,等的就是他這句话,等被他放回床上抓住脚丫抬起腿,一双媚眼水汪汪地盯住他,期盼那妙不可言地再次到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