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骚动不安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七十九章 骚动不安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韩娱之秘密讯息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泳池水温在三十度左右,比室温高几度,不冷不热正好,方明的目标是水儿和梅梅。

    水儿不会游泳,套了一个花花绿绿的救生圈下水的,梅梅在她旁边一只手划水,一只手还拉着救生圈,水儿自己也双手拨水前行。她欢快地笑着,這笑容因水珠不断地溅上,是那种皱眉闭眼的欢笑,青春烂漫那种贪玩的习性享受地表露出来了。

    方明游到她们前面,一手捉住救生圈,一手抹掉脸上水珠露出笑容拦住了她们。

    水儿也抹掉脸上水珠,娇媚地冲她笑道:“就我一个人不会游,怪不好意思的。

    梅梅已放开了救生圈,踩着水露出头和脖子,笑道:“水儿姐,我来教你,很快就学会了。”

    方明笑道:“今天算了,玩一会儿就行啦,以后回乐园学吧。”

    梅梅嘻嘻一笑,身子猛然升高,一头扎到水里,方明和水儿盯着水里看,一会儿就不见梅梅的踪影,水儿露出非常羡慕的神色夸道:“梅梅的水性真好!”

    “她到水里比鱼儿还滑溜。来,我推你。”

    方明说罢绕到水儿后,双手扶着救生圈,用脚蹬水前行,水儿欢快地拨水掌握着方向。梅梅则真像一条滑溜的鱼儿,绕着他们在水里转圈,不时地在水中掐他一下再扭她一把,然后猛地冲出水面,甩头溅他们满头满脸的水珠,惹得水儿“怒骂”,她抹脸嘻嘻一笑又钻入水中继续戏逗他们。

    柳胖子玩得更是不亦乐乎,他玩得是追逐战,目标就是他的六个女人。抓住一个就戏逗一番,软语央求后才放过捕捉下一个猎物,有的逃到池边无处可逃就爬上泳池,咯咯娇笑着反而戏逗柳胖子。

    方明和水儿在月牙的一个角上靠池休息时,便饶有兴趣地看他们玩乐。他还对水儿笑道:“這是咱们在,没咱们他们更玩得疯,我敢断定连這泳装都不穿。”

    水儿娇媚地冲他笑道:“是您想那样玩了吧?”

    他嘿嘿笑了,肯定地回答罢,就听到池那边的柳胖子在召集那些四散在池中的女人们,便住意起他们在搞啥名堂。

    柳胖子把六个女人召集到他身边。他在中心,她散成一个大圈,只听他一声令下,六个女人连他同时扎进水里,那里地池水顿时搅起了团团旋涡,激荡的池水溢上两面池沿。片刻后,七人都钻出水面。六女汇集到柳胖子刚才的位置,柳胖子却是从她们刚才的***外钻出来。

    只听柳胖子得意她叫着:“好!我胜啦!”

    可她们中有人却气恼道:

    “气死人了,差一点就抓到啦!”

    “我捉住他脚还被他跑了。”

    “再来!再来!”

    這七人又以柳胖子为中心散了大圈,重复刚才的举动。

    水儿对他说:“他们是在玩游戏,啥游戏啊?”

    “嗯,我看這游戏该叫冲出包围圈。”

    這时七人又钻出来了,可此次柳胖子不再是一人钻出来,脖子上还吊了个露出头就嚷“捉住了!捉住了!”地大美人。

    他们玩上劲了。接着又开始玩起来,梅梅起了童心,到圈外踩着水看人家玩。方明此刻又有点羡慕柳胖子,看水儿仍很有兴趣地看着,趁没人注意先冲她嘴上亲了一口,而后笑道:“争取在两年内我也搞這么一套别墅,到时咱们和梅梅、丹儿她们也玩。”

    水儿的俏脸由娇羞转为憧憬之色,甜甜地笑道:“那我们得加紧学游泳了,不然有了也不能玩。”

    “好啊,到时咱们多想点花样。”

    他说时一只手已在水中摸到水儿的胸上。水儿娇媚地白他一眼,笑道:“准备的都是三点式的,我和梅梅怕她们说我们没见过世面,鼓着勇气才穿出来的。”

    此时此刻,水儿仍挂着水珠地俏脸更加地鲜艳欲滴。且在水中握摸着她的一对圆润又是另一番咸受,便不管不顾地吻上了她的粉唇,她似挺兴奋地,没躲没闪还主动伸出香舌。

    “哗!”地一声惊开他们,梅梅在他们身边猛然钻出来,一抹脸上水珠轻喘道:“他们玩得挺有意思,还有彩头呢。”

    可方明却觉得待在這里已没意思了,对她俩笑道:“咱们不学他们,咱们上楼到床上玩去。”

    水儿对他又是娇媚地一瞥,笑道:“那您也得把人家的胸罩弄好呀!”

    方明這才想到让梅梅這一惊,手和嘴都离开了水儿。他嘿嘿一笑,很乐意还慢腾腾地给她弄好胸罩,然后都上了水池,先到躺椅边的桌子上取过毛巾擦干脸,水儿和梅梅就去更衣室换衣了,方明则走向柳胖子他们那儿的池边。

    他们仍玩得热闹,方明站在水池边上,等柳胖子這次成功脱出包围圈后,恭维道:“柳哥真会玩啊,看你们玩得多开心。”

    柳胖子几下划到池边,托住池沿上边呵呵笑道:“那当然啊!不然我离乡舍业来這儿为啥?這几天,她们也玩得很开心,乐园还有好多的地方没顾上去,都说這里是游玩享乐地天堂啊!”

    柳胖子上池后就示意方明一块到椅子上坐下,刚坐下他的女人们也溜溜地爬上来,叽叽嘎嘎有叫累的,有说真好玩。方明扫视着她们,个个身材妙曼凹凸有致,步态婀娜多姿,薄湿的三点泳装紧紧吸贴在肉上,凸点沟垅惹火地印出来,都具有诱人胡思乱想的本钱。

    “方老弟啊,我一直觉得她们不错了,可与小杨一比还是差一点,以后再能掏弄到像小杨那样的女孩子,我這辈子就心满意足了。”

    对于柳胖子這种阅女无数的阔佬再次发出這样的感叹。方明也再次得意掏到了宝,像水儿這样才貌双全地清纯女孩,确实如他那会儿所说是可望遇不可求,他不仅不把她当作是卖春女,还庆幸她走了那一步。否则到哪去找她這样的女孩?可他不愿再谈這事,笑问道:“柳哥,你们刚才玩得叫啥?挺有趣地。”

    “呵呵,那是我们前几天玩时想出来的,瞎起了个名叫浑水摸鱼,她们谁抓住我有奖励的。我若从那个身边逃脱,那个就得受罚。今天有你们在罚不成她们,只能白奖她们。”柳胖子看方明露出心领神会的神色,又嘿嘿笑道:“还有几个小游戏,真***好玩,這日子过得才叫滋润呢!”

    方明也嘿嘿笑道:“那柳哥与她们想咋玩就咋玩吧,我们上去休息。每天习惯睡个午觉了。”

    柳胖子這才发现水儿和梅梅已出去了,便暧昧地让方明上去好好地休息吧,记住晚上七点开饭出来就行,两人站起来心照不宣地哈哈笑了,然后各找乐趣互不干扰。

    水儿今天特别地放得开,去掉所有伪饰,不逞相让梅梅,对方明是既主动又娇媚。這不仅仅是几天没享受那男女之妙趣,也与她這些日子她心境有关。

    那天下午,方明进市委不久回了个模棱两可的电话,她看雅静脸上露出更担忧的神色,心想莫非真地出事了?后等到第二天也没他的消息,而且雅静让她通知小陈,无论是谁找方明一律回复出远门去了,并让她可以先回锦口等待消息。

    她没回锦口,带着对方明担忧之心回去见父母了。她父母和哥嫂特别满意這新居這环境,可她却寝室难安地强装欢颜。除了特别担心方明的安危,也惧怕她這愈来愈觉得幸福和快乐地日子会好景不长,也包括惧怕她父母和哥嫂的喜悦是昙花一现。

    所以,那天梅梅打手机告诉她只是虚惊一场,方明除平安无恙还是一场大大地荣耀。她欣喜万分,立马赶到龙城集团等方明。可人家有夫人和最贴心的常伴身边,她只能压抑心中过分的激动,略表一下她的关心,不过方明看她时眼里蹦出的火花,还是让她很欣慰地,特别是在专题报道中看到方明神气十足地跟着首长们参观时,觉得他又陌生又特别地亲近。

    等到方明带她来到這里,看到這非常豪华的别墅,看到柳胖子竞养着六个女人,而且這些女人看样子相处的挺好,也像很享受這种生活,嘻嘻哈哈无忧无虑的。她拿自己這段时间的感受相比,她们這种让世人无法认可和理解的生话态度,她是彻底理解了,因为荣华富贵太令人享受了,魔力太大了,大的让你根本无法抗拒!

    在进晚餐时,水儿已不再像中午那么矜持了,紧挨着方明,对他的态度也很亲昵,极尽妩媚与娇柔。同她们说话时,顾盼之间艳光四射,真是众花丛中一极独秀,连這些美女都想多看她一眼,更别说那两个好色之徒了。可一个只能羡艳,一个却是迷醉。

    晚餐后他们也很开心,在二楼地私家酒吧中,喝酒、唱歌、蹦迪,柳胖子那六个女人多是此中高手,带起一个又一个欢乐的**。

    這里,又将成为方明休闲族乐的好地方。

    过了两天,方明刚和雅静一大早从京城赶回龙城,到办公室刚和水儿闲聊了两句,秘书处就通报说艳梅要见他。

    艳梅笑盈盈进来后,先亲初地和水儿打了声招呼,她知道水儿与方明是啥关系,也就不避讳直按问方明上午有空没空,有空就到磁列站美容厅一趟,她们有事要与他商量。

    他正好计划中午去,很想念那两个小宝宝,还有宝宝的妈妈们。艳梅虽能在這儿见,可见到的多是像她现在這样子,她**辣的眼神紧盯着他,深情当中还有那么一丝丝幽怨,让他受不了。

    他嘿嘿笑了,说道:“你走开走不开?走开咱们现在就去。”

    艳梅美目中马上充满欣喜之色,笑道:“十一点以后没啥事。”

    “那你去找梅梅,开你的车去,我一会儿就下去。”

    雅静欢喜地离开后,他的目光转到水儿的脸上,对她温和地笑道:“今天先不带你去,今天有个外人,下次带你去。”

    前天上午从柳胖子的别墅出来,他就盘算着咋能让他的女人们相聚在一块欢快。当然,他的盘算和计划根本不敢想這其中有晓敏雅静和李大美人,连谢莹也不太敢想,可灵儿水儿丹儿梅梅,加艳梅和思雨不也是六个人吗?而且這六人,无论是整体和单挑,都是有过之无不及。

    水儿已知道他的计划了,娇媚地冲他笑道:“我明白,您去吧。”

    在去美容厅的车上,在梅梅身后,艳梅环抱着方明的腰偎在他怀中,仰面笑眯眯地看着他,等他的亲吻再次光临。

    可方明却搂着她的膀子说:“我有个计划你听听,看好不好?”

    “啥计划?”

    “我想在乐园内的豪华别墅区建一幢别墅,建个二层的就行,一层是室内游泳池,还有酒吧,舞厅。二层全是卧室,弄一个超大卧室。再弄六间小卧室。你、梅梅、思雨,小杨,还有丹儿姐妹一人一间,有空咱们就聚到一块玩,那多热闹啊!”

    艳梅看着兴奋的方明,想了片刻,也兴奋起来。六个女人加他,七个人游泳、跳舞、喝酒、聊天,想着都是热闹非凡。也有另一层考虑让她兴奋,他现在的女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年轻漂亮,尤其刚收得這个小杨,人既青春艳丽还是大学生,這不由要为她和思雨担忧,以后会不会疏远她俩?而且,他己知道海海和楠楠是他亲生的,可为啥不挑明?是不是留有退路?但這个计划,不是要把她们都拢聚在一起吗?说明他还是舍不得她们任何一个,想一视同仁地对待她们。

    艳梅想到這点,便高兴地赞成道:“好啊,肯定热闹!這样我们姐妹之间常相来往会更加亲近,不过嘛…”艳梅娇媚地笑着看他不说下文,等他问罢不啥吟?才咯咯笑道:“那还不是都便宜了你?对吧,梅梅?”梅梅嘻嘻一笑,脆生生得回答:“当然是啦!”

    方明乐得哈哈大笑。后却叹道:“唉,可這套别墅不能以我的名义买。以谁的名义买才好?”

    艳梅明白为啥不能以他地名义买,喃喃道:“可也不能以我们任何一个的名义买啊,這一真还是个难题。”忽然,她两眼闪闪发光,道:“有啦!你不会借口是朋友托你买得?朋友暂时不便出面,這理由行吧?”

    “行。好主意,还是你聪明。”他高兴地夸罢,就喜爱地低头吻上了艳梅笑开地红唇。

    到了美容厅的家中,等艳梅打开房门让进方明,他刚换了拖鞋。就听到“方哥!”一声娇喊,刚要直起身时脖子已被人吊住。怀里已挤进了一具肉乎乎圆滚滚的娇躯。想答话的嘴被柔软的香唇堵上了。

    這没别人,是那个仍与他不清不白的红红,而且还是身怀六甲挺着大肚子穿着孕装,因为今天要商量事先把保姆遣到外面去了,她才這样大胆地怀着丈夫地孩子却与别人亲热。

    方明仍然故伎重演,稍重地咬了塞进嘴里的滑腻软舌。在听到一声尖尖的娇叫后,看着她的大肚子笑道:“我是来亲楠楠和海海了,你這是干吗?到這时候了还不老实点!”

    红红不以为杆,斜眼瞪他嘻笑着娇道:“每次咬得人家那么疼,讨厌!唉,方哥,你在电视上太牛气啦!”

    這时,方明目光从红红的脸上转到了她地身后,笑容变得更加可掬,拨开红红向前迈去,可又被梅梅挡住了,没有达到一拥三的目地。

    思雨两边歪头从梅梅与孩子地缝隙中欣喜地看着方明,笑道:“方哥真的很牛气,我们还抱着楠楠和海海看呢,我用手指着让他们喊干爸爸时,他们好像认出了你似的,高兴地又跳又叫。”

    “是吗?”方明拍拍梅梅的脖子,“亲够了吗?”梅梅嘻嘻一笑给他腾开了地方,他张臂把母子(女)仁同时搂住,本先想亲两个呀呀叫着的孩子,看到思雨看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柔情,改而将头从两个可爱地小脑壳中间穿过,吻上了她薄润上翘的红唇。

    “呵呵,這就轮着亲你们了。”他边从思雨怀中接过楠楠和海海边笑着说,然后是在两个孩子的小嫩脸上轮番猛亲。

    她们在边上眉目含特笑盈盈他看着他這样子,又随他坐到沙发上。可红红坐到方明对面后,摸着圆鼓鼓的肚子,酸溜溜地说:“看你楠姐姐和海哥哥多有福,亲的人有多少呀?”艳梅马上笑笃道:“你少来吧!孩子还没生下就妒忌拉?现在咋亲,亲你的肚坛子?”一句话把人们都逗笑了,方明任楠楠和海海的小手在他脸上抓着,笑罢问红红:“你现在的样子,就是接过来也搞不成吧?”他這问话,就是指她们要与他商量的那事,艳梅在路上简要地说了,是龙城市最大的一家金店准备整体出售,她们看到利益巨大想收购。红红马上兴奋他问:“方哥,你能才搞到那么多贷款?”

    方明呵呵笑道:“不就八干万嘛,不用到银行贷款也能解决。”红红高兴的“嗷”地叫起来,把方明怀中两个孩子还吓一跳已,扭头看她,别人是拿眼瞪她,她一吐舌头嘻嘻笑了。

    方明哄了哄两个孩子,抬头问道:“你们真的這么看好這个店?”她们三个都兴奋地点头,梅梅看他们商谈正事情,乖巧主动地把两个孩子抱走了。

    方明心里也看好,因为這金店位于龙城市最繁华的旧城区十字街的一角,是三层重新装修过的转角旧楼,过去曾是龙城有数几个百货大楼之一,每层的面积有八百多平方米,准备作价三干万元。楼虽是三十多年的旧楼,且只有三层,可周边有古建筑文物群,想高也不允许再高,四条街道也是改造后没几年的,未来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這楼都不存在折迁的问题。如此地段如此价格,一点都不算贵。余下五千多万是金店内所有商品的进货价,這两年金价节节攀升,而且有继续攀升之势,过去进的货放着不买就赚了。现在人家仍愿意以进价相让,這等好事可是难求。

    可人家为啥将這么好地店要出手呢?那会儿没等艳梅细讲车已到了美容厅,现在转红红兴奋地叙说来由了。這金店有近二十年了,当初是银行内部的服务公司办地,租了百货商场的第三层,发展到后来又租了第二层。后来银行撤消内部服务公司。就转让给个人了,這个人原来就是负责管理金店的,是位很能干的漂亮女士。她接手后,金店更是大发展,不仅连第一层占了。而且连這个百货商场整体买下了,买的时间不算长。也就是在前几年国有企业搞改制大卖特卖那个时候。這女士常常光顾红红那个美容厅。与红红关系不错,前天与红红闲话起来,说想到国外定居,打算把金店整体推出去,大概是八千多万,问红红能不能拿起。若能拿起就先紧她。

    红红当时一听八干万,想也没想就推了,她到哪去找八干万啊?可听人家说的条件觉得诱人,便找艳梅、思雨说了這事,艳梅和思雨常去那个金店,了解情况,也觉得是好事一桩,就决定找方明来商量一下,看能不能贷出款来,因为贷款买下也非常合算。

    方明听后决定买,因为钱一点都不是问题,有个大财东能支持他。這大财东就是柳胖子,那天晚上和柳胖子喝酒时,柳胖子问他经营上短不短资金,若短尽管开口,借他一个亿都不成问题。那边有人肯借钱给他,這边有人送上门地好生意,当然要于了!

    商定就以美容厅的名义买,股份仍是他占一半,她们三个占一半。先由艳梅和红红与那位女士谈,谈定后先付购房款,贷款在验收货物后一次付清,争取以更优惠的价格买下来。到时候三个美容厅先由小罗统一负责,思雨和红红集中精力打理金店,等到红红临产前估计也理顺了。

    商量完這些细节,红红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事,口气很急地问方明:“方哥,你听说了吗?咱们凤城的李书记要当龙城市委书记。”

    這消息令方明很诧异,一脸茫然地摇头说没。

    红红又说:“我也是昨天晚上才听说,是市委一个像样领导的老婆和我悄悄说地,消息不会有错吧?”方明细想想也有可能,从首长们对凤城的评价,对李书记和齐宇地态度,未尝不是没有可能,何况又是市委领导他夫人传出来的。

    果然,下午方明回到集团办公室,水儿就汇报有好多人打电话找他,而且很多是方明绿名单中的人。方明把给他打电枯的人都分了类,除了特别亲近和特别重要的人能直打他的手机,其余都转到他地办公室,先经小陈她们筛选一遍,再转到水儿這儿。绿名单的人就是可以转到水儿這的,這都是与他关系较近、业务或工作上常有联系的人,可這些人经过一两次挺麻烦的联系之后,现在没特殊或重要事也就不给他打了。

    但今天异常,打的比往常频繁,水儿与他说话间,小陈那边又转来一个电话。方明接起来,是上次与他一块出国的一个县委书记,先打哈哈地问好,恭贺他才幸陪同首长们视察凤城,然后就问他听说没听说市委领导有没有变动?他当然以毫不知情回答了对方,像這类电话一下午接了好几个,后来他都回凤城了还有人追打到水儿的手机上,方明嫌烦让水儿通知小陈她们那边,找些理由挡下這些电话。

    回去见到种胖子,与他一提借八千万的事,他连问干啥借都不问,也不问方明啥时能还,只让方明到时打个借条就行。下午红红那边为那位女士一提,那女士非常高兴,并主动说可以再优惠一些,看样子是急于出手。

    方明也关心李书记和齐宇的事,想下去直接问一问,考虑了一下还是认为算了,还不如到政协上两天班,听听谣传才意思,最后连电话也没打。

    他回龙城上了两天的班,同时也协助艳梅她们办那金店的事。在上班时,听到了不少的谣传,龙城政坛似有暴风雨来临的前兆,骚动不安起来。

    可就在他最后一天下午下班前,准备与艳梅、思雨和红红她们庆祝以两千五百万的价格购得那幢楼时,艳梅给他打来手机,说他们刚打听了解到一个情况,那仁女士的二任丈夫,现在是政府某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也是与老婆离了婚,正是她二任丈夫的鼎力帮助下金店才发展到這规模。方明听后首先的反应是,這对夫妇是不是预先听到了消息,要早作打算?這金店会不会是脏产呢?可现在已和那位女士签订了金店转让合同,并办理了房产过户手续,也付了人家二千五百万,他还在京城托人找好了金银珠宝鉴定师,马上就来龙城验货办理交接。這下该如何是好?心里一急,就在手机中怨艳梅她们为啥没早一天打听到這消息,合回手机,也埋怨自己利令智昏,看中了人家金店的兴旺,更图人家转让条件优惠,急着让他们办理了手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